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长宁帝军 知白

第八百零八章 我没丢流云会的脸

    偏房外边一阵阵的脚步声响起,很密集,显然人数不少,除此之外还有兵器甲械碰撞之声,白牙看了沁色一眼,沁色脸色也难看起来,她摇了摇头示意这绝不是自己的安排。

    “我在乎我家孟将军。”

    白牙一边说着一边把脖子上厚厚的围巾拉上来遮住脸,声音从围巾下透出显得有些低沉。

    “我家将军在乎你,我不会为你拼命,可会为我家孟将军拼命,所以你如果已经控制不了局面,就咬定了我们不是宁人。”

    白牙缓缓抽出背后黑线刀,看了须弥彦一眼,须弥彦点头:“我开路,你殿后。”

    说完之后大步走向屋子后边,沁色急道:“我已经被人监视,是桑布吕派来的人,名为须弥彦,他虽然只带来三百亲兵,可是我行宫里的边军和格底城苏拉城的边军已经失控,桑布吕派人到这两城传旨,不许他们再听从我的调遣,违令者斩,我已暂时无能为力。”

    白牙的脚步一停,脑子里瞬间多了一个想法。

    “若殿下此时愿意跟我们走,我们兄弟两个拼死带你离开。”

    “我”

    沁色为难的看着白牙:“我终究是黑武皇族,终究是长公主。”

    白牙点头:“懂了。”

    沁色身边的亲信忽然一咬牙,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殿下,你走吧,我看那勿虚列不像是个守规矩,他看你的眼神里都是邪念,若是他对你做出什么陛下远在北院大营也来不及救你,他甚至可以嫁祸是宁人杀了殿下,这个人是个魔鬼。”

    沁色心里何尝不知道?

    勿虚列看她的眼神,她又怎么会不清楚,以她识人之明,自然看得出来那个人也许早晚都会压制不住心中的邪念。

    “走吧殿下。”

    屋子里的其他几个亲信将弯刀抽出来:“虽然我们也痛恨宁人,可现在,唯有宁人可以保护殿下,孟长安将军是个重信守义之人,他比勿虚列靠得住,殿下且到息烽口宁军大营稍稍躲避一段时间,以后有机会再回来。”

    那几个人互相看了看,其中一个人道:“我等无能,无法保全殿下。”

    其他几人跪下来叩首,那人继续说道:“唯有一死,保殿下安全离开,殿下保重,请殿下速速离开。”

    说完之后这人猛的站起来,手持弯刀,一脚将房门踹开冲了出去,剩下的几个人也跟着冲了出去,片刻之后外面就传来一阵喊杀声。

    白牙知道已经没有时间耽搁,看到沁色脸色悲伤,过去一把将沁色拉过来:“走。”

    沁色被白牙拉着到了屋子后边,白牙跨步挡在她身前:“闭眼。”

    沁色下意识的闭上眼睛,而此时须弥彦已经走到屋子后墙,弓背,弯腰,屈膝,片刻之后忽然撞了出去,肩膀重重的撞在后墙上,随着一声闷响,后墙被须弥彦直接撞出来一个洞,尘烟碎土弥漫开来,砖石被撞倒外边洒落一地,须弥彦大步而出,白牙一把拉着沁色冲到了屋子外边。

    偏房前边,勿虚列一把掐住一个沁色亲信的脖子,单手发力把人举过头顶,然后狠狠的往下一摔,他是单手掐着那亲信的脖子,摔下来的时候脖子就被扭断,人摔在地上的时候已经气绝,脖子扭曲的让脸都朝向了背后。

    另外一边,沁色的亲信一刀将面前黑武边军士兵砍翻,再一刀横扫将冲过来的人脖子切开,一转头看到自己的同伴被七八个黑武边军砍翻在地,没多久地上的尸体被砍的几乎都没了人形,尸体支离破碎,他嘶哑着嗓子喊了一声,挥刀冲了上去。

    人才往前跑了几步,一根木桩飞了过来,那足有腿粗的木桩撞在他胸口上,竟是直接穿透过去,那不是尖锐的武器,而是一根木桩,却穿透身体,可见其力度有多恐怖。

    木桩带着尸体往后飞又撞在屋子前墙上,墙被砸的凹陷下去一个坑。

    勿虚列伸手从地上拔出来第二根练功用的木桩,一个箭步过去,在对面沁色的亲信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木桩狠狠的砸在那亲信头顶,这一下,直接把脑袋砸的碎裂。

    他连杀数人,随手将木桩扔在一边后大步走进偏房,进门之后用手挥舞了几下扫开烟尘,这才看清楚后墙居然破开了一个大洞,勿虚列暴怒,吼了一声吼追出后墙。

    院子里,白牙和须弥彦两个人一边一个架着沁色的胳膊往前飞奔,两个人奔跑起来犹如贴着地面往前飞似的,远远的看着那根本就不是在地上跑,而是在地面上一寸左右高度凌空虚度一样,其实那也只是错觉,只是两个人脚力太强,又配合默契,两个人步伐一致,大步出去便是丈余,所以看起来便如在飞一样。

    后边有喊声传来,显然沁色的手下已经都战死了,勿虚列的人追了过来。

    白牙看了须弥彦一眼:“翻墙出去,马在墙外。”

    须弥彦点了点头,两个人继续发力向前疾冲,眼看着就要冲到院墙下,两个人居然还没有减速的意思,行宫的院墙太高,就算他们两个都曾是游历于江湖的高手,也不可能直接带着人翻到两丈多高的墙外。

    “走!”

