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符篆师 小刀锋利

第五百三十七章 截杀

    卜家的五十株百万级灵力大药、二十株百万级精神力大药,各种顶级的法阵系材料等,在卜远志离开的两个小时后,被人悄然送进庄园。

    左丘韵亲自将二十株百万级精神力大药送到儿子房间。

    房间里,左丘韵放下那些封印大药的盒子之后,心中的担忧终于忍不住在儿子面前流露出来。

    “我和你爸这些年来,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亲自照顾你长大,最欣慰的是你自己成长起来,妈看着你能成长到现在这种地步,真的很欣慰。”

    白牧野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已经完全缓过来,跟卜远志这种老狐狸演戏,别的倒没什么,主要是心累。

    他看着真情流露的母亲,心中也充满温暖。

    岁月很眷顾左丘韵,几乎没在她脸上留下任何痕迹。

    如果不看她的眼睛,这就是一个十八九岁的青春少女,若非了解,也不会有人相信她的儿子都已经二十多岁。

    “妈,你不用为我担心的。”白牧野微笑着,坐在母亲对面,泡了杯茶。

    “天河这里的形势,太过复杂,无比诡谲,即便你有大气运护着,但还是要小心行事。”左丘韵目光柔和,声音更是轻柔。

    这里没有了外人,她才彻底将内心深处对儿子的那种柔软展露出来。

    当爹的可能会粗心大意,但做娘的,总会细腻柔软。

    白牧野点点头:“嗯,我知道了。”

    左丘韵看着儿子,想了想,认真说道:“儿子,你这一次,大概又是想要复制之前龚家堡和邰家的冲突吧?这种事情,可再一再二,不可再三再四。尤其彩衣那里,她的神通目前不为人所知,尚可无往而不利,可一旦泄露出去……”

    白牧野看着母亲,认真说道:“妈,咱们现在现在依然是在夹缝中求取生存,却的不仅仅是资源,还有时间。不复制龚家堡和邰家的冲突,别说从中谋取利益,就算是想要脱身,怕是都无比困难。不过关于彩衣神通的运用这块,您说得对,是我把天河势力想简单了。毕竟不可能每一次,都能像邰家一样,跟龚家打死打生。”

    其实到现在,小白都不知道,邰家那边一直认为是邰铭拿走了那些资源。

    有帝五境界的符帝老祖邰泽胜护着,邰家即便没有跟龚家堡发生这场战争,也没人敢为这件事多说什么。

    左丘韵也清楚儿子说的这些都是实情,但作为一个母亲,她更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平平安安。

    可怜天下父母心。

    左丘韵走后,白牧野直接开启了闭关模式。

    按照他如今的天赋,即便接连使用这些百万级大药,也可以在短时间内将其全部吸收掉。

    英武四年二月末,王家来人,催促白牧野动身。

    白牧野没见,因为他还在闭关修炼当中。

    数日后的三月初,王家再次来人,依然没能见到小白。

    这一次,王家人下了最后通牒,最多再给小白五天时间,不然后果自负。

    王家是有理由生气的。

    毕竟他们付了钱。

    英武四年,三月九号。

    王家人第三次暗中过来,这一次,终于见到了白牧野。

    来人是王家的一名小管事,地位不高,因此一举一动不受人关注。但这人却是家主的绝对亲信,很多大事都会经由此人去处理。

    “苏公子,想要见您一面,还真是困难。”王家这名管事看见小白之后,忍不住抱怨了一句。

    白牧野淡淡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您别在意,我就是有点着急。”王家这名管事也是个玲珑剔透之人,知道这个时候得罪家主也不能得罪这位苏公子。

    “闲话少说,我们出发吧。”白牧野开口道。

    “都,都准备好了?”见白牧野如此干脆利落,王家这名管事反倒有些迟疑起来。

    “不准备好,我能出关吗?”白牧野皱眉看他一眼。

    “那行,您等我,我这就安排!”王家管事顿时喜上眉梢,迅速悄然溜走。

    随后,会客厅里,气氛稍微有些沉重。

    白修远、林泉声、左丘韵、裴静、孙婷、老何、米青这些人全都在列。

    大白虫子也在,趴在桌子上,身子一弓一弓的,似乎有些无聊。

    门被推开,白牧野挺拔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眼前。

    “要走了吗?”白修远一脸严肃的看着白牧野,眼神中带着一丝淡淡的担忧。

    “嗯,我让他们去准备了,应该很快就要出发了。”白牧野脸上却满是轻松笑意,看着几个长辈,“你们别担心,我肯定会没事的,你们只需要做好离开的准备就好。”

    大白虫子之前这段时间因为一直在醉心于“科研事业”,不是很清楚发生了什么,闻言不由愣了一下:“啥意思?咱们又要跑路?不是已经在这里稳定下来了吗?”

