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神圣罗马帝国 新海月1

第两百八十章、最佳盟友

    华沙会战落幕的消息传开后,整个欧洲都沸腾了。报纸纷纷腾出版面,刊登这一消息。

    要知道不久前普军才创下了“华沙大捷”,不知情的民众一直都以为普军在华沙地区占据上风,这样的惊人转折实在是令人难以接受。

    尤其是对购买普波联邦战争债券的投机客们来说,更是难以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

    伦敦的街头已经出现了抗议游行的民众,证券交易所都愤怒的民众围得里三层、外三层,中间不知道还有多少层。

    “被骗了”,自然要讨个公道。这些人只有一小部分是一开始就买入的,大都是后面被忽悠上船的高位接盘侠。

    普军打出“华沙大捷”后,英国媒体纷纷看好普波联邦赢得战争,连带着柏林政府发行的战争债券大涨。

    事实证明,资本家们的便宜不好占,普波联邦要是即将赢得战争,他们又怎么会离场呢?

    负责代理发行普波联邦债券的“卡尔玛咖证券公司”除了几名一线工作人员,企业高管早就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砸了它!”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投机者们,冲破了安保人员的拦截,尽情的开始发泄,留下的几名倒霉蛋工作人员成为了替罪羊,惨遭众人蹂躏。

    好在证券交易所是伦敦警方的重点防区,发生在卡尔玛咖证券公司的暴行,很快得到了问询赶来警察们的制止。

    这只是一个缩影,在资本大鳄离场的大背景下,又岂止证券市场遭到重创,股市同样也难逃一劫。

    毫无疑问,承接普波联邦贷款的银行,成为了这场风波的重灾区,股价一路狂跌。

    普波联邦还没有战败,伦敦就已经先乱了。这年头的英国政府,还是很有执行能力的,本杰明首相第一时间召开新闻发布会,安抚人心。

    大致意思是:债主还在不要担心,伦敦政府会想办法保住柏林政府,大家手中的债券不会变成废纸。

    如果要深入解读,也可以理解为:债主还在,不过现在很穷,什么时候能够还钱就就知道了。

    战争债券嘛,肯定不可能马上兑付,时间最短的那也是三五年后,长的十几二十年后都是正常的。

    到时候英国政府早就换届了,要操心也是后面政府的事情,本杰明首相不介意先开空头支票。

    不过英国外交部还是加快了行动的步伐,不断游说欧洲各国介入这次普俄战争,截止到目前为止已经有:葡萄牙、荷兰、比利时三国附和了伦敦政府的停战提议。

    ……

    就在不久前,奥地利政府也收到了柏林政府调停邀请,弗朗茨一直在犹豫中,随着华沙会战的结束,事情再也拖不下去了。

    “不能再这么等下去,普俄战争马上就要结束了,我们必须要采取行动,要不然局势就失控了。”外交大臣韦森贝格提议道

    确实快要失控了,真要是让沙皇政府吞下了普鲁士王国,再想让他们吐出来就难了。

    以目前的国际局势,沙皇政府很有可能利用奥地利的民族主义,拿普鲁士王国的领土充抵债务,把维也纳政府架在火上烤。

    更悲剧的是俄国人这么干了,维也纳政府不仅要自己吞下苦果,还还必须要感谢他们,至少明面上是如此。

    普鲁士王国现在有啥?

    答案是债!

    奥地利现在接受普鲁士王国,不仅借给俄国人的钱收不了回来了,搞不好还要再补沙皇政府一笔钱。

    不光是如此,柏林政府欠下了巨额债务,战后肯定无力偿还,现在接下了普鲁士王国,同样也意味着接下了巨额的债务。

    除了债务外,战后的经济重建也需要一大笔钱,毫无疑问柏林政府出不起,中央政府必须兜底。

    这还只是经济上的,政治上的麻烦更多。万一外交工作做得不好,就会陷入众矢之的。

    明知道是一个烂摊子,奥地利又不是冤大头,自然不可能这个时候跑去接盘。

    干涉成为了最佳选择,只要不让俄国人占领普鲁士王国,后面这些麻烦自然不存在了。

    债务再多、困难再大,那都是柏林政府自己负责,实在是还不起钱还可以赖账,反正还没有统一,又不会影响奥地利的信誉。

    “还是太早了,普波联邦的实力犹存,必须要借俄国人手给消耗掉,不然未来将是一个大麻烦。”费利克斯首相反对道

    作为大德意志主义的领袖,费利克斯首相从来都把统一德意志地区放在第一位,普鲁士王国拥有强大的军事实力,显然不利于国家统一。

    外交大臣韦森贝格提醒道:“首相,我们的第一国策是非洲本土化,统一德意志地区只能排在第二位。

    截止到目前为止,我们的非洲战略已经完成了大半,除了法国占据的埃及外,就只有一个半死不活的奥斯曼帝国。

    当务之急,还是尽快稳定欧洲大陆,建立新的国际秩序,寻找机会先解决奥斯曼帝国。”

