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九龙拉棺 舞独魂灵

第六百二十四章 慕容产子

    面对天道的一片剑海,我本能的祭出昆仑雪回应。

    可是,这剑海瞬息便至,等我仓皇中凝聚出剑意回击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

    不灭战体的强悍经不起天道的神剑剑海的杀伐,待到剑海轰然倾泻而下,我整个人就变成了一个血人。

    鲜血染红了我的衣冠,浸透了我脚下的雪地。

    如果不是我有命运之力的护持,这一剑本应该直接斩断我的生机。

    是命运之力强行扭转乾坤,令天道的剑海产生了偏斜,才给我留下一线生机。

    天道出剑,鲲自然不会坐视不管。

    从被方席卷一方鬼剑剑海袭向天道本尊,天道反手回应,两片剑海在空中相撞。

    大音希声,大象无形。

    玉虚仙台无声龟裂,阴沉的天幕为之破开,露出遥远的一阙晴空。

    雪花纷纷倒转返回天幕,周边引发的雪崩,不知摧折了多少冰峰,掩埋了多少雪谷。

    即便是亘古存在的昆仑,也经不起如此强大的能量冲击,而这还是在两人都各自留手,不想因此崩溃人间结界的情况下。

    玉柱峰开始摇动,玉虚仙台也即将崩坍。

    天幕上的那被隔离在人间结界之外一阙晴空若隐若现,晴空一线之间,依稀可以望见七彩神光在闪耀。

    毫无疑问,那七彩神光是天梯即将降临的先兆。

    除了神光,我还听见龙吟响彻,朱雀嘶鸣,白虎长啸,玄武吐气开声。

    青龙,朱雀,白虎,玄武。

    四灵神兽亲自出马降下天梯,确保天道可以安然返回宇宙虚空。

    鲲的混沌剑意虽然你不弱天道精纯,但是强在他占据人间主场优势,可以驱使无穷无尽的阴阳二气,而天道却因为能量受损,空有剑气威压却无能量可以施展。

    在两片剑海数度交锋之后,天道被鲲渐渐的逼成了平手。

    倘若我没有被天道乱了心境,这时候配合鲲,以魔剑剑海相逼,就算不能抢在天梯降临之前灭杀天道,也足以给他留下致命重创,起码可以为众生和天道之战再争取数年时间。

    但是现在我只能眼睁睁看着鲲和天道殊死相斗,勉强可以维持体内的一线生机不断。

    随着人间天幕之上的晴空越来越亮,我看到了天梯的形状。

    高大神圣莫可名状,台阶又闪耀着七彩神光的玉石台阶铺就,向上绵延到云层深处,看不到尽头。

    台阶之上,玄武低俯,白虎垂尾。台阶上空,朱雀神鸟以流火化出一只只青鸾火凤,青龙化出同等数目的琉璃螭龙,龙腾凤舞,满空祥瑞之兆。

    随着晴空撕裂的空间越来越大,台阶又向下蜿蜒低垂了数千里,在台阶尽头忽然升起一座神圣伟大的青铜巨门。

    青铜巨门高数千丈,苍茫古老,仿佛历经了亿万年的沧桑。

    巨门紧闭,左黑右白,中间雕刻着九龙拉棺铭文。

    九龙昂首嘶吼,怒目圆睁,神情带着一股悲凉。所拉的青铜棺椁,和我在九龙窟所见的镇魂棺很相似,据说玉皇的天棺也是同样的造型。

    九龙拉棺朝向青铜巨门背后,如同感应到了某种神秘的召唤一般。

    玉皇陨落,九龙拉棺把他的尸身拉进了宇宙虚空深处,后来道德天尊陨落,又有九龙拉棺而去。

    我不知九龙拉着棺材去了哪里,可是当我看到这扇古老的青铜巨门的时候,我心中忽然醒悟,九龙拉棺并没有消失在虚空深处,而是拉进了青铜巨门背后的世界。

    这样一想,我心中又豁然惊恐起来。

    我不知道青铜巨门的背后是怎样的一方世界,但是毫无疑问的是,天道肯定是那个世界的主人。

    类似于道德天尊,玉皇大帝这样的强者在过去的无尽岁月中不知消亡了多少,难道他们都被九龙拉棺埋葬于青铜巨门背后的世界里了吗?

    天道说他已经埋葬了过去,那么青铜之门背后是不是就是他所埋葬的世界?

    道藏传说,人死为鬼,鬼死魙,魙死为希夷。

    道祖大能死后会化为希夷之气和天地同归,而他们的尸体则是会被九龙拉棺接引到宇宙虚空深处埋葬。

    现在看来,道藏所记载的未必是真的。

    我越想越是惊恐难安,连鲲和天道的战局都被我抛到了脑后。

    我死死的盯着青铜巨门,只想等它开启的时候看一眼,看一看门后面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世界。

    终于,青铜巨门缓缓开启。

    天道犹如未察,依然在和鲲殊死相斗。

    能量受损的天道,想要从势如疯狂的鲲手中脱身属实不易,天梯虽然降落,但是依然还隔离在人间结界之外,四灵神兽就算有心出手,也不敢擅自闯入人间。

    因为此刻天道还未正式从人间脱身,一旦引发人间结界崩溃的话,天道本尊都会被波及,继而会引发无穷无尽的变数。

    青铜巨门开启,门后的世界正在向我显露真容。

    然而令我失望的是,门后的世界被一层神秘的雾气所笼罩,我什么都看不清楚。

    可我并不甘心,如果我生机还在,我肯定会毫不犹豫的飞向青铜巨门。

    我无法压抑这个疯狂的念头,索性一狠心斩断了自己最后一丝生机,不死战魂直接脱窍而出飞向青铜巨门。

    战魂的速度非常快,四灵神兽只顾着关心下方的战局,等他们察觉到我在硬闯青铜巨门的时候,再想阻拦已经来不及了。

    青龙怒吟,白虎狂啸。朱雀嘶鸣,玄武低吼。

    四灵神兽本尊迅速朝我袭来,可我的人已经在洞开的青铜巨门前现身。

    他们在我身后,停下了所有的动作,惊恐至极的望着青铜巨门背后的世界,再也不敢靠近我。

    我站在门前,开始变得冷静下来。

    尽管心头想要窥伺青铜巨门背后世界玄机的念头无比疯狂,可我知道,一旦我跨入这道门,我的命运就会被全部改写。

    或许我会一步踏入毁灭深渊,连命运都无法拯救我。

    可是我抵挡不住心底疯狂的诱惑,尝试着继续向前迈步。

    一步跨入门中,只需再迈一步,我别会整个人全部进入青铜巨门背后的世界。

    “谢岚!”鲲一声大吼试图将我拉回人间。

    可是,我的战魂已经理智全无。

    青铜门背后的世界给予了我最疯狂的诱惑,我根本无法抗拒。

    我听到了天道疯狂的笑声,他在嘲笑鲲。

    “命运之子我根本无法杀死,但是只要他敢再踏入青铜巨门一步,命运也无法赐予他拯救。”

    “正为一止,有始有终。谢岚现在的选择,正好验证了这件事。”

    “自我毁灭吧,谢岚,为了未来的新世界!”

    天道最后的这句话仿佛带着某种无形不可阻挡的力量,我听完后毫不犹豫的抬起了脚。

    就在我即将一步跨入青铜巨门背后的世界的时候,忽然玄关中的招魂幡响起一声轰然巨震,继而我听见一个宏大悠远的声音发出两声宣告。

    “魔道圣女幽荧降世!”

    “魔道圣子烛照降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