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符篆师 小刀锋利

第六百七十八章 偷梁换柱

    躺在床上的风老祖咯咯一笑,竟发出女子声音,道:“风前辈当时就说,夫人肯定能看出来,我对自己这方面能力一直很有自信,不如夫人先告诉我,您是怎么看出破绽来的?”

    风夫人淡淡说道:“你的确很厉害!八九玄功我不是没见人用过,太古时代会八九玄功的人不止一个。但用到你这种程度的,当真不多见。你不但变化之术了得,还深得其精髓,竟然连功法招数都能模仿得惟妙惟肖。关键还能借势,利用法阵,先让自己受伤变得虚弱,这样一来,可以完美掩饰你境界不如我夫君高这件事……但毕竟,我是他妻子,我们在一起,已是万古光********人聪明!”彩衣竖起一根大拇指。

    不过那形象还是风老祖的模样,看上去很是滑稽。

    风夫人却笑不出来,深深的看着彩衣,说道:“既然我夫君已经决定与你们站在一起,我自然也不会拦阻,只是我想知道,你们想要怎么把钥匙拿出来,那地方……除了他自己之外,旁人根本无法进入。一旦打草惊蛇,不但会永远失去机会,我们所有人,都要万劫不复。”

    彩衣笑笑,道:“所以还需要夫人帮忙遮掩一二。”

    风夫人微微皱眉:“我?”

    彩衣点点头,道:“对,就是您!”

    ……

    要说天庭最神秘的一个地方,莫过于九霄祭坛。

    九霄祭坛原本是古天庭用来祭祀之地,作为古天庭遗留之物,被如今的天庭所占据。

    准确的说,是被天帝用来储藏最为重要的宝物。

    安全的私人储物间。

    天帝一直最满意的就是这个地方。

    就像那些钥匙一样,九霄祭坛,也完全被他掌控在手中。

    只有他才能开启这座祭坛,也只有他,才能进入到里面。

    万古岁月,没有第二个人进来过。

    孔、黄两位教主离开之后,天帝还是有些不放心,又悄然降临到九霄祭坛这里看了一眼。

    这地方没有守卫。

    也根本用不着守卫!

    因为他连守卫也不放心。

    谁知道会不会出现监守自盗这种事儿?

    但凡跟重建六道轮回有关的事情,都是这人间的头等大事!

    没有之一。

    看过之后,发现一切如常,没有任何问题。

    天帝这才心满意足离去。

    回天宫的路上,忽然想到自己的岳父,决定去看看。

    再怎么说他是老狐狸,说他是为了自己家族,但也算是对得起他。

    再说就算是做给别人看,也应该去探望一下。

    来到风府,发现这里依然残留着大战之后的气息。场域紊乱,很多间华丽宫殿,都已变成断壁残垣。

    天帝轻叹一声,没用通报,直接走了进去。

    一路来到风家老祖居所,刚要进去,却见风夫人从里面走出来。

    风夫人神情哀伤,眼睛通红,像是刚刚哭过,一抬头看见天帝,顿时要上前行礼。

    “岳母大人不必多礼,岳父怎么样了?”天帝一脸沉重的问候着。

    风夫人强笑道:“多谢陛下挂怀,他现在已经好多了,刚刚睡下。”

    “哦,那我就不进去打扰了,我让人拿的那些大药,可有送来?”天帝关心的问道。

    “都已经送来,陛下尽管放心。”风夫人说道。

    见岳母没有让自己进去的意思,天帝只能点点头,他心里面清楚的很,丈母娘心里一定非常不待见他。

    无论是因为女儿,还是因为这次的事件,估计心里都恨死他了。

    又说了几句话之后,告辞离去。

    见天帝离去,风夫人转身回了房间,看着彩衣道:“你们对他倒是真的很了解,知道他会来这里。”

    彩衣道:“有备无患罢了。”

    说着,她从床上坐起来,随手变出一道分身,还是风老祖的模样,一脸衰弱的躺在床上沉睡。

    然后看着风夫人道:“风前辈应该很快就会回来,待他回来之后,所有一切,就都跟你风家无关了。”

    风夫人点点头:“这段期间,我清楚应该怎么做。”

    彩衣微微一笑,随即化成一颗尘埃,消失在风夫人面前。

    风夫人坐在床边,幽幽一叹,心中充满无奈。

    她到现在都有些想不通,丈夫为什么会选择这群人。

    她知道彩衣要去做什么,但她真的不看好!

    九霄祭坛……哪有那么容易进?

    即便这姑娘擅长八九玄功可以变作天帝模样,可九霄祭坛连个守卫都没有,你变成天帝的样子给谁看?

