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咸鱼的自救攻略 貌似高手

第九百六十三章 《稷下学宫》庆功会

    这件事楚垣夕不知道要多久才会过去,对小康短期有影响是肯定的,这在楚垣夕听过曹翔完整论述之后就有了心理准备。但是既然不允许自己置身事外,应尽的义务肯定要尽到,剩下的只能盼着尽量少的人受到尽量小的波及。

    相对而言曹翔受到的影响更大一些,因为他需要提供为数不少的技术协助。还好他最近是真的不忙,只希望尽量早的结束,不要影响到里程碑6。

    而楚垣夕则把精力投入到年底小康的盘帐中。这回必须好好盘一盘,因为他去粤东省之前就感觉似乎企业链条中的哪里出了小毛病,让他感到有点别扭。

    这种别扭是非常感性的,没法用直观的数字进行说明,但楚垣夕处于直觉感到小康的报表中应该存在某些问题,值得好好盘它。

    结果又过了两天,12月24号,晚上就是平安夜,吃苹果的日子白天却发生了一桩惨剧。

    楚垣夕是忽然看到自己微博上留言量突然激增才发现有事。他现在也算有点名气,所以个人的微博上也有十几万自然关注,跟大网红们比不了,作为创业明星来说算是爆发前夜的状态,名气再向上走一走,就会引来大量关注。

    结果今天他的微博里突然爆发,楚垣夕打开微博的时候还以为上错号了,登成了巴人娱乐,心说我最近没踢陆羽啊?怎么这么多红点咧?

    他登陆微博是因为明天就是《稷下学宫》第一季上映的日子,所以今天必须亲自上微博联系一些人,到时候好来个万V齐转以助声威。虽然所谓万V齐转也不见得真有什么用处吧,至少看着好看。其中有些是陆羽就能支使动的,有些必须巴人集团的楚总出面。

    结果一登陆,且不说微博下面的留言量,以及被@了几千次,光看私信就差点把楚垣夕累吐血,而且要不是指名道姓都让他以为是不是发错人了?

    “我不应该骂你的楚总,我道歉。现在死磕外科考试题的我眼泪直掉。”

    “我不明白自己累死累活的学医,熬夜应付考试是为了什么。楚哥你说我学那么多年图个什么??连性命都不保了,随便什么渣渣想杀就杀,还学什么??这个社会到底怎么了?”

    楚垣夕纳闷片刻,随手一搜,发现原来是出了一件惨案。之所以让他很愕然,是因为所有平台的热搜上都没有看到这条新闻。

    这就是信息茧房的效应,当获取信息的圈子固定之后,凡是不主动去开阔信息渠道的,就会遇到这种尴尬的缺位。

    他当然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他了,因为十月底回母校做的讲座嘛。当初骂他的人有多欢,今天排队道歉的人就有多惨,微博留言怎一个凄厉了得。

    楚垣夕要想给自己的账号涨粉,这时候发一条相关的就行了,现在跑到他微博上留言的人,话都留在上一条里,完全不相干。但是他没有,因为自己心情也挺沉重的。说到底没有医生所有人都得挂,他只是跟学弟们掏心窝子说一声学医有多么不功利,并不是对医生不尊重。

    随手翻了翻,看到有人是这么@过来的:每次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连个热搜都没有。让@楚垣夕给评评理,这么大事比不上明星割眼皮?

    楚垣夕顺手@回去:这就得问问公知们都死哪去了……不过降热度倒是正常的,我理解有关方面不希望大规模传播的心理,坏的事情扩散开了也容易招致其它坏人模仿,更不好。

    写完之后他也没心情看微博了,草草发了一批邀请之后下线。适逢年底,巴人集团那边事情还挺多,不但《稷下学宫》要上映,《无道昏君》之前搞的活动收效也非常显著,相关主题下面的总播放量超过三十亿次,时间还不到两周,这个热度已经相当给力了,参与者蹭流量纷纷蹭的满钵满盂。

    手游那边赵杰顺势练兵。

    戈壁网络在巴人游戏的出手过程中留下了赵杰,留下了IP,但做《无道昏君》手游的基层员工没留下,戈壁网络现在的人都是后来新招的。虽然在并购合同签字之前巴人集团就已经开始为新公司招人了,准备做的很足,但新团队到底是组合起来的还是拼凑起来的?需要实战检验。

