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你真是个天才 国王陛下

第380章 诛心杀人

    言辞的交锋,只是生死搏杀的战场延伸。

    白骁把恋母狂魔的帽子疯狂往许柏廉头上扣,当然不是对他的心理扭曲程度有什么特殊兴趣,纯粹是心理战的必要步骤而已。

    作为猎人,精通心理战是必修课,与狡猾的猎物在险恶环境下斗智斗勇,若是不能从精神层面去分析、瓦解对手,那就不配称为一流的猎手了。

    何况换个简单的理论:既然说话就能让对手变弱,那为什么不一直说到无话可说为止呢?

    心理战的素材,白骁这里要多少有多少。

    许柏廉的记忆置换虽然没有给他太多干货,但在图书馆闭关的日子里,那些先贤留下的书本,却给了他取之不竭的灵感之源。如今回忆起许柏廉送来的记忆画面,只觉处处都是破绽,他可以轻而易举地将锋利的投枪戳到许柏廉的脆弱心防上。

    “你自幼就在贫民窟学得阴险狡诈,早就可以独立更生,那个病弱的女人对你而言只是拖累,但你一直等到她病死才肯离开,你还说自己不是恋母?”

    “那是基本人性,生养之恩,却弃之如敝履,部落人就是这等畜生?”

    “这就说不通了,若是恩情这个概念对你有意义,最早照料你们母子的那个老头在临死时,可是被你转手卖得干脆利索。你心中不曾有过半分愧疚,偏偏对一个早早就瘫痪在床的女人情有独钟,你不是恋母,难不成还想说自己是女权主义者吗?”

    这一番话,只让许柏廉的魔能波动变得更为激荡,整个人的形状都扭曲起来。

    显然,白骁再次切中了要害。

    事实上,关于那个“老头”的记忆,在白骁脑海中也只有隐隐约约的残片,显然许柏廉本人也没有太将那个老头放在心上,或者说,有意将其遗忘。

    但将那些残片串联起来,白骁看到的却是一个在母子二人落难之极,为他们提供了遮风避雨处的一位无名侠士。靠着他的帮助,母子二人才在贫民窟里度过了最艰难的岁月。一直到许柏廉成长到可以勉强生存下来,那个老人才终于从许柏廉的舞台上退场。

    只不过是以一种并不光彩的形势退场许柏廉联系到了老人的仇家,将他的性命卖了两枚金币,然后在一群豺狼鬣狗的围追堵截下,保住了其中一枚,为母子二人换了一个月的温和生活。

    揭穿这一端历史,让许柏廉的精神状况变得濒临崩溃,然而没等到白骁乘胜追击,却听许柏廉发出招牌式的冷笑。

    “可笑的自以为是,看到几段记忆残片就占据道德高地,你这野人在南方这一年,倒是学得虚伪了。”

    而随着这段话,那波澜万丈的心绪起伏,开始缓缓滑落,许柏廉的虚界形体不再扭曲,而是回归了常态应有的模样,甚至变得更加强壮。

    “那个老人,在你脑海中只是几段残影而已吧,你不过是靠着牵强附会,扯出了一段自以为是的故事。但与真相却截然相反。”

    白骁挑了一下眉毛,意识到问题变得有趣起来,他暂且收回了骨矛,摆出了聆听的姿态。

    虽然这个时候,聆听对手的故事并非明智之举许柏廉愿意浪费口舌讲自己的历史,显然不是表达欲过剩,而是借着这个机会进一步梳理思绪,坚定意志。

    简而言之,就是通过宣言的方式,来让自己变得理直气壮。

    “那个贫民窟的毒蛇只是在觊觎我们母子身上的资源,他早就看出我的母亲出身不俗,甚至看出我拥有魔能的适应性,他试图施恩于我们,以求得更大的回报……”

    白骁说道:“但他毕竟也是施恩于你们了。”

    “是的,最早的时候,的确有恩于我,但份恩情被他亲手挥霍殆尽。当他发现母亲的家族是真的与她彻底断绝关系,再不会为她花上一枚金币的时候……当他发现魔能适应性并不代表会有高贵的魔道大师从天而降前来收徒的时候,他就翻脸不认人了。”

    许柏廉没有将那个老人的恶行详细说下去,对他而言那段回忆绝不愉快,更不必要,他当然不想让一个部落野人看他的笑话。

    事实上,许柏廉面对白骁,连一个字的废话都不想讲,但无可奈何的是,若是不说这些废话,宿主的本能会不断产生排斥反应……实在是劣化种的劣根性!

    不过,话说到这里,也就差不多到了火候,宿主的本能已经被压制下去,他可以继续在虚界战场施展上位生物的神通,而对手只不过是一个对虚界战斗几乎一无所知的门外汉!

