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神圣罗马帝国 新海月1

第四十七章、马赫迪起义

    时光匆匆匆而过,一晃就进入了1885年。

    被搁置的近东大开发计划再次启动,世界经济也走出了大萧条,再次向前发起冲锋。

    一切都在向好的方面发展,本着“只问大事的原则”,弗朗茨这个皇帝也闲了下来。

    或许是年龄大了,弗朗茨的爱好也发生了变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迷上了书法。

    鹅毛笔显然是不适合玩书法的,于是就发生了违和的一幕,一个拿着毛笔练书法的神罗皇帝诞生了。

    个人兴趣爱好而已,欧洲贵族的奇葩爱好多得去了,放在大群体中,弗朗茨的这点儿爱好真不算啥。

    没有哪个大臣吃饱了撑着,想不开要来干涉皇帝的日常生活,又不是大明的御史。

    别说换一支笔写字,就算是大兴土木,把皇宫翻新一遍,甚至再建一座宫殿,都不会有人过问。

    皇帝的钱包和国库一直都是分开的,在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世界,随便怎么折腾外人都不能说三道四。

    放飞自我的弗朗茨,练习书法的时候也无所顾忌,想到什么就写什么。

    有穿越者同行就会发现,后世很多的名言、诗篇,非常突兀的出现在了纸上。

    好在,时间过得太久,弗朗茨的很多记忆已经模糊了,写出来的内容往往只有一两句,要不然原作者就要懵逼了。

    ……

    殖民大臣斯蒂芬:“陛下,法属苏丹地区爆发了叛乱,叛军已经占领瓦迪哈勒法地区,正在向埃及进发。”

    法属苏丹爆发叛乱,已经有些日子了。只不过这种殖民地叛乱,隔三差五就会发生,在没闹大之前都不算新闻。

    “我们的人没参与吧?”

    弗朗茨用怀疑的语气问道。这年头殖民帝国互相捅刀子的事情太多了,即便是大家签订了条约,承诺不搞事情。

    那也仅限于明面上不搞事情,暗地里就谁也不知道了,只要不被抓住把柄,那都不是事。

    殖民大臣斯蒂芬想了想后回答道:“殖民政府没有支持叛军,民间力量有没有参与,暂时无法确定。”

    这算是殖民扩张的后遗症了。奥地利麾下大大小小的殖民势力足有上千个,势力在法属苏丹地区的就有数十个之多。

    政府对这些团体的管理,仅限于城市和已经本土化的区域,别的地方还是大家自由发挥的地方。

    只要不损害国家利益,对外扩张都是合法的。前提是殖民团队能够自己把地盘打下来,并且守得住。

    非洲大陆已经瓜分完了,这个还想要再建功立业,就只有把枪口对准其他殖民帝国。

    大家摩拳擦掌了好多年,怎奈中央政府不允许。没有国家支持,就跑去挑战一个殖民帝国,一般人都没那么头铁。

    直接上不行,暗地里搞事情就不一样了。就比如说现在,如果法国人无法扑灭叛乱,大家的机会就来了。

    反正非洲大陆那么大,法属埃及+苏丹的部分地区,总面积也高达两百多万平方公里。从中切下一小块,就够喂饱一个殖民团队了。

    类似的事情,在全世界都时有发生。各大殖民帝国都在尽量保持克制,殖民地冲突事件还是层出不穷,大都是民间殖民团队搞出来的。

    弗朗茨无所谓的道:“算了,只要殖民政府没有参与就行了。民间殖民团队想去,就让他们去好了。

    正好试探一下,看看法国人是什么货色。最近法国政府可是很忙的,只要不被他们抓到证据就行了。”

