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忍界修正带 李四羊

番外人物篇 红豆

    跟你说了多少次,减减肥,年纪大了就更要减,现在好了吧,到底是走在我的前面了,唉。”

    头发全白的匠叔拄着拐,站在新立的墓碑前絮叨了很久,才有些疲惫地回身,对正戴挥了挥手。

    “回家吧。”

    “嗯。”正戴轻声回应。

    “呜”旁边红豆捂着嘴拉了一声长长的哭音,“婶婶……”

    正戴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对红豆身边刺猬头发型的少女道:“小麻,照顾好你妈妈。”

    “嗯。”

    对于绣婶的去世,最伤心的肯定是匠叔,排在其次的却未必是正戴,从小就被绣婶当成儿媳妇、当成半个女儿的红豆,同样很伤心。

    “正戴君,我不懂,你明明可以避免这样的伤痛的。就算你的婶婶只是普通人,你应该也有办法让她活至少两百岁,到时还可以培养一具身体,提取她的记忆灌输,让她另类的得到永生,为什么不做?”大蛇丸沙哑的嗓音回响在正戴耳边。

    正戴心底默默回应:“自私地让红豆和雨梣陪我一千年就已经足够了,其他人除非主动要求,否则我不会帮他们延寿,更不用说像你说的那样,在他们灵魂寿命达到极限时,提取出他们的记忆,再塑造一个全新的、看似相同灵魂。

    不然几千年后,我身边就会有两个假的妻子,一堆假的儿女、朋友…那样的未来,想想就可怕吧?”

    大蛇丸:“我……不能理解。”

    “不理解就不理解吧,我们追求不同。总之,雨梣和红豆大概能陪我一千年,长枝和小麻能陪我两千年,巡音大概能陪我三千年……三千年啊,想想就够久的,到时候,说不定我都差不多活腻味了呢?”

    “三千年后我还在,呵呵,我可以一直陪着你的,正戴君。”

    正戴嘴角抽了下:“呵呵,你别高估自己,你这样的状态只是理论上的永生,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意识混乱了,活着也跟死了一样。”

    “是吗?果然,还是要探索更稳定的存在方式吗?”

    伴随着这一句话,正戴感觉到了大蛇丸的意识渐渐远去,同时一家人也回到了家早在十几年前,匠叔和绣婶就被他接到了自己家。

    绣婶的去世也并非病痛影响,只是安然地老去,自然寿尽。

    “匠叔我照看着,你去看看红豆吧,正戴。”雨梣凑到正戴耳边道。

    正戴犹豫两秒,轻点了下头,进了红豆房间,红豆正趴在小麻的肩膀上轻声啜泣。他挥挥手,小麻立刻懂事地点点头,出了房间,正戴则坐到红豆身边,搂住了红豆。

    “行了吧,都五十多岁的人了,哭个没完,让孩子们笑话。”

    “你、你才五十多岁呢……”

    “我可不是五十多岁吗,都快六十了。”正戴笑笑:“好吧,十八岁的小红豆,别哭了好吗?”

    红豆没好气地捶了正戴一下,抹抹眼泪道:“你这个没良心的家伙,婶婶去世了啊,你不伤心吗?”

    “当然伤心,但让我像你这样哭鼻子,我真的哭不出来。”

    “嘁……”

    红豆撇撇嘴,沉默着躺在正戴怀里,思绪渐渐回到了几十年前。

    ……

    “正戴!正戴!你在家吗?”

    穿着褐色短袖的五六岁小女孩在正戴家院墙外张望喊叫。

    “谁啊?”胖胖的绣婶应着,推开院门,看到小红豆,胖脸顿时笑得嘟起来,“小姑娘,你找正戴?”

    “呃…啊,婶婶你好,正戴家,是在这里的吧?”

    “没错,我是正戴的婶婶。”绣婶笑容满面:“你是他的同学?真不巧,他不在家,做什么委托去了。”

    “委托?怪不得这两天突然不见了……”红豆眼中闪过一抹失望,“不好意思,婶婶,打扰了。”

    “哎,别着急走啊。小姑娘,你叫什么?你来得真巧,婶婶午饭刚刚做好,进来坐坐,一起吃点吧?”

    “我是御手洗红豆。进去……就算了,不麻烦您了。”红豆回道。

    “不麻烦。”绣婶摇着头:“要不这样,我吃完饭刚好要去给正戴他叔送饭,挺远的。你进来坐坐,吃完饭麻烦你帮婶婶跑一趟?”

    “这样……”

    许是被绣婶说动,也或许是相信厨艺很好的正戴婶婶厨艺也不会差,红豆第一次走进了正戴的家。

    午饭很丰盛,因为匠叔干的是体力活,正戴家每餐必有鱼肉。绣婶的厨艺也很好,大概三级水准,不比当时的正戴差,很快就把贪吃的小红豆吃得满嘴是油,忘了形。

    等有些腹涨之感,红豆才猛地回神,抬起头,看到对面绣婶正用粗壮的胳膊撑着桌子,笑眯眯地望着她,小脸不由一红,慌忙擦嘴。

    “对、对不起,您做的饭……实在是太好吃了。”

    “别不好意思,能吃是好事,喜欢吃可以经常来。”绣婶道:“吃饱了吗?没吃饱婶婶再给你盛些饭。”

    “吃饱了,吃饱了!您要给正戴的叔叔送的饭在哪?我现在就去。”

    “别着急,他叔现在应该还在干活,送太早饭就凉了。小红豆,婶婶问你几个问题,好不好?”

    “呃…啊,婶婶,您说。”

    “你还是忍校的学生吧,是在学校认识我家正戴的?”

    “嗯,没错,因为他和红姐姐是同班同学,现在还分在了一个小队里,一来二去,我们就熟悉了。”

    “那你今天来找正戴是……玩?”

    “哦,不是的,我想让他教教我扔苦无的诀窍,还有……”红豆稍有些不好意思,却还是坦诚道:“我有点馋他做的麻辣烫了……”

    啊啊啊,我怎么连这个都跟正戴的婶婶说了,好丢脸。

    “麻辣烫?正戴的麻辣烫是做给你吃的?”绣婶的眼神瞬间闪亮了起来,身体都往前凑了凑。

    “小红豆,你没交男朋友吧?你看我家正戴怎么样?那孩子学习成绩好,人也好,善良,懂事……”

    “……哈?男朋友???”

    ……

    “没有绣婶,我才不会嫁给你这木头呢。”怀中熟睡的红豆梦呓着。

    正戴笑了笑,转头看向窗外,绣婶那胖胖的身影正若隐若现着,面带微笑,望着他跟红豆。

    正戴挥了挥手。

    一阵微风拂过,带走绣婶的虚影,也带走了正戴的挥手,在木叶的上空飘啊飘,最终落到了墓园。

    那座崭新的墓碑上,有一行字变得更加深邃,更加醒目。

    ‘儿正戴,敬叩。’

    PS:(非常抱歉的通知大家,番外就到此为止了,妖尾篇我的设定出了些问题,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写下去了,又因为起点某个规定,非完结作品连续两个月更新未满六万字就扣掉半年奖,五六千块呢,二羊得申请完结,没法再发番外了。

    新书的话,已确定了大纲,正在存稿中,应该算是个挺有特色的故事吧,不同且特别的体系,结合老祖宗的人设和部分游戏设定,会在年后,二月份跟大家见面。

    希望大家支持,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