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回到古代当匠神 王不过霸

第一百四十九章 路遇大将

    “先生,果然起火了!”三江口距离曹军屯兵的赤壁本就不远,此刻赤壁曹军大营已经是火光冲天,在三江口,那冲天火光也能清楚看到,关平有些兴奋地对着刘毅道。

    “传我军令,三十人一船,尽快出发,记住,先去赤壁,绕上一圈,而后再去江夏。”刘毅站起身来,眺望着远处那火光,对着飞奔而来的刘封等人道。

    “为何还要绕赤壁而行?”刘封皱眉道。

    “曹军大败,水寨之中多是荆襄将士,曹军已经顾不上他们,但我们能救多少便救多少吧,也为我军多添一份战力!”刘毅笑道。

    “先生快看,那边又有船来!”魏延突然指着一个方向,也是在三江口范围内,大批船队从四面八方往赤壁方向涌去。

    “是江东船队,打出皇叔旗号,莫要起了冲突!”刘毅看了一眼道,他可不想跟江东起冲突,当下命令打上刘备的旗号,双方现在怎么说也是盟友,不碍事的情况下,应该还不至于见面就打。

    “喏!”三人答应一声,各自登船,刘毅则带了刘三刀和魏延上了一艘加强版的子母船,站在母船船头,能够一览四周景色。

    远处的江东船队显然也发现了这支突然出现的船队,看到这边打出的旗号,派来一艘小船询问。

    “此处乃我军作战,尔等最好莫要靠近。”那前来询问的小校问明缘由之后,皱眉说了一声之后,便让人操船返回,继续随着大部队前行。

    “这江东人马,忒无礼!”刘三刀见对方神态傲慢,有些不忿道。

    “估计是把我等当做想要趁火打劫之人了。”刘毅摇了摇头道:“命船队跟在他们身后,留意水面,发现有人,不管敌我,尽数拉上来。”

    “喏!”刘三刀答应一声,命人在子母船两侧挂上灯笼。

    这也是子母船的特点,船沿外两侧留有专门挂灯笼的地方,夜间行船也能看清楚四周,就是太耗费灯油了,但今夜情况特殊,刘毅还不至于在这时候舍不得几个灯油钱。

    还没靠近赤壁大营,已经能够感受到空气中那股灼热,刘毅发现,自己如今看着这般惨烈的场景,也不再像自己刚来时那般有太大的情绪波动,乱世,人命本就如同草芥一般,自己已经开始慢慢适应这个时代了吗?

    他不知道这个现象是好是坏,但眼下,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四周已经能看到不时出现奄奄一息的曹军将士,偶尔还有江东的兵马,按照刘毅的吩咐,将这些人捞上来,曹军的让他们烘干身体之后,直接绑了聚在一起,江东兵马则好生安置。

    绕着赤壁赚了一圈,倒是让他们打捞起数百曹军败军以及数十名江东将士来。

    “先生,那些曹军将士们倒还好说,只是那些江东人马吵着要回去。”魏延来到刘毅身边,皱眉道。

    刘毅看了半晌,点头道:“前面已经出了战场范围,在岸边停靠,让那些江东人马下船吧。”

    他也懒得招待这些人。

    “喏!”魏延答应一声,命令船只靠岸,将那些江东人马放下去。

    “这些曹军若是荆襄将士,试试能否说服他们投降。”刘毅回到船舱里,招来魏延,对着魏延道:“虽然人不多,但总是一份战力,你是荆州人,当能辨别的出真假。”

    “先生放心,此事包在我身上,只是若他们愿意投降,又该如何安置?”魏延看着刘毅问道。

    “将其打乱,分到各军之中。”刘毅笑道,现在还能怎么办,自成一军肯定是不行的。

    “喏!”

    船队在靠岸停留片刻之后,再度起航,这次却没再盘桓,直接驶向长沙方向,只是还未渡江,船突然慢下来,正在船舱中已经脱衣休息的刘毅披着衣服出来,对着身边的侍卫道:“发生了何事?”

    侍卫摇了摇头,不太清楚。

    前方隐隐传来喝骂声,刘毅皱了皱眉,回船舱里将衣服穿好,重新出来时,正赶上魏延和刘三刀过来。

    “何事?”刘毅发现船彻底停了,当下便询问道。

    “先生,前方发现一支曹军溃军,刘封和关平两位将军带着船队将对方围了。”魏延有些兴奋道。

    “文长何故亢奋?”刘毅疑惑的看了魏延一眼,不明白对方为何如此亢奋。

    “先生可知这支曹军溃军之中,是何人为首?”魏延嘿笑道。

    “别让我猜,自己说。”刘毅是懒得猜,不管是谁也没什么好惊讶的,这兵荒马乱的,你就算说是把曹操堵住了,他都信。

    “乃昔日荆州大将文聘!”魏延有些期待的看着刘毅,他希望从刘毅脸上看到惊讶的表情,可惜最终还是让他失望了。

    刘毅显然并不惊讶,紧了紧身上的衣袍道:“问问对方是否愿降,我们还要赶路。”

    “若是愿降,也不必滞留了!”魏延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看来没什么事情能让刘毅吃惊了。

    文聘!

