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你真是个天才 国王陛下

第179章 深不见底,有容乃大

    客观来说,正常形态下的高岩将军还是非常有用的。

    在之前一整天的追猎中,他能始终跟上白骁的节奏没有掉队,这已经难能可贵。此外,他还也能不时提出一些非常有参考价值的建议。

    例如回避开阔地域、远离一般水源等……这些都是在高岩的建议下采取的明智之举。白骁也是后来才发现,在黑沼泽,开阔地域永远隐藏着最多的风险,因为那意味着没有任何生物能在这片区域生存下来。而一般的水源则是毒虫猛兽的聚居区,且外人根本无法饮用沼泽水。

    对这片沼泽地,他至少比白骁更熟悉得多,甚至比原诗这个生化域的博学大师也不遑多让,在他苏醒后,能第一时间意识到白骁用内脏外膜过滤毒素,就证明他其实也想到了这个方法。

    “废话,我毕竟是边郡人,怎么可能不知道边郡最险恶的黑沼泽?”高岩说道,“何况我本来是立志作学者的,在辉煌谷进修的时候可是报考的博学士!在边郡,那可是比王公贵胄也不逊色的珍贵头衔!”

    白骁不由问道:“那你为什么最后当了将军?”

    高岩沉默片刻,叹道:“造化弄人。”

    白骁顿时了然:“没考上?”

    高岩简直勃然大怒:“你特么不会聊天就闭嘴!”

    白骁点点头,不再多说。毕竟对于撩拨一个中年丑男的历史痛疮这种事,他实在不感兴趣。

    另一边高岩却愤懑难平,你个小兔崽子,把人撩拨一番然后就放置不理了?把我堂堂虞山军将军当成什么了!?何况我当年可是货真价实的博学多才,报考博学士的时候就连一向要求严格的导师也觉得他是十拿九稳,只不过……

    “我只不过是一时状态不好。”

    白骁哦了一声,不再理会这个永远不在状态的将军。

    高岩哪里肯就此罢休:“你不信?那你来考我啊,任何关于边郡的知识都可以,能考倒我就算我输!”

    白骁便问道:“这次兽王的提前苏醒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特么要是连这个到知道就不是博学士,是大先知了!”

    “哦,那最近砂兽频繁出没又是怎么回事?”

    “此事还在调查中,初步怀疑与兽王的苏醒也有关联。”

    白骁等了一会儿,确认这就是准博学士的全部回答,便哦了一声,心道这边郡博学士,好像水平跟我也差不多。

    我这外来人也能感觉出边郡一连串的异变,背后肯定有同一个原因,所以才想要沿着这条线索追查下去。

    而就在此时,沼泽地的远方,忽然传来一阵尖锐的植物断折、破裂声响,仿佛有大片的林地遭到巨兽踩踏,而后更是有一片血红色的孢子雾腾空而起,染红了半边天空。

    白骁毫不犹豫,立刻向异变的方向全力冲刺过去!

    “你……算了”高岩本想劝说,但转念一想便也紧跟了上去。

    这沼泽地哪怕对于真的博学士而言,也绝对是十足十的险地,就算魔道大师也不会轻易涉险。而相对应的,几乎每隔几年都会有些自恃本领高强的所谓专业人士,雄心壮志闯入大沼泽然后死得尸骨无存。

    夜长梦多,不如速战速决,既然远方有了异变……那么迅速赶往现场,总比慢悠悠地在沼泽地中被一点点消耗殆尽要好!

    如今,高岩这野战专家的状态还不算特别糟糕,实力至少还保留着九成以上,但补给品已经用了不少……而且,之前的孢子感染,让他的身体距离极限越来越近,本以为至少还能再坚持几个月,现在看来却已经不能再拖延下去了。

    而且最关键的是……他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一个十几岁的红山人在大沼泽里横冲直撞一往无前,他这个堂堂边郡将军却在后面犹犹豫豫!

    “那小子,根本还不知道这片沼泽有多恐怖……”

    白骁很快就领教了大沼泽的另一个厉害之处。

    他开始迷路了。

    迷路,在任何复杂的地理环境中都在所难免,人们判断自己的行进路线,多半是依靠视觉,而视觉又是最容易被环境误导的感官之一。

    这片沼泽对外来生物的敌意之重可谓满溢而出,所以误导感官的画面比比皆是,身处其中,稍不留神就会彻底迷失方向。

    白骁身为雪山猎人,也是经历过复杂环境考验的高手,可以非常准确地维持自己的前进轨迹,对周遭的环境能有清晰而全面的认知,脑海中时刻都存在着一副准确的立体地图。

    但是这副地图在沼泽地中却隐隐有了失灵的迹象。

    因为四周的事物变化太快了!