    白牧野看它一眼:“江湖儿女,四海为家,要稳定做什么?”

    靠!

    大白虫子很是无语。

    江湖儿女什么的,那只是说说而已,能有一个安稳的修炼环境,谁不喜欢啊?

    自从跟在这家伙身边,气运没有得到多少,恐惧倒是没少收获。

    虽然那些顶级的材料是真香,但这每天提心吊胆的日子,也真是让虫有些受不了。

    随后,白牧野又看着几个长辈说道:“具体的方法和步骤,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吗?另外,如果我一时半会不能归来,你们一定要把握好离开的时间节点。”

    原本有些担心的左丘韵忍不住噗嗤一乐:“乖儿子,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别弄得你像是爹娘我们像是孩子似的!”

    白牧野嘿嘿一笑,随即对众人点点头,转身出了门。

    他前脚一走,左丘韵脸上的笑容迅速收敛起来,眼眸中露出浓浓担忧之色。

    裴静在一旁轻声道:“他会没事的!”

    左丘韵点点头:“一定会没事的!”

    王家很快便派人将白牧野暗中从这里接出去。

    同时这座庄园里,也在不知不觉中,多了许多生面孔。

    但这种情况,在古河城任何一个大中小势力中都很平常。

    毕竟这么大一个庄园,总是需要人打理的。

    白牧野接连换乘了几辆车之后,终于坐着一辆古老战车,出了古河城。

    战车出城之后便一路疾驰,朝着天河的方向飞奔而去。

    车里面,王家一名帝五境界的老祖,还有之前那名管事,就坐在白牧野的对面。

    战车自带法阵封印,外面的人无法探知里面。

    这名帝五境界的王家老祖,也是小白之前在雾瘴区深处曾见过的五名老祖之一。

    到现在白牧野都不清楚到底是谁,把他可以布阵困住帝五大能的消息传递给了卜家。

    他之前想从卜家身上榨取一些好处,也是想着他和王家接触,卜家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只要他们找上门来,这里面就有了腾挪空间。

    谁知道王家核心成员中居然出了一个叛徒,一下子把这件事给玩得这么大。

    固然让小白成功从卜家敲诈出大量顶级资源,可同样也将这件事的风险提升了十几倍甚至几十倍!

    虽然他已经做了万全之策,虽然子衿、问君和彩衣这些人出关即帝五,但这件事,依然还是存在着较大风险的。

    希望一切顺利吧!

    白牧野无话,对面那帝五境界的老祖更是无话。

    至于那名管事,虽是家主身边的绝对亲信,但在帝五老祖面前,却是没有随意开口闲聊的胆子。

    所以三人都保持着沉默。

    就这样,战车一路疾驰,在天河这昏暗的天空中横空而过,很快便远离了古河城。

    当这辆战车进入到天河深处的时候,开始有一些不开眼的浑噩天河生灵冲上来,想要把这辆战车给打下来。

    王家这名管事默默出去,几乎以一己之力,干脆利落的将大量天河生灵全部击杀。

    还有一部分,是那两条拉车的巨蛟,张开血盆大口,吞了好几个强大的天河生灵。

    这时候,战车里面的王家帝五老祖,看着白牧野道:“知道那株大药的人有很多,不仅仅是古河城的人,还有一些天灵城的人,也知道它的存在。但在大药真正成熟之前,不会有人轻易出现在那里,你可知这是为什么?”

