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你真是个天才 国王陛下

第381章 胜负

    肉身要害,对于经历过多重改造的人来说早已是伪概念,无论是心脏,咽喉乃至于大脑被破坏,其实都无伤大雅。因为改造后的肉体运转早已不依赖于单独的节点,生命的流动就仿佛一个整体。除非是肉身被全盘破灭,否则任何一个节点的损失,都可以分担到其他节点上。

    许柏廉对自己的肉身进行了上百次的非人改造,一般意义的要害早已失去意义。而在上位生物寄生后,对宿主的改造更进一步,某种程度上其肉身已经近乎不朽,但是……

    这一切在禁魔体面前,仿佛失去了意义。

    当白骁的骨矛划破许柏廉的颈动脉时,许柏廉分明感到生命力正沿着颈侧的伤口迅速流逝,情况甚至比方才胸口惨遭贯穿还要严重。

    明明只是区区擦伤。但骨矛与肉身接触的刹那,许柏廉对肉身所作的诸多改造,仿佛经历了时空的逆流,以惊人的速度回归原状。

    而许柏廉的原装肉身,早已千疮百孔,近乎糜烂,没有那些改造吊命,他甚至十年前就该殒命在地下实验室里。此刻被白骁打回原形,颈侧的伤口以惊人的速度变得腐烂漆黑,无数肉芽挣扎着在伤口边缘舞动,分泌出恶臭的脓疮。

    这一矛之功,甚至让白骁都有些惊讶,他侧身收回骨矛,目光在矛尖上一瞥,心中隐有明悟:禁魔体开始升级了。

    在实战中升级,对白骁来说也算是家常便饭了。雪山狩猎时,他常有那种与异兽遭遇之初唯唯诺诺,三天之后便重拳出击的翻盘史。

    与许柏廉的这场鏖战看来同样刺激着他急剧进化,体能上的变化不大,但禁魔之血却开始沸腾。

    沾染着热血的骨矛,已经近乎从因果上抵消了魔道的神通,而这是白骁之前从不曾过的权能。

    他来到南方大陆,与魔道士打交道也不是也一两天,但从未感受过自己胸腔内的热血在以如此强烈的幅度沸腾着,而伴随血液的流淌,肌肉、骨骼,乃至胸腹腔体内的每一个器官,都在发出无声的战吼。

    冥冥中,白骁仿佛读到了宿命二字。

    这个天外异物是他引来的,自然也该由他来收尾。

    这片虚界战场,就是万物终结之地。

    想到此处,白骁变得更为兴奋,而兴奋带来的则是前所未有的专注,他一边偏过骨矛,寻找着下一次出手的时机,一边开口说道:“在你心中,那个老人才是你的亲生父亲,你将所有的美好感情都投注到他身上,他是贫民窟中遗世而独立的圣人,是……”

    白骁的话语没能说完,就被一阵狂暴的光矛打断。

    自扭曲的虚空之中,许柏廉做出了他的挣扎。

    这些耀眼夺目的光矛,每一枚都如同战略兵器,足以在平坦的大地上留下骇人的伤痕,或者将山峦起伏的地势变成平坦的大地。

    成百上千的光矛,象征着置换宗师许柏廉放弃了自己最拿手的精妙神通,转而将魔能以粗暴而直接的方式释放出来。

    然而……这却让白骁感到深深的失望。

    在转移到虚界之前,他已经见识过了这种简单粗暴的魔能爆发,环境破坏力的确无与伦比,无愧于魔道宗师的人形天灾之名,然而对禁魔体而言,这种魔能爆发又有什么意义呢?

    虽然用心理战让许柏廉失去理性的人正是白骁,但眼睁睁看着对手变得歇斯底里,白骁却感觉……就仿佛是一头被他追猎许久的狂兽终于失足跌入了一个简单的陷阱,于是本应惊心动魄的最终决战变得波澜不惊。

    当然,这没什么不好,能够平稳收割胜利,总好过提着自家性命去走钢丝。雪山猎人不畏死却不会主动作死,对于送上门的人头,绝对来者不拒。

    然而就在此时,白骁却忽然在心中涌起一阵警讯。

    直觉在抗拒着他对许柏廉做出最后一击。

    哪怕同样是直觉告诉他,此时的许柏廉正处于前所未有的虚弱状态,他与寄生种的关系已经若即若离,宿主本体更是被禁魔之血污染,一路腐蚀到了魔器核心,这样的对手几乎没有什么抵抗能力,只要随手一矛就能彻底结束他的性命……

