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能穿越一半 二宝天使

第十章 此案竟然还有后续

    那边可以进人的位置是被主要通道的墙壁遮挡在后边的,简直隐蔽到了不能再隐蔽的地步。

    是了,是这里!

    阮柔皱着眉头将灯尽量的抬高,一转身,就将最大的光源往那处偏僻的角落中照去。

    “唉……”

    一声叹息,确定了镜像之中最真实的画面。

    只是那个时候那具尸体还是鲜活的,而现在阮柔看到的只是一具不成状态的白骨了。

    “师傅,我找到一具人类骨骼,周围没有发现有人活动过的痕迹。”

    “瞧着已经很有年头了,你过来看看吧,咱们俩把现场先给封锁好了,再催催鉴证科的同事。”

    “好的!我这就过来!”

    范伟华接到了阮柔的电话那是脚下不停就赶过来支援了。

    待到抵达到现场,不管如何,他们此次搜查也不能说是没有收获了。

    其实今天晚上接到了阮柔的电话的时候,范伟华还想着是不是立刻搜索有点小题大做了。

    这个案子过去了这么多年,不能因为听到了原来此处地下还有空间的消息之后就开始着手这毫无准备的搜索啊。

    可是现在看来,阮柔一贯很准确的直觉再一次起到了作用。

    如果不出意外,比如说这是另外一桩他们不知道的命案的话,那么这具瞧着像是女性遗骸的白骨,怕就是他们正在查的失踪案的当事人的尸身了吧。

    就在范伟华与阮柔就着周边的环境收集证据的时候,鉴证科的同事以及法医也跟着赶了过来。

    大家在现场一通的忙碌,待到返回到局里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

    根据鉴证科的同事给出来的基础调研报告,可以基本上判定,遗骸的主人应该就是阮柔现在正在调查的失踪案的受害人。

    根据案发现场周围残留的衣物纤维,骨骼残留物质的初步判断,待到DNA化验分析拿到手了之后,就可以通知十多年前报案的家属前来认领遗骸了。

    不管这个案件的始末如何,总算是对茫茫不知所措的家人们有了一个交代。

    虽说这个交代对于这位女性的家人们来说其实并不算是一个很好的消息,也许再没有消息的时候他们甚至还可以自我欺骗一下,这位年轻的姑娘现在正在地球上的某个角落幸福的生活呢……

