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你真是个天才 国王陛下

第414 屹立的墓碑

    /

    “所谓天灾人祸,莫过于此了吧。”

    白骁看着眼前的火焰与雷霆,脑海中不由浮现出了史书中的记载。

    炽羽岛发现于1700年前。当时,一群胆大包天的探险家,在希望之海尚未被全面揭开迷雾,依然隐藏着无数死亡陷阱的时候,他们就驾驶着一艘身经百战的海船,发现了这片位于海洋正中的小岛。

    对于当时的探险家来说,任何一个新奇的发现都意味着无穷无尽的宝藏,单单是将这座岛屿的坐标卖给东西大陆的两个超级大国,就能得到天价的赏金。

    如果当时的探险者止步于此,那么等待他们的就是富贵显赫的余生,以及永垂史册的声望。

    然而1700年前的探险者选择了贪婪,他们不甘心只是在远处眺望炽羽岛的影子,仗着船上有造诣不俗的魔道士,大着胆子靠近过去,登陆到了岛屿上。

    具体发生了什么,即便是后世时空域神通高度发达,也没有人能够完整地重溯回来,人们只知道那个满载着400多名船员的大型海船,最终只有3个人搭乘着舢板在海上漂流,被恰好经过的商船所救。其中2人在上船后不到1天时间里就浑身溃烂融化而死,唯一的幸存者也精神崩溃,胡言乱语。

    而若非商船的主人本身也是个造诣精深的魔道士,见多识广又同样的胆大包天,将唯一的幸存者隔离保留了下来,并派人不断记录他的呓语,那么或许炽羽岛的存在还要再晚上近百年才会被人发现。

    商船主人记录下幸存者的呓语后不久,幸存者也浑身溃烂而死,而那份资料则被他带到了西大陆,几经辗转来到了当时的西大陆魔道中枢。再之后商船返回东大陆,这份资料又被圣元人得到。

    而半年后,东西大陆几乎同时破译了那份记录,意识到那座造成灾难的岛屿,真身是一个尚未被发现的魔族遗迹!

    人魔大战时期,魔族的足迹遍布东大陆,甚至一路蔓延过了希望之海,引起了西大陆这大后方的恐慌,虽然最终魔族的足迹很快就从西大陆消失这一点很多史学家归功于魔族在东大陆正面战场逐渐转为劣势,不得已开始战略收缩但在希望之海上,魔族还是留下了大量的遗迹。

    可以搭载成千上万猎魔的跨海巨兽、不断滋生腐蚀魔能的浮游魔虫、隐藏于海底的深海魔族……

    甚至直到圣历2020年的今天,人们依然能偶尔从希望之海中发现魔族的遗产。

    而炽羽岛则是诸多魔族遗产中,规模最大,价值最高的一个。

    因为遗迹中拥有一个几乎功能完整的休眠期魔族母巢。

    再之后就是人类历史上重演过无数次的戏码:战争。

    幸运的是1700年前的东西大陆,刚刚经历过一场独立战争,都还无力承担新一场全面战争,因此战火被局限于极其狭小的范围内。

    几百个魔道士带着一众杂兵乒乒乓乓打了几个月,伤亡不大,却是把岛上的遗迹打得四分五裂,溃散的魔能引起四周环境异变,天雷地火此起彼伏,不单险些将岛上所有人都卷了进去,最可恨的是人间难得保留完好的魔族母巢就这么又少了一个。

    事后痛定思痛,两国都对这种无意义的战争深恶痛疾,干脆就在炽羽岛召开了第一次国家会议,约定以后就算出现利益纷争,也尽可能选择文斗而非武斗。然后会上顺便文斗了一番,根据胜负结果,各自瓜分了岛上残存的魔族碎片,讪讪而归。

    而这也就成了日后多次炽羽岛大会的模板,有什么纷争,无论是国与国,还是国家内部,都可以拿到岛上,在多方见证之下分个结果。只不过1700年前的大战引发的恶果,直到今天都还在延续,想要登岛,非举国之力不可为。

    白骁从折叠通道走出来,刚刚发出天灾人祸的感慨,就看到不远处一阵人影闪烁,来自圣元的人,与西大陆的人几乎同时赶到。

    无数好奇、质疑乃至敌视的目光如雨点一般落在了白骁身上。

    这一刻,白骁成为了毋庸置疑的全场焦点,甚至连同行的魔道宗师也不如他的关注度来得高。

    白骁本人倒是全无所谓,四下看了看场地,只见四周一片人工成型的山岩,岩壁上刻着复杂的魔纹刻印,狂暴的魔能沿着刻印的纹理涌动,牵引着四周的游离魔能,构成了一个以折叠通道为核心,高强度却极不稳定的循环场。

    在这片区域内,任何魔道神通都要小心翼翼,稍有不慎就是玉石俱焚的全场爆破。

    这个画面,书本中却没有记载,但也不难推测:这是两国魔道士共同打造的威慑局,以确保传送点的绝对安全。如果有谁敢在这里动手,那就一起化灰吧。

    白骁皱了下眉头,却是下意识在思考,若是此时趁着双方人员刚刚到场,真的来一场谷内爆破会怎么样?

