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九龙拉棺 舞独魂灵

第五百零二章 死神现身

    姽婳漫无目的的不知道在这片死亡沼泽中走了多久。

    和大部分的骷髅相比,她的骸骨通体洁白如玉,每一根都完美至极。

    也因此不知道招惹了多少骷髅和行尸的攻击。

    他们想杀掉她,瓜分她身上的骨头。

    在太古冥界,骨头最值钱,其次是怨灵死后留下的怨灵精华。

    骨头可以用来做法器,做兵器,但是最大的作用还是用来为自己的组建身躯。

    骷髅的骸骨有的是天生的,但是大多数都是后天拼凑而来。

    遇见好的骨头,就会拿来替换掉自己身上坏骨头,脆弱的骨头。

    姽婳漫无目的的走,犹如初生的小兽行走在原始森林。

    美丽,又充满危险。

    这具洁白如玉的骸骨,看似纤弱,却蕴含着无尽的爆发力。

    每一个试图瓜分或者抢夺她骸骨的骷髅,最终都被她打散了身体,碾为骨粉。

    就连头盖骨内蕴藏的魂能,都被姽婳吸收的一干二净。

    姽婳有自己的武器,一柄生锈的黑色镰刀。

    镰刀从哪里来的她不记得,就像她不记得自己从哪里来。

    姽婳一天天的在死亡沼泽中流浪,所有见到她的死灵生物都震惊于她的美丽,近乎本能的攻击她抢夺她的骸骨,然而却没有人能够活下来。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她从来不缺猎物。人畜无害是她的标签,也让她成为了一座移动的死亡陷阱。

    所有看见她的人都死了,自然也没有人知道她的危险。

    随着姽婳吸收的魂能越来越多,她身上开始长出血肉。

    她的血带有一种奇异的芬芳,为她招来更加疯狂的攻击。姽婳虽然战力强大,却终究架不住行尸和骷髅的疯狂攻击,她完美如玉的骸骨开始出现裂纹,新生出的血肉,也经常被吞噬的七零八落,凄惨无比的挂在身上。

    可是,无论受到多么严重的伤势,她总不会倒下。

    死亡沼泽的骷髅和行尸是太古冥界最低等的生物,这种生物的魂能很弱,姽婳只要不死,最后胜利的就是她。

    就这样,姽婳在死亡杀戮中一天天的变得丰满起来。

    最初的姽婳只是被动反杀,当她开始认识到汲取魂能的好处之后,开始主动猎杀死亡沼泽的死灵生物。

    她杀戮的速度起初很缓慢,一点点的变快。

    就像是一朵花,从花蕾到花瓣,在一点点的盛开。

    我于杀戮之中绽放,亦如黎明中的花朵。

    终于有一天,死亡沼泽之地再也看不到一个死灵生物的存在,所有的死灵生魂都被姽婳汲取了魂能。

    而姽婳在这一天,也终于长出了全身的血肉,头发指甲,五官。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的双眼,里面没有眼眸,只是两个黑洞。

    她的肌肤苍白,嘴唇却是漆黑如墨,头发也是雪白色的。

    有了完整的人形态,姽婳也再次开启了灵识,从此不再是一具只凭本能行走的骷髅,开始拥学会了思考。

    可是,任凭她如何努力思索,回忆之中都是一片空白。

    死神的九次涅槃清空了她所有的记忆,她只能以全新的眼光去接受眼前的世界。

    在一处死水前,姽婳看见了自己的身体。

    雪白美丽,犹如一具冰雪雕塑。

    随后,羞耻心萌发,姽婳为自己以魂能凝聚了一身简陋的衣物。很短小的裙子,仅仅可以遮绣,修长雪白的美腿依然裸露在外面。

    上身更加简陋只有一围抹胸,姽婳的本意只是为了束缚,因为有时候剧烈动作的时候,胸前部位实在影响她战斗力的发挥。

    收拾完毕,姽婳凭着本能的感知,从死亡沼泽向北方而去。

    陆续经过了一片有一片魂能荒芜的死亡之地,也遇见并猎杀了无数的死灵生物。

    有了灵识之后,她不再受本能驱使去猎杀,可是却无法压抑体内的那种想要吞噬魂能的冲动。

    有一种骨子里的饥渴,让她对魂能充满了极度的渴望。

    随着她吸收的魂能越来越多,她的神念气息越来越强大。

    在猎杀过几次穿着骨甲的骷髅之后,姽婳也学着为自己穿上了战甲。

    她所显化的甲胄是黑色的,和她雪白的肌肤极为相称。

    战甲最初很简陋,随着她杀的死灵生物渐渐增多,这身战甲也渐渐的变得冷漠沉重起来,而她手里那把生锈的镰刀则是一天比一天雪亮。

    太古冥界西方属于荒芜之地,无论是尸族、骷髅族,还是北方怨灵族,都对西方没有兴趣。

    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有大拿察觉到姽婳的存在。

    直到有一天,怨灵女王心血来潮,再次把神念投向当初乌鸦消失的地方,然后她震惊的发现,死亡沼泽中再也没有一个死灵生物存在。

    死亡沼泽有多少骷髅呢?