    或许是因为丈夫做出了选择,所以在内心深处,风夫人情不自禁开始为这群曾经的古天庭超级强者考虑起来。

    她想不出,那些人要用什么办法拿回那些钥匙。

    却说彩衣离开风府之后,一路飘飘悠悠,很快来到九霄祭坛所在的地方。

    这里非常安静,甚至安静得让人有些害怕!

    任何生灵出现在这里,都将第一时间被天帝所获悉。

    因为这里到处遍布着天帝亲手设下的法阵。

    外人来这里,就算能偶尔破掉一两个,也几乎不可能破掉所有。

    因为核心区域的那些法阵,就只认天帝一个人!

    所以彩衣尽管来到这里,但却停留在边缘区域,没有往里面深入。

    很快,白牧野、司音、单谷和问君几人便从各个方向,先后来到这里。

    问君来的最晚,身上还有没消散的强烈杀气。

    看着众人道:“追兵有点难缠,好容易才全部甩开的。”

    “来了就好。”彩衣说道。

    “咱们要怎么进去?”单谷看着前方不远处那座祭坛问道。

    随后大家一起看向小白。

    白牧野道:“直接走进去。”

    直接走进去?

    彩衣想说什么,但忍住了。

    她相信小白肯定也知道九霄祭坛这里的情况。

    “风家老祖回去了?”她问道。

    白牧野摇摇头:“这会儿还没有,但应该很快。”

    说话间,符篆师宝典直接从他身上飞出来。

    大量符文开始从符篆师宝典上缓缓飞出。

    看着那些符文,众人心中忽然生出一种莫名的感觉。

    也不知是时间出了问题,还是记忆出了问题,眼前这座祭坛,竟变得有些模糊起来!

    众人都一脸惊讶的看着那本符篆师宝典,然后小白示意大家跟上。

    几个人就这样迷迷糊糊跟在他身后,往九霄祭坛方向走去。

    小白一边走一边说道:“他要是换个地方存这些东西,咱们想要得到肯定会非常困难。甚至到关键时刻,他拿出一把钥匙来威胁,除了牺牲……我们别无他法。但他竟然把藏匿钥匙的地方,选择放在这里,那就简单了。”

    “这祭坛……”彩衣算是除了小白之外,知道真相最多的人,她忽然想到什么,看着小白,又看看符篆师宝典,像是明白了。

    白牧野呵呵一笑:“说这不是天意,我都不信。”

    问君也反应过来了,惊讶着感慨:“这……还真是天意,跟气运都没什么关系。”

    “什么情况啊?别打哑谜呀?”单谷问道。

    司音看了他一眼:“你是真没想明白还是在故意装傻?”

    单谷顿时一脸黑线,看着司音:“不是,你也看出来了?”

    “当然啊!”司音一脸理所应当的样子。

    单谷:“……”

    突然有点自闭。

    吃瓜音都看出来的事情,他居然到现在都没想明白。

    为什么符篆师宝典能直接无视任何法阵?

    彩衣说道:“这座祭坛,曾是古天庭祭祀之地,而这种祭祀,基本都是道祖在主持。如今道祖亲手炼制的法器出现在这里,这座祭坛没有任何理由会排斥它。”

    单谷嘴角抽了抽:“可这地方终究被别人祭炼了无数年啊!”

    “有些东西,就算祭炼再久,可不是他的,终究也是拿不走的。”白牧野淡淡说道。

    众人跟在符篆师宝典后面,一路畅通无助!

    仔细看去,是有一条路,直接从九霄祭坛上面延伸出来,一口气延伸到众人脚下。

    这感觉,太特么爽了!

    走到核心区域,众人甚至能明显感觉到天帝留在这里的法阵波动。

    但因为九霄祭坛的认可,这些法阵完全没有一点被触发的迹象。

    乖巧得如同一只心情好的猫咪!

    来到祭坛中心区域,那里露出一道门户。

    小白这些人没有任何犹豫,带着众人直接下去。

    里面直接就是一个空间。

    空间不算很大,但也不小,跟天庭外面那颗名为地球的蓝色星球差不多大。

    里面一片混沌。

    中心区域,有几坨大块的悬空浮土,上面生长着几株无比古老的大药。

    古老到什么程度?

    那些大药的枝杈,都已经如同一条条真龙!

    不仔细看的话,甚至会以为那就是一条条龙化成的枝杈。

    实际上,那全都是因为岁月凝结的精华,天然形成的样子!

    “这大药……怕不是从太古时代就有了吧?”彩衣一脸震惊的看着那些大药惊叹着。

    “居然有一株是精神系的。”白牧野一眼看见其中一株幽蓝的大药,脸上露出惊喜之色。

    那株大药看着也就两尺多高,通体碧蓝,一根主茎上面生长着十几个枝杈,那主茎如同一把锐利的剑,剑尖指向天空。

    枝杈如龙,头角狰狞!

