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天降媳妇姐姐 塑料壳

第二百零五章:“猖狂”的方大少爷

    在丹药方面,芙兰公主真的没有一丝一毫值得我去学习……

    这句话难道不好笑吗?

    那为什么整个会场的人都没有笑?

    夏芙兰也随之停止自己的笑声,很是不解的看着周围,明明是方任然自己往坑里面跳,这也怪不得她嘲笑他的自大。

    可是为什么整个会场,都没有人站在她这边。

    明明都已经到了她让白栖的未婚夫丢脸的时候,这群围观的家伙怎么就这么不给力?

    那她接下来的话还怎么继续跟上去说?

    “想必方大少爷在炼丹上应当天资卓越,芙兰师妹这次兴许是唐突了很多。”

    就在一众天道剑派子弟尴尬的时候,站在一旁的宋莫卑忽然开了口,脸上带着那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看着方任然。

    “大师兄,你这……”一名天道剑派弟子看着宋莫卑,有些不能理解为什么要胳膊肘往外拐。

    方任然目光直视着宋莫卑,脸上依旧面无表情,开口道:“相比于他们,宋大师兄说的话就要儒雅随和多了。”

    言罢,方任然的目光看向了之前开口嘲讽他的那名女弟子,说道:“你看,我现在又给你上了一课,即便天下弟子身处于同一阶级,也不一定具备相同的品德素质。”

    这句话是刚刚这名女子说给他听的,现在他直接还回去。

    “你!”

    那名女弟子狠狠的咬了咬牙,身上的真气就要爆发而出,要让方任然当场丢脸,但她还没来得及爆发,夏芙兰就伸手阻止了她。

    此时白栖已经来到近处,她脸上表情纠结的看了一眼宋莫卑,宋莫卑则是微笑的对她点了点头,白栖也回以微笑。

    不过在短暂的微笑之后,白栖就直接站到了方任然的身边,直接伸出手拉住了方任然的胳膊,向着一众天道剑派的弟子笑说道:“对不起,诸位师兄师姐,他最近心情有点不太好,对谁说话都这样,还望诸位师兄师姐不要往心里去。”

    “白栖师妹……”

    一看到白栖出来说这话,一众天道剑派的弟子也都无奈了起来。

    和方任然发生矛盾,那并不代表着他们和白栖的关系很差,相反,白栖当初在天道剑派进修的那几个月里,他们和白栖的关系非常好,而且白栖的天疆公主这一层身份还摆在这里,不得不客套点。

    他们心里当然也清楚,方任然是白栖名义上面的未婚夫,但是他们也清楚,白栖喜欢的人不可能是方任然,而是他们的宋师兄才对。

    按道理来说,白栖应该很讨厌这个未婚夫才对的,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并帮这个她所讨厌的未婚夫道歉?他们不能理解了。

    难道白栖师妹移情别恋了?

    当然,说关系好,这并不包括夏芙兰在内。

    “白栖师妹言重了。”

    在众人没有话开口的时候,宋莫卑再次说道:“方大少爷和师兄师弟们不过是初次见面,互相调侃几句罢了,哪有需要道歉的事情?”

    听到宋莫卑给自己打圆场,白栖的心中不由得再次感慨宋师兄的为人真的很好。

    “大师兄说的是,不过他现在大部分的心情可能都是因为我才这样,所以我还是要对诸位师兄师姐道个歉的。”白栖开口道。

    “白栖师妹快别这么说了。”一名天道剑派的女弟子也走出来,笑着和白栖说道:“话说好久都没见到你了,师兄师姐们对你都甚是想念呢。”

    “我也很想念师兄师姐们。”白栖笑道。

    一旁的夏芙兰心中越来越恼火,但表面上控制着情绪,一脸嫌弃的看了方任然一眼说道:“既然白栖师妹都这么真诚的道歉了,那我们就原谅这位方大少爷吧,不过我倒是挺替白栖师妹感到不值的,唉,竟然摊上了这么一个有教养的男人做丈夫。”

    很显然,她并没有要放过这次让白栖在宋莫卑面前丢脸的机会。

    随着夏芙兰一句话落下,周围的天道剑派子弟的声音也随之戛然而止,这两个公主殿下之间要闹什么矛盾的话,他们是真的不敢插手。

    白栖皱了眉,对于夏芙兰她一直也都没有什么太好的印象,在天道剑派的时候,她就不太喜欢和她接触,总感觉这个女人一直在明里暗里的坑她。

    “芙兰师姐,事情我都已经道过歉了,你没有必要再继续出言讽刺吧?”白栖皱眉道。

    “不,白栖师妹,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你怎么可以把我想象的那么刻薄呢?”夏芙兰装作一脸不能理解的样子说道。

    事情突然有了新的转折,从方任然和众人的摩擦,直接上升到了两个公主殿下的矛盾。

    众人看的那是一句话不敢多说。

    天空中的陈乘一脸皱眉的看着下方,准备随时登场缓和矛盾,而旁边的林博众,注意力完全都没有放在两个公主殿下的矛盾上,他的目光一直放在白栖拉着方任然的手上。

    林博众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老脸上,心中复杂的想着各种事情。

    妈呀!完了!白栖公主竟然在宋莫卑的面前拉起大少爷的手!看来白栖公主是真的对大少爷有意思了,她想和大少爷结婚了!要出大事!

