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神圣罗马帝国 新海月1

第一百三十二章、烈火烹油

    君士坦丁堡爆发瘟疫的消息确定后,佩利西耶不敢怠慢,立即向巴黎政府进行了汇报。

    凡尔赛宫

    拿破仑三世的心情非常糟糕,克里米亚半岛爆发瘟疫消息刚刚传回来,君士坦丁堡也跟着爆发了瘟疫。

    病毒是从哪儿来的,拿破仑三世没有兴趣知道,现在他头疼的是接下来该怎么办。

    克里米亚半岛还好说,有那么大地盘,分散隔离疫情区,可以控制疫情蔓延。

    君士坦丁堡现在就剩下巴掌大的地方,人口密度又那么高,还要和俄国人进行巷战,这个疫情怎么控制?

    陆军大臣阿尔诺开口说道:“陛下,君士坦丁堡爆发了瘟疫,前线的情况恐怕要糟。

    这个时候增兵,就是把小伙子们往火坑里推。英勇的法兰西士兵可以战胜俄国人,但是对瘟疫只有上帝能够对付。”

    君士坦丁堡战役爆发以来,法军几乎每个月都在增兵,也不能算是增兵,主要是补充前线的兵力消耗,顺便替换掉一些被打残建制的部队。

    这方面拿破仑三世做的还是很不错,没有把一支部队往死里用。那怕是清除异己,也大都是找借口调离岗位,没有大开杀戒。

    战争打到了现在,巴黎政府早就想停下来了,只不过因为政治因素,拿破仑三世无法妥协。

    现在阿尔诺在隐晦的提醒拿破仑三世,要么找个借口放弃君士坦丁堡,要么组织更多的军队去和俄国人决战,总之不能继续用添油战术拖下去。

    政治敏感度极高的拿破仑三世,立即醒悟了过来,甚至他还想到了更多,急切的说:

    “外交部立即和奥斯曼帝国谈判,让他们放弃君士坦丁堡,我们将保障他们其它地区的利益作为回报。

    可以联合英国人一起施压,这个时候,相信伦敦政府会做出明智选择的。

    把谈判的消息放出去,就说我们要替基督世界拿回这座圣城,联系天主教会帮忙造势。

    命令前线佩利西耶,我不管他用什么办法,也必须要让俄国人感染瘟疫!”

    这个年代科学还没有深入人心,要是再不采取行动,被俄国人抓住了机会,发动政治攻势,后果就难以控制了。

    要是瘟疫只是在联军中爆发,俄国人却安然无事的话,后面的战争不用打,光靠政治手段都可以英法政府完蛋。

    一句“上帝要惩罚帮助异教徒的叛徒”,估计前线的军心士气瞬间就崩溃了。不管是新教徒,还是天主教徒,他们都是信奉上帝的。

    君士坦丁堡是基督世界的圣地,就赋予这座城市浓厚的宗教色彩。从宗教感情上来说,可没有人喜欢帮助奥斯曼帝国。

    要是让国内的民众知道,政府因为帮助异教徒受到了上帝的惩罚,那么后果还用考虑么?

    拿破仑三世可不敢考验法兰西民众的信仰虔诚度,和这个可怕的后果相比,奥斯曼帝国这个盟友的重要性就不值得一提了。

    死道友不死贫道,为了度过可能爆发的政治风暴,奥斯曼帝国的利益只能被牺牲了。

    ……

    事实证明,拿破仑三世完全多虑了,瘟疫真不是上帝放的,因为这是无差别杀伤,俄国人也没有幸免于难。

    可能是因为毛熊的体格强壮,瘟疫给他们带来的伤亡没有联军那么严重,水土不服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伴随着瘟疫一起降临的,实际上还有痢疾,只不过症状看上去差不多,联军还没有发现两种疾病的区别。

    巴尔干半岛俄军指挥部,远征军高层齐聚一堂,所有人都脸色苍白。

    缅什可夫非常关心的问:“确定是瘟疫了么?”