    白牙在即将冲到院墙下的时候喊了一声,他松开了架着沁色的手,在他松手的同时,须弥彦这边一发力将沁色往上扔了出去,沁色一声惊呼,人已经飞起来在近一丈高的地方。

    白牙的手往前一伸,须弥彦跳起来踩着白牙的手再一发力,人腾空而起,半空中一把抓住开始下落的沁色再次扔了上去,沁色又是一声惊呼,她面前就是墙,因为速度太快,看着院墙一层一层在眼前划过,然后面前突然一空,人已经超过院墙高度。

    须弥彦把自己的黑线刀往墙里一插,砰地一声,刀深入墙壁,他抓着刀柄的手一发力把身子拉了上去,脚踩着刀柄又跳起来,站在院墙上一把将沁色接住。

    须弥彦朝着墙下喊了一声:“走了。”

    白牙嗯了一声,后退几步后加速往前冲,脚在墙上连续蹬了三下已经在一丈多高,恰好一把抓住须弥彦的黑线刀,再一发力人跳上去。

    行宫外墙上的黑武边军全都愣住了,一时之间谁也没有反应过来。

    沁色反应极快,立刻喊了一声:“后边有人要杀我,这两个人是在保护我。”

    行宫城墙上的黑武守军立刻往院子里看去,趁着这个机会,须弥彦对沁色说了一声得罪了,然后一只手搂着沁色的肩膀,一只手抱着沁色的双腿,直接就从两丈多高的城墙上跳了下去,两个人的重量再加上下坠的速度,落地得多沉重?

    砰地一声!

    须弥彦双脚稳稳落地,脚下踩着的积雪炸了起来。

    他才落地,白牙也跟着跳了下来,在半空之中打了个口哨,不远处的战马随即飞奔而来,两个人再次把沁色架起来迎着马飞奔过去。

    “你带殿下在前边。”

    须弥彦喊了一声,朝着白牙伸手:“把你的连弩也给我。”

    白牙没有争,因为他知道根本没有时间争,在他们两个身后,行宫正门打开,一队骑兵呼啸而出,为首的正是勿虚列。

    白牙先跳上战马,一伸手把沁色也拉了上来,抱在自己身前,缰绳一打,战马嘶鸣一声冲了出去。

    须弥彦在白牙身后,不停回身用连弩点射追上来的黑武边军骑兵,一马当先的勿虚列手持一把弯刀,竟是一刀一刀精准的把朝着他射过来的弩箭斩落,他身边身后倒是有几个黑武边军被射翻。

    如果

    风雪依然大,他们撤离反而容易些,可是该死的风居然在这个时候变得小了,视线就变得格外开阔,出了行宫就是冰湖可以说一马平川,就算在前边领先几里后边的追兵也能看的清清楚楚。

    后边黑武骑兵紧追不舍,羽箭不停的射过来,须弥彦为了掩护白牙,纵马在白牙正身后,他拍了拍马脖子,竟是在马背上转身面对后边追兵,一边用连弩点射还击,右手的黑线刀还在不断的劈砍飞来羽箭。

    噗的一声,须弥彦肩膀上中箭,他侧头看了看,浑不在意,继续发箭。

    又是一声闷响,须弥彦大腿上也被射中一箭,战马身后也中了两箭,随着战马嘶鸣,马竟是有些失控,须弥彦只好又转身回来抓住缰绳,不时回头,连弩射空再换自己的,很快他自己的连弩也射空,后边追兵已经陆续被他射死十几个,可是追击过来的黑武骑兵不下数百,而且还有更多的人从行宫里冲出来。

    白牙和沁色两个人骑一匹马,没有后边的黑武骑兵速度快,须弥彦为了掩护他们两个故意落在后边,自然速度也快不起来,所以黑武人和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近。

    “须弥彦!”

    白牙忽然喊了一声:“替我跟将军说一声,给长安城流云会的兄弟们写一封信,告诉他们,我白牙,没丢流云会的脸,没丢叶先生的脸!”

    “我生为人杰,死为鬼雄,黄泉地下,再杀黑武!”

    这句话喊完,白牙从战马一侧把挂着的长剑摘下来,脚踩着马镫一发力腾空而起,顺势一把将沁色往后拉了拉,让沁色坐正在马鞍上,他在半空之中还强行扭身,两只脚在马屁股上踹了一下,身子旋转着落地,须弥彦的战马擦着他的身子冲了过去。

    白牙回头朝着须弥彦一笑:“兄弟,保重!”

    刷的一声抽出长剑,朝着后面的追兵迎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