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神圣罗马帝国 新海月1

第四十八章、搞事情的弗雷德里希

    东非总督府,意气风发的弗雷德里希总督:“你们都是奥地利陆军大学最优秀的毕业生,某些人的专业成绩,甚至还打破了学校的记录。

    不过这还不够,优秀的将军都是战场上打出来的。帝国是热爱和平的,没有那么多战争给你们实战练手。

    现在有一个机会,可以让你们提前感受一下战争的残酷。只不过有些危险,参不参与全凭个人自愿。

    如果怕了,现在选择还可以退出。”

    能够出现在这里,就已经能够说明问题。要是怕的话,一开始就不参加了。

    似乎很满意众人的表现,弗雷德里希总督缓和了语气:“很好,既然选择了参加这次行动,那么出了这个门,你们就不在是奥地利现役军人。

    在历练途中发生了任何意外,都和奥地利政府没有关系。只有活着回来的人,才能恢复军籍。

    作为你们的前辈,在这里告诫你们一句:先学会如何在战场上生存下来,再去思考建功立业。

    在战场上保护好自身的安全,同样也是一名优秀的指挥官必备的能力。

    帝国培养你们不容易,不是拿去当敢死队用的,勇敢和莽夫从来都不是一个概念。

    现在我开始点名。”

    “奥斯卡·冯·胡蒂尔。”

    一名青年军官上前一步回答道:“到!”

    弗雷德里希总督:“胡蒂尔中校,你是这次行动的指挥官,我希望你能够把这帮小伙子全部都完好无损的带回来。”

    “是!”奥斯卡·冯·胡蒂尔回答道

    弗雷德里希总督点了点头:“你们这次的任务是,利用马赫敌叛军给法国人添乱。”

    看着迷惑不解的众人,弗雷德里希笑道:“不要感到奇怪,就算是有我们和英国人的支持,叛军也不可能打赢法国人。

    双方的实力差距悬殊,战争从一开始就确定了输赢。派你们过去是历练,不是让你们去送死。

    这场战争你们不需要有压力,任何战术都可以用,输赢和我们没关系。打出什么样的战绩,全靠你们自己的能力。

    当然,前提条件是你们能够忽悠住那帮土著,让他们听你们的意见。

    如果谁有能力自己拉起一支叛军和法国人干,我也没有意见。

    你们在战场上取得战果,决定着你们能够拿到多少物资援助,以增加在叛军中的话语权。

    前期你们每个人都只有一个步兵团的装备,给不给、什么时候给叛军,都由你们自由决定。”

    培养高层军官和基层军官是完全不一样的,基层军官只需要执行命令,敢打敢拼就行了。

    高层军官就不一样了,需要学习的内容就多了,组织管理能力、战术指挥能力、战场应变能力……

    不仅学习的内多,还伴随着最残酷的竞争,每个阶段都有考核,只有最优秀的人才能够获得下一阶段的培养。

    这么高成本培养出来的将领,自然不是用来冲锋陷阵的。如何在战场上保命,也成为了必修课。

    这次苏丹起义军和法国人的战争,就是一次实战考验。纸上谈兵再厉害,也比不上战场上真刀真枪杀出来。

    直接拿法国人练手,奥地利军方显然是对这些人寄予厚望的,要不然直接派战斗经验丰富的军官去就行了。

    说完,弗雷德里希继续点名。

    “埃里希·冯·法金汉、波提奥雷克、施特豪森堡……”

    一个个后世大名鼎鼎的人物,都出现在这里。

    经过了弗朗茨数十年的经营,奥地利军队招兵的范围,早就不局限在奥地利国内。

    凡是神罗帝国的民众,都有资格参军入伍,包括北德意志地区在内。

    尤其是普俄战争后,迫于财政压力,柏林政府放弃了原本的军**主义道路。陆军都压缩了编制,对军校的投入自然也小了。

    事实上,有先见之明的容克贵族,在很早以前就开始脚踩两条船。老一辈在普军中服役,年轻一代在奥地利留学。

    现在普鲁士没落,这些军事留学生也不需要回去了,根本就没位置,进入奥地利军队服役成为了最好的选择。

    对有志于统一德意志地区的弗朗茨来说,这些出身北德意志的军官自然不是问题,反正都是大浪淘沙。

    意气风发的弗雷德里希,1856年出生他,实际年龄也不比这些人大多少。

    只不过运气好赶上近东战争,一路顺风顺水的刷奥斯曼副本,然后脱颖而出的。

    当然,投胎好的作用实质上要更大一些。作为奥地利大公卡尔·斐迪南大公之子,天生就含着金钥匙。

    没有能力都能混的好,有能力就更不用说了。原本只是想去近东战争镀金的,没有想到炼出了真金。

    皇室中出一个有能力的不容易,这样的存在自然要好好培养。本该享受宴会美酒的弗雷德里希,就被弗朗茨一脚从维也纳踹到了东非。

    年轻人总是不甘寂寞的,弗雷德里希不是混吃等死主,也是有雄心壮志的。

    原时空在纸醉金迷的维也纳生活了那么多年,都能够指挥军队上战场,现在更不用说了。

    在弗朗茨的蝴蝶效应下,维也纳的风气明显比历史同时期强了不止一筹。

    碰上一个不喜欢灯红酒绿的皇帝,下面的官僚、贵族自然要受影响。

    社会风气转变,对下一代的影响是最强烈的。大革命过后出生的贵族,普遍都要比上一代强一些。

    作为殖民地总督,弗雷德里希的权限还是非常大的,只要政府没有明令禁止,那就可以干。

    给法国人添乱,自然不在禁止范畴之类。只要不被人家抓住证据,那就没事。

    刚刚上任,渴望建功立业的弗雷德里希,直接策划了这次行动。

    为此,他拜访了一遍了奥地利在非洲的几大总督,从大家手中搜刮了一堆破烂货。

    没有维也纳政府参与,弗雷德里希能够动用的资源有限,这些破烂货就是拿来干涉马赫敌起义的筹码。

    增加投入自然是没有的,不过也不算忽悠人,只要看到了成果,再让政府掏钱就容易了。

    “法奥友好”这玩意儿比“英奥友好”都不靠谱。翻开历史书就知道,欧洲最近几百年的历史,就是一部哈布斯堡王朝和法国人的争霸史。

    现在阻碍德意志地区统一的恰好又有法国人,绝大部分奥地利人都认为法兰西是最大的敌人,没有之一。

    坑法国人,弗雷德里希没有丝毫压力。没有派出现役军人参与,就算上给巴黎政府面子了。

    仅仅只是几名刚从军校毕业不久的学生,就算是被法国人给发现了,弗雷德里希也兜得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