    奥地利的国策实际上还有很多,只不过随着时间的发展发生了变化,现在就剩下这么两个了。

    比如原来的近东战略,随着奥斯曼帝国的衰落,直接变成非洲战略中的一部分。

    这也是被逼出来的,非洲本土化后,和本土的联系就成了重中之中。走海路确实很方便,可惜到了战争年代安全性就没有保障。

    皇家海军的优势太大,奥地利海军根本就没法比。短时间不要说追赶英国人,就连法国海军都压了奥地利海军一头。

    既然海上不行,那就只能陆地上想办法了。中东大部分地区都已经落入了奥地利手中,维也纳政府想要把本土和非洲连成一片,横在中央的障碍只有法属埃及和奥斯曼帝国。

    饭要一口一口的吃,法国人实力不弱,维也纳政府暂时没有打埃及主意的意思,不过奥斯曼帝国这只弱鸡就悲剧了。

    费利克斯首相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我们核心战略是非洲本土一体化没错,但这和德意志统一计划并不矛盾。

    要解决奥斯曼帝国我们有的是机会,普俄战争过后沙皇政府会安分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精力和我们在近东地区竞争。

    可以说在未来十年之内,对奥斯曼帝国动手都会以我们为主导,俄国人不会阻止我们将铁路延伸到苏伊士运河。

    反倒是普鲁士王国更加麻烦,我们不能够亲自动手,现在不解决他们,未来就很难找到机会了。”

    老大不是好当的,尤其是爱护自身形象的老大。即便是德意志地区发生了分裂,大家还认可奥地利的领导地位,最核心的原因就是维也纳政府数十年如一日的经营自身形象。

    好不容易才缔造出来的好名声,自然不能在内战中毁了。尤其是对弗朗茨这个皇帝来说,宁愿让德意志地区无法统一,也不能砸了自家的招牌。

    要不然就会尴尬的发现,好不容易国家统一了,自家的皇位也折腾没了。

    类似的案例可不少,弗朗茨不认为自己的后代都是牛逼哄哄的主,能够镇的住场子。

    不想拉仇恨,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德意志统一进程中少流血,就算是真要流血也要先找好替罪羊顶缸。

    从这方面来说,俄国人真是奥地利的好盟友。南边的宿敌奥斯曼帝国被俄奥一起干趴下了,北边野心勃勃的普鲁士王国正在被沙皇政府收拾。

    每次俄奥发生利益冲突的时候,只要想想沙皇政府的贡献,弗朗茨的心态一下子就平和了。

    钱不钱的无所谓,主要是为了俄奥友谊。君不见上一次沙皇政府宣布债务违约,奥地利政府都没有发飙。

    弗朗茨打断了两人的争吵:“调停普俄战争可以先缓缓,派人试探一下沙皇政府的底线。

    如果他们有意拿普鲁士王国抵债,想要把我们架在火上烤,就立即和英国人合作,干涉这场战争。

    除此之外,别的情况都好商量。一个弱小、甚至是分裂的普鲁士,才是最好的普鲁士。

    只要不是太过分,我们可以默认沙皇政府吞并普鲁士王国的部分土地,只要不涉及到德意志地区,别的都好商量。”

    打手都要出场费,何况是俄国人呢?人家幸幸苦苦一路打过来,付出了数百万士兵的伤亡,打得债台高筑,总得有些回报才行。

    在弗朗茨看来,普鲁士王国最近几十年过得太顺了,已经变得忘乎所以,居然想要自成体系和奥地利分庭抗礼,这种情况必须要进行打击。

    不杀一儆百,后面的德意志邦国学样怎么办?

    比如说:跃跃欲试的汉诺威王国,对现在的德意志联邦帝国还不满意,仗着有英国人撑腰,在暗地里捣鼓不知所谓的南北德意志计划。

    维也纳政府没有寻他们的晦气,那是汉诺威还停留在想象阶段,计划做了不少,却没有采取实质上的行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