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网游之金刚不坏 铁牛仙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因果加身

    “咋了?”

    王远和独孤小玲俱是有些疑惑。

    丁老仙焦急道:“你们要被追杀了!”

    “天下会这是不长记性?”

    王远紧皱眉头,想不到天下会翻脸这么快,昨天认怂今天就反击。

    “不是天下会。”丁老仙道:“你们昨天屠杀天下会凡间界玩家的视频,被传到论坛上了,现在仙灵界玩家都要替天行道呢。”

    “???!!!”王远和独孤小玲登时一惊。

    果然,春还是老的狗,昨天说的话今天就应验了。

    屠杀凡人,的确是一件可以引起玩家公愤的事情。

    可说什么替天行道……那就明显有点扯淡了。

    玩家杀凡人会沾因果,死亡爆率大幅度提升。

    独孤小玲是什么人?天机阁首席机关师,这小妞身上的装备个个都是精雕细琢手工打造的宝贝。

    如今独孤小玲屠杀了这么多凡人沾染了这么多因果身上还带着这么多装备,这基本上就约等于一个移动的装备库,世界级BOSS都不见得比她爆率高。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独孤小玲本身不具备王远那样睥睨天下的实力,在沾染了因果的情况下还带着这么多装备满街乱跑,不被人盯上才是怪事。

    哪怕大家都知道独孤小玲身边的王远不好惹,在这种诱惑下也极少有人不动心。

    毕竟世界级的大BOSS玩家都会貌似前去围攻,王远再强能强的过世界级BOSS不成?这点胆都没有还玩什么游戏。

    当然,有人会问,那为啥天下会认怂了?

    首先,天下会之所以认怂,是因为被乌合之众釜底抽薪爆了老巢……

    其次,天下会是明确的目标,王远可以报复,惹上这么一个打不死抓不住的敌人属实难搞,百害无一利。

    可现在独孤小玲是众矢之的……仙灵界这么多人追杀他,有很大的几率杀独孤小玲的都捡不到装备,王远难道还能追杀全世界的玩家不成?这根本不现实。

    法不责众嘛,大家都有浑水摸鱼的心态,都有侥幸的心理,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人买彩票了。

    ……

    独孤小玲被人盯上,此时也是非常头大。

    保护别人和自保有着本质的区别。

    就王远这身本事,就算打不过跑路还是木有问题的,可要是带上独孤小玲还要护她周全,显然难度提高了不是一个档次。

    这要是被人堵在锦城飞升台,怕不是出都出不去了。

    而且独孤小玲现在这身因果,估计都进不了安全区……锦城是正派修士聚集地,一个大量屠杀凡人的玩家,和邪派已经没有什么差别,以后还能不能在千机阁混,都是一个大问题。

    “早知就不把装备从钱庄里拿出来了。”独孤小玲十分后悔。

    本以为解决了天下会的事,就已经安全了,万万没想到会有人把录像放到论坛上,现在独孤小玲身上不仅有装备,还有一批稀有材料,装备掉了还能再做,材料要是没了,可不容易找。

    “放心,有我呢!”

    见独孤小玲这般慌张,王远却是一脸的淡然,拍着胸脯笃定道:“只要我在,就一定不会让人伤到你。”

    这事因为王远而起,杀凡人也是为了王远而杀,王远自是豁出一切也得保护好独孤小玲。

    “……”

    独孤小玲闻言低头,小脸通红。

    随后王远在群里道:“老仙以后你的消息能不能早点!我们两个马上就到锦城了,你现在说有什么用,你快确认飞升台坐标,准备接应我们。”

    独孤小玲此刻的处境,和之前王远被人追杀一模一样。

    被人追杀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跑路避开人群,丁老仙拥有全服唯一的超级传送技能【破碎虚空】,只要能保护独孤小玲成功撤离,暂时就不会有什么危险。

    安全之后,便可以找办法消除独孤小玲身上的因果。

    “我们也去飞升台帮忙!”

    这时候,乌合之众其他人看到消息后,也纷纷冒泡。

    丁老仙的【破碎虚空】读条时间还是挺长的,而且战斗状态不可使用,这要是被人围攻,丁老仙去了也没用,必须有人护法,才可以使出传送大招。

    然而王远却道:“你们不用来了,来了反倒添乱!”

    “你确定?”大家不解道。

    王远淡淡道:“恩!我有我的办法!”

