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长宁帝军 知白

第五百一十五章 欲求坦然

    准备好了东西沈冷打算带着茶爷去拜访庄夫人,茶爷却说自己不舒服在天机票号这休息一会儿,让沈冷回来的时候接着她,沈冷只说不去了,带茶爷去找沈先生看看是不是病了,茶爷怎么都不肯,沈冷无奈一个人带着东西离开天机票号。

    沈冷走了之后林落雨摇头微笑:“那个傻小子,真的以为你不舒服。”

    茶爷抿着嘴儿笑:“我与他同去的话,怕是主人家里会不自在。”

    林落雨:“也就只有他自己觉得问心无愧便可坦然面对,有些时候谁都没有做错什么,甚至本可成为好朋友,却只因为其他人其他事而逐渐疏远,你若是陪着他去了庄将军府上,那位若容姑娘还要压着自己的心情,不容易。”

    “若容姐姐是个好人。”

    茶爷摇头:“只是我和冷子之间,融不进任何人,便是我劝他,他也不会那般想。”

    林落雨笑问:“那你可会劝他?”

    “自然不会。”

    茶爷:“我又不是傻了。”

    林落雨笑的越发开心起来,自始至终,沈冷和沈茶颜的感情都是她见证的那样从不曾变过,在这个世界上,成功的男人三妻四妾是理所当然的事,以沈冷如今的身份地位,便是纳几房小妾自然不是什么问题,而林落雨相信,若是傻冷子流露出这样的想法,茶爷也多半不会强行反对。

    世俗如此。

    可是,他才不会,如果他会的话,还是那个傻冷子吗?

    感情的事,归根结底,若不自私必然不是全心投入。

    说到庄若容,那确实是个优秀的让人无法忽略其美的女孩,换做另外一个男人怕早就已经动心,而事实上,林落雨猜着连庄若容的父亲如今大宁最大的那位封疆大吏庄雍将军都愿意把女儿嫁给他,但绝不做妾。

    庄雍的骄傲,庄若容的骄傲,都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所以既然不能做正妻何必纠缠?

    不管是庄若容还是庄雍都光明磊落,不合适便不说不谈不提及,傻冷子这边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她们那边却必然辛苦些,但也要当做什么事都没有。

    有心与无意,便是如此差别。

    然后林落雨就想到了自己,有那么一段时间她真的觉得沈冷很迷人,不现在也觉得那傻小子很迷人,说到英俊的男人,傻冷子在林落雨见过的男人之中连前五都排不进去,可说到优秀,谁人能出其右?

    “咱们准备吃饭。”

    林落雨起身:“上次听冷子提起过你最爱吃酸甜的东西,我特意去迎新楼找大师傅学了几个小菜,东西都已经备好了,你在这稍稍坐一会儿,我马上就来。”

    她挽起袖口:“看我给你露一手。”

    一炷香之后,林落雨从后边回来,茶爷起身:“这么快就做好了?”

    “不,是这么快就做废了。”

    林落雨尴尬的笑了笑:“幸好离着迎新楼好近,咱们走过去吧”

    长安城北边的一座城门口,一高一矮两个男人结伴而来,高的那个带这个草帽,帽檐上还有未化开的雪,矮的那个当然也不是真的矮,谁叫走在他身边的那个人看起来很高大健壮。

    戴草帽的人抬起头看了看,裂开嘴笑:“终于到了。”

    稍微矮一些的也抬起头:“果然很大。”

    摘下草帽,须弥彦看了一眼站在身边的李闲:“你从来都没有到过长安?”

    “没有。”

    “你真可怜。”

    “我不可怜!”

    李闲身为一个教书育人的三好先生,觉得自己虽然穷一些,但不可怜,他虽然确定自己比不上那位写出江湖第一闲书的先祖,但教书育人是多伟大的事,所以他也是个伟大的人。

    “走,我带你看看长安城有多大。”

    须弥彦在前边走递上去自己的身份凭证,这凭证是真的,并不掩饰,因为他就是在李闲的劝说下来长安解决困扰他那么久的难题,李闲说,你想杀的是沈冷,如果你不能坦然面对沈冷的话那你心里始终都会有个结,这个结解不开就会越来越大,最终可能会变成肾结石。

    这么扯淡的话,须弥彦居然信了。

    奇怪的是,城门守军并没有觉得这身份凭证有什么不对劲,只是觉得他名字奇怪。

    “须弥彦?”

    “是是是。”

    “进去吧。”

    倒是李闲被拦了下来,城门守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李闲。”

    “不对,你身份凭证上明明写的是李不闲。”

    “我知道,可我觉得不好听,所以我给自己改名叫李闲,李不闲是家父取的名字,李闲是我自己取的名字。”

    城门守兵认真的说道:“不是我站在你父亲那边说话啊,我也觉得李不闲没有李闲好听,然而你这身份凭证上是衙门盖了章的,盖了章的你懂吗?那就是官方认定的李不闲。”

    李闲心说兵大爷你可真闲。

    “好好好,你说李不闲就李不闲。”

    “怎么是我说的呢,那是你爸说的。”

    “”

    进了长安城,李不闲问须弥彦:“要去哪儿?”

