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你真是个天才 国王陛下

第285章 有备无患

    白骁没有去质疑对方的结论。

    虽然这位持戒人的实战能力在魔道大师中不算最顶尖,白骁总感觉自己现在就能和她打个有来有回……但大师级的眼界却非学生可比。

    赢霜雪既然断定老郑命不久矣,那问题多半就真的很严重了。

    “……解决的办法呢?”

    诺诺说道:“你跟他分手,问题就都解决啦。”

    白骁看了眼诺诺,决定暂时屏蔽此人。

    赢霜雪叹了口气,说道:“黑女仆的话虽然不好听,道理却大概没有错。我在辉煌谷托人调查过郑力铭的资料,他的生活方式虽然高度不健康,但毕竟也是魔道大师,肉身经过强化,还算禁得起折腾,而且多年生活习惯积累下来,身体也形成了一定的抗性,也就是免疫能力……就算放着不管,任由他越变越胖,最多也就是折寿个一二十年,相较于他的预期寿命,一二十年……也不是不能容忍。但他刚刚那么折腾,就损耗太大了!”

    白骁皱起眉头,意识到问题或许的确是出在自己身上。

    郑力铭运用上古之力的代价居然如此沉重……难怪他走的时候显得行色匆匆。

    但是,为什么?

    白骁并不奇怪运用上古之力要付出代价,但很惊讶代价居然这么沉重。

    郑力铭应该很清楚他要承受的负担,却还是在训练的时候不遗余力,以至于搞到整个人形如枯槁,他图什么?

    这个问题,也让赢霜雪感到费解。

    “说来,我也一直觉得奇怪,郑力铭本来那么好的一个人,为什么就自暴自弃,不作人了呢?是感觉人类有极限吗?我在辉煌谷认真查阅过他的资料,应该说他的成长履历还是比较顺利的,却突然有一天仿佛大彻大悟一般放弃了身而为人的形态,在短短半年间体重就膨胀了两倍以上,之后每年都在大幅增加……当时的情形,和现在却有几分相似,所以我怀疑他这个人有自毁倾向。”

    诺诺也说道:“所以我觉得可能把他绑在床上强制喂饭,他其实反而更开心一点……要不是你来碍事,说不定他已经摆出一脸慷慨就义的模样在心中暗爽了呢!”

    白骁仔细想了想,还真不能完全否定这个可能性。毕竟一个愿意从俊逸青年化身脂肪代言人的魔道大师,不能用常识去理解,他有什么古怪癖好都大有可能。

    而白骁与郑力铭接触不多,也不算太熟,所以只能从他近期表现来推测其性情……那么白骁的结论就是,郑力铭有受虐癖好也是说得通的。

    “狗屁不通!”

    几人讨论间,忽然屋里传来郑力铭满嘴油腻的怒吼。

    诺诺一脸责备地瞪了白骁一眼:“让你踹门,这下说闲话被听到了吧?”

    赢霜雪则叹息道:“忘了顺手‘关门’,我们也是关心则乱了。”

    考虑到这两人刚刚一个强制扫除,一个强制喂饭,分别对郑力铭进行了精神和肉体的双重伤害,这关心则乱四个字还真是有了全新的演绎方式!

    而说话间,郑力铭已经蹒跚着走了出来。

    一出门,赢霜雪和诺诺就明显呼吸一滞,黑女仆更是浑身一颤,仿佛见证了理想的破灭。

    “不会吧……这也太夸张了!”

    赢霜雪也直着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已经膨胀回30岁水平的郑力铭,吞咽了一下,说道:“这简直是人体学的奇迹……”

    “别奇迹了!咱们全白费功夫了!”诺诺几乎是染上了哭腔,绝望地说道,“虽然说减肥的必然结局就是反弹,但这也太快了!”

    赢霜雪说道:“或许这就是他作为胖子的觉悟,他已经完全把自己改造成了胖子的形状了!或许,我们应该学着接受他的觉悟……”

    诺诺惊骇欲绝:“你疯了?胖瘦之别,可是关上灯都不一样的好吗!”

    “你们够了!”郑力铭怒吼道,“适可而止吧!我不需要你们这种自作多情的好意,都给我滚!”

