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之最强BOSS 朝不保夕

第一百三十章 诸位,咱们不如将其献祭了吧?

    黑色深渊雾气席卷,散发出亘古不变的森然气息,宛若有人喃喃低语,又像是微弱的兽吼,让仙帝级存在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灰色雾气,若是仔细看去,那实则是无量的符文绽放演化而成,浩瀚莫测,超越诸天星斗,亿万万,无穷无尽,便是大宇宙与之相比都微弱如萤火,不足以相提并论。

    如此浩瀚漫无边际的无尽大道符文,此刻化作黑暗深渊,鲸吞一切,竟然将外围的时空洪流都压制洞穿了一条通道,随后无尽深渊雾气疯狂涌入,如同跗骨之蛆,疯狂的向着那尊三十六品道莲撕咬而去。

    “好!”

    神秘长河中,有仙帝级生灵发出一声低喝,随后不少身影在河水中跃跃欲试,大有随时会出手抢夺吞噬道莲的趋势。

    只是,这声好字才刚落下,那隐没于河流中,只露出半颗脑袋的帝级生灵声音便戛然而止,瞳孔焦距不断放大,似乎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景象。

    三十六品道莲最中央处,那四朵花蕾中,隐隐有四尊身影分东西南北方向闭目盘坐于其中。

    而此刻,最北方的那朵花蕾,突然微微震动,一尊模糊的身影缓缓睁开眼眸,无尽大道神光闪烁,看向了遥远的时空洪流外,那隐藏在灰暗长河中,露出半颗脑袋的神秘生灵。

    嗤嗤

    火焰灼烧的声音响彻放逐之地,之前那叫好的生灵,仙帝之躯腾腾燃烧起来,哪怕他身躯没入灰暗长河中,但任凭其如何努力,都无法将那四色火焰扑灭。

    在一众仙帝的注视下,那尊倒霉的仙帝逐渐变得面目全非,一身精气神,乃至仙帝道果,此刻都成为了养料,越烧越旺,直至要将其一切存在的痕迹都彻底燃烧殆尽。

    “仅仅只是一眼,便可灭杀仙帝?!”

    古老的舟船上,那两道模糊的身影露出惊惧的神色,他们知道道尊实力绝对极为可怕,远超普通仙帝,但,这未免强的有些过分了吧?

    仅仅只是一眼,便可将一尊古老的高等仙帝灭杀,这绝对是高等境界对于低等境界碾压时,才能造成的伤害啊!

    “差距,已经大到了这种程度了吗?”

    数以十计的仙帝级生灵,此刻那一颗颗跃跃欲试的心,骤然一顿,随后感觉浑身发凉。

    刚刚他们若是胆敢表现出哪怕是一丝一毫的敌意,恐怕如今已经和刚才那个可怜虫一般,正在品尝火焰盛宴吧?

    而更加令人惊恐的事情发生了。

    那号称最古老放逐者的“湮”,化作黑暗深渊,即将将三十六品道莲吞噬的那一刹那,整片放逐之地在这一刻,陡然间,都变得凝滞起来。

    道莲最中心处,位居东方的那朵花蕾中,一尊黑袍身影缓缓起身,在一众仙帝生灵惊诧而又畏惧的目光中,猛然张口一吸。

    嗡

    可怕的灰色洪流在这一刻瞬间超出了那黑暗深渊的控制,那由无量符文绽放演化而成无穷雾气,此刻疯了一般向着花蕾中涌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没入了那道模糊身影的口中。

    “咕咚!”

    遥远长河中的仙帝们,此刻一个个目瞪口呆,有些仙帝更是下意识的吞咽口水,以此来缓解心中的惊愕与恐惧。

    身为仙帝级生灵,他们已经很久没有体验到恐惧的情绪了,哪怕是被大道放逐,也无非就是不甘与无奈,但像如今这般恐惧的情绪,还真是一种极为难得的体验。

    那可是湮啊,最为古老的放逐者,据说本体乃是独立于上苍之外的一处禁地深渊,哪怕是仙帝级存在,若是被其吞噬,都绝无逃脱的可能。

    但就是这等可怕的存在,却被花蕾中的模糊人影,张口一吸,宛若吞噬了诸天万界,将亿万无尽大道符文所化的雾气,全都鲸吞一空。

    将来犯之敌吞噬,花蕾中的模糊人影并没有其他动作,而是再次盘膝而坐,手捏印决,似乎是在消化其中的各种力量。

    道莲中的人影没有追究众仙帝生灵的意思,但一众帝级生灵此刻却一个个老老实实地待在原地,丝毫不敢乱动。

    此时此刻,乃是道尊实力提升的关键时期,任何帝级生灵但凡有丁点动作,都很可能会引起天大的祸事。

    “诸位,我等就一直这么等着?”有帝级生灵,身形隐没在灰色长河中,连形体都不敢露出。

    “不等着还能怎么办?道兄若是着急,可以先离开啊,我等自不会阻拦!”有人神念传出,讥讽道。

    “嘿嘿,他要是有胆子敢离开,还会有此一问?”其他帝者的神念也是随之传递开来,调笑之意毫不掩饰。

    同为仙帝,而且有资格被大道出手放逐者,大都在诸天万界中属于高等仙帝级别,这一级别的存在,在外界,那几乎就是修炼道路的尽头。

    诸帝间战力或许会有强弱之分,但在境界方面,都属于同一层次。

    面对那实力超出他们想象的道尊,诸帝或许会低下头颅,但面对其他帝者,自然是谁也不会服谁,在这个永远也无法出去的放逐之地,根本无需保持什么帝者威严。

    大家都是囚徒,都是帝者,谁也弄不死谁,你摆出帝者的威压,装逼给谁看?

    看你不爽,我就怼你!

    不服气,不服气来干我啊!

    被数名帝级生灵出言嘲讽,那最先发问的生灵丝毫不以为意,在这个极度无聊却偏偏逃离不出去的放逐之地,有时候被人怼,那也是一种乐趣。

    “嘿嘿,本帝修行从心之道,一个怂字贯穿道之起始,诸位想激我做出头鸟,这心思还是收一收吧!”

    此话一出,萦绕于虚无中的各种帝念,陡然一顿,似乎其他帝者,也没想到那神秘帝者的态度竟是如此。

    “无聊!”有帝念传出,颇为不耻。

    “与汝同为帝,真乃耻辱!”

    “诸位,本尊提议,不如将他献祭给道尊,以化解之前我等差点冒犯道尊修行之过,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大善!”

    “此议不错,本帝赞同!”

    “不错,不错,我等有此诚意,想必道尊定会宽恕吾等之前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