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长宁帝军 知白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合格的部下

    承人知数猛的转头看向三夫人,眼神里闪过一抹疑惑:“你去哪里认识的什么刀客。”

    “就是那个武馆的须弥彦。”

    三夫人压低声音说道:“上次将军要请他吃饭,但将军有事去了京都,那天吃饭的时候须弥彦有意无意的说过几次想为将军效力,他一个已经亡国的南越人想要在桑国立足若没有靠山怎么行,那天他带来不少名贵礼物,我看得出来,若是将军想要用他,他一定会乐意为将军效劳,此人武艺非凡,身强体壮,器大气大力大,而且他一个南越人,将军用他还没有后患,谁也不会想到他居然是将军的人。”

    三夫人介绍须弥彦当然有私心,若是须弥彦可以留在将军身边做事的话那么以后见他也就方便了许多,不用再那般偷偷摸摸的回去那般偷偷摸摸的见面。

    “暂时不要提这件事了。”

    承人知数沉思了一会儿后说道:“矢志弥恒是国之栋梁,此人虽然飞扬跋扈但是有真才实学,他曾在宁国生活很长一段时间,对宁国极为了解,可以说,击败宁人和从宁国把太子殿下救出来都离不开此人,一旦此人出事,陛下也会严查,我虽然厌恶他,但不能因为我个人的情绪就杀一个对大桑帝国有用的人。”

    三夫人哦了一声,有些失落:“我只是担心将军的安危,总觉得矢志弥恒这个人太阴险。”

    承人知数点了点头,伸手把三夫人搂过来:“我当然知道你待我最好,也知道你是担心我,只是国之大事,以后你还是少掺和的好。”

    三夫人有些委屈:“知道了。”

    承人知数最疼她,见她有些不高兴随即笑着哄了几句。

    就在这时候外边有人敲门,是水师一位文官名为上野近,虽然官职不高但此人心思灵动而且博学广识,平日里和矢志弥恒走的很亲近,见他来了,承人知数微微皱眉:“你来做什么?”

    上野近连忙垂首道:“将军大人,刚刚矢志弥恒回去之后和我提起惹怒将军的事,他极为懊恼,又不敢自己来找将军道歉,怕将军还在气头上,又觉得他自己实在错了,所以托我来跟将军说,他在营外准备摆酒向将军致歉。”

    承人知数哈哈大笑:“他也知道自己错了?”

    他看向三夫人:“我就说,矢志弥恒是国之栋梁。”

    三夫人笑了笑,先退了出去。

    承人知数换了一身衣服后和上野近同时出门,两个人边走边聊,承人知数的七八名护卫在左右分散开,上野近这个人特别会说话,没多久就把承人知数拍的笑逐颜开,离开大营后走了大概一里多就是一片酒肆青楼,此时已经天黑,护卫们挑着灯在前边照着。

    忽然之间从路边草丛里有个人冲出来,一刀捅进承人知数的心口,承人知数啊的叫了一声,低头看时,那把刀子已经完全没入他的身体里,握刀的手还使劲转了转,刀子将他心脏直接绞碎,承人知数身子一软往下倒,那刺客却已经抽刀转身冲了出去。

    上野近大喊一声,一把拉住刺客衣服,刺客回手一刀砍在上野近的肩膀上,上野近疼的惨呼向后暴退,护卫们冲过来,刺客已经钻进草丛里。

    半个时辰之后整个水师大

    营都炸了,数不清的桑国士兵从大营里冲出去,可是那刺客应该是极熟悉这里的地形,所以那么多士兵搜寻竟是没有找到。

    又半个时辰,红着眼睛的矢志弥恒带着人从外边搜寻回来依然一无所获,他吩咐人继续寻找,然后一把拉了上野近到一边僻静处。

    “是不是你做的?”

    他怒视着上野近问,压低着声音,但却压不住怒火。

    上野近沉默片刻,点头:“是我,如果将军觉得我这样做错了的话,现在就可以把我交出去了,就不要再牵连其他人了,杀我一个就可以,不过在杀我之前我有几句话要说完将军,承人知数必须死,他不死,陛下就会把这支能左右桑国未来的舰队交给他,可是陛下不知情难道我们还不知情,将军你知道,整个水师上上下下谁不是觉得你才是最合适的水师大将军人选,谁不是都觉得跟着你才心服口服,承人知数散漫懈怠更不了解我们的敌人,况且我感觉的出来,就算将军不想杀他,他早晚也会杀了将军你。”

    上野近深吸一口气:“水师在将军手里,桑国可能因此而辉煌,水师在承人知数手里,桑国可能因此而衰败。”

    他看向矢志弥恒:“我说完了。”