    换言之赵杰那里现在是两个团队并行,一个在钻研传统RPG游戏开发,未来要做编辑器转成UGC平台,一个是正经的手游研发团队,继续更新《无道昏君》挂机手游的线上版本。

    这次抖音昏君活动正是团队更新版本的时间节点,赵杰这人七情上面,那几天饭都不香,生怕版本更新出错被楚垣夕挂起来祭天。

    其实他已经大可不必,今时不同往日,楚垣夕已经没法拿他祭天了,因为他现在平常工作中已经不再写代码,干的是正经的领导工作。此时赵杰正确的玩法是找到别的责任人用来祭天。

    后来版本更新没问题,赵杰也醒过闷来,立刻大放厥词,说老子都已经是CEO了,谁还能拿我祭天,哼!

    随着一波新玩法的更新,主要是新增了一些数值玩法和对应的付费点,这款游戏流水大涨,而新玩家大量涌入,DAU经过接近两周的发酵已经在向3000万冲刺。双重的好消息让赵杰每天合不拢嘴,不断盘算自己公司的估值应该涨到多少。

    不过赵杰最近看见楚垣夕都发现他愁眉苦脸的,仿佛亏了多少钱似的。

    “什么钱不钱的啊?你这已经自负盈亏了?开始在北美买量了吗?苏珊贝尔入职之后工作状态怎么样?昨天圣诞节人家怎么过的,关怀过了吗?也不说主动汇报工作!”

    楚垣夕虽然数落,但仍然有些神不守舍,忽然说:“今天晚上朱魑组织了个庆祝,《稷下学宫》泰山台上映的庆祝,一边K歌一边看节目,你也来一下?”

    “你早说啊,今天晚上我们也团建啊……”赵杰顿时变得委屈起来,心说这种事难道不应该提前三天预约吗?

    “哎呀抱歉抱歉,最近我忙糊涂了,主要是今天来的美女比较多。下次我提前……”

    楚垣夕正说着,就看赵杰光速打开微信,用语音说:“贵哥,今天晚上团建你组织一下,我临时有事去不了了,让兄弟们玩high着点。”

    说完,赵杰背对着楚垣夕瞪了瞪眼睛,然后用轻松的语调说:“别下次了,你老是下次我提前,下次多少回了啊?”

    贵哥是赵杰给戈壁网络招的CTO,引擎技术大拿,但是人情上就比较生硬了,不了解他的人会觉得他既傲气又刻薄,其实多接触之后并没有,主要是颜值造成这种印象。

    结果等到晚上,这个KTV让赵杰大吃一惊,实在太奢华了。一进门就特别酷炫,昏黑的走廊中无数霓彩灯光轮寻闪烁,上台阶都带响的,因为脚下踩的是钢琴台阶。

    他来的稍微晚了点,进门报上名号,前台居然给他调来一台引路机器人请他跟着走。赵杰小心翼翼的走着,发现旁边有个游乐场,一边是光影台球,人走在昏暗的场景,台球桌面做成蔚蓝色海洋的感觉,有深有浅有流动,一个个台球像是水球,超带感。另一边是真人版娃娃机,一个人操纵,另一个人被拦腰吊起来在娃娃池里随便捞。

    等到他被引路机器人引到包间,发现连玻璃门上都带着蛛网状的灯光,把手往中间蜘蛛后背上一按,门左右分开,里面竟然是森林系环境。

    包间超大,两面墙上都是55寸大屏幕,正面是一扇落地5米高的超大LED屏,形成真正的立体环绕,不怕任何人挡住提词器。落地屏前是专业的演唱舞台,带着追光灯,于文辉正跟一个不认识的美女面对面K歌呢。