    他的骨矛反刺的确威慑力十足,禁魔体更是对魔道士的极大威慑,但客观来说,在上位生物眼中,被拖入虚界战场的白骁甚至不如清月来的有威胁。

    有太多的办法可以解决他了。

    然而就在许柏廉开始行动前,白骁却又说了一句话。

    “从你得知那条毒蛇图谋不轨,到你真正将他陷入死地,用了多久?两年,三年?期间,你从他身上得到了多少好处?”

    许柏廉被这个问题问得有些莫名其妙,想要置之不理,本能却驱使他做出了回答:“有什么所谓?既然对方图谋不轨,我们彼此利用只是天经地义。”

    “那你和母亲之间的关系又何尝不是如此?她对你可曾有真正的眷恋?她意识清醒的时候,目光总是投向天际,何曾在你身上驻留?在她眼里,你不过是个连纪念品都算不上的鱼饵,漫无边际地垂钓着那个其她而去的男人……”

    “够了!”

    许柏廉的镇定自若,在这一刻被轰得支离破碎。

    白骁的话实在太过毒辣,每一个字,甚至每一个音节都直接戳在许柏廉的心防要害上,让他的情绪重新变得激昂起来。

    因为他说的半点不错。

    那是许柏廉最不愿意为人所知的秘密,甚至是他恨不得自欺欺人地遗忘掉的历史,然而在置换的过程中,这段黑历史却毫无保留地送到了敌人手中。

    许柏廉的恼羞成怒,反而让白骁信心暴涨。

    猜测没错,这人的心防简直千疮百孔,随便一戳就高潮迭起,这不戳简直对不起自己!白骁的确不擅长人情世故,但不擅长不代表永远不擅长,拿许柏廉练手,简直天经地义!

    “你母亲生你之后,可曾有过对你真心实意的爱?她在哺育你,拥抱你,凝视你的时候,目光中究竟是你,还是你背后的那个秦国人……”

    “我让你闭嘴!”

    许柏廉的怒吼震慑虚界,时空为之颤抖,因果为之显形,但白骁却反而备受鼓舞,慷慨说道:“你的母亲从没有爱过你,你却从没有舍弃过你的母亲,你不是恋母又是什么?!”

    “住口!”

    “那老人对你,比你母亲对你要好上百倍,同样是有所求,至少他有货真价实的付出!”白骁一边抵抗着虚界的变化,一边继续攻心战,“而你母亲又给了你什么?除了在地下室里等你饲养,她还做了什么?唉声叹气,回忆不切实际的往事,给你倒黑泥?对于真正对你好过的人,你翻脸不认人,倒是那个将你视为工具人的女人,你……”

    “我今日必将你碎尸万段!”

    这一次,许柏廉的愤怒不再局限于口头,随着他的愤怒蔓延,他的身形变得扭曲,而虚界也随之光怪陆离。

    白骁提起精神,意识到风暴将至,但心中反而更多了兴奋。

    被激怒的猎物诚然会变得危险,但破绽也会更多,至少在白骁的视线中,这个天外异物已经和其寄宿的本尊之间,有了一条极其细微,却一目了然的缝隙。

    白骁当机立断,先发制人。

    在虚界中,常规战斗的手段已经不能奏效,但他毫不介意,依然是骨矛直指向前,而随着锋利的矛尖划破空间,白骁的身影在一瞬间就消失在原地。

    许柏廉愣了一下,才意识到对手的用意:白骁居然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就洞悉了虚界的法则,用骨矛强行划破时空!

    上位生物心中的惊诧简直难以言喻,但本能的反应却是半点不慢。

    他拧过身子,将一团漆黑如墨的异物置换于腰腹要害处。

    下一刻,惨白的骨矛自虚空中穿刺出来,恰到好处地戳在那团异物之中。

    骨矛顷刻间被腐蚀了一半,而漆黑的异物也发出惨叫,当即溃散开来。

    许柏廉趁势将自己置换到虚界的角落中,心有余悸地抚摸着腰上的伤口。

    骨矛在被腐蚀殆尽之前,矛尖在他腰上擦了一下……虽然只是微不足道的擦伤,刹那间却仿佛直接刺在了上位本体上,让许柏廉痛得几乎质壁分离。

    这种疼痛并不仅仅作用于宿主,而是直接打在了他这个上位生物身上,顷刻间,牢不可破的寄宿关系都有了隐约动摇的迹象!

    这匪夷所思的伤害,让许柏廉心中简直一片茫然,作为上位生物,这虚界对他来说就像是后花园一般熟悉,但在这片熟悉的战场上,他却见识到了全然陌生的手段。

    哪怕在此界之外的广袤天地里,也少有能直接作用在“寄生关系”上的玄妙神通,毕竟寄生是他们种族安身立命的根本,若是那么容易被人打破,他们也早就灭族了。

    更何况这是在虚界,是在他最拿手的战场上!

