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咸鱼的自救攻略 貌似高手

第二百七十六章 血馒头

    这种情况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张铭的脑袋瓜子里转来转去,最后还是觉得“福星”和“报死鸟”都是不可忽略的属性。

    于是他在事业群里发话:我让各位评估的是音乐本身的质量。至于合作模式,我们本身存在的问题是很明显的,应首先解决我们自身的逻辑问题,理顺主从关系和权利义务,制定专业的能够服众的标准,做到名正言顺,然后再挑别人的毛病。

    事业群里吵吵的几位仁兄不止做何感想,反正瞬间都不吱声了。反而是之前不说话的人纷纷开始表演。

    楚垣夕并不知道他的触角所及之外发生了多少事,他在看新出的新闻。今天的新闻真叫多,联众的葫芦刚按下去,滴滴的瓢又起来了,不过这次不是什么好瓢,而是一位很有气质的空姐打顺风车被残忍的杀害了。

    看着打过马赛克的图片,楚垣夕看不见脸都觉得怪可惜的,肯定是个美女啊,一个美好的生命就这么消失了,而原因……

    他正看新闻,旁边声叔路过,顿时被标题和图片吸引住,看得很入神。阿哑远远瞄了一眼,呵了一声说:“你们也在看这个?这下滴滴的乐子可大了。就滴滴这个审核形同虚设,不出事才怪呢。”

    声叔一晃脑袋:“嗨,顺风车就那样,图便宜可不服务就差点?反正我从来都是快车。”

    “叔儿,你个死肥宅又不用出门,你用滴滴干嘛?”杨苑美在旁边插刀,声叔“切”了一声不理她,在自己的电脑上找新闻,结果不用找,这新闻都已经刷屏了。

    楚垣夕摇了摇头,把屏幕上的新闻X掉,说:“这个啊,其实是裸贷害人。”

    杨苑美一愣:“裸贷?”

    “就是小额贷。”楚垣夕挺不爽的,“你没看新闻么?5号的事,8号女孩的遗体就找到了,今天刷屏是因为滴滴撑不住了主动曝光,开百万悬赏,简直越描越黑。”

    “那跟裸贷有什么关系啊?”

    “司机的身份也被挖出来了啊,新闻上说的,他欠了好多笔裸贷还不上。”

    阿哑也问:“那他应该去抢劫啊,他杀人家空姐干嘛啊?”

    楚垣夕心情有点沉重,说:“你不理解这种人吧?上百度贴吧三和大神吧、戒赌吧之类的瞧瞧就明白了。被小额贷缠上的人已经没救了,没有希望没有未来,无非是什么时候以什么形式走绝路罢了,像这孙子就是祸祸一个是一个。”

    阿哑被楚垣夕沉重的语气压制住,默默的看起了网页,声叔咋舌:“有这么严重?”

    “比你想的还严重。你借裸贷盯的是人家的钱,人家借给你盯上的其实是你父母的房子啊……除非是断舍离隐姓埋名逃跑,唉,也没那么好逃的,人家裸贷追债的可比公安的办法多多了,公安办事得合法,他们不用啊。只要沾上绝对是家破人亡的事。”

    声叔听了一伸头,然后看着新闻又一缩头,啐了一口涂抹说:“我呸!这滴滴这帮孙子,还让司机评价用户,肤白貌美大长腿声音好听的评价谁都能看见,这不强X指南么?”

    “那可不么?人家这叫打造性感的社交场景。”楚垣夕对滴滴那一套玩法心知肚明,因为他自己也是玩社交的,“滴滴就靠这么弄,融了17轮资,号称字母融资,26个字母这么融下去都快不够用了。你服不服?”

    正在他们唠嗑的时候,媒体支援组新招的公众号编辑陆羽跑过来,问:“老大,娜美姐让我问你,滴滴杀人这波热点蹭不蹭?热点已经上来了。”

    “不蹭不蹭。”楚垣夕赶紧摇头,“咱们得注意调性,这事跟咱们一点关系都没有。而且吧,这种事,热度是有,都是吃血馒头的,咱们尽量不沾吧。我估计今天又是群魔乱舞,一群吃血馒头的。”

    陆羽只好按捺住体内的洪荒之力,带着失望回转自己的办公区。他是个写公众号的熟手了,蹭热点的技能一流,不过对短视频并不太了解。到巴人来是一个对公司和个人都很好的选择,他可以补上短视频这一块热点的相关技能,公司得到一根很好的笔杆子。

    不过这个热点不许他蹭可是很郁闷的,因为楚垣夕这有奖励策略的,写出爆文来按传播性奖励DKP,而巴人的DKP对他这种怀着大号梦的自媒体人来说可是极为诱人的,比给奖金有吸引力。可惜,被楚垣夕毫不犹豫的否掉了,没商量。

    楚垣夕也有他要忙的。随着上周公司即将进行期权释放的消息飞出去,tg组且不必多说,其它各个部门都变得积极了很多,特别是支援部,他们算是公司的第二批员工,第一批员工tg组都开始拿期权了,而且条件简直太优惠了,让他们不用扬鞭自奋踢。

    很快支援部的HR组就加班加点的把该招的人划拉来一批,有些招来很快离开,有些能干下去但还需要观察。

    其中游戏测试是比较好招聘的。发出招聘需求之后很快就有人应聘了。

    游戏测试可以说是生活在游戏公司鄙视链的最底层,拿着最低的工资,贡献最多的绩效时长,熬夜加班是常态,正常休息几乎是梦想。

    对这群兄弟楚垣夕是很尊重的,因为测试的工作不起眼,但他们其实很大程度上决定游戏产品的质量,至少在国内是这样。

    这算是天朝特色吧,天朝的游戏公司无论如何都要赶工,就没有说“从容”开发的,因此任何程序猿单独拎出来可能个个都是铂金级的,组成队之后就跳水成白银了,bug永远一箩筐。

    这样,测试就是把我产品质量的最后一道关口,一群优质的测试不能让烂项目起死回生,但可以大大缩短优质项目实际高度和天花板之间的距离。

    经过一周的时间,四个测试兄弟陆续到岗开始修理tg项目。然后周五的时候楚垣夕偶尔一过问,差点气得蹦起来,因为几天的时间就查出来二百多个bu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