    赵杰一听啥?这是于文辉的嗓子?不可能!这套音响该不会是带着即时修音的吧?不过他的注意力马上被森林另一边的美食自助树给吸引了过去,超丰盛。

    但他忽然发现气氛有点诡异。

    今晚来的人不少,不但于文辉到了,连铃木老爷爷也来了,杨健纲有热闹必凑,齐雨当然也得到场,她是从芒果特地飞过来的。此外还有一些赵杰不认识的人,不都是来自巴人集团。

    场中的焦点当然是朱魑和杨苑美了,因为摄制期间他们俩是跑前跑后的人。但赵杰打完招呼肯定是习惯性的先找楚垣夕,结果发现楚垣夕窝默默的在一个角落里。

    这就是赵杰感觉诡异的原因,楚垣夕旁边一圈像是被沉默术士放过技能一样,声音特别低,特别是在这个草擦的K歌环境下尤其明显。他用拳头支着腮帮子坐着,虽然也跟左右说话寒暄,脸上也有笑模样,但是以赵杰和楚垣夕多年来形成的熟稔关系,完全能感觉到他和这个欢乐的场合格格不入,笑的特别公式化。

    赵杰走过去一屁股坐在楚垣夕旁边,“嘿,怎么不搞个烤涮一体的KTV啊?我记得百子湾那边有好几个KTV都是烤涮一体啊。”

    “你就知道吃,你个没正形的。这家比那些可贵多了,朱魑可是真舍得花钱。”

    楚垣夕说话间有一种心不在焉的感觉,眼神也比较飘忽,赵杰朝舞台那边努努嘴:“于文辉那是跟谁唱呢啊?”

    “房诗菱。”

    赵杰猛然变色,这个姐姐的大名他可听过不止一次。主要是跟楚垣夕传过太多八卦了,楚垣夕那是什么人呢?身边美女如云啊。能制住楚垣夕的女人,纵观巴人小康好几百口子都没出现过,因此公司里有不少人把她奉为大神,只是一直没对上号,没想到是她!

    很快台上一首唱完,于文辉刚撂下话筒,优土的管辛蹿了上去,“还我还我,该我了!”

    房诗菱大麦霸来者不拒,而且什么歌都会,管辛点的是抖音神曲,乌兰托娅的《火红的萨日朗》,她居然也会唱。

    管辛一开口赵杰就肯定了,绝逼是即时修音。他跟管辛说过话,绝对不是这个味儿的。这KTV果然便宜不了,居然让人唱出录音棚的感觉。

    他跟《稷下学宫》项目虽然没关系,但今天也受邀,因为他在优土也管网综,今后巴人传媒再做综艺很有可能要走网的,那可就有很大的关系了。

    赵杰听他唱了一阵,发现这不正是自己大展歌喉的时候嘛!自己从小五音不全,有百万修音师伺候着唱歌正是长久以来的梦想!

    可是楚垣夕这个状态也太不对劲了吧?难道被房诗菱压制了之后居然能够怂成这样?这不可思议啊这个?这绝对不是楚垣夕的风格,没有任何人能够压制住楚垣夕!赵杰一度以为就算杰克和pony同时出现楚垣夕都不会怂的,怎么可能这副鬼样子!

    他慢悠悠的绕着楚垣夕转了两圈进行观察,而楚垣夕竟然没有注意到他转圈圈?

    而且楚垣夕给人这个感觉吧,还不是怂。外人可能感觉不到,他跟楚垣夕一个项目经理一个产品经理一起搭班都多少年了?杨健纲都赶不上,杨健纲熟虽熟,但不是一直在一个组里。

    楚垣夕这明明就是一款产品呕心沥血倾注极大的热情之后上线数据不及格,留存吸量哪样都不行,鹏飞科技通知砍项目时候的状态。两次,赵杰至少看到过楚垣夕有两回就是这样的,今天是第三次!这绝对不是因为被谁的气场压制,而是心丧!有一种藏在极深处的悲伤,心爱的东西要永远失去了……

    他拿脚踢了踢楚垣夕小腿,“你不至于吧?状态不对啊你,怎么了?发生什么我不知道的大事了吗?”

    “没怎么。”楚垣夕应付着,心说还真有,待会警车开过来搅和了这场聚会我都不意外。

    “房诗菱为啥来啊?”

    楚垣夕苦笑:“我哪知道啊?我也纳闷呢,太不合理了也,《稷下学宫》庆功会,她怎么会有脸来啊?”

