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回到古代当匠神 王不过霸

第七十三章 连我都差点儿信了

    “先生,您再不回来,我便要去找您了!”船抵达城寨的渡口,便见得到消息的魏越已经匆匆赶来。

    刘毅正小心翼翼的将木雕放在专门制作的盒子里,准备回去后等完全风干了再送出去,却正看到魏越风风火火的冲上来,一把拉住刘毅便往外跑。

    “发生了何事?”刘毅茫然不解道。

    “军营呐,最近军营都没人敢住了。”魏续一边拉着刘毅跳下船,一边解释道。

    龙阳之好……

    刘毅突然有些头皮发麻,连心中期待与吕玲绮见面的那份冲动一时间都淡去了不少。

    这……不过两个月,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吧?

    路上,魏越却是跟刘毅说了刘毅不在这两越来城寨的事情,因为刘毅不在的原因,像衙署、主要人员的庄院、仓库这些功能建筑并未开共,两月来,刘毅留下来的工匠主要是负责按照之前的城寨规划来新建各处民房以及水利工程,倒是没出什么大问题。

    真正出问题的是军营,事实上,刘毅走前曾说过让将士们暂时不要进军营中去住,但毕竟那么好的军营,不住可惜了,魏越最终还是带着人进了军营去住,一开始还好,并没出现什么异常,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住在军营里的将士们出现极个别有特殊癖好的人,而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最近几天,更是有不少将士为了争夺几个长相相对阴柔的将士大打出手,差点闹出人命。

    “先生,你那军营有些邪门儿。”魏越带着刘毅一路奔到军营前,指着军营道:“这些时日,我让将士们搬进了民居去住,但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魏越一开始也没反应过来,只当这帮混账东西憋得久了,开始对同性下手,是后来才想到刘毅的种种奇特表现,加上刘毅离开前的嘱托,这才想到造成这一切的,很可能就是刘毅,所以在知道刘毅乘船归来之后,二话不说,便把刘毅拉到此处。

    体力恢复+24,舒适+21,睡眠质量+20,龙阳之好+23,将士归心+22(未激活)

    看着军营的属性,刘毅不动声色的将手从魏越手中抽出来,还用衣袖擦了擦,这才点头道:“当初选定风水之时出了差错,只是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改,不过不要紧,我这些时日已然想到了解决办法,你将这几座木雕放在东南西北四个方位比较醒目的位置,平日里最好莫要触碰,否则一旦乱了风水,到时候我也无法解决。”

    反正不能说因为没钱,如今有了刘备送来的五百万钱,刘毅如今也不必为了十万钱而抠搜了。

    魏越闻言大喜道:“先生真乃神人也!”

    当下,二话不说,便命人去搬动木雕,按照刘毅的指示,放在军营四面,一般不会有人碰触的地方。

    刘毅也在这段时间内,命令系统更换龙阳之好的属性。

    凶煞之地+22

    刘毅想了想,这凶煞之地听名字就不是什么好属性,继续更换。

    这次运气有些不佳,花了三十万,方才更换出一个刘毅比较满意的属性。

    军魂+24

    每一支军队,都该有着它的魂魄,虽然不知道这军魂表现出来会是怎样,但至少不会像龙阳之好那么坑,竟然在军营里上演起为爱决斗的戏码,想想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可以让人住进来了。”解决了属性的问题之后,刘毅对着一旁仍旧迟疑的魏越道。

    “这便好了?”魏越还是有些忌惮,万一自己也沾染上这毛病咋办?他可是纯爷们儿。

    “放心,风水局已生变动,不但不会有之前的事情发生,而且还会有好处。”刘毅高深莫测的笑道:“这点,你们日后自会察觉到。”

    “多谢先生。”魏越感觉脑子有些乱:“只是不知这风水局是何学问?”

    “这……”刘毅看向魏越,要是说自己乱编的会不会被打?想了想道:“所谓风水,其实就是根据各种物件摆放的不同,营盘的设计来引动天地之力、地脉之力结合军营的阵盘形成的一种神秘力量,它没有固定的形态,也没有任何攻击力,却能影响人的心智,改变物体的本质,甚至在悄无声息中,对人的身体进行改变,有好有怀。”

    顿了一下,刘毅搜肠刮肚的想着前世一些玄幻小说中的内容:“然天地之力变化万端,大到四季轮转,小到日升日落,这世间风水也会随之而变,所谓风水局,就是以特定的手段,将某一处的风水调整到某种我等想要的状态,这需天时地利加上对于风水的完美把握方可,当初建造这军营时,虽然已尽了全力,但仍旧出现一丝不妥,以至有了后来的变化,如今我改动风水格局,以四方神兽雕塑震慑四方风水,方才将风水局重聚。”

    魏越茫然的看着刘毅,真的是一点儿都没有听懂,但感觉很厉害,还能借助天地之力,地脉之力,此刻见刘毅说完,忍不住脱口道:“先生莫非真是神仙中人?”

    “肉体凡胎,只是我墨家对此有研究,而且在下又恰好乃阳时阴日降生,能够察觉到这天地风水之力,正是学风水的最佳人选,是以家师方才将我收入门中,悉心教导,可惜这风水对体质要求苛刻,以至于我墨家自先秦以来,至今方才出了在下这一个能够精通风水之人。”刘毅笑道,经过这么多时日,对于如何往自己身上镀金,刘毅心中已经有了许多想法,如今说出来却是越说越顺,到最后,甚至连他自己都信了。

    魏越却不知道刘毅心中所想,闻言肃然起敬,这可是数百年才出一个的人杰啊,而且这般本事,寻常人就算想学都学不到,可说这世间只有这一人能够做到,他们能够遇到这样厉害的人物,实在是天大的幸运。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等这一路回来,尚未用过饭食,便先回家中,剩下的事情,待明日再说如何?”刘毅看魏越的样子,不禁好笑道。

    “先生请!”魏越用从未有过的姿态将刘毅恭送出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