    白牧野抬头看向这名帝五境界的王家老祖。

    王家帝五老祖淡淡说道:“这株大药,彻底成熟前的那一刻,四周存在着不可思议的可怕毒瘴。这种剧毒,即便是帝五境界的强者,一旦沾染,想要彻底清除体内,也很困难。”

    “那我们过去之后,怎么布阵?”白牧野微微皱起眉。

    王家这名帝五老祖笑笑:“我有解药。”

    “那就好。”白牧野点点头。

    “但你得先布阵,布好之后,确定无误,我会给你解药。”王家老祖耷拉着眼皮,淡淡说道。

    哎呦嘿?

    老东西,到这种时候,还在跟我玩这套?

    白牧野眉梢一挑。

    但没等他说话,王家这名帝五老祖便接着说道:“卜家的人找过你吧?许给了你什么好处?闭关这么久,想必精神力大药没少弄吧?”

    白牧野一颗心微微一跳,一脸茫然的看着王家帝五老祖。

    “呵。”

    王家这名帝五境界的老祖嘴角轻轻咧开一点:“卜家那边,是我通知的他们。”

    “嗯?”白牧野顿时凝眸看向王家老祖。

    “这件事,家主都不清楚,被我蒙在鼓里。”王家这名老祖一脸笑意,“是不是很意外?”

    “我有点糊涂了。”白牧野点点头。

    “你是法阵系的神符师,尤其擅长困阵,可以困住帝五境界的强者……若不加以利用,岂不是浪费了你的天赋?”王家这名老祖看着白牧野,“你也不要怪我防着你,实在是你在这件事的表现上……有些差强人意。”

    说着,这名看上去四十多岁,相貌儒雅的王家老祖,微微一笑:“有奶便是娘。”

    白牧野沉默着没有说话。

    “我这么说你别不高兴,我故意透露给卜家那边,他们也深信不疑。因为我,在卜家人看来,身体里流淌着他们卜家的血脉,是卜家在无数年前,秘密埋在王家的一枚棋子。呵呵,可惜并不是这样的。那枚棋子早就被我杀了。而我,则取代了卜家认知当中的那枚棋子,一直成长到今天。”

    白牧野有些吃惊,想不到这些天河家族之间的诡谲恩怨也如此之多。

    之前的龚家堡和邰家,跟古河城这些家族比起来,简直就像蛮夷。

    “这一次,因为这株大药,卜家再也坐不住了,他们激活了我……其实这让我都有些意外,你知道吗?”

    白牧野点点头:“把一尊帝五境界的大能当成棋子,他们胆子很大。”

    “主要还是他们认为我是卜家人,而以我如今身份地位,他们自然不敢来察验我的真伪。”王家这名帝五老祖轻笑,“我告知他们这个消息之后,他们非常激动。”

    “同时,我还告诉他们,我会陪着你,一起去大药那里布阵。然后监督着你,布下天罗地网!只待大药成熟那一刻,便立即发动!”王家这名老祖虽然年岁不可测,阅历也无比丰富,但在这一刻,还是忍不住露出一丝得意笑容。

    他看着白牧野道:“苏公子,你说,到了那一刻,会发生什么事情?”

    “您是王家的人,自然是要向着王家的。”白牧野叹了口气,他是真没想到,事情居然还会发生反转。

    “对,也不对!”王家老祖道:“我是王家的人,但我未必有多向着王家!”

    他看着白牧野,淡淡道:“知道我为什么跟你说这些吗?”

    白牧野看着他:“您想要那株大药?想一个人要?”

    “废话!”

    王家老祖正想说什么,那边那名管事突然间从外面进来,身上染血,似乎受了点轻伤,对王家老祖躬身道:“老祖,外面的天河生灵数量有些出乎预料的多,晚辈一个人有些应付不来。”

    王家老祖看他一眼,随手从身上取出一件帝兵:“拿去吧,小心一点,别被这帝兵抽空了身上的灵力,真遇到危险,及时求救。”

    管事接过帝兵,有些隐晦的看了一眼自家老祖和白牧野,总觉得这两人之间,似乎正在谈论着什么。

    一个是活过无尽岁月的老人,一个则是年少气盛的神符师,他们之间,有什么好聊的?

    不过家主让我注意他们之间的状态,这算不算是有情况呢?