    这个“忙”自然是指法国入侵安南,拿破仑四世继位后挑起的第一场对外战争,法军的表现就没有达到预期。

    现在又赶上了马赫迪起义,足够巴黎政府喝一壶的。

    如果不能把叛军挡在埃及之外,接下来法国人的损失,就大得去了。

    万一叛军想不开,捣毁了埃及地区的棉花种植园,法兰西的棉纺织业又要遭到重创。

    这年头棉纺织业可是法兰西最重要的产业,国内五分之一的产业工人,都依附这条产业链上下游生活。

    一旦出了问题,法国整个工业体系都会受到影响。不光是法国,在所有工业国家中纺织业都占据了不小的比例。

    除了棉花产地外,还有一条关系到法兰西命脉的苏伊士运河。万一让叛军打到了河边,拿炸毁了河道做要挟,巴黎政府就要头疼了。

    或许不等叛军炸毁河道,国际干涉势力就先进来了。

    英国人为了插手苏伊士运河,不知道废了多少心思,都没有成功,送上门的机会自然不可能错过。

    即便是看上去好说话的奥地利政府,同样不介意独霸苏伊士运河。

    原时空为这些问题犯愁的是英国人,为了保住棉花产地和苏伊士运河,英国政府还和埃及地方实力派进行过妥协。

    没有埃及人支持,马赫迪起义军还是独自坚持了7年时间,才被英国人扑灭。就连英国人驻苏丹总督都被起义军干掉了。

    同样的事情,在法国这边是不可能发生的。

    法兰西政府对殖民地采用的是直辖管理,以埃及国王为首的本土势力,早就被镇压了下去。

    甚至埃及王室都被迁移到了巴黎生活,并且在不久前的巴黎大革命中领了盒饭。

    毫无疑问,现在法国人只能亲自上阵镇压叛乱。还必须要打出法军的威风来,再出现中南半岛的事情,法兰西帝国就要根基不稳了。

    法军威名是靠一场场胜利堆砌起来的,一次失败可以是意外,连续失败那就不是意外了。

    没有世界第一陆军应有的实力,在政治外交、工业经济、资源领土全部落后的情况下,法兰西如何与奥地利抗衡?

    殖民大臣斯蒂芬:“这恐怕不够。除非我们或者是英国人尽全力支持叛军,要不然就凭那帮乌合之众,还成不了气候。”

    弗朗茨点了点头,尽管法国陆军的训练模式、动员机制都落后于时代,但不得不承认他们仍然是世界第一流的陆军。

    原时空马赫迪起义能够动坚持那么长时间,主要是英国人对当地的控制力非常弱,驻扎在苏丹地区的英军还不到一个团。

    换法国人就不一样了,光法属埃及就能拉出五六万部队来,其中还包括一个法军主力师。

    “没必要,再怎么支持他们也不是法国人的对手。现在还不是翻脸的时候,或许可以让英国人去试试。”

    ……

    巴黎,接连收到两个坏消息,给充满雄心壮志的拿破仑四世泼了一盆冷水。

    安南远在万里之外,就算是吃了点儿亏,那也只是小问题。可是埃及地区不一样,这是法兰西最重要的一片殖民地。

    “查清楚了没有,究竟是谁在背后搞鬼?”

    叛军不留在苏丹地区称王称霸,反而主力尽出一路往埃及地区打,这幕后要是没有国际势力操纵,打死拿破仑四世也不信。

    内务大臣艾狄生谨慎的回答道:“根据我们收集到的情报,可以确定叛军手中的武器都是从内陆地区输入的,分别来自于英奥两国殖民地。

    究竟是民间殖民团队策划的,还是两国政府的阴谋,我们没有足够的证据,暂时还无法确定。”

    这不是答案,又是标准答案。有实力在苏丹地区搞事情的就英法奥三国,除了他们自己外,英奥两家都是嫌疑犯。

    都不需要证据,就可以直接锁定目标,完全不需要担心冤枉好人。

    确定了目标没用,没有足够证据,英奥是肯定不会承认的。除了在外交上扯皮浪费时间外,没有任何作用。

    压制住了内心的火气后,拿破仑四世叹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算了,这笔账先记着,后面再和他们清算。

    命令埃及总督立即派兵镇压叛乱,绝对不能让叛军进入埃及腹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