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回到古代当匠神 王不过霸

第一百九十一章 产女

    “我来吧。”最终,还是没有真的跑去装睡,刘毅从邓氏手中将吕玲绮接过来,邓氏神情也十分平静,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般,照常对着刘毅颔首微笑,然后告辞下了二楼。

    依稀可以听到侍女们委屈的声音还有邓氏的呵斥声。

    刘毅有些尴尬的看向吕玲绮,将她扶到床榻上面躺下。

    刘毅从怀中掏出一张纸笑道:“我托了州平兄还有孔明兄帮忙想孩儿名字,他们都是有高才之人,夫人看哪个名字比较合适?”

    话题成功转移,吕玲绮将目光落在刘毅手中的纸上,认真的甄选起来,只有名,字是没有的,一来女人一般是不会起表字的,二来吗,就算要取,那也是长大以后的事情。

    下午的时候,没了午时那般灼热,风中带着几许凉意,刚刚好的温度,刘毅带着吕玲绮出门在乡里走了一圈儿。

    如今这渔乡已经渐渐兴盛起来,颇有些小城镇的感觉,街边也有卖些杂物的摊贩,如今刘毅的主要精力都放在城池的建设上,这渔乡的匠人包括那纺织厂中纺纱或是织布的妇人,并没有享受到雇佣的待遇,但机器、厂房都是刘毅带着人做出来的,织出来的布匹或是锦缎质地都是不错的,至少也比如今市面上的好许多。

    街上不少乡民大多数都是认得夫妻二人的,见状也不惊讶,只是纷纷招呼或是行礼,毕竟刘毅下午带着吕玲绮出门散步已经成了常事,一开始或许会拘谨,但时间长了却是习以为常。

    “夫君总陪着我在这渔乡歇养,令夫君在这民间连威信都无了。”吕玲绮却是有些感慨,看向刘毅道:“却不知那新城建的如何了?”

    “这样也挺好。”刘毅笑道:“今早去的时候,城墙已经开始建起来,不过依照眼前的进度,入冬之前恐怕难以建好。”

    他每天一大早会赶着车带着钱币跑去工地发钱,查看一下工程进度,然后再回来,要说清闲却也算不上,只是多半时间都用在路上,搞得张飞对此颇有微词。

    “为何如此慢?”吕玲绮疑惑的看向刘毅:“墨城建城加起来也不过三五月,如今人多了,反而不如墨城快。”

    “这怎能比?墨城不过一座城寨,通体都是以木质结构为主,这新城却是以土石为主,规模也要更大些,耗时自然更久一些。”刘毅摇头笑道:“再说如今正是春耕时节,大半民夫都让去耕作,留下来的匠人还要兼顾各个工厂,能有如今的进度已是不慢,待到秋收之后,人手就会再度充足起来。”

    吕玲绮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她将为人母,如今考虑的事情自然也就比以往更多了些,这其中自然也会包括刘毅的事业。

    “这些事情,夫人莫要操心,我心中有数。”刘毅笑着宽慰一番,吕玲绮才渐渐息了这方面的心思,临盆在即,刘毅是不可能真的跑去工地十天半月不回来一次的。

    如此忙碌而清闲的日子便在不知不觉中过去,邓氏表现的很正常,那日的事情好像未曾发生过一般,刘毅也放心下来,大家往日如何相处,如今便也如何相处,只是偶尔吕玲绮会拿这件事儿来调笑一番。

    按照医匠的诊断来看,吕玲绮临盆的日子也就在这几日了,能够明显感觉到自家老婆情绪的焦躁,刘毅除了每天跑去发钱之外,几乎不再过问其他事情,一心陪在妻子身边,但却始终不见反应,一直到了五月初的时候,就当刘毅觉得可能还要等几日的时候,吕玲绮突然来了反应。

    “别慌,先将夫人送往产室,嫂嫂,你快着人去将医匠、产婆都请过来。”刘毅倒是没有太慌乱的感觉,这段时间这种事情已经演练了很多次,如今也只是需要按部就班即刻,产室距离这里并不远。

    在刘毅的帮助下,众人将疼的直冒冷汗的吕玲绮送上了推车,小心翼翼的送往产室,两名招来的稳婆带着几名侍女进去,然后就只能在门外干等了。

    看着进进出出的侍女,要说不着急,那是假的,但现在却是什么事儿都做不了,只能干等。

    陆陆续续医匠、稳婆都来了,医匠跟刘毅等在外面,如今主要还是那些经验丰富的稳婆在里面忙碌,不时能够听到吕玲绮有些凄厉的惨叫,听得刘毅都跟着一阵阵揪心。

    “府君莫要担心,都要过这一关的。”医匠见刘毅不时站起身来,笑着安抚道。

    生孩子,对每个女人来说,都是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只希望自己做的那些准备能够顶用吧!