    “那你可小心点……”

    见王远这么自信,乌合之众众人也不再说什么。

    王远是什么人他们还是很清楚的,这家伙既然这么说了,必然有他的想法。

    ……

    十分钟后,王远和独孤小玲传送回到了仙灵界的锦城飞升台。

    二人踏入飞升台的时候,一点也没避讳凝碧崖上的玩家,接到二人飞升消息的仙灵界玩家,早就在此等待。

    当王远二人出现在飞升台的时候,飞升台的外围已经被人层层围住。

    见独孤小玲出现,王远只听耳边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呼喊声:“来了!!女魔头独孤小玲来了!大家上快上,先打标记!”

    “女魔头屠杀凡人,死不足惜!”

    “我们要替天行道!”

    “可以,替天行道的事你们做,我们这些小人捡装备就行了!”

    “嘿,这娘们还长得还不错!”

    “……”

    王远闻言,一脸严肃,将独孤小玲护在了身边。

    独孤小玲闻声兴奋道:“你听见没有,有人说我长得不错诶。”

    “我……”

    王远满头黑线,这女人有心没心啊,都这时候了,脑子里寻思啥呢。

    “叮!”

    二人说话见,耳边响起了系统提示音。

    抬头一看,只见二人脑袋上飘起一个骷髅标记。

    “能标记!可以杀!”

    这时候,人群中又响起一个尖锐的声音,与此同时一支箭矢迎面飞向了独孤小玲身前的王远。

    王远眼疾手快,随手一抓将箭矢捞在了手里。

    系统提示:你被玩家“赵小圈”攻击,由于身惹因果,暂时不具备正当防卫权限,安全区无效。

    “哎呀?”

    见王远徒手捉住了箭矢,飞升台外的玩家俱是一愣。

    首先大家惊叹了一下王远的身手,其次则是惊喜。

    飞升台属于安全区域,一般情况下在安全区里是不能做出攻击和防御动作的,安全区外的攻击,也不能落到安全区内,此时王远在安全区内还能徒手捉箭矢,看来安全区真的不保护沾染诸多因果的玩家。

    思及此处,当即就有几十个前排玩家,提着剑就冲进了飞升台,对着独孤小玲,兜头便砍。

    王远见状,一把将独孤小玲提在手里。

    王远身材高大,魁梧雄壮,独孤小玲则是小巧玲珑,被王远提在手里如同洋娃娃一般。

    面对数十柄长剑,王远脚下施展【七踏星罡】步伐,身形变幻无常,将刺过来的长剑一一躲开,同时左臂一伸一环,将刺过来的长剑尽数揽在胳膊下,接着往后猛地一拉。

    王远力大无穷,判定极高,众人猝不及防之下往前一个趔趄,手中长剑不由自主的脱手而出,直接被王远拽在了手里。

    紧接着王远随手一甩,用出一招【释迦掷象功】。

    “噗噗噗噗!”

    长剑四下射去,当场就灭了十几个玩家。

    “尼玛!?”

    见王远如此凶横,飞升台外的玩家纷纷后退数米拉开距离,梵天宗弟子下意识的开启金刚壁垒,后排玩家祭出法宝,掐诀读条凝聚法术。

    独孤小玲见状惊慌的拍了拍王远道:“老牛,实在不行你就先走吧……”

    “没那回事!”王远道:“老仙儿一会儿就到,他们杀不了我们。”

    “这……”独孤小玲欲言又止,最后担忧道:“没有必要白死吧,这么多人……”

    乌合之众这群家伙独孤小玲也不是认识,现在飞升台外的玩家不计其数,别说丁老仙一人,就算十几口人齐至,人家一波法术覆盖下来,直接就把众人轰杀至渣了,来了也是杯水车薪。

    王远有地行之术,现在想跑随时都可以跑,没必要在这里多死一个。

    “嘿嘿!”

    王远却是嘿嘿一笑道:“劲使不到一处,人多有什么用?”

    “?”

    独孤小玲脑袋上蹦出一个问号。

    这时,只见王远深吸一口气运起法力,使出【鬼哭神嚎】大声喊道:“来啊,尽管来杀我们啊,装备就在我俩身上,谁抢到就是谁的。”

    王远法力浑厚,在场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尤其是最后那一句“谁抢到就是谁的。”王远特意加重了语气。

    “!!!”

    听到王远这话,圈外众人微微怔了怔神,本来要扔出来的法术,连忙收了回去。

    没错,装备这种东西,谁抢到才是谁的……

    来围攻王远二人的玩家目的是什么?装备!