    说话间,整个屋门前的空间都微微震荡起来。

    这是时空域高手彻底震怒的象征,类似拔剑出鞘,只待饮血。

    两个好心来满足郑力铭受虐要求的女人,终归是见过世面的,知道再不走真要大打出手,便迟疑了一下,终归还是退场了。

    没必要活生生把老郑逼死在家门口。

    “不过,郑力铭大师,我们还会再回来的哦!”

    “别回来了!”郑力铭愤怒地翻动手腕,将一道时空震荡的波纹打了出去,却被诺诺轻巧地以阴影吞噬掉了。

    郑力铭终归还是太虚弱了,只有30岁身材的他,实力也停留在了三十岁,那个金之境堪堪大成,对大师境界仍处于迷茫的时期。

    但好歹是送走了两个大麻烦,郑力铭的表情明显松弛下来,而后他看向白骁,说道:“有很多问题?行吧,反正这一晚上是睡不了了,咱们一边吃宵夜,我一边给你讲吧。”

    对于这种刚刚游走在生死边缘,立刻就想到夜宵的奇男子,白骁也只能心悦诚服地表示:“好,我的确是饿了。”

    郑力铭带着白骁重新回到屋中,顺手点向门口,那扇曾经被蓝澜和白骁分别蹂躏过的房门,便仿佛时空倒流一般回归原位。而后他由伸手点向厨房……却发现本应死而复生的诸多高油高糖的食材却没有复归。

    郑力铭咬牙切齿:“那个见鬼的黑女仆,居然给我玩根源吞噬……罢了,就当送她的!跟我来!”

    说着,他又走到里屋的仓储间。

    理所当然,本来堆积如山的糖油肉等物,已经被蔬菜、粗谷物、鱼肉和鸡胸肉等物所取代。

    郑力铭看也不看这些象征健康的食物,一抬手就将它们全都掀飞出去,露出一片被精心打理过的光洁地板。

    看着曾经沾染上的油污已经无影无踪,郑力铭发出战友逝去的叹息,然后俯下身子,将一滴蕴含了超高浓度魔能的油脂滴落下去。

    霎时间,地板仿佛积雪消融,在沸腾声中,露出下面一条深邃的通道。

    “哈,果然这里没被发现。”郑力铭露出一丝笑意,然后够了勾手指头,那条深邃的通道中,就缓缓飞出几只油纸包。

    打开包裹,只见里面整整齐齐码放着几十根鸡腿,均处于“时空冻结”状态,出锅时的酥脆滚烫依然保留着!伴随郑力铭解开冻结,仓储间内顿时顿时飘起油脂的芬芳。

    白骁则完全无法理解这种在自家地下挖洞储粮的行为!

    郑力铭解释道:“合格的魔道士,必须学会有备无患四个字,你看现在这份备用夜宵不就解决问题了?来一根?”

    白骁挣扎了一下,点点头,来了一根,顺嘴提了个问题:“没有蘸料?”

    郑力铭却发出嗤笑声:“炸鸡要什么蘸料!我们肥宅只爱原味!”

    原味死忠郑力铭,很快就吃完了三包炸鸡,将体型恢复到了32岁时。

    从仓储间出来的时候,已经需要动用时空域的神通,才能避免破坏门框了。

    回到客厅后,郑力铭又是一声叹息,他最爱的旗舰级靠垫……虽然还留在客厅,却被女仆清洗地干干净净,还点缀了浓郁的花露香水,没有半分油渍残留。

    看着面目全非的靠垫,郑力铭说道:“我有点理解你当初眼睁睁看着女朋友失忆时的感受了。”

    白骁也看着那清新的靠垫,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你小子当初面对物是人非的情景,能抖擞精神,从头再来,实在很了不起……我也便学学你,从头再来吧。”

    说着,郑力铭仰躺下去,将承重量惊人的靠垫压得发出呻吟之声。

    “然后,咱们开始正题,说说我的事吧……如你所见,我的确有寻死的倾向。”郑力铭自嘲地拍了拍肥硕的肚皮,“我当然知道暴饮暴食的下场,哪怕我有生化域的神通,也架不住经年累月的损耗,但这就是我的生存之道。不如此,我没法克制自己去追求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