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咸鱼的自救攻略 貌似高手

第二百二十九章 你们应当承诺不首先使用朱魑

    楚垣夕把写好的剧本用手机拍照然后发微信,然后说:“没看过没关系啊,这回咱们用音乐搞定观众。咱后上场,也os东方不败不是显得很无能?”

    他很笃定,说完将手机中保存的音乐传给曹珊,教给她怎么去操作音响。这个表演非常吃音乐和音效,如果是用电脑处理后期就很简单了,但现场的话,因为要连续使用多段不同的音乐或者音效,曹珊必须准备好几台音响,还要下载需要的音效,然后按顺序掐准时机播放。

    曹珊拿到自己的任务一看,我了个去,要在四个恰当的时机放四组声音,其中有的需要她立刻去网上找,而且没有排练的时间,这可要了命了!

    她赶紧踩着闪现去准备。

    这首歌就叫做《六指琴魔》,是香江大才子黄霑和他的弟子雷颂德所做。

    黄霑可谓是香江影视最鼎盛时代的一位作曲鬼才,一生名篇无数,《倩女幽魂》里的《黎明不再来》,《笑傲江湖》里的《沧海一声笑》等等,有着浓郁的个人风格。

    而《六指琴魔》名声不显,却是他毕生功力所聚,因为此曲只有乐曲而没有唱词,是一首纯音乐,而且旋律极为简单。

    这就相当于洪七公品评黄蓉厨艺时所说,世间真正烹调高手越是平常菜肴越显功力,能在炒白菜、蒸豆腐里显出神奇的才说得上是大宗师。

    但正是这段简单的旋律,蕴含着极为浓郁的情感,用悲壮引起听众的共鸣,缓和部又起到修复的作用,让听众不知不觉的带入到那个环境中,情感的浓烈程度丝毫不弱于《Thatgirl》和《hereareyouno》,而那两首英文歌可是带歌词的。

    这也是楚垣夕第一感觉就选定《六指琴魔》的原因。

    这一场需要三个角色,楚垣夕把林青霞的台词分给朱魑,另外拿着一份台词,看了一圈,“干脆就你了,齐雨你上吧,扮演元彪。”

    此时两人还没脱下她们去玩os传走的古装,齐雨扮黄衣剑客,朱魑扮青衫女侠,连服装都不用换了。楚垣夕从道具堆里翻出一支镏金点翠钗和一支水晶步摇,分左右插在齐雨头上,中间装点一支淡银色的花钿,略一打扮,隐去两分侠骨,增加几许柔媚。

    “我扮元彪?”齐雨一愣,元彪她倒是知道,问题是,元彪不是男的吗?而且是个浓眉大眼的家伙,让老娘来扮真的好吗?

    不过看了看剧本内容,似乎还挺有趣的。

    齐雨低头,朱魑抬头,指着剧本问:“不是还有个徐锦江呢么?谁来?”说完左右看看。

    只见楚垣夕一指自己:“我啊,这个角色舍我其谁?你看我像不像武林盟主?”

    “我看你想武林小瘪三,演个悦来客栈店小二还差不多!”

    这一段是电影《六指琴魔》里的剧情,由元彪主演,内容和倪匡的只有一毛钱的关系,剧情完全原创,但其实比强多了。这也是电影史中少有的改编剧的剧情完爆的孤例。

    楚垣夕截的这一段是元彪和琴魔姐姐林青霞相认之后去找武林盟主徐锦江息事宁人,然而徐锦江步步紧逼。

    很快,曹珊按照复杂的指令一通操作,准备好四个音响,各自存好要用的音乐音效。随着BGM开路,楚垣夕和齐雨率先登台,然后相对而立,剑拔弩张。

    吃瓜群众被浓烈的音乐所激,当时不再交头接耳,只见齐雨一袭黄衫覆剑而立,随着音乐骤停,说:“东方白,江湖上推举你为盟主,我想你不会不讲道理。”

    楚垣夕换了一身白衣,手拿一把这扇,先仰面朝天,然后略微把头垂下一点点,显得极为高傲的说:“哼,马屁精,你来这有什么事?快说!”

    齐雨眯了眯眼睛:“我希望你们不要再追杀黄东的后人。”

    楚垣夕:“她是武林公敌,以天魔琴危害无辜!我是武林盟主,岂能坐视不理?”

