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末日赘婿 熊猫快跑

第1226章 必须杀

    “你还想怎样?”

    “我说了,杀!”

    “我也说了,不能杀!”

    尚大小姐,即使在末日中,那也丝毫没吃过一点苦,并且末日后这些年,她还被无比娇惯。

    也就是说对于尚小娟而言,她已经是在低头,认可董山横有罪,应该受到惩罚,终身监禁的话她都说出来了,这已经是非常难得!

    可杨牧这家伙竟然还不放人?

    也太不长眼了吧?

    温思佳面带微笑看着这一幕。

    作为一个智者,她知道此时杨牧可以放人离开了。

    尚小娟出现是绝对的意外。

    她既然来了,那就意味着杨牧在京师的靠山没用了。

    万千山正在死命的追求尚小娟,为此他甚至至今未婚。

    不但因为权利,说明万千山可能也是真的喜欢尚小娟。

    尚小娟作为第一美女,被人喜欢很正常。

    所以如今就是把万千山叫来,弄不好万千山倒戈的更快,会直接宣判尚小娟表哥无罪。

    末日里谁还没做过点坏事,法律的依据本就单薄,善恶难以区分。

    只要万千山说董山横无罪,那他就可以继续逍遥快活。

    因此杨牧现在没办法干预这件事。

    他们在此地毫无根基,若是杨牧非要执着的杀死董山横,就会彻彻底底得罪尚小娟,也就等于是得罪了万千山。

    最好的一步棋当然就是让董山横被尚小娟带走。

    可是杨牧显然执着了。

    温思佳内心非常清楚,她却不想出口阻拦。

    你要疯,我就陪你疯。

    温思佳是这样想的,她一早就想好了。

    如果混不下去,大不了打包回去暴君城,这未来的世界到底会走向何方,说白了其实跟他们没关系。

    如果不是杨牧有了杀光丧尸的理想,他们此刻绝不会还在这里。

    就把选择权给杨牧,他无论做什么,温思佳都支持。

    杨牧已经走过去,从尚小娟手上,拿过了师爷的记录。

    “小民午马信,原本家中一妻双子,生活幸福美满。董山横看上了午马信的妻子,抓两幼子捆绑于烈日之下。午马信夫妇为救子无奈,午马信亲自将老婆送入董山横的府中。董山横却依然不肯放两幼子离去,威胁,让午马信的妻子按照他的心意伺候,各种凌辱,十日后满足了,才将午马信儿子妻子送回,两个儿子回家三天后暴毙,妻子悬梁自尽!午马信活下来的理由,就是要为儿子妻子报仇!”

    “瓜农欣德尔,在街市上卖瓜,一瓜滚落,到底爆裂,瓜瓤飞溅,弄脏董山横的鞋。董山横暴虐成性,让欣德尔当街吃瓜,一百斤西瓜全要吃掉,吃到后来吃不动,他就让手下往欣德尔嘴巴里赛,塞不进去了,他就让人在欣德尔身上开口子,然后将西瓜在这些口子上往里塞,欣德尔当场死亡,他妻子想要去找董山横拼命,结果被董山横侮辱,后投尸入湖,人尽皆知!”

    杨牧一条条将董山横的罪状说出来。

    足足说了十分钟,也就只说了十几条。

    然后他将那记录的纸扔到一边,冷漠道:

    “末日十二年,我也杀很多人,可大多因为别人要杀我,一直认为自己心里流淌着杀戮之血,却也依然在自我管控,保留着底线!此人,杀人是为了乐趣,毫无底线可言!如果今天是路人,我或许不会管这闲事,但既然我已被任命为区长,既然这些案件都发生在本区,既然如此罄竹难书,那就要按照我的规矩来,他已没有活下去的必要。老子刚开始对区长也不感兴趣,如今却不愿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如同这样的人,老子抓住,见一个杀一个,董山横就是第一人,我绝不放!”

    杨牧说完用冰冷的目光看着尚小娟。

    他并不着急动手,人一定要杀,但也想看看事态发展。

    周围的人立刻鼓起掌。

    董山横确实罪恶多端,是那种恶人都恨之入骨的恶人。

    恶到了骨髓里,杨牧说的话不夸张,确实没必要留着他。

    “你”

    尚小娟下不来台。

    只能说她也不是坏人。

    可人总有私心,何况她还有权利地位。

    在不被约束下,她能做到现在这样已经很不错,为什么对方还这么执拗。

    好吧,刚才那张纸她可能看的还是不够仔细,杨牧说的这些事里她有一大半都没看到。

    这表哥还真是残忍可怕。

    就算是在整个京师中,也很难找出这么坏的人了吧?

