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符篆师 小刀锋利

第八十四章 郭姐

    姬彩衣正沉浸在大姐大的威严氛围里,轻轻揉了揉司音的头发:“等回去再和你说。”

    “哦……”司音小声答应一句。

    白牧野满头黑线的看着光哥这群人:“你们这是干什么?”

    光哥走过来,脸上的红肿还没有消退,青一块紫一块的。

    不好意思地笑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大光头,叹了口气:“求白少和大姐大救命啊。”

    姬彩衣顿时有些兴奋起来,刚想说什么,却被身旁刘志远一把拉住,低声道:“你稳一点!”

    姬彩衣撅起嘴,小声嘀咕道:“你没看出他们需要我吗?”

    刘志远:“他们可能更需要小白。”

    姬彩衣翻了个白眼,撇撇嘴,却没反驳。

    因为看上去,好像的确是这样的。

    白牧野看着光哥说道:“你们能好好的做个正常人不?以后别再扯什么大姐大也别叫什么白少,叫得我心里面发慌。我可不是什么大少爷。”

    姬彩衣在一旁偷偷翻白眼,她觉得大姐大这个称呼很威风呀!

    光哥苦笑,心说小孩子不都喜欢这个调调吗?成年人也喜欢啊!怎么在小白这就不管用呢?

    只能点点头:“知道了,小白哥。”

    虽然从年龄上来说,白牧野在他面前就是个孩子,可他却一点都不敢把这少年当成孩子。

    且不说白牧野是个年轻得吓人的控制系符篆师,单说他刚才在现场对他说的那句话,就足以说明这少年远比他的年龄成熟。

    当然,光哥没听见万雄对白牧野说的那句话。所以并不知道小白同学虽然智慧过人,但并没有成熟到那种地步。

    他看着白牧野苦笑道:“能做正常人,谁愿意出来混?您之前说得对,这次得罪死了麻……王二麻子,这城北我们的确是待不下去了,求小白哥和姬姑娘能给条活路。”

    他在路上就和身边这群人商议过,白牧野既然叫他们来这里等,就可能或多或少的想帮他们。

    但这种事儿不能让人家主动提,他们知道自己斤两,哪有资格让人家主动?人家也完全没有任何义务帮他们。

    所以不如自己主动点,哪怕能去给这群少年人当个跑腿儿,也比在这城北捡垃圾强吧?

    姬彩衣有点失落,为什么不叫大姐大了?

    “你等等。”

    白牧野看了一眼光哥,然后朝商务车这边走去。

    上车之后,关了车门,对吓得不轻依然坐在车里的郭姐微微一笑。

    或许是颜值的原因,郭姐情绪好了很多,也冲白牧野报以一个微笑。

    “光哥这个人可信吗?”白牧野问道。

    郭姐微微一怔,但还是点点头,低声道:“他是个好人。虽然身上有不少缺点,也做过一些见不得光的事儿,但若是没有他,我们这片区域不可能这么祥和。”

    白牧野点点头,说道:“这地方你恐怕待不下去了。”

    郭姐闻言,忍不住低头垂泪。

    她生于斯长于斯,根就在这里。

    城北虽然贫穷,但这片其他区域眼中的罪恶之地,在她眼里,却是有着无数美好回忆的家。

    要她从此离开,真的很舍不得。

    但她也知道,觊觎她好几年的王二麻子不会放过她。

    经历了这次的事情,更不会放过她!

    她坐在那里,边哭边给白牧野讲了一些事情。

    之前光哥身边曾有一个实力相当不错的小弟,未来成长空间巨大。

    相比她,王二麻子更想得到那个人。

    于是便千方百计对光哥威逼利诱,最后光哥实在扛不住,忍着痛,内心酸楚地亲自把那个小弟给王二麻子送了过去。

    也正因为这层关系,王二麻子曾答应光哥,说只要光哥能堂堂正正把她给娶了,这件事就算完了。

    王二麻子才是真正的城北大佬,平日里也根本就不住在城北这种贫民窟一样的地方。

    他说过的话,没人敢不当回事。

    包括同样被称为城北大佬的光哥,也不敢不听。

    光哥这种大佬,城北可能有几十个,每个混的都不怎么样,惨兮兮的。

    王二麻子这种大佬,城北却只有一个!