    但是,白骁还是在关键时刻收回了手中的骨矛。

    四面八方的光矛吞噬了他,理所当然没有任何效果,而白骁也没有趁势反击,只是冷眼注视着藏身在扭曲虚空中的对手。

    尽管虚界中的一切都被扭曲,但白骁依然牢牢锁定着对手,他只是引而不发,却始终将自己的威慑力投注在对手身上。

    不出所料,许柏廉很快就变得更加焦躁起来。

    与心理战无关,仿佛就算没有白骁的那番话,他也在迫不及待地想要结束这场战斗。

    许柏廉这一次没有再用华而不实的魔能爆发,他伸手按住已经被禁魔之血污染的魔器核心,手指聚拢,那拥有实体,如心脏一般跳动的器官就倏地消失了。沾染在魔器上的禁魔之血则失去约束地滴落下去。

    自毁魔器!?

    白骁看得瞳孔一缩,这等壮举,在图书馆的教科书里都不多见一般是出现在里。许柏廉这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才会玩出这种杂技?但另一方面,一个被心理战玩到精神崩溃的人,会有这等决断力?

    不及多想,白骁就看到许柏廉身形闪烁,竟从自己的感知里逃之夭夭了!

    这变故来得实在太快,就连白骁都愕然片刻,才做出反应。

    追!

    对手的虚弱是实实在在的,尤其是寄生关系的脆弱更是难得露出的破绽,如果不能乘胜追击,前期的所有辛苦就都白费了。

    所以,即便是直觉中的警讯已经越发鲜明,甚至引起了些微的耳鸣,即便白骁明知追击会存在巨大的风险,但此时别无选择。

    他义无反顾地踏上追击的步伐。

    这一步迈出,四周就是瞬息万变。

    扭曲的光线忽而变得平整起来,白骁眼前出现了一条灰色的大河,河水奔涌不休,一直流淌到视线的尽头,被灰蒙蒙的雾气所包裹。河水中有亡魂与骸骨,也有鲜活的生灵,它们随波追路,若隐若现。而当白骁尝试仔细观察时,这些异象就变得模糊不清起来。

    白骁很遗憾自己在图书馆中浸泡的时间还不够久,或者说他的阅读速度终归不能和那些一目十行且过目不忘的天才相比,否则的话他应该来得及在第一学年结束以前看到虚界的论著。

    他不清楚这条河究竟是什么,但是从河水中的生与死,他仿佛隐约看到了“文明”的概念。

    所谓文明,就是一代代人的生与死所积累下的一切。

    所以这条河究竟是流向何方?许柏廉又为什么要沿着这条河流逃遁?

    一时间,白骁只感到谜团越来越多,而脑海中的警讯也已经放大到了令人刺痛的地步。

    好在追击没有持续太久。

    前方不远处,许柏廉已经停下了逃遁的步伐,白骁也随之止步,维持着二十米左右的距离。

    虽然在虚界,距离这个概念已经非常模糊,但白骁还是遵循着自己的狩猎习惯。二十米,可进可退,是他最喜欢的距离。

    许柏廉看着白骁,嘴角抽搐了一下,却没有发出招牌的冷笑,而是叹息道:“真是遗憾啊……”

    白骁没有心情听他闲扯什么遗憾不遗憾,在把控好距离后,便以最简单直接的方式拉开了决战的序幕。

    他将骨矛自上而下划落,锋利的矛尖划破虚界的空间,直接在许柏廉身上留下一道几乎将他一分为二的深刻伤痕。

    许柏廉的话音戛然而止他的喉咙正好处于伤痕的末端,被切断声带后自然失去了话语的能力。而被禁魔体所伤,许柏廉的肉身改造也失去了应有的恢复能力,伤口反而以惊人的速度溃烂。

    白骁收回骨矛,轻轻出了口气,这一矛看似轻描淡写,可也着实耗费心神,但……总归是奏效了。

    在他的感知中,对手已经四分五裂,不但宿主的肉身濒临崩溃,天外异物的寄生关系也距离破裂只有一线之隔。即便放任不理,许柏廉的生命也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胜利来得比预期要轻松,但也没什么不好,唯一的问题是……

