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神圣罗马帝国 新海月1

第十八章、诈捐门

    国与国之间,利益永远都是主题。弗朗茨在算计俄国人的同时,沙皇政府同样也再算计奥地利。

    这种算计和结盟无关,大家都是在规则范围内进行的。在利益大于矛盾之前,双方的盟友关系还是可靠的。

    俄奥同盟建立后,沙皇政府放松了对普鲁士的压制。

    显然,奥地利政府暴露了对南德意志地区的野心后,沙皇政府担心奥地利会统一整个德意志地区,威胁到他们的欧陆霸权,准备让普鲁士人制衡奥地利。

    最直观的表现,俄国对普鲁士王国施加的外交压力,没有前面那么有力度了。

    某种程度上来说,弗朗茨还在无意中帮了普鲁士人一把。当然这种帮助,并不足以让俄国人放任普鲁士王国兼并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两个公国。

    丹麦这个小弟,俄国人还不想放弃,沙皇政府需要一个稳定的北欧,普鲁士王国的扩张已经打破了北欧的平衡。

    沙皇政府陷入了矛盾中,最佳的选择是让普鲁士王国向德意志中心地区发展,拖延奥地利统一南德意志邦国的时间。

    但是又不能让普鲁士王国统一德意志地区,这与俄国人的战略不符。在沙皇政府看来,奥地利这个盟友是最佳选择。

    有一定实力,又没有威胁到俄罗斯的实力。最重要的是哈布斯堡王朝已经很老了,任何一个老牌帝国想要新生都非常的困难。

    相比之下,新崛起的年轻帝国才更加令人忌惮。年轻意味着还处于上升期,未来有无限的可能,很不幸普鲁士王国就是一个有潜力成为年轻帝国的王国。

    俄国人非常的矛盾,一方面他们想要普鲁士王国制衡奥地利,另一方面他们又担心,普鲁士被英法拉拢了过去,在关键时刻刺背俄罗斯或者是奥地利。

    在尼古拉一世看来,最佳的选择是普鲁士王国也拉拢过来,重回“北方三宫廷时代”,或者说是“三皇同盟”。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归根结底还是利益,现在俄国人还不能牺牲丹麦人的利益,这会让盟友感到寒心。

    那么接下来让普奥联手瓜分德意志地区,也就不好操作了,很明显一个北德意志地区是很难喂饱普鲁士人的。

    要是普鲁士向德意志地区伸手,不要说奥地利忍受不了,就算是尼古拉一世也忍受不了,他可不能容忍诞生一个德意志帝国出来。

    更加严重的是普奥瓜分德意志地区过后,普鲁士王国就真的做大了,两家联手正好堵住了他们西进的道路。

    搞不好未来的“三皇同盟”击败敌人过后,就是普奥联手对抗俄罗斯,给自己培养敌人的感受,总是不美妙的。

    圣彼得堡

    为了解决这个麻烦的问题,尼古拉一世专门召开了御前会议。

    首相率先开口说道:“陛下,要么全力拉拢普鲁士王国,延续柏林公约;要么联合将普鲁士王国打压下去,让他们没有能力给我们添乱!”

    这道选择题大家都知道,打压普鲁士王国该怎么做,非常的简单只要联合奥地利狠狠揍他丫的一顿,保管十几二十年普鲁士都翻不了身。

    可问题是打趴下了普鲁士,奥地利的目标或许就不是兼并南德意志地区,而是要统一整个德意志地区了。

    打压不可行,那就改为拉拢普鲁士。拉拢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这笔代价俄国人是不会出的,要他们割肉,就是再要他们的命。

    外交大臣卡尔-渥赛尔罗德分析道:“陛下,普鲁士人的胃口很大,现在德意志地区有两种统一思想,一种是由奥地利统一德意志地区建立大德意志帝国,还有一种是由普鲁士人统一除奥地利外的德意志邦国建立小德意志。

    后者是普鲁士人捣鼓出来,他们的目标非常的明确,就是统一德意志,现在他们发起丹麦战争,就是在为这个目标而努力。

    如果我们肯支持普鲁士统一德意志地区,他们肯定会加入同盟,不过奥地利那边必然不会答应。没准我们的战略还没开始,普奥两国就先打起来了。”

    尼古拉一世皱着眉头问道:“怎么北德意志邦国还喂不饱普鲁士人么?”