    “将军府呗,沈冷是那么大的将军在长安城里自然有将军府不过李先生,如果我这次出了什么意外的话,就没办法带你游长安了,不如这样,我先带你四处走走看看,然后你再陪我去见沈冷。”

    “算了,随你。”

    李不闲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背包,他办私塾那么久从来没有多收过一个铜钱,若是谁家里暂时困难拿不出他还会免掉学费,以至于这些年来都没有什么积蓄,自然在乎。

    须弥彦有钱,到了长安城之后他就能去票号把自己当初存的银子取出来,可他不想去,因为他觉得那银子不干净了,以前从没有这样以为过,和李不闲相处了一段时间后越发觉得自己已经是一个纯粹的人。

    “长安城何处最好?”

    “小淮河。”

    须弥彦咧开嘴笑,他觉得自己笑的也很纯洁。

    “必不是什么好地方!”

    李不闲眼神一凛:“我从你的笑容里看到了官府明令禁止不准写在书上的那些词语,你跟我说小淮河到底是什么地方?”

    “青楼。”

    须弥彦如实回答:“好多青楼。”

    咧开嘴乐啊:“全是姑娘。”

    李不闲哼了一声:“我是读圣贤书的,自然不会去那种地方,你要去就自己去,我去帮你打听沈冷的将军府在什么地方,咱们就约好还在这里见面,天黑之前我会来等你。”

    “我天黑才去呢。”

    须弥彦拉着李不闲往前走:“不过,能不能借我点钱。”

    “不能。”

    李不闲认真的说道:“我借给你钱,你去快活,我算什么?”

    须弥彦:“有道理那你借给我钱,我去帮你们教育那些异族番邦的姑娘为什么要在青楼为生,我要告诉她们人生处处都是风景现在改过还来得及。”

    这些话都是李不闲对他说过的。

    “你用我的银子,去青楼用我的话教育那些失足女子,为什么我不自己去。”

    “那你去吗。”

    “我去啊!”

    须弥彦想了想:“虽然才中午,可是我们是为了劝人迷途知返的,所以干脆就别等到晚上了,迟一息,就多一息罪恶。”

    然后他就带着李不闲去了小淮河那边。

    两个时辰之后,叼着一根牙签的须弥彦蹲在路边等李不闲出来,想着先生就是先生,说了这么久还没有说完,又想到那接待李先生的姑娘听了两个时辰的碎碎念,可能都快烦死了吧,他在那小县城里做苦力赚钱,打交.道的也多是以此为生的人,现在看起来哪里还像个杀手,叼着牙签蹲在那就像个趴活的。

    左等不来右等不来,他肚子里咕咕叫,翻了翻身上还有一些散碎银子,于是跑到不远处的包子铺买了几个肉包子,回来蹲在那继续等着。

    又等了足足半个时辰李不闲才从青楼中出来,看到须弥彦的那一刻李不闲的脸瞬间就红了。

    “先生你也真能说,前前后后两个半时辰,天都已经黑透了”

    须弥彦递给他一个包子:“先垫补垫补,一会儿去找地方喝口茶,说的口干舌燥了吧。”

    李不闲咽了口吐沫:“确实口干舌燥。”

    须弥彦拉着李不闲走,一边走一边问:“说的怎么样?以先生的口才,应该能把那小姑娘劝的幡然悔悟了吧。”

    李不闲:“咳咳,你呢,你劝的怎么样?”

    须弥彦:“我不行,太久没说,一炷香不到不行了。”

    李不闲脸莫名其妙的又红了。

    “先生对她说了些什么?”

    “就是和你说的那些话,与她都说了一遍。”

    “怎么样?”

    须弥彦笑着说道:“是不是如我一样被你说的大彻大悟?”

    李不闲沉默片刻:“我没说过她。”

    须弥彦:“嗯?”

    李不闲大步向前,似乎觉得丢死人了:“虽然我说的时间比你长,说了能有一个多时辰”

    须弥彦一拍脑门:“天赋异禀啊。”

    “那她对先生说什么了?居然让先生认输。”

    “她翻来覆去只是那几个字,我说了诸多大道理,她就以那几个字回我,我说万恶淫为首,她说你试试啊,我说当洁身自好,她说你试试啊。”

    李不闲:“我这脾气就上来了,试试就试试”

    须弥彦:“哈哈哈哈哈你把包子还我,我不想给你吃了。”

    “咱们现在该去见沈冷了吧。”

    “嗯。”

    须弥彦深吸一口气:“玩也玩了,吃也吃了,还差一口酒,然后那就死便死吧,对了先生,你还有多余的钱买酒喝吗?”

    “有是有,不多了。”

    “你花了多少啊。”

    “我你知道的,我一开始是真的说了一个多时辰,然后又那个说了将近一个时辰。”

    “所以呢?”

    “我加了个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