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之最强BOSS 朝不保夕

第一百二十章 主祭地背后的灵位!

    “倒是又多了一记杀招!”

    林诺心情不错,其实在四大道果之力加持下,任何道法神通都可以达到难以想象的可怕程度,但比之那种极其暴力的手段,这种轻描淡写抹除一切的手法,就很令人赏心悦目。

    拨动命运之线,未必威能强过其他手段,但是它够帅,逼格够高啊!

    想象一下,以后面对一堆上苍仙帝的围攻,而自己却岿然不动,只需轻轻拨动下命运之线,任你千般大道,万般算计,一切种种瞬间成空,那种感觉,怎一个爽字了得!

    主祭地中,盘坐虚空的主祭者,此刻目瞪口呆,一时间有些懵逼了。

    他心中清楚自己的攻势不可能给对方造成什么困扰,但自己在瞬间拼劲全力的一击,好歹阻挡下对方的步伐总该办到吧?

    可是结果,却使得他心中一片冰冷,自己引以为傲的无数道法神通瞬间打出,却也只是值得对方动动手指罢了,接下来这场战斗,还如何进行下去?

    模糊的万古岁月中,林诺步伐不停,漫步而来,更是抬手,迎着主祭地所在的时空坐标,一拳轰出。

    他没有像主祭者般施展出繁复与绚烂的神通妙术,只是看似简简单单的一拳向前轰出!

    主祭者的脸色顿时大变,到了这个层次,越是看似简单的攻击越是让他忌惮。

    因为,这等若是舍弃了其他繁复的道法,一意的专注真我,任诸世无量纪元逝去,唯吾真身如一,长固不灭。

    这种专注,这种简单至极的攻击,可以说是将自身各种道全都融入其中,无穷伟力都早已根植于自身之内,比之大道的玄妙,这种攻击,走的乃是以力压人的路数,除了硬抗之外,几乎别无他法!

    轰!

    林诺一拳轰出,主祭者才刚修复不久的祭地壁垒再次被轰穿,让祭地都在龟裂,出现可怕的黑色缝隙,并且那界壁间在淌血!

    这景象很可怕,整个祭地宛若是一个庞大的生命,此刻如同是受到了重创一般。

    “嗷……”

    令人头皮发麻的低吼声传来,祭地最深处的灵位再次剧烈摇动,让主祭者脸色惨变。

    他一声厉吼,不计代价的加持祭地,迎击林诺。

    这祭地对他的意义太大了,乃是他一身实力的根源,主祭者宁愿自己负伤,也不愿意这里出现任何的变故。

    砰!

    他加持祭地,但自身却再次被一拳轰爆,滴血洒满祭地虚空,散发着可怕的浩荡威压。

    对于仙帝这种生物来说,真身难死,纵是消亡了,如果有人在思念他,在未来的时光河流中记忆起他,也都可能让他复活。

    甚至到了高等仙帝这等层次,哪怕是历史长河中关于他的一切痕迹都被抹去,依然有在未来再次复活归来的可能性。

    “专注真我,自身唯一,囊括诸天伟力在自身中,这条道路,真的就这么强吗?”

    主祭者真身再次显化而出,此刻他的眼眸中满是不甘与不信,只见他嘶吼着,他再次施展诡异的术法,大雾淹没了此地,他要颠覆战局,守护祭地。

    可以看到,主祭地上空,无穷的灰雾化作一个个祭坛,每一个祭坛上都映照出不同的大千世界,而每一个世界中都有着主祭者的身影,一个个捏动印决,拍打出繁复的道纹。

    轰隆!

    一时间,像是无穷宇宙,无尽时空浮现。

    各种光束从那不同时代攻击而来,自那些祭坛中映照而出,这一幕太过可怕了,万界无数生灵瑟瑟发抖,主祭者这简直是要以一己之力,打爆诸天万界!

    “有点意思!”

    面对主祭者那近乎拼命的一击,林诺嘴角带笑,简简单单,一掌拍出。

    一掌之间,四色道芒映照诸天,所过之处,有雷霆之海翻卷,有开天辟地之景显现,撕裂无尽苍穹,截断了古今时光长河。

    主祭者那从各个时代打来的攻击,在刹那间被截断,被抹除,无尽苍茫中,唯有一掌擎天,向着主祭者力压而去。

    专注真我,自身唯一,囊括诸天伟力于一掌之中,刹那之间,便落在了主祭者身上!

    砰砰砰!

    爆炸声,血肉骨骼碎裂声不断响起。

    主祭者闷哼,他的仙帝真身在不断破损,炸出一个又一个血洞,连魂光亦如此,被林诺可怕的掌印一次次轰碎,又一次次重组!

    最为关键的是,祭地也在龟裂,而林诺漫步之间,已经踏入了主祭地中!

    “现世之人不可入,你在自毁吗?!”主祭者身体被一次次崩碎,帝血四溅,但却在低语,双目露出妖异的光芒,似在恐惧,又像是在讥讽。

    他在恐惧,担心白衣道尊的可怕伟力将主祭地毁灭,损了他的成帝根基。

    但同样的,他在期待,等待着祭地最核心区域,等待着那尊神秘灵位出手,湮灭一切来犯之敌。

    古往今来,也不是没有惊才绝艳的可怕生灵突破主祭地的封锁踏入这片灰色祭地,但最终的结果,他们全都倒在了通往灵位的途中,哪怕是上苍仙帝,也不得幸免!

    轰隆!

    林诺踏入了真正的主祭地,无尽的威压散开,宛如在开天辟地,让这里发生大爆炸,混沌崩塌,大千宇宙无边无尽,在衍生,在幻灭。

    在此过程中,主祭者的帝身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干瘪的被抛飞开来,像是要从现世被打入古代,即将被磨灭了。

    林诺的一掌,贯穿了时光长河,劈碎了因果、命运的丝线等,将他锁定,使得他的帝身在一次次崩溃与重组中不断轮回,除了不停咆哮外,再无一丝帝者威严。

    到了主祭者这等境界,天难葬地难灭,几乎很难被杀死,哪怕是真的死了,也会在未来某个时代满血复活归来。

    也正因此,林诺并没有急着镇杀对方,只是随意地瞥了一眼对方那不断崩溃的真身后,便向着主祭地最深处望去。

    在那里,有阴森森的殿宇浮现,而在殿宇正中央,有灵位排列。

    灵位不止一个,一个个笼罩在模糊的光影中,而且在那些光影之内,有一尊尊棺椁显化,在其中,有一缕缕可怕的气息蔓延而出,每一道气息,都不弱于主祭者。

    最可怕的是,在那些模糊的灵位最后方,还供奉着一尊主灵位,可怕的气机萦绕,宛若诸天万界一切的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