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长宁帝军 知白

第五百二十七章 身后名

    准备南下江南道整顿家族生意的杨心念死在这不知名的小镇子一家不知名的酒楼里,似乎一切都显得巧合了些,如果她不是自己来,而是随便遣一些手下人来看,她自然不会死,白念也未必会死,可她偏偏自己来了。

    酒楼老板吓得几乎腿软,派人去镇衙里报案,这镇衙一共也没三五个当差的,只有一个正经捕快,其他人都是帮工学徒,小镇子哪里出过命案,所以一下子也慌了神。

    可好歹他们还知道应该怎么做,封锁了现场,然后派人骑马到县衙里禀告,组织镇子里的青壮男人巡查看看有没有可疑之人。

    捕快虽然有些业务不熟练,也看得出来这两个人是同归于尽,所以他有些脸红,因为他和自己的帮工学徒不止一次说过,这个世界上哪里会有那么巧合同归于尽的事,大部分都是小说里杜撰出来的,正常情况下,只能是一人杀死另外一人。

    杨家的人发现了不对劲,想把尸体抢出来,可这光天化日之下那么多百姓围观,若强行动手难免会暴露更多,所以只能是看着,一个个急的好像热锅上的蚂蚁。

    正在他们想办法的时候,跟着白念的那几个廷尉府的人赶来,他们身上有廷尉府的腰牌,当地捕快一看是廷尉府来人,立刻就轻松下来。

    天塌下来,有廷尉府扛着呢。

    消息快马加鞭的送回长安城,廷尉府的人不眠不休,这大几百里的路两天赶回来。

    留下两个人配合当地县衙的人,想办法将尸体运回长安城。

    可事情到了这一步,杨家的人已经没办法忍,一旦尸体被廷尉府的人运回去的话,杨心念的身份自然暴露,这件事杨家人追究不追究?

    怎么追究?

    不追究的话会说杨家的人有问【m】题,追究的话那当然问题就更大。

    所以商量了一下,杨心念的手下趁着看护尸体的人少,没人留意的时候泼上火油,一把火将运尸体的马车烧了,廷尉府的两个人发现之后连忙扑上去把白念的尸体抢出来,而杨心念的尸体则被火吞噬。

    长安。

    古乐得到消息之后皱眉沉思了一会儿,这件事若是韩大人在的话如何处置?

    杨家灭白家满门的事陛下显然都不打算追究什么,韩大人当时说还不到时候,那伙装扮成马贼的杨家死士如今也还在廷尉府地牢里押着,所以杨心念和白念同归于尽这事就变得不好处置,似乎最好的方法就是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他想来想去,也不敢私自决定,又不能去打扰正在养伤之中的韩唤枝,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副都廷尉谁知道去了何处,如今他在廷尉府里主事,一下子就没了主心骨,所以他只好去找沈冷问。

    将军府。

    沈冷听古乐说完之后就陷入沉默,他和白念不熟,白念对他也颇有敌意,但此时此刻的沈冷对这个汉子心中充满敬意。

    为报仇而死,终究是令人尊敬。

    “他在水师的时候,与求立人作战从不会落于人后,与大宁战兵之中穿将军甲的人一样,冲锋在前,对士兵也爱护,我到求立见庄将军的时候他还说过,白念领兵有些门道,逢战必胜,将来可堪大任。”

    沈冷缓缓吐出一口气:“我不知道他以前做过什么,他少年从军,军中的事我知道,他是个合格的大宁战兵将军,所以不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古乐道:“可他按理说应该算逃兵了。”

    “所以我得想办法。”

    沈冷让古乐回去等消息,他又去了雁塔书院。

    老院长听完之后也有些头疼,白念的事他知道,韩唤枝不久之前跟他聊起过,正因为知道所以才觉得有些难办,沈冷说的没错,一个为大宁厮杀过几十战的将军不能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死了。

    “若是廷尉府压下这件事,杨家那边自然也不会声张。”

    沈冷低着头看着茶杯里冒出来的热气:“可这样一来,算失踪。”

    老院长点了点头:“是啊,失踪,没有好名声,没有好结局,没有任何东西,可沈冷啊,你知道失踪已经是最好的安排,算失踪,水师庄雍将军那边也就不会上报逃兵,可失踪,终究也是名声不好听。”

    “人都死了,失踪也一样会被人说成是畏战潜逃,连抚恤都没有。”

    沈冷看向老院长:“我能不能去直接找陛下说。”

    “还是不要去了。”

    老院长摇头:“陛下不喜欢这样终究还是要落在廷尉府那边,若是廷尉府的人愿意给个理由出来,谁不信?”

    沈冷叹道:“现在就是廷尉府不知道给个什么说法,还没有想到一个合适的理由。”

    老院长看向沈冷:“你去见赖成。”

    “赖成?”