    独孤小玲身上装备虽然多,但和这些玩家比起来,也是狼多肉少,只有极少数的人才能拿到装备,离王远二人越近,拿到装备的几率也就越大。

    包围王远的二人的玩家很多,可他们都互相不认识,这些家伙有小帮派,小团体,甚至还有散人,个个都有自己的小算盘,当然不肯自己费尽心计为他人做嫁衣,让别人捡装备。

    一时间,包围圈外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俱是表情凝重,没有一个主动攻击王远二人。

    “咦?”

    独孤小玲纳闷道:“怎么回事?”

    这丫头还以为自己死定了,谁知王远只一句话,就让所有人放弃了攻击,这是个什么道理。

    “一个和尚挑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吃……”王远笑道:“人心险恶呦。”

    “这也行……”

    独孤小玲将信将疑道:“万一有人……”

    “特码的,杀了这对狗男女拿装备!你们愣着干啥!”独孤小玲话没说完,突然人群中一个蜀山玩家极其暴躁的冲了出来,要一剑劈死独孤小玲。

    王远微微一笑,将独孤小玲护在身后,后退了几步。

    “轰!”

    那玩家长剑未至,瞬间便被法术淹没……

    当啷,长剑落地,那蜀山玩家却是尸骨无存。

    独孤小玲:“……”

    看到这一幕,独孤小玲登时对王远佩服的五体投地。

    什么叫人心险恶,王远这家伙才是真的人心险恶,这和尚看似寻常的一句话,直接把所有人心里的恶念都给激发了出来。

    现在的二人就是锅里的一块肉,飞升台外的玩家则是那些各自心怀鬼胎的食客,每个人都在觊觎锅里的肉。

    肉,肯定不够分,所以他们自己吃不到,也不会让别人吃到。

    总结一句话,包围王远二人的玩家虽多,但大家并非合作关系,而是竞争关系,只要肉不跑掉,任凭肉烂在锅里,也没有谁敢先下筷子……不然他便是众矢之的。

    现在大家只能等肉亲自走到自己跟前,跳进自己碗里,不然谁先下手谁就死。

    飞升台内,王远不动声色,飞升台外,众人虎视眈眈,闻讯赶来的玩家也越聚越多。

    新来的玩家不知深浅,上手就要捞肉,结果和之前那个被群殴致死的玩家一样,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被轰杀至渣,死都不知道为什么。

    如此反复来往……包围飞升台的玩家是越来越多,竞争越来越大,王远二人反而越来越安全。

    一时间,陷入了江局,本来是所有人目标的王远和独孤小玲,愣是没人敢动他们,这就非常诡异。

    就在所有人不知进退的时候,突然飞升台内空间一阵扭曲,空气中凭空出现了一个口子。

    “这是啥???”

    看到这莫名其妙出现的异象,所有人俱是一脸茫然,绝大多数人都是头一次看到这种东西。

    “再见!”

    这时王远抱起独孤小玲纵身一跃钻进了传送门中,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不见。

    “这……”

    飞升台内的目标消失,所有人当即就愣住了。

    什么情况啊这是,咋还能这样?

    也有比较理智的玩家大声道:“草!是大挪移符!他们用了大挪移符!”

    “放屁!大挪移符有技能前置啊,他敢用早就被我们杀了!这肯定是BUG!”

    ……

    与此同时,王远已经在丁老仙的帮助下,逃到了锦城外……

    “你这家伙划个传送门这么慢嘛?”王远鄙视丁老仙。

    “你大爷的!”丁老仙不满道:“你知道在这么大的地图上,确认飞升台坐标多难吗?我的眼睛都瞅瞎了……”

    “反向传送!真有你的!”独孤小玲此时拽着王远的胳膊兴奋道:“怪不得你不让其他人来帮忙!现在我们终于安全了!”

    “别高兴太早!”王远指着自己脑袋上的标记提醒道:“咱们尚在标记中……二十四小时内不可能安全,况且咱们身上挂着因果,就算躲过这二十四小时,以后也得被人追杀。”

    “啊?那怎么办?”独孤小玲惊恐道。

    “至少得把因果洗干净……”丁老仙道。

    “怎么洗?”

    “这个……”三人陷入沉思。

    游戏里洗因果的方式有两种,一是去梵天宗念经,二是做超度任务。

    可梵天宗是正派宗门,超度任务也得去锦城城隍庙接取,现在王远二人就是过街老鼠,想要接取洗因果的任务都是不可能的。

    “我会变化之术,倒是没问题,而且我身上因果也不多。”王远道:“倒是小玲……哎,要怪就怪我那师父,要不是他,也搞不出这么多屁事出来。”

    “年轻人,背后说人坏话可不是好习惯!”

    王远话音刚落,突然背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