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捡到一本三国志 历史系之狼

第0130章 山越欲降

    这一战,足足经历了三个时辰,其中,半个时辰是汉军主力击溃山民的时间,而其余两个半时辰,都是骑兵飞奔,四处斩杀逃亡者的时间,这其中,卢植再三劝解段颎,天子派遣吾等前来,并不是要将他们全部杀光,天子是要解决扬州交州的山民问题,让这些山民成为耕民,增加江东人丁。

    段颎却是不以为然,冷冷的回答道:“若不摧其精壮,何谈收服山民?”

    卢植哑然无声,皇甫嵩却是十分同意段颎的言论,亲自率领骑兵攻杀了数个来回,将这些胆敢抵挡的山民杀的血流成河,新淦县周围整片的荒野,都被染成了血色,处处都是断肢残臂,城内更卒百姓被段颎调去整理战场,包括处置尸首,战利品之类的事情,这些更卒百姓都被这猩红的战场险些吓死!

    七万的山越,被段颎杀了过半,其余者投降,这些投降的山民,已经完全崩溃,甚至看到孙坚都会吓得流涕嚎叫,他们都被控制起来,段颎又对各个校尉下令,杀降冒功的事情,不能做太多,校尉们目瞪口呆,也不知道该怎么答复,而其中只有不到万人的精壮成功的逃脱了死亡战场。

    皇甫嵩还在悲叹,可惜啊,若不是健马都没有体力了,这些家伙也得留在这里。

    而这些不到万人的逃亡者,纷纷逃向了四周,有的想要回交州,有的想要回会稽,有的想躲进深山之中,而其中一支,正待在通往九江郡的一片山林之中,苟延残喘,这些人有三百余人,他们看起来面色极为惊恐,有些警惕的望着周围,风声鹤唳,紧张兮兮的。

    在他们的最中间,尤突有些愤怒的望着自己的父亲,张了张嘴,却还是没能说出话来,他皱着眉头,叹息着,尤突赤神情迷茫,眼神恍惚,看起来不止是身体,就是心里也遭受了重创,父子二人互相看着,却根本说不出话来,尤突赤早就想到了宗民会受到重创,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全军覆没啊!!!

    他们怎么会知道我的目标是新淦县?甚至攻伐周围数个郡县他们都是按兵不动?原来他们就在自己的身边,等待着自己将全部山民集合起来,送到他们面前,供他们s。

    百越之后,全然毁在了我的手中啊!!

    尤突赤眼眶里满是泪水,不断的滴落,尤突想要斥责他的话语,也就在父亲的眼泪下被他咽了下去,尤突沉默了许久,方才说道:“没事,阿父,我们还私藏了不少的粮食,只要我们能活着见到宗民,他们也就不必再困于饥饿了”,尤突赤哭着摇了摇头,一手拍打着自己的额头,没有这些精壮,再多的粮食,宗民们能保得住麽?

    他看了看面前的尤突,一手支撑着身子,挣扎着要起身,几个山民前来扶持他,他缓缓起了身,挣脱开了周围那几个人的扶持,他浑身在剧烈的疼痛下颤抖着,缓缓从身边一位山民手中拿起了横刀,尤突心里一颤,他开口说道:“阿父你”,尤突赤抬起头,看向了儿子。

    忽然,他将长刀指向了尤突,说道:“你上次挑战我,可是你并没有死,挑战还没有结束,来,继续!”,看着浑身血肉模糊,摇摇欲坠的尤突赤,尤突皱着眉头,说道:“等你身体好转起来,我自会向你挑战,这一战,你失败了,你已经没有资格担任宗帅了但是,我不会趁人之危。”

    尤突赤摇了摇头,朝着周围的人看着,一字一句的说道:“挑战”

    周围的人缓缓围绕在了他们的周围,却不敢再喧哗,生怕引起汉庭大军的注意,他们表情肃穆,望着他们,祖制下,尤突无奈的拿起了一把长剑,看着尤突赤,尤突赤咳嗽着,说道:“你缺少魄力,大丈夫,当有胆魄,无论是行善作恶,不可优柔寡断!”,他说着猛地一剑刺向了尤突。

    与半个月前一般,直直的刺向了尤突的胸口,而尤突这次却极为轻易的便躲开了他的攻击,他稳住了身子,又说道:“死不足为惧,越是怕死,便越是容易死!”,尤突赤说着,再次朝着尤突冲了过来,而尤突则是转身要将此剑挑开,可是尤突赤却急忙抽出长剑,直接撞上了尤突手中的长剑。

    尤突看着自己手中的长剑刺透了父亲的胸口,哪怕早在父亲开口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父亲的意思,可是当这一剑刺入尤突赤的胸口的时候,他还是觉得心口一痛,尤突赤似乎这时才有些解脱,他看着尤突,低声说道:“投降可矣,出山可矣,背弃先祖万万,万万不可!!!”

    尤突看着他,点了点头,抽出带血的长剑,尤突赤倒地,尤突将手中的长剑举起,周围的山民皆拜服。

    周围的山民问道:“宗帅,如今我等要如何,要朝着那里逃亡?”,尤突看着众人,说道:“尤突赤愚钝,犯下了重错,使得我们宗民死伤无数,我们不逃了,我们去官道上,找汉军我会纠正尤突赤的错误,我们即使不与他们大战,我们也不会受饥寒所逼!”

    对于尤突这个命令,这些早已没有了任何抵挡心的山民们,都是十分同意的,他们便直接走下了深山,来到了官道上,准备询问汉军的踪影,前往投效,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尤突赤就如同整个山越的王,如今,他的位子被独子尤突所取,也是名正言顺,以此等位置,前去投效,想来对方也不会大开杀戒。

    何况尤突一向反对与汉庭交战,与汉庭的战役,他也没有出过力。

    正在官道上朝着汉庭的方向走着,却传来了一阵激烈的马蹄声,尤突面色有些惶恐,又强行镇静下来,在官道上,敢这么纵马的,看来是汉军斥候无疑,还是先表明自己没有任何敌意罢,他看了看周围的山民们,将手中的兵戈一扔,众人看着前方,只见远处出现了几个骑士,朝着他们奔袭而来。

    尤突等人站在道路上,兵戈仍在地面,等待他们靠近。

    那几个人一来,尤突无奈,原来并不是汉军斥候,这为首的骑士,看起来年过花甲,穿着一身劲装,佩戴着长剑,眉目之间有些凶狠,昂着头俯视他,而他身后,全然是些年轻的士子游侠,他们纷纷拔出剑来,显得有些警惕,那骑马的老头看了看他们,有些不悦的问道:“挡老夫的路做什么?”

    “老夫从不杀手无寸铁之人,要想战,便将兵器捡起来!”

    而他身后那四五个年轻士子面色有些难看,因为,在他们的对面,是四百多个精壮山民。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