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长宁帝军 知白

第八百零七章 密见

    息烽口大营。

    白牙一进门的时候,风雪呼呼的跟着他灌进来,他转身把房门关上,好像关上了一个通向其他世界的通道,屋子里只有风雪声,没有风雪寒,火炉里的木炭啪的爆了一声,火星飞起来,很快消失不见。

    孟长安回头看向白牙:“有没有伤亡?”

    “没有。”

    白牙把大氅脱下来,先是用手在脸上啪啪啪的拍了一会儿,脸上回了血手上回了血,这才在火炉边坐下来,夹了一块炉子上靠着的红薯闻了闻:“真香。”

    “你别吃那个。”

    孟长安走到火炉对面坐下来,打开火炉旁边的食盒,从里边取出来一盘烤好的肉:“给你留的。”

    白牙嘿嘿笑,伸手把盘子接过来放在膝盖上,捏了一块送进嘴里,混合着佐料的油汁顺着嘴角往下流,已经饿了一天,这一口肉下去感觉无比的美好。

    “半路碰到沁色殿下了。”

    白牙看了孟长安一眼:“她的骑兵把我们拦住,可是又把路让开了,她让我转告将军,如今黑武北院大军的大将军叫咄纲,是苏盖的侄子,此人极为勇武,曾与辽杀狼并称为南院双雄。”

    孟长安点了点头:“我知道这个人,曾与他交过手。”

    白牙好奇的问:“如何?”

    “勉勉强强。”

    孟长安道:“沁色还说什么了?”

    “她说黑武汗皇桑布吕已经给她下了最后通牒,如果她再不把格底城和苏拉城交给桑布吕,北院大军会先攻这两城,格底城和苏拉城的位置太重要,桑布吕是不会放心交给沁色的。”

    正说着,门又开了,一个雄壮的汉子进来,转身把门关上:“好特么的冷,饿死我了,将军有没有吃的?”

    孟长安把食盒再次打开,另外一盘烤好的肉递过去,那汉子把脸上蒙着的围巾拉下来,露出一张胡子拉碴的脸,嘿嘿笑了笑:“就知道将军得给我留好吃的。”

    如今已经升任校尉的须弥彦看了看白牙,立刻得意起来:“为什么你那盘没我的多?”

    白牙:“这个人傻到这份上了,将军别留他了。”

    须弥彦呸了一声,挨着火炉坐下来:“刚刚我带着斥候往西北方向动了几十里,黑武的大军在这样的风雪天气巡查依然严密,可见桑布吕应该还在北院大营,如果我们能趁机把他抓住就好了。”

    孟长安摇头:“乞烈军也在,不能贸然动兵。”

    须弥彦道:“乞烈军很厉害吗?”

    “与北疆铁骑打过五次,五次都是平手。”

    须弥彦嗯了一声:“那是很厉害了。”

    孟长安道:“一会儿我把军务交代给杨七宝,我要去一趟冰湖行宫见见沁色,如果黑武人真的要对格底城和苏拉城动手,咱们也得往北动一动,如果那两座城不能留在沁色手里,那就只能留在我们手里。”

    “将军。”

    白牙看了孟长安一眼:“这个时候,你去不合适。”

    孟长安摇头:“沁色让你给我带话,她甚至亲自带人巡查,应该是无计可施,盼着能遇到咱们的斥候,可见格底城那边的情况已经很危险,如果我不去亲眼看看,没办法做出判断。”

    “我去吧。”

    白牙把手上的油在皮甲上蹭了蹭:“大战在即,将军如果去了行宫万一出事,息烽口这边就危险了,我去比较合适,沁色殿下的意思,也许是想让我们看看如今格底城是什么情况,她没有多说,我猜着可能是身边就有桑布吕的人跟着,或者是时刻有人盯着她,能对我说出那几句话再无多言,怕也是很不方便吧。”

    “将军,白牙说的对。”

    须弥彦道:“去的人不能多了,属下觉得,桑布吕必然会派人去行宫那边,如果将军去了一旦被桑布吕的人发现,极有可能被困住,这样吧,我和白牙我们两个去,不带手下。”

    孟长安沉默了片刻,点头:“也好,我让杨七宝带两营骑兵在行宫外接应。”

    “好嘞。”

    白牙看了须弥彦一眼,须弥彦三口两口把嘴里的东西吃完:“饱了。”

    两个人起身,朝着孟长安抱拳:“将军只管等我们消息。”

    说完之后同时转身,孟长安在他们两个身后说了一声:“小心些。”

    两个人同时笑起来:“放心吧将军。”

    两个人出了门后裹紧身上的袍子,把厚厚的围巾往上拉了拉,同时上马,片刻之后,两匹战马冲破风雪也冲出了息烽口大营。

    冰湖上,风雪太大,前面几尺之外的东西都看不清楚,冰湖冻的结实,刚落下来的雪覆盖在冰湖上,风一吹过来,比在地上的雪更容易飞起来。

    白牙从怀里把罗盘取出来辨认了一下方向,指了指,须弥彦点头,两个人开始加速往前。

    冰湖行宫。

    刚刚回来不久的沁色把大氅扔到一边,跟在他身后的一个络腮胡子的黑武人脸色阴沉:“殿下你刚刚是什么意思?你居然向宁人交代北院大军的事?这件事如果汗皇知道的话,怕是殿下不好解释。”

    “我需要向你解释吗?”