    自从越过某一条界限之后,这片沼泽就变得更为恶毒!

    四周所有的东西都在动,从高大的树木到低矮的灌木,其根茎处都在缓缓蠕动!甚至连土壤也都随着深埋其中的根须蠕动而一点点变换位置。

    越是深入沼泽,四周的景物变化也就越快,脑海中的立体地图就像是被人用力搅拌过一样,逐渐化作一团糊涂。

    沿着地面前进,很快就会失去方向,何况就算真的认准方向又如何?按照环境变化的速度,等他笔直赶到事发现场的时候,事发现场说不定都跑到哪里去了!

    而飞到空中同样不可行。

    白骁曾经试着飞跃到半空,或者沿着高大的树木攀援到制高点……但这片沼泽的孢子雾气极大遮蔽了视野,而且明明是沼泽地,却生有异常密集的高大真菌、树木,支撑起一片遮蔽视野的穹盖,而这层穹盖又变换不休。从高处向下看,沼泽地就像是一锅煮沸的剧毒浓粥,各种色彩在粥锅里不断搅拌。

    疾驰了一个小时后,白骁倏地停下脚步。

    “啧,麻烦了。”

    四周的景色地貌,终于完全超出了掌控,他几次尝试在脑海中构筑路线图,但全都以失败告终,换言之……

    他终于迷路了。

    环视四周,看着那不断变换的景色,白骁甚至已经难以判断先前发生巨大响动的地方究竟在哪里。

    ……这个结果,不能说完全出乎意料,事实上正是因为担心夜长梦多,白骁才会选择全力以赴,直线前行赶往现场,可惜最终还是赶不及。

    而此时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喘息声,高岩脸色苍白地踉跄跟来,嘴里断断续续地说道:“早,早跟你说,不要,跑这么快……没用的。”

    白骁此时也是无可奈何,只能问道:“你有什么建议?”

    高岩伸手指了指旁边一株正在缓缓行走的大树:“跟着它。”

    顿了顿,高岩解释道:“那棵树是沼泽地里的猎杀者,也是食腐者……它是本地生物,熟悉沼泽法则,会带我们前往猎杀现场。”

    白骁沉吟了片刻,将高岩的分析回馈给了幽暗森林中的原诗。

    原诗捧着第三魔典,露出恍然之色:“原来如此!这就说得通了!想不到那老家伙还真不是纯粹的搞笑角色!白骁,你姑且按照他的建议去做,但是务必把你所闻所见第一时间反馈给我!”

    有原诗的保证,白骁便按照高岩的建议,紧跟在一棵行走的大树后面。

    那棵树足有三十米高,在沼泽地中却只能算中等身材,行动也颇为缓慢……但跟着它走了半日时间,白骁就发现这的确比闷头直冲要有用得多了。

    大树行进的轨迹是蜿蜒曲折的,但一路前行,景色很快就和先前有了变化,沼泽地那光怪陆离的颜色基调逐渐被一片整齐的灰暗所取代。

    四周的巨树和巨型真菌变得越发茂密,树冠遮天蔽日,让白骁仿佛来到了现实中的幽暗森林。

    此外,空气中也能隐约嗅到血腥、死亡和衰败的味道。

    “离得已经不远了。”

    高岩跟在白骁身后,同样做出了判断。

    将军眯起眼睛,认真观察着四周的一草一木:“死亡的气息很浓重,那个异变发生的地方应该就在这附近。”

    顿了顿,高岩又说道:“但是,恐怕接下来就只能靠我们自己了,这棵树已经不敢再继续前进了。”

    此时,他们一路跟随的大树已经停止了迁徙,将根须深深扎入土壤深处。很快,白骁就隐约能看到有紫红色的液体不断从地底沿着根须脉络涌入枝干,让这棵本有些干枯的大树迅速变得枝繁叶茂。

    但是在汲取到足够的养分之后,那棵大树就立刻抽出了根须,重新开始迁徙。

    “沼泽地的食腐植物,一般也只敢靠近到这个地步了。”高岩说道,“接下来就要我们自行探索……距离这么近,你的鼻子有没有闻到什么东西?”

    白骁的确闻到了一些东西。

    到了这沼泽深处,他再次闻到了那道灵性的气息。

    沼泽地外围,灰叶谷考察团的死亡现场,一共留下了两道灵性气息,其中一道属于死掉的腐化猎豹,另一道则弥漫于此,藏身沼泽深处。

    “我试试看吧。”

    白骁皱了皱鼻子,沿着气味的方向逐步深入。

    而就在他刚要迈步的时候,脚下土壤轰然破裂,一头山一样的巨兽自地底窜出,张开血口便要将白骁吞入其中!。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