    以此地的游离魔能之强烈来推算,大概全场只会有一个幸存者吧?而从目前到场的人数来看,似乎是秦国这边赚得多一些……

    “喂小白你又在胡思乱想什么!?”蓝澜却直觉不对,直接捏住了白骁的手,“你是不是在想,现在清月还没传送过来,如果趁此时引发爆破,就能永远摆脱我这个麻烦,从此和清月双宿双飞去了?”

    白骁下意识说道:“原本没想,但你这么一提醒……”

    “一个月不见你真的是长大了啊!”蓝澜勃然大怒,骨杖凭空而起,顶端电弧缭绕,“那就玉石俱焚吧!”

    “都给我住手!”

    好在朱俊燊及时越过折叠通道,一个归零神通,就将一场人伦惨案化解于无形,而清月也在此时随朱俊燊赶到现场,彻底断绝了白骁的胡思乱想。

    大约两分钟后,所有人都抵达现场,山谷内的折叠通道闪烁了两下,便被一团团紫黑色的迷雾笼罩,黯然失色。

    这同样是一种保护措施,在约定的“游戏”结束前,折叠通道不可开启,也就避免某些人在岛上做什么阴谋诡计,然后趁人不备悄悄离场之前的炽羽岛大会上,出现过类似的案件。

    而折叠通道的封禁,也让现场的气氛变得压抑起来。

    四周是天雷地火,上古内的狂暴魔能宛如倚叠如山的火药桶,一点就爆,唯一的逃生通道也被封禁……这样的气氛,也就寥寥无几的少数人还能活跃地起来。

    但气氛压抑一些,反而能让事情推动地更有效率一些。

    一位身穿白衣的圣元少年,从圣元人的团队中走了出来,目光完全没在秦人的团队里多停留一刻,直接锁定了这狭小的山谷中,唯一的出口。

    “既然人都到齐了,咱们就出发吧。”

    这宛如领袖的口吻,引发了很多秦人的议论,但杂音刚刚响起,就被朱俊燊压了下去。

    断数宗师正色道:“好。”

    之后,他甚至主动让位,让那圣元少年走在前面。

    于是秦人的议论直接转化为喧哗,白夜人甚至发出嘘声。

    朱俊燊此行前来,可是代表着秦国的脸面。虽然红山学院和白夜城关系微妙,但断数宗师的地位仍不容动摇,如今他这自降身价的行为,也就顺便丢了秦国的脸面。

    堂堂宗师,居然对一个圣元少年恭敬至此……就算是皇太子元翼也当不起这份礼遇吧?!

    但喧哗声才一发作,就被一阵灰败的气息笼罩下来,所有人都感觉喉咙干燥,声带凝滞,再也发不出声音。

    嬴若樱冷声道:“无知就闭嘴,眼瞎就刨坑埋了自己,少在这里丢人现眼!”

    倒是来自红山城的清月,主动做出解释:“那人是周赦的分身,对天下第一人,理当敬重。”

    此言一出,喧哗声虽然没有,但人们心中却不由波澜涌动。

    周赦,居然亲临现场?

    哪怕只是分身降临,但从朱俊燊的态度来看,这个分身的分量可绝对不轻,而天下第一人已经很久没有对某个具体事件如此深度介入过了。

    这次炽羽岛大会,怕是会有惊喜。

    惊喜果不其然。

    在周赦的带领下,来自两个超级大国,超过200人的团队,很快就来到了炽羽岛的核心处。

    一座五十米高的圆柱形平顶高台,顶部直径超过千米,地面平滑如镜,两国团队各显神通飞上平台后,甚至有人立足不稳,摔得四仰八叉。

    不过很快人们就被这顶部的奇景所吸引,好奇地东张西望起来。

    白骁却觉得没什么好看,在图书馆中他已经看过了相关记载。

    这座圆柱形的高台,一直以来都是炽羽岛大会的会场,所有利益纷争都在这里得到解决。同时,这也是一座巨大的墓碑。

    墓碑下面,埋葬着被1700年前的魔道士们碎尸万段的魔族母巢。

    如果一定要说好奇心的话,白骁倒是对那座魔族母巢的遗骸有些许兴趣……不过脚下这座墓碑,既是纪念也是封印,为的就是防止后来者出于贪婪,再搞出什么天灾人祸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