    十万?百万?

    怨灵女王无法确定,就像她也不知道那里有多少具行尸。

    魂能虽然珍贵,但是,没有人愿意去打那些低阶生物的主意,因为他们身上的魂能是在微不足道。

    可是,即便再微不足道,当数以百万计算的骷髅和行尸全部被猎杀一空的时候,所产生的魂能依然是无法计算的。

    怨灵女王的视线从死亡开始,渐渐的向北方移动,因为她可以察觉到那位猎杀者的足迹在向北转移。

    扫过一片又一片死亡之地后,怨灵女王的心情越来越凝重。

    猎杀者涉足的地方,没有一个死灵生物存在,所有的魂能都被汲取一空。

    怨灵女王察觉到了危机,想立刻锁定那位猎杀者的神念气机,然而她发现她根本无法锁定。那位猎杀者就像是一个真正的幽灵,在疯狂猎杀千千万死灵生物之后,凭空消失了。

    自始至终,那位猎杀者没有触犯尸族,骷髅族,怨灵族的地盘,只疯狂猎杀低阶无灵识的死灵生物。

    在太古冥界,无灵识的低阶死灵生物,并不触犯任何人的利益,也不违背太古冥界的任何一条律法。

    但是当有人把这种类似于打猎的行为,演变为一场真正的灭绝式的屠杀的时候,这件事情就严重的多了。

    最严重的地方在于,如此多的魂能去了哪里?

    如果是被猎杀者吞噬一空的话,那么这位猎杀者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如此多的魂能,以怨灵女王太古神魔完全体的大能也无法全部吸收,更不可能在这么多的时间内全部吸收殆尽。

    怨灵女王想起了乌鸦预言,难道死神的真的出世了?

    念及此,怨灵女王再也不敢坐视不管,立刻派使者邀请四大骷髅王和不朽尸王来开会。

    其实,就在怨灵女王为此吃惊的时候,骷髅族的四位骷髅王和尸族的不朽尸王也早就坐不住了,因为他们也相继察觉到了西方不同寻常的气息,同时也想起了乌鸦预言。

    一天后,四大骷髅王骑着四色死亡军马御空飞行率先来到冰霜骸骨之城,稍后,不朽尸王也御棺万里而来。

    怨灵女王最先说出了自己的猜测,几位骷髅王开始讨论。

    “这么多的魂能,除了死神我想不到还有谁可以全部吸收。”战争骷髅王说道。

    “难道死神出世的预言是真的?”瘟疫骷髅王问道。

    “事实就摆在眼前,不由得不信。”灾荒骷髅王说道。

    “可是死神现在又去了哪里?”死亡骷髅王问道。

    四位骷髅王一人一句,可是没有人能给出答案,因为死神凭空消失了,就像从未出现过一样。

    等到众人都沉默下来,不朽尸王说道:“死神不会一直消失,现在问题的关键在于,我们真的要接受一个来历不明的死神成为太古冥界的主宰?”

    “尸王的意思是?”怨灵女王神情一凛问道。

    “太古冥界不需要新的死神!”尸王目光决然的说道。

    “几位骷髅王的意思呢?”怨灵女王转头问道。

    “我们也认为,太古冥界不需要新的主宰,因为没有人可以让我们臣服。过往的艰难岁月中,死神并没有和我们存在。”死亡骷髅王站起来说道。

    “如果我们只看眼前,太古冥界的确不需要死神。可是诸位别忘了,我们的敌人是天道,天道不会一直任由太古冥界发展,早晚有一天他会来毁灭我们,就像当初所做的那样。没有死神,将来谁来领着我们和天道宣战?”怨灵女王问道。

    众人再度沉默,天道是避不开的话题。

    事实上当初三族争霸想选出死神,就是为了应对天道危机。

    就在众人陷入深思的时候,忽然一股浩大无穷的神念,从极北苦寒之地传来。

    “利刃杀戮生命,力量创伤魂灵!”

    此言一出,整座太古冥界大陆的无尽魂能全部朝极北苦寒之地奔涌而去。

    有些人的名分,不需要征得任何人的认可。

    因为,只要她来了,所有人都只能向她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