    上面结着七八颗近乎透明的蓝色果实。

    这是真正的宝药!

    即便对诸天神佛这种境界的存在都有效用的顶级宝物!

    除此之外,虚空中竟然还悬着一些兵器。

    众人一看见这些兵器,顿时都激动起来!

    每个人在看见这些兵器的瞬间,心中都不由自主的生出一股强烈的感应。

    仿佛那些兵器……原本就是属于他们的!

    彩衣看见的,是两把黑色短刀。

    这刀造型非常古朴,看着特别简单,但却无比的锋利。

    这刀,她曾在姜无涯的山河图中见到过。

    就是她当年的兵器!

    嗡!

    两把刀传来一阵轻颤。

    如同离家多年的游子归来,彩衣心中瞬间涌起的那种感觉很难用言语形容。

    她轻轻一抬手,那两把黑色短刀化成两条小龙,一左一右,瞬间向她飞来。

    下一刻,化成两个龙形手镯,分别缠绕在她左右手上。

    彩衣毫无征兆的,落下一滴泪,但脸上,却露出无比开心的笑容。

    这就是她的兵器!

    那种心意相通的感觉太强烈了!

    即便她灵魂深处依然是被封印着,但却完全阻挡不了她跟这两把刀之间的默契。

    问君一双眼,落在一杆似乎有些残破的长矛上面。

    她是一个全能型战修,平日里更擅长用剑。

    但很少有人知道,她最喜欢的兵器,其实是这种长矛!

    如同宿命中早已规定好的一样。

    她一招手,那杆看上去有些残破的长矛瞬间从虚空飞向她。

    下一刻,变成牙签大小,在问君指尖打转。

    问君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单谷的兵器,是一张弓柄红黑相间的大弓,甚至没等他招手,那张弓便化成一条红黑相间的龙朝他飞来。

    下一刻,化成一道印记,如同纹身一般出现在单谷右手手背上面。

    单谷做出一个拉弓弦的动作,那张大弓瞬间出现在他右手手中!

    心有灵犀!

    神器有灵!

    单谷轻轻拉了一下弓弦,松开。

    嗡!

    一阵嗡鸣之声,瞬间响起。

    有一股可怕杀气,猛然间顺着这张弓爆发出来。

    不好!

    单谷赶忙试图压制住这股杀气的爆发。

    但已经有些晚了!

    杀气一下子就冲出去。

    就在单谷急得差点疯掉的时候,一片符文,密密麻麻出现在四周。

    直接将这空间封印起来。

    单谷和众人都长出一口气,然后看向白牧野。

    随后,单谷朝着白牧野伸出一根大拇指:“幸亏你在。”

    司音抓着那把新锤子,一脸纠结的看着。

    这把锤子跟她心意相通,有种宿命相连的感觉。

    可她是个很念旧的人,到现在,就连星球炼化的锤子都还没扔呢。

    结果如今又多了一件。

    这么多锤子,以后打架的时候,会犯选择困难症吧?

    她想了想,干脆神念一动,将星球炼化的锤子和星系炼化的锤子以及刚刚抓回来这把……三把锤子放在一起,重新祭炼起来!

    她甚至都不知道这样能不能成功,反正心里想,就这么做了。

    轰!

    从来不莽的司音这下弄出的动静比单谷刚刚那一下大多了。

    但好在白牧野的符文封闭了众人周围的空间。

    然后,让众人都一脸无语的一幕发生了。

    司音刚刚拿回来这把锤子,似乎非常嫌弃另外那两个,在星系炼制成的锤子轻易融合了星球炼制的锤子之后,居然自己轮起来,朝着整个星系炼化成的锤子狠狠就是一锤子!

    嘭!

    一声闷响。

    然后,整个星系炼成的锤子,碎了……

    碎成无数块!

    司音差点当场就哭出声来。

    怎么能这样?

    怎么可以这样?

    我的锤锤那么可爱……

    下一刻,碎成无数块的星系锤子直接被她最后拿回来这锤子全部吸收起来。

    像个大胃王一样,直接给吞了!

    单谷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的,喃喃道:“卧槽……这样也行?这是表示,它不屑跟另外两把锤子融合,要融合,也是直接吞掉?”

    “看起来……是的。”彩衣一脸无语地道。

    这时候,众人全都看向白牧野。

    因为那边虚空中,还悬着一些武器。

    从那些武器的外形上,众人也大致能看出它们原本属于谁。

    一把巨大到无比夸张,如同一座山岳似的黑色大刀,肯定是林子衿的!

    另一把血色长刀,应该是老刘的。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可能是欧阳那些人的。

    但小白的是哪件?