    沁色回头看了他一眼。

    这个络腮胡子叫勿虚列,是黑武汗皇桑布吕在南院这两年才提拔起来的一员勇将,南院大比,这个人接连击败十几个对手,桑布吕对他格外赏识,把他从一个小小的队正直接提拔为五品将军,又一年,提拔为从四品,这么快的提拔速度,在黑武国有史以来也算是罕见了。

    所以勿虚列对汗皇极为忠诚,这次桑布吕派他来,就是要逼着沁色把格底城和苏拉城交出去的。

    “殿下,你身份尊贵,身为皇族,所以更不应该忘了自己是黑武人。”

    勿虚列一脸阴沉的看着沁色:“我来之前,陛下交代过,希望殿下你早日做出决定,殿下应该也清楚,格底城和苏拉城中数万边军,并不一定听从殿下号令,只要陛下亲至,那数万边军难道还敢反抗陛下旨意?陛下这是念在你是他的亲姐姐才给你一次机会,莫要自误。”

    沁色坐下来,倒了一杯酒后眯着眼睛说道:“你到我行宫之后,连杀我身边数名亲信,这也是桑布吕的交代吧?他有没有对你说过,如果我不听话把我也杀了?”

    “殿下。”

    勿虚列哼了一声:“你应该知道,没有什么比黑武国更重要,陛下心中殿下自然重要,可陛下,始终是陛下。”

    沁色指了指门外:“你出去吧,我要休息。”

    勿虚列的视线从沁色美妙的身材上依依不舍的离开,眼中的邪念一闪即逝,如果她不是陛下的亲姐姐,哪里需要这么费口舌,女人,不应该劝,应该征服。

    他转身往外走:“陛下给你的期限就快要到了,刚刚殿下为了避开我亲自带着队伍巡查,你遇到宁人的事我很快就知道了,所以殿下难道还不清楚,你身边的人,对你其实也没有什么忠诚可言。”

    沁色闭上眼睛:“滚。”

    勿虚列冷笑着走出寝殿,想着陛下应该给自己更大的权利才对。

    火炉里的炭火烧的噼噼啪啪,沁色闭着眼睛,人就在火炉边,可是身上却感到一阵阵刺骨的寒冷她知道勿虚列说的没错,桑布吕没来的时候,格底城和苏拉城的守军自然会对她礼敬有加,她的命令也不会有人反抗,可现在桑布吕来了,那些边军是不会站在自己这边的,就算打起来,只怕桑布吕的大军刚到,就会有人打开城门投降。

    然而这个危局,没有办法解开。

    她不得不想到,如果自己想控制更多的力量,比如能让格底城和苏拉城的边军保持绝对忠诚,除非是桑布吕死了她的弟弟死了,她就是皇族唯一的继承人。

    就在这时候,她身边亲信从外面悄悄进来,小跑着到了沁色耳边压低声音说道:“息烽口那边孟将军派了人过来。”

    “派人过来?”

    沁色一怔。

    她让人带话回去,是多希望孟长安能自己来此时此刻,强势如她也感到一阵阵的无力,她忽然间有些理解了那些普通的女人,还是希望在最艰难的时候身边有个男人可以依靠,她太希望此时此刻孟长安站在她身边对她说,放心,有我在。

    可是她也清楚,这个时候孟长安不可能会来,就算他要来,宁军大营里也会有人阻拦,他如今是息烽口宁军主将,身系十万大军生死,也是身不由己。

    沁色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人在哪儿?”

    “已经引进行宫,特意交代在偏房候着不要随意走动,如今行宫里很多人都已经投靠了勿虚列,如果被他知道了有宁军的人过来,怕是要出事。”

    “等没人的时候,我过去见他们,寝殿这边被勿虚列的人盯的太紧。”

    沁色看了一眼火炉,眼神里也有了些希望:“让他们不要急,我得空就会过去。”

    “是。”

    亲信应了一声,连忙转身离开。

    沁色坐了一会儿,起身披上衣服,出门之后往四周看了看,侍卫们也都看她,沁色没理会,走出寝殿,有人跟上来,沁色摆手示意不要跟着自己,侍卫随即退了回去。

    她故意在行宫里走了一大圈,然后才到了前院偏房那边,往四周看了看没人盯着,拉开门进了房间。

    白牙和须弥彦对视了一眼,同时上前抱拳:“殿下。”

    “孟长安呢?”

    沁色还是不由自主的问了一句。

    “将军他”

    还没等白牙回答,屋子外边一阵脚步声兵甲声,似乎屋子被人围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