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能穿越一半 二宝天使

153 为什么封路?

    带着这样的惊喜的沈度,更加感谢那个神秘力量的提醒了。

    人生最大的悲哀是什么?

    那就是你明明所有的题目都答对了,却在往试卷上抄写的时候,全都抄岔了。

    坐在考试学校外边的沈度,没忍住,就将双手并拢在一处,朝着虚空拜了三下。

    这也让因为送儿子来这个不熟悉的学校考试的沈耀军有些紧张的就往这边跑了过来。

    “劳驾,让让,让我过去一下。”

    “谢谢,接过,我要去那边。”

    等到沈耀军挤开了层层家长的阻挠,终于与沈度汇合到了一处了之后,就担心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自家儿子做了这样的动作,都寄希望于神佛了,这岂不是说他这一场最拿手的物理课目没有考好?

    那他这个当爹的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揭自己儿子的伤疤啊。

    现如今整个中考就剩下最后一科化学了。

    怎么也要熬到全科考完了,自己再开口闻讯和安慰。

    想到这了的沈耀军就暗自的点了点头,然后在沈度察觉面前来人跟着一抬头的时候,这位当爹的成年人就对着自己的儿子展露了一个近乎于谄媚的笑容。

    “儿子,下午还有一科,考完了就全部结束了。

    咱们还去昨天吃饭的那家饭店凑合点?”

    “等咱们考完了之后,回家再给你做好吃的。”

    在知晓神秘人在中考之中也出现的沈度,早就放踏实了心,他虽然奇怪于自己爹那过于热情的态度,却也只当做这是做家长的情绪过于紧张,一点都没怀疑的就跟他爸爸吃了一顿各怀心思的午饭,踏踏实实的迎来了他此次中考结束的最后一个科目。

    让沈度不知道的是,待到他一进化学考场,那站在校门外边的沈耀军就从自己的裤兜之中掏出来了一个粉蓝色的小灵通,寻了一个地方宽敞却足够安静的地方,给家里边的人打电话了。

    “唉呀妈呀,英子啊,这可怎么好!”

    “咱们儿子好像是考砸了啊。”

    就坐在裁缝铺子之中今天已经做错了三个小活的何红英,在听到了沈耀军的这个电话之后就急了。

    “天呢,那可怎么办啊,咱们儿子可是特别重视这次考试的。”

    “他可是从过完年后就一直拼了命的学习呢。”

    “每天晚上睡得那么的晚,早上咱们一睁眼的时候,就看到儿子坐在院子里背单词。”

    “起早贪黑的就想上个重点中学,这上学怎么就这么困难呢?!呜呜呜……”

    什么话都还没说呢,何红英这边反倒是先哭上了。

    闹得沈耀军现在也顾不得担心儿子了,反倒是专心致志的哄起了自家的媳妇:“老婆,你别担心,我打这个电话过来就是想要跟你通通气。”

    “免得儿子回家了之后,你追着问他靠的怎么样,再让他心情不好,让儿子更加的伤心。”

    “我听那新闻上不是总说,现在的孩子心理承受能力特别的差,懂不懂就会想不开轻个生什么的。”

    “所以,我们一定不要去过多的刺激儿子,等回来了之后,咱们就跟没事儿人一样,权当没经过这个中考了。”

    “咱们家该怎么过就怎么过,考多少就是多少。”

    “若是没考上重点高中,那咱们就去问问赞助费到底需要多少。”

    “我估摸着咱们砸锅卖铁的把现在家里的钱都掏出来,应该是够儿子上个重点高中的了。”

    沈耀军在这边侃侃而谈呢,那头的何红英却是有些担心的问道:“啥,真的要将家里的钱全拿出来吗?”

    “你前一阵不是还说将阮家的投资分红给你那发小,然后再用剩下的钱将咱们家的生意规模再扩张一下的吗?”

    “若是把这钱都交了赞助费,那咱们可又要省着点用了……”

    “你不是还想着进一台德国进口的干洗机,再瞧瞧电子绣花缝纫机的行情的吗……”

    “若是这笔钱跟不上,前一阵你跑了好久的新生意……”

    何红英的话没有说完,却被电话那一头沈耀军的笑给打断了。

    “哈哈哈!媳妇!”

    “嗯?”

    “咱们俩在关键的时刻里总要当一个合格的家长不是?”

    “这么多年,咱们亏了儿子不少了,可以说能犯的蠢都犯过了。”

    “儿子有多么努力你也见到了,从小到大他这么发狠干的事儿可真的不多啊。”

    “所以,我们当父母的为了儿子做出一定的牺牲不是应该的吗?”

    “至于我?受的那点苦那点累,不就是去弥补我以往十多年来对儿子的关系不足吗?”

    “应该的,我不难受。”

    “生意没了,咱们再谈,钱没了……咱们再挣呗。”

    听着沈耀军轻松的回答,含着泪花噗呲一下就笑了。

    小灵通的话筒之中传来了他们许久不曾说过的脉脉之语,有关于老公最有担当,以及我爱你。

    让沈耀军对于儿子成绩的担忧一下就消了一个干净。

    待到沈度从考场出来了之后,那沈耀军脸上的笑容都不曾消失。

    “爸?有好事儿?”

    爬上了三蹦子后斗的沈度好奇的问了一句,而坐在前面负责驾驶的沈耀军就跟自己儿子比了一个相当腻歪的手势:“嗨……还不是你妈……你说这都老夫老妻了……”

    行了,你不用说了,咱们赶紧回家!

    这一路上沈耀军可以不提考试过程,而光顾着回顾题目的沈度被这么一打岔也忘了分享,父子俩本来安安静静的沿着小路笔直朝南,再用不了多久就要进入到杂院区的时候,却在路上出现了一点小问题。

    他们行的这条相当清净的小巷子,竟然碰到了大堵车的现象。

    几辆不像是私家车的车辆横亘在这条巷子的中间,将沈度家的小三蹦子给堵在了这条路的正当中。

    几个站的远远的老街坊,只用眼睛不停的往这条巷子当中唯一的几栋只有四层的小楼方向望去,那当中的八卦与好奇,是怎么藏都藏不住的。

    “大姐!这前面那是怎么了?”

    “我们要从这胡同穿过去就到家了,这还能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