    人家才是真正住在富人区的大佬。

    可郭姐并不喜欢光哥这种人,一方面光哥这种喜欢附庸风雅的大老粗不是她的理想型;另一方面她对光哥曾有过很深的误会。

    前些年她曾经有过一个男朋友,两人当时感情很好,也快到了谈婚论嫁的状态。

    可不知为什么,她男朋友突然有一天过来找她,要跟她分手,什么理由都没给。说完人就走了,从那之后就消失了,再也联系不上。

    郭姐一直认为是光哥威胁并且害了她男朋友。

    直到很久之后有一次偶然遇见那个男人,逼问之下才知道那个人成了王二麻子的小弟。

    一口一个麻爷叫得郭姐心寒。

    那人甚至还劝郭姐主动跟王二麻子,说她放着好日子不过是脑子不好。光哥那种穷鬼还不如他呢……

    郭姐哭着离开,彻底忘记了曾经爱过的那个人。

    误会虽然解除了,也知道王二麻子答应光哥不动她的条件,但她当时心都伤透了,哪有心思跟别人谈恋爱?

    所以这件事也就一直这样拖下来。

    谁能想到几年之后,王二麻子居然还对她念念不忘。

    而且这次直接撕破脸,除掉一切面具,派人把她绑架,丝毫不给她任何犹豫和反抗机会。

    她只能在那时候联系姬彩衣救命。

    因为姬彩衣,是她认识的人里面,唯一一个来自富人区的“大人物”。

    “我当时特别怕,就联系了彩衣,但我也怕连累到她,就想让她帮我报警,结果都没机会让我说完……”

    郭姐说到伤心处,再次落泪,普通人的悲哀各有不同,但听起来都让人在同情的同时又有些心烦意乱。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那都是空口白话,嘴炮谁不会放?

    他们拿什么争?

    资源、机会、渠道甚至运气……都完全不在一个位面,怎么争?

    郭姐并不是个蠢人,她勤奋且聪慧,热情又善良。

    “其实就算我真的嫁给光哥,王二麻子也不会放过我。城北的人,都知道他是个什么人。光哥那个小兄弟最初还能给他说上几句话,但年头多了,身份地位差距越来越大……什么样的情分能一直维持下去?”

    白牧野看着郭姐问道:“那你现在愿意离开吗?”

    “离开……我又能去哪呀?”郭姐一脸苦涩的道:“我除了米线之外什么都不会,家里还有年迈的父母,他们年岁大了,身体又不好。我有一点积蓄,也就能在这城北生存下去,到别的地方,且不说我能不能生存……”

    说到这,郭姐抬起头,看着白牧野:“其他区域,我们也进不去啊!”

    白牧野打开车门,冲其他几个人招招手。

    随后给上车的几人简单说明一下情况。

    “有我们在,你能。”刘志远看着郭姐说道。

    “谢谢,谢谢你们,但我出去,能做什么?”

    白牧野道:“开个大一点的店吧,我投资。”

    姬彩衣一脸惊讶的看着白牧野,似乎想问你有钱吗?被身边司音拉了一下胳膊。

    白牧野看她一眼:“我也有钱。”

    姬彩衣惊讶的表情特别可爱,惊讶中还带着一点点不信。

    单谷走过来:“算我一股。”

    刘志远道:“算我一股。”

    司音小声道:“也算我一股!”

    众人一起看向她。

    司音一双大眼睛眨了眨,说道:“我,我也有钱。”

    白牧野:“……”

    司音强调道:“我很认真的!我爸刚刚说了,他不管我了!”

    姬彩衣满头黑线:“他不是那个意思。”

    “是!”司音小声争辩,但态度却很坚决。

    “行行行,算你一股,大股东……”姬彩衣说着。

    白牧野打断他:“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