    实际上房诗菱的出现确实让他措手不及,再见面已是沧海桑田,楚垣夕心说是不是房诗菱知道自己团伙被他举报了所以跑来示威的啊?

    要是没有众创通汇这事楚垣夕肯定得问问,配钥匙三块钱一把十块钱三把?

    但是有这茬在,什么《稷下学宫》之类的矛盾根本就是小事情,楚垣夕现在只想相忘于江湖,山不过来,他也不想上山。

    这时管辛和房诗菱对唱完毕,管辛意犹未尽的走过来,房诗菱亦步亦趋,居然放下麦克风也跟了过来。

    今天的房诗菱红光满面,楚垣夕也不知道她是K歌K的美了,还是众创通汇赚钱了有她一份?总之状态满格。希望是前者吧,后者可就不是15年的事了。

    这时声叔和白沙恰好也走了过来,白沙是今天这场聚会中最风光的人,因为他是编剧+导演,在摄制的过程中可以说是现场阶段说一不二,狠狠的出了回名。

    可巧白沙是认得房诗菱的,因为当初楚垣夕的操作是必须雪藏白沙的,不能被人知道有这么一个人,所以必须把事情跟白沙讲明白。因此,他完全了解房诗菱抢项目的全过程,不过也只限于过程,背后的关系却并不了解。

    此时一看,咦?房诗菱?他比楚垣夕还要懵逼,然后目光在房诗菱跟楚垣夕之前切换了好几次,最后相当直白的问:“楚总,你请的房女士?”

    楚垣夕哭笑不得:“我也百思不得其解啊。”

    房诗菱像是已经完全从丢掉《深夜画廊》的打击中恢复过来,而且毫无芥蒂了一样,意气风发的说:“喂喂,我好歹也是为了《稷下学宫》付出过心血啊!”

    白沙无声讥笑,楚垣夕心说可算是高文明没来,不然非得跟白沙打起来不可。房诗菱则不以为然,因为白沙对她来说已经是nobody了。她今天来有别的目标,因此嫣然一笑:“痴痴请我来了,怎么样?你平常想听我唱歌还听不到呢。”

    “是是是,你唱歌绝对专业级的,不过你得承认,声叔唱的比你好。”楚垣夕心说您唱的好您直播的时候倒是唱啊,那打赏肯定哗哗的,但是绝对不唱,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说完他冲声叔一使眼色,意思是上去给娘们露一手,最好把房诗菱引走去PK一番才好呢。现在他有很多话想说,但是生怕自己一个不注意说错了什么,那就捅娄子了。

    赵杰一路旁观,这时候一看,心说不行,俩麦霸拿起麦来天知道什么时候放下。他赶紧抢先上台,鬼哭狼嚎一番下来发现感觉是真不错,这自动修音的设备虽然没有人工修的精致,但是它快啊,还带补音的,完美满足自己的需求。

    等他满足了自己的私欲下来,发现楚垣夕跟管辛侃上了,侃的是瑞幸。

    只见楚垣夕状态似乎恢复了一些,正在指点江山:“你们考虑投资可一定要理性,一定要克制!瑞幸Q3虽然营收翻了五倍,但是现金流只涨了百分之三百多,你的明白?现金流除以GMV是下跌的,这叫神马?烧钱没烧出现金流来。

    而且他们的现金流里有很大一部分是从资本市场上获取的,不是从交易中,刨掉这部分就不知道下跌多少了。他们这个新零售绝对不是你们的新零售。”

    “楚总我跟你说,你太小看瑞幸了,人家咖啡豆最近连着两年都拿了国际上最有含金量的大奖,咖啡里的诺贝尔,三十个评测盲测盲评,非常厉害的。”

    “哎呀那有什么用啊?您咖啡豆再好塞进咖啡机里还不是要深度烘培损失掉原本的味道?还不是要和别的豆子拼配起来用啊?你买的美式咖啡根本就不是美式滴滤壶冲出来的,都是咖啡机加压出来的浓缩咖啡再兑水,都是一样的难喝。”

    正在两人辩论的时候,朱魑忽然幽灵一样走过来,深怀忧色的看了看楚垣夕,引起他的注意之后做了个跟我来的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