    矢志弥恒怔怔的站在那,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上野近见矢志弥恒态度有所动摇,他缓了一口气后继续说道:“将军,我大桑帝国好不容易一统,好不容易有了变得更为强大的机会,陛下为了让桑国崛起打算赌上一切,而我们这些人也都已经赌上了一切,如果这一仗我们赢了,桑国将会迅速的成为新的霸主级强国,我们可以比肩宁国比肩黑武,我们不需要灭掉宁国,我们只需要打到宁国割地赔款,可是这一切唯有在将军你的带领下才行,让我们把性命交托将军阁下我们愿意,让我们把性命交托给承人知数,我们做不到。”

    矢志弥恒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你太冲动了。”

    上野近知道事情成了:“将军,不如趁机再杀掉承人知数的夫人,她也在水师大营里,这样一来,就可以将他们的死归结于仇杀,将军,我瞒着你已经秘密调查承人知数家里很久了,这个三夫人应该和一个叫须弥彦的南越人有私通,我们可以把杀承人知数的事嫁祸给须弥彦,一个亡国之人而已,死了也就死了,况且只要有一个人顶罪就能给陛下个交代,不用死我们自己人这是最好的选择了。”

    他继续说道:“承人知数的三夫人和须弥彦私通,须弥彦趁机要挟三夫人讹诈大笔钱财,结果三夫人将此事告知了承人知数,须弥彦一怒之下刺杀了承人知数和三夫人”

    上野近道:“如果将军觉得事情这样处理可行的话,就交给我。”

    矢志弥恒在原地来来回回的踱步,沉默了好一会儿后点了点头:“我就当是没有听到你说这些,也不知道你做了些什么,我不会牺牲你,但你也应该知道,陛下不会愿意被人蒙蔽。”

    “我知道了。”

    上野近点了点头:“我会给将军一个交代也会给陛下一个交代,一个所有人都满意的交代。”

    说完之后上野近就转身离开,不多时出现在承人知数的将军住所,他看了一眼脸色惨白的

    三夫人,压低声音说道:“杀害将军的贼人应该还在军营附近,而且这个人极有可能就是矢志弥恒,纵然不是他自己动的手也是矢志弥恒派来的人,我冒死前来通知夫人,还请你尽快离开这,如果再不走的话矢志弥恒可能连夫人也不会放过,他有意抢夺水师大将军之位,唯有杀死将军大人他才能如愿,但是之前矢志弥恒和将军大人吵过而夫人你在场,若是此事宣扬出去的话矢志弥恒就有杀人之嫌疑,陛下也不会放过他,所以夫人你必须尽快离开此地,我会安排人护送你回将军府,夫人回去之后,立刻和大夫人说明此事,请大夫人想办法通知陛下,矢志弥恒为了权利已经疯了,三夫人,还请你立刻离开,不仅仅是为了你也是为了冤死的将军大人,更是为了大桑帝国的将来。”

    三夫人一开始还觉得上野近是最值得怀疑的人,毕竟承人知数是跟着上野近出去的,才出水师大营没多久就被刺杀,而听完上野近的话之后她更加愿意相信上野近说的是实话,如果还有一个人想杀将军大人那必然就是矢志弥恒。

    “好,我都听你的安排。”

    三夫人道:“若是能为将军大人报仇,我一家都会对你感激不尽。”

    上野近道:“三夫人还请赶紧走,不要收拾东西了,我已经安排了护卫和马车连夜离开,回到将军府才算真的安全,夫人不用去想别的,只要今夜能回去,矢志弥恒必难逃法网。”

    三夫人点了点头,带着两个侍女急急忙忙出门上了上野近安排的马车,一群护卫护送马车立刻离开了军营。

    上野近看着马车疾驰而去脸色出现了几分得意:“如果你不急急忙忙的离开,谁会相信你和外面的野男人有勾结,你丈夫才刚刚死了你却急匆匆逃走,这样说出去的话每个人都会有所怀疑。”

    一个多时辰后,矢志弥恒的住所。

    几个黑衣人从外面进来,每个人手里都拎着一个滴血的布包,他们进门之后迅速的走到矢志弥恒身边垂首道:“将军,事已经办妥了。”

    矢志弥恒看向上野近:“你居然真的动手了!”

    上野近劝道:“现在已经做了,将军也别太生气,以后再来责罚我,现在将军应该立刻去召集队伍,稳定军心,将军此时此刻站出来,更能让士兵们觉得将军可靠。”

    矢志弥恒似乎是被气的有些慌,来来回回的走动了几步后说道:“你说的对,现在最该做的就是”

    噗的一声,他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匕首,直接捅进了上野近的心口。

    “现在最该做的就是杀了你啊。”

    矢志弥恒把匕首抽出来,然后又猛的捅回去。

    “你死了,这件事就没有人知道了,上野近你说的没错,水师只有在我手里才有击败宁人的可能,我也早就想杀承人知数了,我几次有意无意的在你面前提起这个,无非就是想让你替我动手,谢谢你,你做到了。”

    他往后退了几步,一摆手,那些黑衣人迅速上前将上野近的尸体抬了出去。

    “上野近为了保护三夫人而被杀。”

    矢志弥恒嘴角扬起一抹笑意:“他连凶手是谁都帮我想好了,真是一个合格的部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