    老院长点了点头:“对,都御史赖成,他会有办法的。”

    沈冷想着这事怎么就到了都御史赖成身上,不过老院长说的必然有道理,所以他忍不住往老院长的桌子上看了看,老院长立刻站起来挡在那:“你半路自己买东西,别惦记我的。”

    沈冷讪讪的笑了笑,心说自己果然是太暴露了,一个眼神老院长就猜到了他想干嘛,这大过年的去求人,如果不带些东西的话怎么都有些说不过去,礼数上不周到。

    沈冷起身:“不带你的就不带你的,小气的很。”

    老院长胡子几乎都翘起来:“你也不看看自己现在什么名声,叶流云韩唤枝,哪个不说防火防盗防沈冷。”

    沈冷嘿嘿笑了笑告辞出门,在外边街上挑了些好茶和点心包好,拎着东西找到了都御史赖成家里,赖成很懒,这是出了名的,整个朝廷谁不知道,除了骂陛下的时候他来劲,骂谁他有兴趣?

    御史台那边不管是参奏谁,都是都御史手下人写的奏折,大部分时候赖成连看都懒得看,而赖成每天下了朝会之后就跑回家眯着也不是什么秘密。

    陛下都懒得理他,谁还管?

    况且他是都御史,御史台谁还参奏他。

    看到沈冷上门赖成显然惊讶了一下,沈冷也没隐瞒,直接将自己来意说清楚,赖成看了看沈冷提来的东西,摇头:“白念是请假回家祭祖,这不算私自潜逃,可家族出事之后他没回水师而是潜入长安,这就是他错处,廷尉府把他留下那是廷尉府的错处。”

    沈冷一听就要坏事。

    “赖大人,这事可不能参奏到陛下那,更不能在朝堂上说出来,你若是在朝堂上参奏韩唤枝一本那可怎么行。”

    赖成又看了看沈冷提来的东西:“分量不够啊。”

    沈冷:“”

    他把东西接过来放在一边:“裕泰庄的茶倒是不错,顺合兴的点心也不错,可加起来也不过三五两银子的事,你拿这些东西,想让我帮忙给白念求一个死后好名声,真的是分量不够。”

    沈冷站在那,一时之间有些手足无措。

    赖成却点了点头,自言自语似的说道:“可他自己的分量够,一个为大宁奋勇杀敌数十场,斩敌无数,战功显赫的将军,若是没有身后名,我觉得这不对。”

    他看向沈冷:“这件事我管了。”

    沈冷抱拳:“多谢赖大人!”

    沈冷问:“那大人准备怎么办?看大人的意思是想参廷尉府?”

    赖成认真的说道:“韩大人重伤未愈,且新婚不久,当然不能骂他我们骂陛下。”

    沈冷退了一步:“这奏折我不要署名权。”

    第二天一早上朝,陛下处理了一些政事之后问朝臣谁还有什么要说的,赖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迈步走出来,先是俯身一拜,然后抬起头:“臣,有本奏。”

    “所奏何事?”

    “臣参陛下,公私不分,枉顾朝臣性命,令臣下寒心。”

    皇帝一懵,心说赖成你又要胡说八道什么。

    所有人都看向赖成,甚至隐隐约约的还有人抱着看好戏的心思,谁不知道这赖成骂皇帝是朝堂上最好看的戏码,特别好看,要是哪个月赖成没有上来说几句什么,朝臣们都会觉得怅然若失

    “话出何处?”

    皇帝问。

    赖成清了清嗓子吼说道:“有水师从四品鹰扬将军白念,于前些时候请假回家祭祖,可白家遭逢大难,虽然湘宁白家是因为勾结山匪分赃不均而导致灭门惨事,可白念并不知情,此人少年离家,于武府之中求学数年,然后分拨至水师领兵,自南下之日起,大大小小数十战,逢战必在人先,杀敌不下数百,为大宁开疆拓土立下汗马功劳,在求立之地,曾率军突进百里追击剿灭求立败兵,也曾埋伏两日两夜觅得战机将敌军杀的措手不及,这样一个人,回到家之后,却发现家门巨变,一时之间举目无亲,他能做什么?”

    赖成看了看四周朝臣,然后大声说道:“他只能来求陛下做主,他做错了吗?可是陛下因为白家是与山匪勾结案情分明而并无安抚,只是让他去廷尉府协同查案,若是陛下能多在乎他一分,他也不会为求一个公正而自己去追查残余山匪下落,最终与匪首同归于尽。”

    这话一说完,满朝文武都惊了一下。

    “同归于尽?”

    “这白念将军真乃壮士也。”

    一时之间一片窃窃私语之声。

    皇帝坐在那,瞪着赖成。

    赖成依然在大声说着:“臣以为,陛下此举,伤了万万千千大宁战兵的心。”

    皇帝叹了口气,又看了赖成一眼。

    赖成觉得火候差不多了,咳嗽了几声后说道:“还请陛下严查此案,还白念将军一个清白。”

    皇帝缓缓吐出一口气:“这件事确实是朕欠考虑,是朕的疏忽,朕决定追封白念为正四品威扬将军,拟兵部按规制厚葬。”

    赖成:“臣,谢陛下!”

    一拜到地。

    皇帝起身:“若没有别的什么事,今日朝会到此为止。”

    代放舟喊了一声:“退朝。”

    朝臣们议论着离开,还在赞美着白念的忠烈。

    皇帝走了几步回头想吩咐一声让赖成跟过来,一回头就看到赖成在后边跟着呢,他哼了一声:“你倒是自觉!”

    赖成嬉皮笑脸道:“臣这不是跟上来了吗,陛下要骂一会儿痛快骂,臣听着,听着,绝不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