    也不知大姨和大姨夫到底是如何教育的。

    倒也能够理解,毕竟是独生子,并且在末日。

    尚玉娟琢磨来琢磨去还是不能释怀。

    自己已经要把人带走,现在要是给了杨牧,让他杀了,日后在贵族圈里,那些少爷小姐们会不会看不起她?

    这当然也不是最大问题。

    最大的问题还是大姨,会不会埋怨她?并且因此痛苦?

    尚玉娟惆怅了,而董山横的那些亲兵,正将董山横围在当中,躲在尚玉娟身后。

    就在尚玉娟无计可施的时候,忽然人群中又是骚乱,人们向两边推开,穿着拖鞋的万千山到了。

    “杨牧!刀下留人!不能杀!”

    温思佳叹了口气。

    这下好了,遭遇了最难的局面。

    如果当着万千山的面杀了董山横,以后在这西京就再也混不下去。之前的所有准备全都功亏一篑。

    看杨牧,依然没动手的意思,还是一脸冰冷站在那,很安逸的模样。

    温思佳去可以确定,他是真的要杀,心意已决。

    好吧,她不去参合,不去影响杨牧的决定,就等待一个结果。

    万千山出现后气喘吁吁到了尚玉娟身边。

    “小娟,我还说你怎么没来,刚听人说你到了这里,我鞋子都没换就赶来了。”

    尚小娟脸色没好一点,冷哼一声道:

    “这是你任命的属下吧?好狂妄,我说要把人带去铁虎牢终身监禁,他却一定要当场杀人,你给评评理吧。”

    万千山急忙赔笑点头,然后看向杨牧道:

    “老弟,这件事不说谁对谁错,因为错的人终究是董山横,他的恶名我已经听过,如今你既然收集了他的罪证,那么他当然要付出代价。只不过我觉得你的想法太极端,就算是罄竹难书,也不一定要杀死,如同小娟这样的处理方法,将人关起来,不但可以惩罚他的罪孽,还很人性化,最少以后小娟的大姨想要去探望下亲生子,是不是也能见到啊?”

    杨牧脸上终于闪过了一丝微笑,对着万千山道:

    “那你说,被董山横害死那些人,他们有没有父母?他们有没有孩子?他们有没有妻女?他们有没有表亲堂亲?而这些人想要看已经死去的血亲,他们要如何去做?

    如果董山横只是犯下一桩案子,那可以,我可以给他机会,可以对他人性化。

    因为一桩案子看不出他的心灵,或许他只是头脑发热做了坏事,或许他就是一时激动!

    可你看看,我随便收集了下,就已经有一百六十三个案件,每一件都是血与泪组成的!

    这就已经完全可以证明,董山横是一个多么邪恶的人!

    虽然是在末日,虽然道德沦丧,但我们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是不是依然还是以善念作为思想导向的?

    没有人会提倡我们要作恶多端吧?

    就算我们其实是这样做的,这样想的,但没人提出吧?

    因为大家都明白,恶人太多,世界就没那么美好,每个人都作恶,那这里就会成为地狱!

    这就是人性了,人性能够包容恶,却无法赞成极端的恶。

    董山横死,实在是理所应当,我要灭他,就等于天要灭他,任何人都阻止不来的!”

    尚玉娟听到脸色微红,而万千山则是脸色苍白。

    杨牧当着尚玉娟的面打了他的脸,这是他无法也不能容忍的。

    “杨牧,你太不识抬举了!我宣布”

    万千山话到此处微微一愣,他发现杨牧好像是动了一下。

    没看清,然而他确实动了,几乎在零秒的时间差里,他的胳膊已经抬起来,嘴角叼着一根烟。

    这时幻像吗?根本就没看到杨牧有任何抬手的动作啊。

    跟随万千山来的人有两个,十一级高手,他们其实已经开启了防备,在董山横身边撑着蓝色能量盾。

    他们知道杨牧是高手,虽然认为他不敢,但还是留了一手,将董山横保护起来。

    然而一瞬间两人全都身心剧震。

    其中之一开口喊出声:

    “主人!”

    万千山回头看去,就见董山横已人头落地。

    尚玉娟也再看,凤眼一下瞪圆。

    那连两十一级能力者脸色都全是苍白,还是那个喊话的人道:

    “刚刚有一股强大的能量靠近,董山横少爷就断了头!”

    万千山尚玉娟同时又看向杨牧。

    杨牧高昂着头,手放下,用鼻子吐出烟雾,脑袋倾斜了一点,眯着眼冷笑道:

    “老万,你是要宣布我不再是这里的村长吗?好的,我已将董山横绳之于法,让他有了应有的下场,现在你可以宣布了,以为老子愿意做这芝麻大点的小官?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