    看来距离玄女大人和白栖公主的战争,那真是指日可待。

    ……

    在白栖道歉之后,夏芙兰依旧不依不饶的时候,方任然的双眼就已经闭上,开启了心眼。

    他并没有当场把白栖拉在自己手上的手掰开,毕竟那样真的会让白栖整个人脸面丢尽,而夏芙兰则会异常得意。

    他开启心眼的目的并不是看夏芙兰的灵魂,也并不是为了了解这些天道弟子的境界,而是他想看看旁边的宋莫卑面对这种事情到底会有什么反应。

    至于为什么他不直接用肉眼去看,因为用肉眼的话,像宋莫卑这种轩阳境界的强者立刻就会意识到,很可能也会因此发生一些行为上的故意举动。

    就在他开启心眼的过程中,正是夏芙兰正说着带刺话的时候。

    旁边的宋莫卑再次变得一言不发,他脸上的表情从微笑变成无奈,还在旁边摇了摇头,好像显得自己也没有办法了。

    看到这里方任然就没有再继续开启心眼,而是直接睁开了眼睛,果然每一个人都是不接触就不知道。

    这宋莫卑装得也真是够好,如果他刚刚只是用肉眼去看,那他肯定不会发现宋莫卑嘴脸一丝一闪而过的异样,这个被人称为谦谦君子的男人,有过一瞬间的笑容,那绝对不是无奈和微笑。

    当然,这一点方任然并没有拿它当做论一个人的人品的重点,但是这宋莫卑刚刚还说着息事宁人的话语,现在看到夏芙兰这么搞事,就表示无奈的一句话不说。

    说他因为顾及关系不敢说教师兄师妹?不可能,他一个在天道剑派被所有人都尊敬的大师兄,在这个时候根本就不会顾及到关系远近,而是应该继续打圆场才对,他却没有这么做。

    只是摆出了一副对这件事无奈,或者认为这只是小摩擦的样子不管不问。

    在这件事上方任然并不觉得自己有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是不是君子他不知道,就算是君子,跟他关系也不大。

    只要是挡在他和穆嬅卿面前的人,就算是天王老子也是仇敌,君子又算个卵?

    夏芙兰见方任然不开口,白栖又是一时间哑口无言,就继续笑道:“白栖师妹,看来你们的关系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好多了,这么多人面前也得手拉手。我真是挺好奇的,像方大少爷这么有教养,在炼丹方面还能有我所不能及的地方,这么一个优秀的男人,他是怎么让你动了芳心呢?”

    “芙兰师姐,大师兄都说了,那不过……”

    白栖皱着眉继续要说话,站在她旁边的方任然忽然捏了捏她的手,让她停下了接下来所要说的话。

    “我觉得芙兰公主虽然从小没听多少话,但是刚刚这句话芙兰公主说的倒不错。”方任然说道:“我确实是一个配不上白栖的人,白栖她未来的丈夫也一定会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至于我也确实没有任何地方值得白栖公主心动。”

    说着方任然在白栖失措的目光下,松开了白栖的手,继续说道:“白栖公主之所以上台拉我的手,这当然不是出于她对我有多么喜欢,而是因为白栖公主心地善良,并不希望我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了面子,她正是因为太善良了,所以不能像芙兰公主这么善于在口头做文章。”

    一句话,说清了自己和白栖的关系,一句话,将白栖话题占于下风的原因归于善良,一句话,也嘲讽了夏芙兰。

    白栖错愕的看着方任然,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把自己不喜欢他的事情公告于众,那不就真的会成为天疆人嘲讽他的理由了吗?

    “方大少爷真是有意思。”夏芙兰笑道:“竟然如此坦白,还挺有自知之明的。”

    “你这句话说的也不错。”方任然道:“自知之明这方面的事情我做的也许比芙兰公主好些,毕竟我之前所说,你在炼丹方面没有一丝一毫可以值得我学习的地方,也是真的。”

    “白栖师妹说的果然没错,你这人脑子就有点不正常。”夏芙兰继续自以为占了上风的嘲讽着。

    方任然道:“也正因为自知之明的缘故,我现在觉得,芙兰公主在剑道方面,也没有任何地方值得我学习,一丝一毫都没有。”

    哗

    话音刚一落下,整个死静的会场忽然就热闹了起来。

    嚣张!这也太嚣张了!

    对着天道剑派宗主的女儿说这种话!

    如果只是在炼丹方面的话,所有人都觉得方任然说的一丝不错,但是在剑道方面,一个没有一点修为的凡人竟然敢说出这种话,而且还是对夏芙兰说,这简直就是猖狂到没有脑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