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死在火星上 天瑞说符

第三百二十五日(3)大师日记

    “该我出牌了……”唐跃目光逡巡于显示器之上,他手中最后只剩下三张牌,一张红桃Q,一张梅花10,一张方块7,唐跃思索数秒,沉吟半晌,毅然打出那张最大的红桃Q,“红桃Q!你们要不要?要不要?”

    “当然要了,黑桃K!”老猫迅速跟上。

    “压它!丫头,拦住它别让这只猫给跑了!它手上没什么牌了!丫头出你手中最大的牌!”唐跃提醒,本次牌局已至尾声,三人手上的扑克牌都所剩不多,唐跃出了那张红桃Q,手中只剩下两张毫无作用的数字牌,想拦住老猫已经不现实了,只能指望麦冬手中还有足够大的底牌。

    麦冬和老猫手中分别各有两张牌。

    老猫刚刚出了一张黑桃K,但唐跃隐约记得还有一张2没有下来,花色可能是方块也可能是梅花,在斗地主的规则中2是仅次于大小王的单牌,只要这张2在麦冬手中,就能在最后一步绝杀老猫。

    “拦住它……拦住它,嗯嗯嗯嗯嗯……”女孩左看右看,“红桃A!”

    唐跃一怔。

    “红桃A?这么大的牌?麦冬小姐你吓到我了。”老猫挑了挑眉,露出捉摸不透的微笑,露出一颗亮晶晶的尖锐犬牙。

    唐跃心说不好,这张该死的2不会在老猫手中吧?

    “方块2。”老猫施施然地掀开自己的底牌,以赌神的姿态翘起脚丫子,就差脸上的墨镜和嘴里叼的雪茄,“GameOver朋友们。”

    游戏结束,系统判定老猫胜利,唐跃和麦冬眼前的电脑屏幕上弹出窗口“LOSE”,这只地主猫再一次赢得了胜利,最后那张决定胜负的方块2在它的手中,没有大小王就没人能压得住它,唐跃和麦冬都无力回天。

    唐跃看着自己账户上的欢乐豆“哗哗”地流走,老猫名下的余额噌蹭地飞涨,作为地主,它赢得了游戏,可以获得双倍收益,所以赚得盆满钵满。

    一阵叮叮当当之后,唐跃的欢乐豆余额最后定格在八万,麦冬比他还惨,已经输得只剩下四万了,果然不能和机器猫打扑克牌,老猫记牌过目不忘,出了什么牌还有什么牌记得清清楚楚,它几乎次次都是地主,唐跃和麦冬两个农民被杀得丢盔弃甲,输得倾家荡产。

    “唐跃,你就是个臭牌篓子,还教麦冬小姐怎么打牌。”老猫嘴里叼着纸卷,歪着头说,“上上一轮你就不应该那么急地把小王给出了,导致我手中的2变成了最大的牌,否则这一局你们还有的救。”

    “要你管。”

    “麦冬小姐,下次不要听唐跃瞎指挥了。”老猫说,“听他的你会输得找不着北。”

    “她要是不听我的,那才是真会输得当裤子。”

    单论牌技,老猫强于唐跃强于麦冬,麦冬其实很少打牌,牌技只能说是入门,猎户座飞船机组乘员里的老赌棍其实是老汤和老麦,两个外国人金发碧眼却无比痴迷四川麻将,而且强烈支持把四川麻将和扑克牌列入奥运会比赛项目。

    “再来!”

    “再来,洗牌洗牌。”

    他们居然真的开始斗地主了。

    昆仑站的计算机内有斗地主小游戏,可以多人联机,以供乘员们闲暇时娱乐,但老王他们在时能打游戏的空闲不多,相比于扑克牌,乘员们其实更乐意搓麻将,他们甚至带了一副麻将上飞船。唐跃完成了今天的例行工作,就坐在电脑前头和空间站上的麦冬一起语音开黑了。

    如果若干年后有什么智慧生物挖出了唐跃的日志,大概会看到这样的描述:“地球公历2053年6月1日,晴,无事,打牌。”

    “地球公历2053年6月2日,打牌。”

    “地球公历2053年6月3日,天稍凉,与猫君麦君打牌。”

    颇有些民国大师的风骨气度。

    唐跃想起自己上学时阅读季羡林老先生的大学日记,希望瞻仰大师当年的超凡成就,学习老先生年轻时的治学态度,顺便好奇一下牛逼的人日常生活与自己有什么不一样,是不是吃饭都在背圆周率……但翻开日记之后,迎头一句霸气侧漏的“今天才更深切地感到考试的无聊,一些放屁胡诌的讲义硬要我们记!”,就把唐跃给镇住了。

    接下来就是铿锵有力的“没做什么有意义的事妈的,这些混蛋教授,不但不知道自己泄气,还整天考,不是你考,就是我考,考他娘的什么东西?”

    那一刻唐跃与大师找到了心灵上的共鸣,简直直入心坎,字字珠玑。

    当唐跃看到诸如这样的叙述时“我今生没有别的希望,我只希望,能多日几个女人,和各地方的女人接触。”

    他拍案叫绝,不禁感叹,大师年轻时也是一枚风流不羁的少年啊。

    从此唐跃就觉得自己有了成为大师的潜质。

    老猫说你有个屁的潜质,你只学会了胡大师的打牌和季大师的骂娘,人家的本事你半点没捞着。

    “这一局谁地主?”唐跃问,“谁抓到了地主牌?”

    昆仑站里沉寂了几秒钟,没人作声。

    唐跃探头看了老猫一眼,老猫抬起头白眼一翻,“看我作甚?这回我可不是地主。”

    “地主……是我。”麦冬说话了,“我抓到了那张牌。”

    “麦冬是地主?”唐跃一怔。

    “是的。”

    “哈哈哈哈哈终于轮到麦冬当地主,我最喜欢欺负牌技菜鸟的小姑娘了。”唐跃整理着自己手中的扑克牌,兴奋地搓着双手,“我要扳回一本了!把输掉的欢乐豆全部赚回来,丫头,公平竞技,我可不会放水……让你们瞧瞧昆仑赌圣的水平。”

    “我才不是什么牌技菜鸟,你以为就你是昆仑赌圣?”麦冬抱着笔记本电脑,“我也是赌圣,我是联合空间站赌圣,我们赌圣对赌圣。”

    这话没毛病。

    麦冬的牌技再菜,你在联合空间站里也找不到第二个打牌比她更厉害的人。

    “两位赌圣……别互啄了。”

    老猫慢条斯理,慵懒地抬眼,把手中的牌组整理完毕。

    “你们再拖下去,我就要召唤黑暗大法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