    白骁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许柏廉的惊疑不定,让他错过了最佳的反击时机,当他紧握着伤口,脑海中同时出现两个完全矛盾的念头:暂避锋芒、迎难而上时,白骁已经放下手中已经被腐蚀过半的骨矛,深吸了口气,从体内再次重生出一根染血的骨骼,紧握在手中。

    屡次三番地断肢重生,白骁也有些不好受,但此时显然不是顾忌舒适度的时候,骨矛持在手中,必胜的信念则于心头沸腾起来。

    白骁倾尽全力,将红色的骨矛向虚空投掷而出。骨矛在脱手的瞬间就消失在视线中,虚界的时空法则完全无法约束到它,骨矛如同拥有自己的意志,顷刻间跨越了所有的障碍,势如破竹地刺入许柏廉的胸腔。

    许柏廉怒吼一声,伸手去拔胸中的骨矛,然而手掌在接触到禁魔之血时,就仿佛碰触到了剧毒的腐尸之物,皮肉骨骼全部如融化的蜡烛一般熔解下去。但他却还是强撑着将骨矛从体内拔除出去。

    却见这位圣元宗师,胸口已经多了一个前后透明的空洞,且边缘仍在不断向外溶解。

    肉身的创伤尚在其次,关键在于,许柏廉感到自己和宿主的联系,已经被这一矛捅的摇摇欲坠了。

    “真是……失策啊。”

    许柏廉不由感慨。

    将战场转移到虚界,一半是为了安抚宿主的情绪若是任由白骁在千万人的瞩目下大曝黑料,宿主很可能当场心态爆炸。另一半则是看准劣化种在虚界战场多半会当场迷失。

    却不料白骁却反而如鱼得水。

    这真的是劣化种么?

    再考虑到清月那降临者一般的表现,许柏廉就算再怎么自命清高,也不得不承认现实,至少在这个小世界里,上位生物也是有对手的。而再感受着胸前的疼痛,许柏廉甚至愿意将对手这个词改成天敌。

    若非天敌,怎可能让他落到如此窘境?

    事到如今,妄自尊大已经形同自杀,许柏廉甚至宁肯暂时放下净化仪式,也要先解决眼前的对手。

    净化仪式就算失败一次,总归还有第二次,第三次的机会,哪怕这个世界会变得更加警觉。但如果不能化解眼前的危机,那就真的……很麻烦了。

    许柏廉打起精神,以魔道神通将胸前的空洞强行置换到虚空之外,以镇压伤势……然后理所当然,虽然胸前空洞是被填补上了,但是先前那道不断溶解的圆线却仍残留着,不断侵蚀着宿主的生机。

    “活见鬼的禁魔之血……”许柏廉是真的有些头疼了,哪怕是作为上位生物,也无法绕开禁魔之血对魔道神通的绝对压制,所以比起那个直接坏他大事的清月,他其实对白骁要更感到棘手。

    本以为虚界环境能给他制造一些麻烦,却不想对手适应虚界的速度远远超乎预期,就仿佛……

    等等,想到此处,许柏廉忽然凝滞了片刻。

    因为那个结论,即便对于上位生物来说也过于惊悚离奇了。

    许柏廉的凝滞,没有被白骁放过。

    这在猎人看来,简直是天赐良机……可惜他却一时间没有追击的能力了。刚刚的投矛不但重创了许柏廉,也让白骁陷入了短暂的透支虚弱态。

    好在,身体透支,大脑却没有,白骁深吸了口气,在等待体内重生新的骨骼时,他可以对许柏廉继续心理战。

    他看得很清楚,对手只是寄生物,而现在与宿主之间已经有了严重的裂痕,只要沿着裂痕继续切割下去,就能将两者分离。

    至于分离的结果,基于常理推断,寄生种离开了宿主,还剩下什么?

    所以白骁毫不客气地将他从记忆碎片中推导出的最有力的武器投掷了出去。

    “你对母亲的执念,你的恋母情结,背后隐藏的是你长期缺失父爱的遗憾,那老人被你出卖前,你一直将他视为……”

    “够了!”

    这一刻,许柏廉完全没有任何上位生物应有的理智,暴怒的本能驱使着他不顾一切地冲向了白骁。

    因为白骁的确戳到了他最不能让人碰触的禁忌。

    哪怕被污蔑为恋母狂魔,许柏廉也仅仅是暴怒,但是父亲的话题,却是会让愤怒都被吹飞的禁区。

    白骁一脚踏入禁区,顿时让许柏廉当场癫狂!

    但许柏廉这有勇无谋的冲锋,却正中下怀。

    白骁将刚刚重生到一半的短骨矛持在手中宛如匕首,然后侧身避开许柏廉的扑击,同时骨矛的矛尖恰到好处地划破了他的颈动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