    但是假的永远都成不了真,而失去了性命的人也需要有人来帮助她讨回一个公道。

    于是,在有了确切的受害人的尸体之后,这项失踪案的资料正式的转成了刑事重案的分类。

    谁都没有想到,旧案重查处这种一瞧就像是形式主义流放之地的新成立的处室,竟然在成立的第二天就有了重大的发现。

    到了这个时候,刑事科的人自然也不好意思过来抢案子。

    其实他们对于这种沉积了多年的案件那也是避之不及的。

    毕竟可供破案的线索太少,哪怕是找到了案发现场以及失踪人的尸体,但是可以提供给他们的线索也是寥寥。

    但是,这种稍显消极的想法在阮柔接下来的大刀阔斧之中再一次的被啪啪打脸。

    因为这个案件的立案,让韩局长大手一挥,就给阮柔所在的旧案重查初调集了大量的人手。

    虽说都是各个分局提上来的新人,到这里跟着老同志来历练一番的,经验相对不足,但是他们拥有着无限的激情啊。

    而这种积年旧案,要的就是孜孜不倦的探索精神。

    秉承着广撒网,多捞鱼的想法,这些新人们在来报道的第一天就被阮柔给安排的明明白白。

    他们主要排查的方向只有一条,那就是当年在这附近正在开工的建筑工地以及在工地上干活尤其是上夜班值勤,看守的工人们的名单,以及这些工人们现在的所在。

    这种繁重又枯燥的工作,若不是对工作有着莫大的热情的年轻人,还真就坚持不下来。

    这些能被选拔到总局中接受培训的人,果真不愧为各分局的精英,哪怕阮柔派给他们的工作十分像是折腾人玩儿的无用功,这些人无一例外的竟然都坚持下来了。

    并且有一支排查距离案发地只有一条路之隔的另外一处工地的人员时,就找出来了据阮柔‘声称’的当时档案中最有可能出现在事发现场的一名嫌犯的所在。

    时隔这么多年,就算是拿着画像去寻找也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

    大概是冥冥之中一切都有指引。

    当初工地的城建商将工程转包给了三个比较大的本地工头,而这位工头在当初用人登记的时候,就留存了每一个工人的原籍以及联络地址。

    经过工头确认,以及对于该名嫌疑人的原籍的摸排,在一个多月以后,该名嫌疑人就被阮柔给抓捕归案。

    在经过了四十八个小时的‘有外挂’的阮柔的提示回忆之下,该名犯罪嫌疑人的心防彻底的被击溃。

    然后他在痛哭流涕之中,交代了多年前的这件醉酒壮胆的杀人案件。

    “俺们没想着杀她,真的!”

    “当天晚上俺,大强子还有东哥三个人看工地,因为各自的工地距离那个施工的停车场最近,就约着在停车场边上有一处大石头台子那喝酒。”

    “因为那边靠近绿化带,还有一个小路灯,吃啥喝啥的都能看的明白。”

    “然后我们就看到了一个女的从私家车上下来,车停的离我们很近,下了车她就转过身去朝着那边小区的方向走去。”

    “当时大东子就瞧着说,这女的一定有钱!”

    “若是我们抢了她的包,说不定就不用累死累活的守夜了。”

    “而另外一个人……则是想着……好久没亲近女的了……”

    “我当时昏了头,为了朋友义气就给他们放风。”

    “谁知道,他们下手可黑,一下子就将人从后边敲晕了。”

    “给拖到俺们工地正在施工的地底下去了。”

    “可谁想到刚拖到底下那个最隐蔽的角落,那女的竟然醒过来了,然后她大声嚷嚷,她叫的可尖了!”

    “俺们害怕啊,也忘了这地底下大晚上的没人不是?”

    “俺就瞧着那大东子害怕了,他揪着那女的头,就往后边的墙上撞过去了。”

    “大东子说,他真的只是让那个女的闭嘴罢了。”

    “可谁成想她的脑壳是个软壳蛋呢?”

    “然后,俺们就见到血了……可多血从那女的后脑那流出来了…….”

    “强子上去一摸,人就没气儿了……可吓人了。”

    “俺们三个那叫一个怕啊,就一人一个方向,谁也没敢说啥的就跑了。”

    “可俺们到了地上,颤颤巍巍的等到了白天,大东子就把俺跟强子又给拉到一起了。

    他说俺们可不能连夜逃跑,要先看看警察那边的反应。”

    “若是啥也没干俺们就跑了,那就是不打自招。”

    “大东子还说了,这女的身上的包还有钱暂时先给塞到地下另外一个隐蔽的格子里。”

    “等到风声过去了,俺们三再分分,各自走路,别再联系了。”

    “然后俺就怕啊,夜里睡不着的怕,为了不露馅,俺还隔几天就回去瞅瞅那个女的。”

    “俺知道大东子这个人狠,俺也不敢跟警察说啥。”

    “毕竟俺也参与了不是,大东子说了,人虽然不是俺杀的,但是俺也是从犯。”

    “一样要抓起来判刑的。”

    “俺家真的困难,当时俺大儿的学费,老母亲的药钱全靠工地上赚的这几个钱了。”

    “俺不能进监狱,真的,进去了俺们一家都得死。”

    “就是因为这个,当时警察过来问事儿的时候,俺才挺过来了。”

    “俺害怕,真的害怕,不过俺没敢表现出来。”

    “后来警察就从见天来变成了隔好几天才来一次。”

    “等到他们再也不来了之后,俺们等了大半年,工地的活完工了,我就跟他们散开了。”