    焦虑的等待,一直持续到傍晚,里面的喊声突然没了,紧跟着便是一声嘹亮的啼哭。

    刘毅豁然起身,带着医匠往门口凑。

    “恭喜府君,母女平安。”一名稳婆走出来,对着刘毅贺喜道。

    事实证明,那医匠在这方面判断还是很准的,诞下来的阵势女儿。

    “夫人如何?”刘毅也没空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抬头问道。

    “刚刚生产,自是有些虚弱的。”稳婆笑道。

    “先生?”刘毅看向身旁的医匠。

    “可方便老夫去看?”医匠看着稳婆笑道。

    “自然是可以的。”稳婆连忙将身子让开,让刘毅和医匠进去。

    房间里的味道不是太好闻,一旁的稳婆还在喋喋不休的道:“这位姑子他日必将大富大贵,府君不知,刚刚这女婴落地时,竟隐有祥瑞出现,虽然看的不是太清,但定是有的。”

    刘毅哪里有功夫去理会这些事情,只是微笑着对着邓氏点点头,邓氏会意,带着几个稳婆去领喜钱。

    吕玲绮已经昏睡过去,面色有些苍白,脸上还带着几分痛苦的表情,老医匠默默地号脉良久后,对着刘毅道:“夫人身体并无大碍,只是产后虚弱,需多吃些滋补之物,另外这些时日最好莫要见风,老夫再开些补气血的药物,夫人体魄强于常人,调养一月,当可恢复。”

    “有劳先生。”刘毅闻言,这才松了口气,命人带着医匠去拿药,另外将诊费付清,刘毅则从一旁的侍女手中接过襁褓。

    “府君,这孩子真像你。”邓氏看了一会儿,微笑道。

    哪里像了?

    刘毅有些无语,这刚出生的婴儿,皱巴巴的,能看出个鬼来,不过在孩子入手那那一瞬间,一股说不出的奇妙感觉涌上心头,两世为人,这后代却是第一次有,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让人心情莫名其妙的便好起来。

    “先生,夫人刚刚生产,正该好好休息,我等还是先出去吧。”邓夫人从刘毅手中接过襁褓道:“这里自有侍婢去料理。”

    “没事儿的,我多陪陪她。”刘毅摇了摇头,坐在吕玲绮床边,看着那苍白的俏脸,有些心疼。

    产后照顾人的事情,刘毅这头一次,自然没什么经验,不过邓氏作为过来人,却是懂得的,趁着天色还亮着些,指挥人小心翼翼的将吕玲绮抬了回去,期间吕玲绮也醒过来,只是身体如同散架了一般,在邓氏和几名侍女的服侍下,将身子擦洗了一边,被刘毅抱回了我房里,躺在更加舒适的床榻上,精神也恢复了一些。

    抱着安静下来的小家伙,看着那明晃晃的眼睛,吕玲绮突然扭头看着刘毅道:“夫君,我儿便叫刘明如何?”

    “好啊。”刘毅点点头,明这个名字是比较中性化的,男女皆能叫,吕玲绮其实还是抱着可能生出男婴的念头,只是这种事情,从怀孕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注定了。

    至于孩子的名字,诸葛亮和崔州平给他的这些名字都不错,既然老婆决定了,这种事情上,刘毅也不会太在意,刘明挺好,以后要还能生个儿子的话,就叫他刘芒算了。

    接下来的日子,刘毅除了天不亮便驱车赶去工地,发钱,再赶回来之外,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里陪着妻儿。

    隔了半个月之后,糜竺带着刘备的贺礼来了,张飞也偷懒,跟着糜竺一起前来贺喜,一进门便大笑道:“伯渊,快快将我那侄女带来于我瞧瞧。”

    他嗓门儿颇大,哪怕没有刻意去喊,也震得窗纸都在颤抖,正在熟睡中的孩儿被惊醒,发怵啼哭之声,吕玲绮连忙抱起来安抚,同时嗔怪的瞪了楼下一眼。

    “我去。”刘毅有些无奈的站起身来,往楼下跑去,看到张飞没好气的道:“三将军不再新城监督,为何跑来这里?”

    要不是打不过,真想出手教训教训这个大老粗。

    “我这可是代表兄长来向你道喜,你这人,怎这般不晓事?”张飞咧着嘴坐下来,看着刘毅道:“这些时日,新城建的如何,你怕是已经忘了吧。”

    “城池乃我亲手设计,怎会忘了?”刘毅撇了撇嘴,如今城墙已经建立,而且随着农闲时候到来,大量民夫开始重新投入建城事业,如今进度颇为喜人,春耕之前,基本硬件差不多就都完工了,如今每天只是在进行各处完善,架设机关以及城防设施,预计六月份便可以完工了。

    建安十六年,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渡过一般,刘毅也不得不感叹时间的流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