    一名中年军医严肃的回答道:“司令官阁下,消息已经确定了。截止到目前,我们有超过五千名士兵出现呕吐、腹泻症状,这超过了正常流行感冒的范围。”

    “司令官阁下,根据我们抓到的俘虏交代,城内的法军也有大量的士兵病倒。”不待缅什可夫出声,一名中年军官补充道

    没有犹豫多久,缅什可夫就做出了决定:“命令部队做好防疫工作,进攻还是不能停,我们的情况糟糕,城内的法军只会更加严重。

    瘟疫的问题,我会向圣彼得堡求助,让国内派很多的医护人员过来。这次瘟疫也是一个机会,我不相信法国人还能够撑得住!”

    面上紧张的缅什可夫,内心深处却松了一口气。既然瘟疫爆发,那么法国人的好日子也就结束了。

    这个道理非常的简单,人口密度越大,越有利于瘟疫传播。这种情况下,城内的肯定比城外的损失更大。

    战争打到了现在,君士坦丁堡城内死了多少人,十万还是二十万?又或者是三十万、四十万,甚至是更多?

    这些尸体及时处理了么?或许法国人处理当中的绝大部分,可剩下的那怕是百分之一漏网,那都是上千俱尸体,没见君士坦丁堡城内的老鼠都胖了么?

    尸体腐烂,虫蚁滋生,简直是就是病毒传播的最佳助手。甚至不需要外来病毒,君士坦丁堡本身都具备爆发瘟疫的可能。

    ……

    维也纳

    接到君士坦丁堡爆发瘟疫的消息后,弗朗茨第一时间召开了会议,让卫生部主持防疫工作。

    尽管历史上这次瘟疫,波及范围不广,主要是在克里米亚半岛爆发,奥地利只是稍微有点儿影响。

    现在的情况明显不一样,既然瘟疫在君士坦丁堡爆发了,那么巴尔干半岛还能够幸免么?巴尔干半岛遭了殃,奥地利难道不会受到影响?

    防疫工作部署完了,弗朗茨才继续考虑瘟疫带来的影响。

    “瘟疫爆发,法国人是守不住君士坦丁堡了,接下来的国际形势会如何发展,大家有什么看法?”

    梅特涅提醒道:“陛下,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次瘟疫的死亡率并不是太高,如果疫情得到控制,法国人还是有能力守住君士坦丁堡的。”

    弗朗茨哈哈一笑,然后问道:“元帅,俄国人切断君士坦丁堡的水源多久了?”

    拉德斯基元帅回答道:“陛下,快十六个月了。不过君士坦丁堡有港口相连,他们还是有足够的淡水补充,现在城内并不缺淡水补给。”

    君士坦丁堡由于地质原因没有地下水,尽管城内有储水设施,可是这也无法供应这么多人消耗。

    弗朗茨摇了摇头说:“君士坦丁堡城内那么多人,每天的生活用水可不是一个小数字。

    被俄国人切断水源这么长时间,我们可以大胆的判断,城市内的储备水源已经枯竭。

    现在他们全靠用船舶运输淡水,满足城市数十万人的用水需求。

    这么多人,每天要消耗的淡水也不是一个小数字,这需要大量的船舶运输。

    活跃在君士坦丁堡的运输船才多少?在完成各项物资运输过后,能够供应多少淡水才多少?

    英法的官僚们,最多会保证这些人基本的生存用水,生活用水恐怕都是限量供应。

    如果在平常时期,淡水供应不足,大家也可以坚持一下,大不了就是一段时间不洗澡、不洗脸、不洗手。

    现在的情况就不一样了,没有足够的淡水供应,法军如何进行防疫?基本卫生条件无法改善,病毒传播如何进行遏制?”

    因为防疫会议的缘故,大家都恶补了一阵防疫知识。有些是奥地利卫生部的官员提出的,有些是弗朗茨根据记忆补充的。

    现在大家都知道卫生的重要性,在这种瘟疫爆发关键的时刻,城内法军却因为没有足够的淡水,病毒不找他们找谁?