    这还真就是一件漫无目的的抢劫杀人。

    坐在审问桌前的阮柔叹了一口气。

    这个案件的第一位犯案人员到此时就可以确定下来了。

    剩下的工作就是将更为详细的犯案过程给闻讯出来,以及与他合谋的两个同伙的具体特征分开后的些微线索给一并记录下来,方便那些分开两线追查大东子和强子目前所在的地的干警们能够发现这两个人现在的居所与工作所在地,加快对两人的抓捕过程。

    这一天又是一个不眠夜。

    也是沈度连续好几个星期都见不着阮柔人影的时候。

    通畅他下班回家的时候,阮柔还在单位加班加点。

    待到沈度睡的踏实的时候,阮柔才轻手轻脚的过来瞧对方一眼。

    待到第二天一早沈度醒过来的时候,自家的女朋友在外面的小餐桌上留下一些早点,可这人说不定早就去单位的办公室里边跟着继续赶工了。

    现在的天已经到了三伏的日子,作为单位的领导时不时的还要配合着各个单位在那个被这桩旧案而挖出来的地下违章工程的现场与市建的人讨论后续的工作。

    再加上这还牵扯到了十几年前的违章不报的问题,足可以将这部分当成大额经济犯罪进行立案调查了。

    “头!有发现!”

    顶着四十度的高温站在西客站废弃地下室内的阮柔接到了旧案调查处办公室大数据搜集分析组员的紧急电话。

    这位新调过来的组员姓谭,是数据分析专业的高材生。

    他负责将相关案件的嫌疑人,案件本身以及平行证据综合到一处,然后通过最为精准的数据分析出几个案件之间有可能的关联点,嫌疑人在不同案件之中的同存习惯,从而分析出犯罪嫌疑人的一些不为人知的可记录条件。

    比如说,喜好如何,行动习惯,脾气秉性,甚至是喜欢在什么时间段犯案,犯案的对象又会选择那些……种种种种……

    而现在,这位玄之又玄的大数据分析员就给了阮柔一条他刚才进行了这两个案件并合起来融合成一个复合案件之后的新发现。

    “头!那个叫做东子的人,当年是在那个施工的停车场的工地上值夜的。”

    “而那个停车场的开发商暂且放在一边,那个停车场的承建单位已经得到了最终的确认。”

    “是由河北一包工头承包的。”

    “而这个叫做东子的人,与承建人本人是同一个村子里出来的。”

    “在完成了这项施工工程之后,该名包工头又承接了丰台区嘉园三里一处商超大厦的建筑工程。”

    “因为两人老乡的缘故,当时的记录是东子本人与那位包工头一起去了新的建筑工地。”

    听到这里的阮柔很奇怪,这有什么不对的吗?

    有关于东子现在的踪迹的调查,最容易查到的就是他第一次转移的地址了吧。

    负责调查的人员,都已经排查到东子从嘉园三里的工程结束后,再一次辗转的两个小工地了。

    这位谭成明同志将这种旧咨询拿出来说什么事儿啊?

    所以阮柔一直都没有说话,而那边话痨一般的谭成明却是叭叭叭的说个不停:“然后您猜我发现了什么?”

    “在那个嘉园三里的工程正在收尾马上就要结束的时候,就在工地的附近,靠近一处小区大门的死角之地,有一名放了夜自习回家的高中女生,被人打晕后拖到那一片工地倾倒建筑垃圾的临时垃圾场内进行了侵犯。”

    “当天晚上家人发现该名女生迟迟不曾归家之后,除了自发性的寻找,也往嘉园三里所在的派出所内报了案。”

    “当地派出所的出警记录,还有这件悬案的封存档案,现在就在我们旧案调查科的2006年的旧案记录之中。”

    “我来到咱们旧案调查处了之后,旁的什么都没干,就是将档案处那些划归到我们处里的积压旧案全都整理了出来,分门别类的记录在了我的大数据编年体里边。”

    “通过我对东子这条线的比对,发现了他与这件案件之间有所关联。”

    “因为根据当地派出所民警的调查记录表明,当天晚上在工地上值班的人只有东子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