    齐雨被楚垣夕其实所迫,略微怂了怂:“如果她把琴交出来,你是不是可以放过她?”

    楚垣夕仰天打个哈哈:“告诉你,琴我固然要拿,但是人,我也一定要杀!”

    齐雨并起两根青葱手指,指向楚垣夕:“以你今日的地位,一点风度都没有,你不觉得惭愧吗?”

    楚垣夕一展折扇:“如果我没有风度,以你一个无名小辈,擅闯我的禁地出言不逊,你早就没命了!”

    齐雨叹息:“我姐姐说的对,江湖上的人真的没道理好讲。”

    楚垣夕猛然抬头,发出“嗯”的一声?然后扑向齐雨,齐雨拔剑邀斗,一阵叮咣五四之后楚垣夕展开折扇逼住齐雨问:“你姐姐到底是谁?”

    在场外的曹珊一直盯着剧本,看到这里立刻一按按钮,顿时一阵肃杀的琴声被她放出。随着琴声响起,楚垣夕快速后退,朱魑身穿青袍,抱着一张形状古怪的木琴,箭步迈上舞台。

    她几步走到齐雨身边,并肩站在一起,说:“琴要拿人要杀,现在人琴俱在,我看你怎么拿怎么杀!”

    朱魑和齐雨的身高差在这一刻显得极为养眼,只是曹珊极为心疼的看着朱魑手里的琴。那是她为阴阳师里的式神“妖琴师”os准备的琴,然而剧情需要,愣是看着楚垣夕给扯下去一根琴弦,可把她心疼坏了。

    这时台上已经开打,朱魑手里一直扣着一根特殊的“琴弦”,那是楚垣夕从一件巫女服上面抽下来的细绳,从琴的两侧穿过来之后巧妙的系了一个绳结,只要一拉就能拉开。

    在原版的电影中,这里拍的让人略微觉得有些不满,因为没有一个先抑后扬的过程。按照正常制造高潮的套路应该是武林盟主徐锦江占尽优势,打得元彪和林青霞险象环生,然后林青霞极限反杀,可电影中林青霞杀徐锦江简直杀的太轻松了。

    于是楚垣夕在这里擅改剧本,给自己加了好多戏,对朱魑步步紧逼。朱魑在台上一通躲闪,使劲瞪了楚垣夕好几眼,看他还来劲了,觑准时机直接把琴一塞,趁楚垣夕一愣神的时候向后一跳!

    此时正是反杀的时机,朱魑等楚垣夕抱住琴,立刻用手撸着绳扣一滑,同时往后一拉,拉紧“琴弦”的中段。

    因为她向后跳了一步,这跟绳子已经变得紧绷,楚垣夕赶紧默契的停下动作,相当于镜头定格给个特写,然后他然抬头,朱魑顺势一松手。

    就是现在,看到朱魑松手,曹珊用力在音响上一按,第三个音响顿时发出一声轰鸣。

    配合完美!楚垣夕暗叫一声好,看到绳线向他弹来,立刻戏精附体,如同中了闫芳大师的空气太极拳一样向后飞跌。曹珊动作不停,紧跟着按下第四个音响的按钮。

    最后一个音响已经调到了《六指琴魔》音乐的高潮部,出道即巅峰。朱魑听到音乐响起立刻走到楚垣夕的尸体跟前哈哈狂笑,并在BGM中舞动袍袖。这个笑是楚垣夕特地关照过的,一定要笑的恣意忘情特别畅快,然后背对着齐雨仰起头,向着前面的空气说:“你记住,这个江湖上,没有道理好讲!”

    至此表演结束,台下响起极为热烈的掌声和口哨,胖妹带头鼓掌,然后走上舞台,对曹珊说:“我们输的不服,你们应当承诺不首先使用朱魑,然后咱们再来比过!”

    曹珊哈哈哈哈笑着,“比就比,谁怕谁?”

    台下的夏目也在疯狂的拍手,虞美人比较矜持,拍了两下就停下了,然后若有所思的看着楚垣夕。

    等他走下台来,虞美人悄悄走过去,轻轻的问:“大神,我能问你个问题么?”

    “什么问题?”楚垣夕正兴奋呢,一看是虞美人,比较意外,只听虞美人问:“你是怎么知道我会岛国语的?”

    楚垣夕脸色一僵,“啊哈哈,我是……”他看了一眼虞美人,看到她的眼角仍然开的很大,这就是她非常认真的表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