    外面的俄国人就算是同样不主义卫生,可是人家不缺水,偶尔洗一次澡总是有的吧?

    城内的法军士兵,不知道多长时间才有这样的机会,或者说是根本就没有机会。

    这个问题,不管法国人有没有注意到,他们都无能为力。

    因为这个缺口不是一星半点儿,只是满足生存所需,每天一小盆水足以,要是改善卫生条件,这个消耗量要增加好多倍。

    短时间内,他们上哪儿去找这么多运水船?

    每天都要消耗数万吨的淡水,估计把英法在地中海的船舶全部调过来,才有可能满足他们的后勤供应。

    费利克斯想了想说:“陛下,如果法国人解决不了瘟疫问题,我们就可以准备调停这场战争了。

    一旦俄国人拿下君士坦丁堡,这场战争就打不下去了。

    俄国人的财政已经出现了危机,如果不是因为君士坦丁堡的政治地位太特殊,恐怕他们早就妥协了。

    现在俄国人已经占领了保加利亚地区,再让他们占领了君士坦丁堡,未来就更加难以控制了,最好还是遏制一下。”

    梅特涅反对道:“首相,这个时候想要遏制俄国人已经晚了,除非我们可以撕毁俄奥密约,否则在未来的谈判中,我们必须要支持他们。

    外交上有我们的支持,只要君士坦丁堡被俄国人占领了,我不认为英法有能力逼迫沙皇政府吐出来。

    不要忘了对我们来说,这个时候维持俄奥同盟,要比遏制俄国人重要的多,我们不可能反对俄国人吞并君士坦丁堡。

    既然遏制不住,那么何必还要做这个恶人呢?

    不如索性再推上一把,让俄国人继续在前面吸引英法的火力,加深他们之间的矛盾。”

    “推一把”,这个提议弗朗茨非常的有兴趣。要掌控黑海舰队,可不是仅仅一个君士坦丁堡就够了,这需要同时掌控巴尔干半岛和小亚细亚半岛。

    俄国人还有能力打下去么?显然是不存在的,那怕是沙皇政府不顾一切的爆肝,也要止步君士坦丁堡。

    万一把英法逼急了,没准还有可能被反推一波,俄罗斯帝国的交通制约了他们的实力投放。

    在巴尔干半岛上,纵使有奥地利的支持,俄国人最多也只能发挥出七八分的国力,拿什么和英法拼下去?

    现在俄国人占据上风,只是英法没有反应过来,在战场上互相坑队友。

    一旦俄国人给他们的压力太大,让两国放下了矛盾精诚合作,战场上又是另一种局面了。

    俄国人打不下来没有关系,弗朗茨也不希望沙皇政府能够真的掌控黑海舰队。

    地中海实在是太小了,英法西奥四国都不够分,完全没有多余的利益给俄国人。

    可并不妨碍让俄国人产生野心,毕竟君士坦丁堡都拿下来了,地中海又更近了一步。

    只要俄国人还有野心,那么他们和英法就无法妥协。英法俄三国相互对抗,奥地利也就安全了。

    历史上俾斯麦就是这么设计的,结果威廉二世外交玩儿崩了,居然让法俄两国结了盟,作为夹心饼干自然悲剧了。

    “俄奥同盟不容破坏,遏制俄国人的事情可以让英法来做,作为盟友,我们绝对不能背信弃义!”

    弗朗茨直接表明了态度。他可不想放出错误政治信号,让政府高层误认为奥地利已经拿到了想要的利益,就可以抛弃俄国人了。

    从国家利益上来看,这种背叛是非常正常的,现在和英法靠拢有利于奥地利的海外殖民,似乎更加符合国家的利益。

    可是考虑到战略上的安全,情况就不一样了。相比不稳定的法国政府,和野心勃勃想要逆袭的普鲁士王国,弗朗茨觉得还是和俄国人结盟更加靠谱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