    众人回想起之前在山河图上看见的那些画面,突然发现小白好像从来就没用过武器似的。

    他似乎什么兵器都能用,经常在战斗中抢过敌人的兵器击杀敌人,用完就扔。

    所以,那里悬浮着的武器里,似乎没有哪个是小白的。

    随后,符篆师宝典从白牧野身上飞出去,化成一道光,在悬挂兵器和大药那地方转了一圈。

    然后,什么都没有了。

    众人:“……”

    白哥虽然没有兵器,但白哥什么都有!

    最后,众人来到这片混沌世界的中心区域。

    在这里,终于看见了一个古老的盒子。

    盒子上面,贴着不计其数的封印!

    一些封印古老到让众人都有些怀疑,是不是已经失效了?

    “这么顺利吗?”问君看着小白。

    大家也都一脸沉思的表情。

    天帝太狡猾了。

    大家其实都很怕再被算计一次。

    如果这盒子里,依然不是钥匙,而是跟天帝给姜无涯一样的大杀器呢?

    那东西天帝能弄出来一个,未必就没有第二个。

    所以必须要小心谨慎才行。

    一个颜色非常淡的金色符文,缓缓从白牧野眉心处飘飞出来。

    他道:“我试试看就知道。”

    这玩意儿,要怎么试?

    大家全都情不自禁的屏住了呼吸,小心翼翼的看着。

    下一刻,那道金色符文,接近了那盒子。

    所有人的心在这一刻都忍不住直接悬起。

    实在是太紧张了!

    当淡淡的金色符文完全没入到盒子里面之后,众人全都将目光转移到白牧野身上。

    却见小白一脸凝重的样子,一动也不动。

    说真的,在这一刻,大家都有点被吓到。

    即便那东西是假的也没什么大不了,可如果小白出点什么意外,那他们绝对会瞬间崩溃。

    呼!

    白牧野这时候突然长出一口气。

    接着,那道淡淡的金色符文从盒子里面又飞了出来。

    噗!

    一口鲜血顺着小白嘴里喷出来。

    “你……”

    大家全都一脸担忧的看着他。

    白牧野似乎想要说什么,但又接连喷出两口鲜血。

    随后才深吸一口气,从符篆师宝典的空间里抓出一根刚刚收进来的那蓝色大药的枝杈,牛嚼牡丹一般放在嘴里大嚼起来。

    咔嚓咔嚓。

    咔嚓咔嚓。

    呸呸呸!

    白牧野接连吐了几口口水出去,骂道:“妈的真苦!”

    众人终于松了口气。

    还行,知道骂人,没事!

    “那封印真厉害,太耗心神了。”白牧野叹息道:“不愧是红尘仙中的强者,那位的实力,比我们之前预估的,还要高出不少。”

    “你的意思是,他的精神力不比你差?”问君有些惊讶的问道。

    白牧野点点头:“没法比,我差太多了,不然不至于这么惨。”

    “隐藏得真深呀!”问君眯着眼,眼里燃起一股强烈的战意。

    如果子衿在这里,估计反应会比她更激烈一点。

    谁敢伤害哥哥,她就敢跟谁拼命!

    管你是谁,天王老子她也不怕。

    “东西是真的?”虽然几乎确定了,但彩衣还是忍不住想要听白牧野亲口证实。

    白牧野点点头,道:“东西是真的,咱们得赶快走,我怀疑这东西被移动之后,那边都有可能会感应到。”

    “那还等什么?快跑吧!”彩衣开心的笑起来。

    “等等……彩衣,你变点东西出来,那些大药和兵器,能不能变出来?”白牧野问道。

    彩衣眼睛顿时就是一亮,这个主意她喜欢。

    随后,随着她一番施法,这片空间再次变得跟先前一模一样。

    唯有那盒子跟封印,她是很难变出来的。

    倒不是完全变不出,但跟真的差距太大,别说天帝,就连他们自己都能一眼辨认出来。

    “这个,我来。”白牧野说着,直接从身上取出一段神木。

    众人一看,眼睛差点直了。

    因为这神木居然跟装着钥匙的盒子一模一样!

    随后就成了见证奇迹的时刻。

    一把小刻刀,在白牧野手里上下翻飞,很快就雕刻出一个一模一样的盒子。

    这个对他们这种境界的修行者来说并不难。

    真正的奇迹,是接下来的那些封印!

    小白同学再一次现场画符。

    无论符篆本身的质量,还是做旧骗人的手法,完全可以用出神入化来形容!

    “太厉害了!”单谷差点全程跪下看。

    最后,白牧野在那盒子里面,竟然又放了一些钥匙进去!

    那钥匙看上去非常敷衍,就如同小孩子用橡皮泥捏出来的一样。

    问君等人都看得嘴角抽搐起来。

    白牧野却一脸认真的道:“别怀疑,真的钥匙,就长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