    脑海中的警讯,变得越来越强了。

    一定是有哪里出了问题,但无论白骁如何思考,也找不到问题的根源。

    对手将他带入虚界战场,那么在一片陌生的战场,面对一个实力强大的对手,除了全力以赴,还能怎么办?他的禁魔体对许柏廉有奇效,那么充分发挥禁魔体的强势,将对手重创,也是必然的选择。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许柏廉此时无法开口说话,但目光却灵动地仿佛能够传递心声。白骁从中读出了鲜明的嘲讽。

    很显然,自己应该是落入了什么陷阱,但是,既然搞不清楚陷阱的全貌,那就没必要在这个问题上浪费多余的精力。

    管他什么陷阱,先把眼前的敌人处理掉再说。

    这一次,白骁选择了最为直截了当的方式,他整个人直扑向前,手中骨矛如闪电一般贯穿了许柏廉的额头。

    过程行云流水,没有留下任何破绽。

    而被白骁的骨矛爆头后,许柏廉理所当然没有再生的可能,无论他原先是如何设计改造的肉身,但在禁魔体的打击下都复归于无。

    所以毋庸置疑,这是绝对的致命伤。

    在骨矛穿破头颅的那一刻,白骁就从手中的触感确定了许柏廉的死亡。身为部落猎手,对生与死有格外的敏感……但另一方面,虽然敌人已经身死,白骁却没觉得自己赢了。

    相反,脑海中的警讯,已经强烈到近乎于直接宣告他的败北。

    这并不是多么罕见的情形,生死与胜负是截然不同的概念,一个在雪原猎场与猎物同归于尽的猎手,就是赢了生死,输了胜负的典型。

    白骁感觉自己现在已经无限接近那些凄惨的先烈,所以他也立刻尝试做出挣扎。

    既然已经杀死了对手,那么现在要做的就是离开虚界,回归现实,与清月蓝澜汇合,然后……

    没有然后了,因为白骁已经发现了问题的所在。

    他离不开了。

    此时,身躯已经逐渐退化为尸骸的许柏廉,终于发出了嘶哑的笑声。

    不是通过撕裂的声带,也不是通过暗淡的双眸,而是直接回响在白骁脑海中的笑声。

    “白骁,你终于还是被我将死了。”

    笑声熄灭时,白骁眼前的许柏廉,已经只剩下残缺不全的骸骨。

    但他已经双眉紧锁,完全没有生死局获胜的喜悦。

    许柏廉的阴谋,他已经窥破了大半。

    首先,杀死许柏廉并不意味着什么,比起一只天外异物和一个业已被寄生的圣元人,白骁自己的性命要更宝贵亿万倍。白骁之前一直没有清晰地认识到这一点,一直到顺利击杀许柏廉,才意识到自己为了这次击杀,付出的代价有点过于巨大了。

    虚界本就是他不熟悉的概念,而为了追击许柏廉,他在虚界中漂流地实在太远了。

    他不是清月,对虚界并没有足够清晰的认知,别说完成什么虚界探索,就连如何从虚界回归现实,都还是未知数。

    现在,他面前的确摆着敌人的尸骨,但许柏廉的骸骨并不能将他送回现实。

    而且最关键的是,白骁的感知中,敌人并没有消失,反而是升华成为了一种令人感到倍加棘手的形态。

    “不愧是劣化世界中难得的同类,你倒是比看起来要聪明些。”

    白骁脑海中,忽然响起了许柏廉的声音。

    不,严格来说,那个声音并不属于许柏廉,而是寄生在许柏廉身上,那个天外异物的声音。

    “你想的没错,多亏你的帮助,我终于彻底拜托了宿主的桎梏,而作为谢礼,这片荒芜的世界就送给你了,希望你在这里过得开心。”

    下一刻,白骁眼前,许柏廉的骸骨以惊人的速度风化消逝,而在骸骨中,一道漆黑的暗影升腾而起。

    “最后再追加一个礼物吧,这里是我为你选定的葬身坟场,是曾经属于劣化种的文明烟消云散之地,你就在这里寻找合适的墓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