    这名管事一边想,一边退出战车,拎着帝兵继续战斗去了。

    “我们很多年前就已经确定,这株大药一旦成熟,很了不得!它所蕴含的神秘物质,将远超我们之前见过的任何一株。得到它,不敢说能逆天的迈出那一步,但超越所有帝五,却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超越帝五……不就是那一步了吗?”白牧野问了一句。

    “你懂什么,在无比久远的时代,帝五和至尊之间,曾经还有一个特殊的境界,名为帝境大圆满!只是这种境界,就算天赋卓绝之辈,也很难有机会真正踏入。但凡能踏入帝境大圆满之人,将来必成至尊,而且会比寻常至尊,要厉害太多倍!因为,帝境大圆满,便可战至尊。”

    王家这名帝五境界的老祖说着,眼眸中也不由露出一丝向往之色:“人皆说服用这株大药能迈出那一步,我是不太相信的,如今天地规则更改,通往至尊的路,早已被封死。但成为帝境大圆满的路……却是还在。只要能够得到那株大药,我便有信心踏入到那个领域中去。”

    “你要帮我。”

    他看着白牧野,毫不掩饰眼神中的渴望跟杀机。

    “我诓骗卜家,设下这个局,就是想要将所有人都坑进来!一座困阵,杀不死人。我也算对得起他们。毕竟,这种大药,天下谁人不想要?苏公子,你不想要吗?”

    白牧野苦笑:“我说不想,您相信吗?”

    “我不信!”王家老祖大声道。

    “我是真不想!”白牧野不去看王家老祖表情,“因为我还没活够,因为我没资格去争夺。”

    “哈哈哈,所以重要的后面那两句,不是前面那一句。”王家老祖大笑道:“你帮我,我便给你好处,日后身边追随者的位置,留给你一个,又有何妨?你的家人,我也可以帮你保护!你……应该懂得,成为一个帝境大圆满身边追随者的意义吧?”

    “懂。哪怕是您现在,都有无数人愿意追随。”白牧野一脸诚恳。

    “你明白就好!记住,不要在我面前耍花招都机灵,我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人了。只要你乖巧懂事,我必然不让你吃亏!”王家这名老祖看着白牧野:“但若是你敢动什么不该有的心思,你和你的家人朋友,都会死的很惨。我这不是威胁,我这是在告知。”

    “明白,明白。”白牧野站起身,对着王家这名老祖躬身施礼。

    心里面却在想:我若现在干翻你,谁带我去找那株大药?

    至于所谓的毒瘴……那玩意儿,大白虫子早在他出发之前,就给了他不下三十种解决各种毒瘴的解药!

    要说专家,大白虫子才是真正的专家,给王家这名老祖调配解药的那些药剂师,在大白虫子面前,连做个臭弟弟的资格都没有。

    都是一群渣!

    就在这时,始终平稳得放一杯水都没有涟漪的战车内部,突然传来一阵巨震。

    “你在这等着!”

    王家老祖低喝一声,身形瞬间消失在这里。

    下一刻,他出现在战车外面。

    那名王家管事,已经被人分尸!

    那帝兵也落入到敌人之手。

    王家这名老祖勃然大怒,他的很多秘密是要瞒着这管事不假,他想独自吞掉那株大药也不假,但却从来没想过要他死在这里。

    可没想到一个不查,竟然被人给直接斩成了碎片,给分尸了!

    他的帝兵都被对方夺走。

    他看着对面几道被朦胧灰气所笼罩的身影,冷冷道:“无缘无故,杀我古河王家之人,给我去死!”

    说着,王家这名老祖不见有任何动作,但那件掌握在对方手中的帝兵,却突然间爆开!

    原本是一杆长矛,瞬间崩碎!

    化成无数飞刀一样的锐利碎片,瞬间如同爆炸的炸弹一样,四散溅开!

    掌握帝兵那人首当其冲,身上的防御根本挡不住这崩碎的帝兵,直接被打成了筛子。

    周围那几个人也全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惊怒交加,咆哮连连。

    朝着王家老祖直接出手。

    “一群垃圾!”

    王家老祖散发出一股强大的神念波动,随后再次出手,灰暗的天空中,一道道可怕的能量束纵横。

    拦截的这群人这才意识到踢在了铁板上!

    他们面对的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帝五强者,而是一个帝五巅峰的恐怖大能!

    白牧野此时,稳稳坐在车里,静静品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