    俄国人奉行的是实力至上,有多强的实力就分享多少利益,现在普鲁士王国就是列强中垫底的存在,或者说只是一个准列强。

    后世大家对普鲁士王国评价高,那是因为他们统一了德意志,建立了牛逼哄哄的德意志第二帝国,就拔高了他们的地位。

    并不是说现在他们这个人口1300万的中等国家,就拥有和各大强国比肩的实力了。

    “陛下,我们可以尝试一下用北德意志地区拉拢普鲁士人,如果不行的话就引诱他们向低地国家扩张。”外交大臣卡尔-渥赛尔罗德提议道

    19世纪是一个扩张的年代,各国无不想要扩张自己的实力,这个年代不扩张就是在慢性自杀。

    不要看后世的很多国家,都从这个年代苟活了下去,实际上很多人都忽略了他们所经历过的风险。

    荷兰、卢森堡这样的小国就不提了,就连西班牙这样的大国,后面都被人一路吊打。

    普鲁士、奥地利这种地理位置巨坑的国家,要是不对外扩张壮大实力,无论是俄国人西进,还是法国人东征,都是一个悲剧。

    种田发展也不是不可以,不过种田发展的速度太慢了。没有足够市场、工业原材料,你努力二三十年,还比不上人家两三年的成果。

    “不行,让普鲁士人兼并北德意志邦国,就已经很危险了。要是让他们再获得了比利时、荷兰,那么又是一个法兰西。”首相激动的反对道

    “首相阁下,我们西扩的道路已经被挡住了,普鲁士王国就算是做大,也不可能反攻俄罗斯,只要我们挑起普奥矛盾,西线就稳定了。全力经营地中海,才是我们的国策。”卡尔-渥赛尔罗德解释道

    ……

    俄国人内部争执不休,减轻了对普鲁士的外交压力,给普鲁士人造成了一种错觉,似乎只要他们打服了丹麦人,造成了既定事实俄国人就会妥协。

    受此影响,普鲁士军队迅速击败了前线的丹麦人,1849年4月9日,普鲁士军队再次进入日德兰半岛。

    和上一次的克制不一样,这次普鲁士人为了逼迫丹麦王国妥协,一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四月份还没有过去,半个日德兰半岛都沦陷了。

    要不是丹麦人有先见之明,把首都建立在西兰岛上,普鲁士人海军是弱鸡,估计普鲁士军队就要直捣黄龙了。

    顶不住就找老大,尼古拉一世也被普鲁士人的做法给激怒了。

    打狗还要看主人呢?他都已经三番五次的叫停了,居然还敢继续采取军事行动,完全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自认为尊严受到挑衅过后,俄国人立即采取了行动。

    1849年5月7日,两个俄罗斯步兵师登陆日德兰半岛,挡住了普鲁士军队前进的道路。

    打是不可能打的,腓特烈-威廉四世怂了,从圣彼得堡传来的消息表明俄国人的容忍已经到了极限。

    发动战争容易,要结束战争就难了。不要看现在腓特烈-威廉四世已经镇压了国内的革命党,可是普鲁士依然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

    前线的军队打的太过顺利,也不是一件好事。现在民众的视线都被转移到了普丹战争上,没有人记得他们镇压革命了。

    可是民族主义勃发的后遗症也来了,民众不能够容忍失败,尤其是战场上已经打赢了,政府再做出让步。

    停战可以,放弃石勒苏益格和荷尔斯泰因两个公国就不行,这是原则问题,谁敢让步谁就是卖国贼。

    帮普鲁士人造势的可不只是奥地利,德意志地区的所有的邦国都出了力,包括倾向于普鲁士人的北德意志地区邦国。

    可以说现在整个德意志地区,都在精神上支持普鲁士,如果精神支持能够变成实质上的支持,那么腓特烈-威廉四世也不用怂了。

    维也纳

    “陛下,普鲁士驻维也纳大使向我们寻求帮助,外交部拒绝过后,他们又提出了在奥地利募捐战争军费。

    根据我们收到的情报,普鲁士人在国内已经发起了募捐,现在他们又把目标投向了整个德意志地区,他们的财政应该是快要撑不住了。”梅特涅笑呵呵的说

    募捐军费?这可是弗朗茨帮普鲁士政府想出来的妙计,民众的钱可不好拿。

    要是拿了钱最后事情没有办到,这些人捐款的时候有多高的热情,未来就有多大的怨恨。

    “既然如此,我们就配合他们好了,政府派人帮他们进行募捐,让人在德意志地区造势,把实际募捐的款项放大那么一点点。

    外交部代表奥地利政府向普鲁士捐款一千万盾,支持他们为德意志联邦收复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两公国的军事行动。

    不过这笔钱先不用急着给他们,随便找个理由往后拖一拖,实在拖不下去了,就以财政困难为由分期付款。”弗朗茨想了想说

    诈捐门,到了21世纪都有人敢玩,弗朗茨自然不介意效仿了。

    不对,他这还不能算诈捐,又不是真的不给钱。

    只要普鲁士人能够让这两个德意志公国,重回德意志联邦的怀抱中,奥地利政府就给钱。

    如果普鲁士人顶不住压力,放弃已经到手的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公国,这笔钱自然也就不用给了。

    顺便还要发动德意志各邦国的民众去普鲁士大使馆门口抗议,让他们退还血汗钱。

    “是,陛下。”梅特涅回答道

    不知道普鲁士代表听到这个消息过后,会有多么的高兴,大概不会兴奋死吧?。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