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回到古代当匠神 王不过霸

第十一章 刘备来了

    自从跟诸葛亮下过一次棋之后,刘毅便打定主意这辈子都不会再跟诸葛亮玩儿这些益智类游戏了,纯属受虐,人家看似云淡风轻的下着,到最后,刘毅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输!

    废了老半天,刘毅方才看明白,但这其中的差距实在一言难尽,那种智商被碾压的感觉并不好受,所以,他更愿意旁观,看孟公威这些人与诸葛亮斗智斗勇。

    日子就这般一天天过去,每天做工之余,看看诸葛亮几人轮番对局,偶尔没人的时候拉着诸葛均或是书童来下下象棋,找找自己的优越感,却也十分惬意自在,而诸葛家的大件儿基本上都完工了,剩下一些锅碗瓢盆或是摆件儿,刘毅准备拿到自己家去做,毕竟老赖在人家蹭饭,一顿两顿还好,时间久了,哪怕诸葛夫妇不说,刘毅也会觉得很不自在。

    这诸葛家的东西可不像刘毅给自己打造那样,有个木胎就行了,雕工可以不是太好,但必须有,而且还必须是漆器,这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东西,一般少说都得七八天,多的就得半个月才能完工,比单纯做木工可费事多了,一大堆大件下来,期间偶尔诸葛亮兴之所至,还会请他帮忙修缮或是重建某座不是太满意的放射,这般陆陆续续下来,硬是从夏天过到秋末,足足近半年的时间。

    “嫂嫂,你这是为何?”一大早,刘毅以莫大的毅力从温暖的被窝儿里钻出来,把昨天做好的几件摆件放在一个筐子里背上,出门去往诸葛家,一出门却正看到隔壁大妈正对着自己的墙壁在那里暗自垂泪,不由有些好奇起来,以大妈这彪悍的性格,隔壁老王应该没胆子跟她摆脸子或者动手吧?

    “没事,只是觉得,这些年没能给你王哥填个一儿半女,实在有违妇道……呜呜……”

    呃……

    “这个其实跟嫂嫂没有太大关系。”刘毅干笑两声,心中却是暗中腹诽,自己这木墙有面壁思过的属性,但也得靠近才会有用,这大妈不会刚才趴自己墙头吧?

    见对方哭的伤心,刘毅也不好再上去安慰,免得被缠住,背着竹筐快步离开这是非之地,但愿自己回来之前,这女人能够自己离开。

    诸葛亮今日不在家,听说是出门访友去了,刘毅也没在意,这也不是头一回了,帮忙把摆件儿摆放好之后,他便向黄月英道别。

    “刘兄,今日正好多做了早食,不如吃过饭再走如何?”诸葛均拦住了刘毅,微笑道。

    “不了,孔明兄早食都没来得及吃?”刘毅有些意动,随后还是拒绝了,毕竟若诸葛亮不在,自己一个外人留下来不太好,随即诧异的看向诸葛均道。

    “嗯,兄长说今日会有客来访。”诸葛均点点头道。

    知道有客来访,然后出门访友连早饭都没吃,这是有多不待见这客人呐?

    不过人家诸葛家的事情,自己也没必要瞎操心,当即只是点头笑笑,便准备离开,也恰在此时,院门处响起了叩门之声。

    “看来是客人来了,我也该走了,帮你开门。”刘毅在童子不满的目光中,揉了揉他的脑袋,径直走向院门,将门打开,只是迎面所见之人,却叫刘毅有些愣神。

    “汉左将军,宜城亭侯,豫州牧,皇叔刘备见过先生。”刘备看到刘毅,有些发怔,虽然那水镜先生说过这卧龙先生年轻,却也没想过这般年轻,他见刘毅气质不像寻常百姓,以为刘毅便是诸葛亮,当即行了一个半礼。

    刘毅对于刘备这等自报家门儿的方式有些腹诽,怎么感觉有些像炫耀一般?心中虽然腹诽,但还是侧了侧身,让开这一礼,这种礼可不能乱受。

    “皇叔莫要误会,在下只是一介工匠,今日前来为诸葛先生送此前定下的家私,并非诸葛先生。”刘毅微笑着对着刘备躬身一礼道。

    “工匠?”刘备闻言有些哑然,却并无半分轻视之色,只是微笑道:“备观先生之相,不似寻常工匠。”

    不得不说,刘备这看人的眼光还真准,说话上,除了之前那一溜的自报家门暴露了其底气不足之外,也不会让人讨厌,不管是不是真心,这话说出来,让人很难对他心生恶感。

    心中默默地给了刘备一个中肯的评价,脸上却是笑道:“皇叔谬赞,在下确是来此做工的工匠,诸葛先生今日外出访友,皇叔这一趟怕是……”

    此刻童子也出来了,听了两人言语之后,躬身道:“我家先生今早少出。”

    “不知诸葛先生何时可以归来?”刘备看向童子,询问道。

    “我家先生外出访友,归期亦不定,或三五日,或十数日。”童子在一边侃侃而谈,刘毅看在眼里,心中笃定这是提前套好的话,此前诸葛亮肯定有过交代。

    刘备身后,张飞本就对刘备亲自前来求贤有些不满,此刻闻言闷声道:“那卧龙既然不见,不如归去罢了。”

    刘备摇了摇头道:“且待片时。”

    见童子没有迎客入院的打算,刘备兄弟三人竟然真的这般等在院子外面。

    以前看书或者看电视的时候,刘毅倒不觉得有什么,但此刻见三人这般留在门外等,心中倒是生出几分钦佩,这刘备的脸皮真不是一般厚。

    这倒不是贬义词,纵观古今中外,凡能成大事者,都会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脸厚,能忍常人所不能忍,反正换成刘毅在这里,绝对会感觉躁得慌,这说明刘备有着明确的目的性,同时为达目的可以放得下脸面来彰显诚意,相比于小说或是影视中,亲眼所见,感受更深,至少在他这个旁观者眼中,不会觉得刘备有多难堪,反而会钦佩,这跟千金买马骨是一个道理,所不同的是,千金买马骨用的是钱,而刘备用的却是自身的尊严,在有些人看来,这比钱都更显诚意。

    三顾茅庐的剧情,这是要开始了?

    刘毅见没了其他事,径直背上自己的竹筐往回走,他只是个看客,对于刘备是不是能够请动诸葛亮并不在意,反而更好奇诸葛亮此时的想法,后世对于诸葛亮这三顾茅庐的做法众说纷纭,有人说是自抬身价,一次出色的营销,也有人说是对刘备的考验,若有机会,刘毅倒是想跟诸葛亮聊聊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