    刘毅点点头,这倒是一员大将,而且是擅长水军的那种,刘备麾下正缺的就是这种人才,既然碰上了,那能招降是最好不过的了,就算不能,先抓起来,回去以后交给刘备,这方面,刘备显然比自己更擅长。

    “让人把船开过去,我去看看能否说降。”刘毅想试试自己嘴遁的本事。

    “喏!”魏延答应一声,转身去传令,命前方的船队让开一条道让刘毅的船通过。

    夜间传令颇有不便,加上为避免阵型松动,让对方趁机突围,所以刘毅见到文聘的时候,已经是一刻钟以后了。

    与其说是对峙,倒不如说是等死,文聘带着十几名曹军在一条船上,四周被刘封、关平指挥着战船围住,只要一声令下,万箭齐发,文聘再精通水战,这个时候也得跪。

    “可是文聘将军?”刘毅来到船头,对着文聘朗声道。

    “正是。”文聘皱眉看向刘毅,刘备在荆州待了近十年,刘封、关平文聘是认得的,但刘毅却是眼生的很,而且看阵仗,刘毅在这支军中地位竟然还在刘封、关平之上,这人哪儿冒出来的?当下问道:“敢问先生是……”

    “墨城,刘毅。”刘毅让人搬了个胡床过来,自己坐下来。

    墨城?刘毅?

    文聘皱眉看向刘毅,这个名字他自然不陌生,前段时间三次破曹军,连败曹仁、夏侯渊、乐进三员曹军大将,其中乐进更是被生擒,能有这等战绩的人,在曹军这边,想不出名都难。

    更何况早在之前,天工坊的名声在襄阳已经不陌生了,当即抱拳一礼道:“丞相对先生仰慕已久,先生何不随我去拜见丞相?”

    刘毅闻言不禁笑了:“文将军兵法韬略着实不错,只是此时施展这等离间计,你觉得有人会上当?”

    文聘所言,看似是邀请刘毅,但实际上却是有离间之意在里面,毕竟刘毅在刘备麾下根基不稳,此刻位却在刘封、关平之上,在文聘看来,刘封、关平对刘毅未必心服,这等时候,这么一句看似邀请刘毅的话,实际上却是说给刘封、关平听的。

    刘毅虽说不是什么智谋之事,料敌于先的本事确实没有,但上辈子什么苦没吃过,场面也见的多了,对于这种言语上的交锋,如何能发现不了,当下直接将话点破,也是消了刘封、关平心中刚刚生出的那一丝质疑。

    文聘看着刘毅,没再说话。

    “这江风颇冷,将士们刚刚经过烈焰炙烤,如今再被这江风一吹,容易染了风寒,不如投降吧,这里有热汤、也有酒食,可供将士们修整。”刘毅看了看文聘船上那些将士,微笑道。

    “先生以为,聘会投降么?”文聘傲然道。

    “我也没让你投降,但你身后那些将士未必愿意与你同死啊。”刘毅一脸疑惑的看了文聘一眼道:“还是说,将军愿意背弃荆襄,为曹操尽忠,也要这些荆襄儿郎与你一同为曹操尽忠?若是这般的话,将军的忠诚,太过自私了些。”

    文聘闻言扭头看向身后的将士,却见所有人都避开他的视线,眉头一皱,反应过来,目光看向刘毅道:“先生好口才!只是一言,便乱我军心!”

    “呵~”刘毅居高临下,俯视着文聘道:“此刻只需一声令下,将军觉得这些将士可有命在?若军心本就没有,何须我再动摇?”

    文聘闻言,不再说话,刘毅说的都是大实话,句句戳心那种,他无言辩驳。

    “上船吧。”刘毅叹息一声,看了看还在着火的赤壁方向,悠悠道:“今夜死的人,已经够多了,某不想再平添杀戮,至于降与不降,日后见了皇叔,你去与他说,我不管,但我不希望此刻再造杀戮。”

    “将军……”文聘身后,几名将士迟疑的看向文聘。

    文聘看了看刘毅,又看了看身后的将士,最终无奈一叹,丢下手中兵刃道:“只希望先生善待他们。”

    “放心,这船上降军不少,还请文将军自缚上船。”刘毅对对面船上的关平打了个手势,关平会意,派人带着绳索驾了小舟朝着文聘这边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