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捡到一本三国志 历史系之狼

第0337章 宽宏天子

    天子一言不发,面若冰霜,几个宿卫已经来到了这些贵霜人的身后。

    译者将王子的回答翻译了出来,声音之中夹杂着颤音,看到周围如此寂静,又看到缓缓逼近的几位士卒,王子有些惶恐,瞪圆了眼睛,看着周围,问道:“是我说错了麽?”

    “王子,你方才辱骂了大汉天子”贵霜所带来的译者生怕这位王子又多说什么,连忙低声说道,王子哪里会是这样,紧张的望着天子,不断的道歉,并且要译者相助,天子忽然大笑了起来,摇着头,说道:“未曾想,朕竟被子民辱骂为之奈何,为之奈何?”

    看到天子脸上的笑容,那几个宿卫这才停住了步伐,又后退了几步,目光还是紧盯着那几个贵霜人,只要天子一声令下,宿卫们立刻便能制服这些人,百官也迎合着天子,纷纷笑了起来,王子依旧还是有些紧张,心里更是加深了想要学习大汉言语的念头。

    “是哪里的商贩如此教你的?”

    “司隶,就在雒阳外”王子有些茫然的说道。

    “那你做了什么事,让他如此教你?”

    “我只是从他那里买了些东西”

    译者不断的进行翻译,俩人一除方才的尴尬,再次热络起来,腻色伽看到天子并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也是松了一口气,这位汉朝的天子,还真的是一位宽容贤明的君王啊,难怪大汉会如此的强盛繁荣,腻色伽心里想着,脸上再次洋溢起笑容。

    之后的宴会,举办的十分顺利,宴会上布满了各种美食,王子的双眼都快要瞪出去了,不过,好在他没有忘记自己代表着贵霜帝国,还是在学着周围汉臣的礼法,慢慢吃着,其余其他人,根本没有资格能与群臣用食,都是低着头,双手背后,以示恭敬。

    天子虽然并不明白他们这种奇特的想法,可是并没有开口询问或是下令,大汉疆域辽阔,各地风俗截然不同,天子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差异,面对各种各样的礼法,他都是能够保持着理解之心,并不强行干涉,就比如,他先前赶往贺州的时候,那里的百姓使用鲜卑,乃至匈奴的礼法拜见自己。

    天子依旧是笑着回应了他们的拜见。

    进完食,王子还没来得及回味这美味,便开始了歌舞,汉人善舞,而贵霜人更是如此,看到诸多大臣起身,纷纷旋转着身躯,肆意舞蹈,王子他们也坐不住了,向天子笑了笑,便起身参与到了场中,场面极为的欢快热闹,天子要保持君王的威仪,只能坐在上位,看着他们热舞。

    宴会结束之后,王子他们又被送回了驿站,设宴接待,只是初步,也是属于接见的礼仪,正式的交谈,还是要等到明日,腻色伽王子回到驿站还在说着天子的事情,对这位温和仁慈的天子,他简直是爱极了。

    而此刻,在皇宫之内,张郃正坐在天子的面前,低着头。

    “都查清楚了?”

    “陛下,我亲自询问了不少贵霜的商贩,这位王子的确是本性如此,这一点,贵霜国内,众人皆知,只是,不知为何他会作为主使”

    “呵呵,若朕有这般纯良的胞弟,自然也会派他前往,只有这般的人,才会使人松懈”

    “陛下,可是此子有什么不妥?”

    “并非如此,见他那般,不似装模作样贵霜王派此人前来,看来是真心愿与大汉修好不过,对此人之监视,不可松懈,找些精通贵霜言语的士卒,朕要知道,他做了什么,说了什么,乃至想做什么”

    “遵命!”

    “另外,告诉袁逢一声,雒阳周围的商贾们,看来是钱财太多,有些忘了本分,令他加收司隶地区的商税”天子眯着眼睛,冷冷的说道。

    “遵命!”

    次日,大汉才是正式与贵霜使节会面。

    天子并没有过多的言语,大部分的事情,都是王符与他们商谈,或者说,是副使与王符在商谈,王子根本参合不到他们的话题之中,有些茫然的坐在远处,听着他们二人进行交涉,贵霜前来的目的非常的简单,就是想与大汉加强联系,能够成为兄弟之邦。

    兄弟之邦自然是没有问题,不过,谁是兄,谁是弟,便要靠他们唇枪舌剑的进行争论了,在争论这方面,王符还是相当了得的,不时加一句贵霜语,让对方的副使都不敢用贵霜语进行一些私密的交流,除了交情问题,其余便是涉及到了商业,军事,以及各项技术。

    贵霜愿意向大汉提供最为优质的棉,并且,贵霜产量丰富,若是大汉有意,也可以进行粮食贸易,另外,贵霜最为有名的珠宝,他们的珠宝打磨等技术,虽然王符并不承认,但还是略超过大汉的,双方可以在这些方面,进行深切的往来。

    至于在军事上,就是贵霜更加依赖大汉了,大汉周围可没有什么大敌,而贵霜的日子却有些不好过,无非是贵霜受到外来入侵的时候,希望大汉在西域的驻军能够提供援手,另外,贵霜希望能购买大汉的军械,天子并不善于这种的外交,全权交给了王符等大臣之后,便返回宫中休歇。

    王子也是这般,趁机偷偷溜了出去,在雒阳四处乱逛,游玩。

    面对诸多的问题,王符与副使足足交谈了十余日,方才完成了这番会面,与大汉使者一样,王子提出想要在大汉境内多逗留几日,至于国内,发书信便可,天子也是大度的答应了他的要求。

    建宁十六年,九月

    邢子昂正式从袁逢手里交接了全部的属吏,开始了他作为尚书令的第一步,随着尚书台的地位上升,这些年,尚书令的地位也是在不断的上升,从最初的不起眼,已经成为了庙堂之中的核心,在各地官吏的安排上,邢子昂驳回了王符的要求。

    王符想要从门子学之中提拔官吏,替换之前那些因新律而空缺的位置,邢子昂并不同意,他是想要提拔原先的地方官吏,接替这些空缺,再用考核,来填补这些官吏上迁之后留下的位子。

    王符认为他是多此一举,耗费钱财,而邢子昂认为王符的行为是只顾政绩,没有为朝廷培养出可用之才,这样下去,日后定会出现青黄不接的情况!

    二人争吵不休,关系也瞬间恶化,百官多支撑邢子昂,天子也是有意偏向邢子昂,这让王符更是暴跳如雷。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