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捡到一本三国志 历史系之狼

第0378章 天灾频繁

    父子二人,久久无有言语。

    “你先回去休歇罢,我稍后再去找你”

    “谨喏。”袁术一拜,便走出了书房,想着阿父那佝偻的身子,不知为何,他心里总是有些苦楚,可惜,他这些年来南征北战,内心早已磨砺的极为坚韧,很快便平静了下来,管事早就将那几位袁术的亲军安排好了住处,袁术也是回到了自己往日的小院里。

    这些日子,一直赶路,袁术也是极为劳累,解了衣裳,便躺在了床榻上。

    到了傍晚,才有奴仆将他叫醒,言之家主正在客房内等候,袁术一愣,没成想,自己如今都成了宾客,还要在客房内相见,将衣裳穿的严严实实的,他这才朝着客房走去,袁逢独自坐在客房内,周围也没有什么奴仆,闭着眼睛,正在休歇。

    袁术走了进来,朝着他一拜,坐在了他的面前。

    袁逢睁开眼,上下打量了一番,这才点点头,说道:“不错,为人子矣。”

    袁术笑了笑,说道:“阿父,如今孩儿为北军校尉,麾下四千士卒封关袭亭侯”

    “凉州如何未有遭受大灾罢”,袁逢没有理会他的自吹自擂,反而是问了起来。

    “一切尚好,如今之凉州,绝非昔日之西凉,其繁华不逊于关东诸地,孩儿如今也不必亲自上阵,坐镇姑臧,进行调遣”

    “唔善”袁逢轻轻说着,拿出了茶具,又摆弄一旁的小炉,开始烧茶,说道:“这是你兄长寄与我的今日,算你有幸平日我都不舍饮用”

    “兄长?他可还好?”

    “自然好极,他还屡次跟我抱怨,你们隔得很近,你又不爱去寻他他是很思念你的”

    “哦?他在西凉?”

    袁逢瞥了他一眼,有些不悦的说道:“他先前拜为汉中太守,接替王升之职,你不知?”

    袁术低下头,有些无奈的说道:“孩儿却是不知”

    “唉,他自幼爱你,就算你军事繁忙,也勿要忘了兄长”

    “孩儿遵命”

    “还有曹阿瞒,也是几番上书,欲与你一见”

    “他如今”

    “他在三韩,做了国相,你们这三人,就你最次,如今才不过校尉,他们二人都已是一方牧守,只怕不久之后,便要回到雒阳,与我同列啦!”

    “嗯”袁术点了点头,没有言语。

    袁逢哀叹了一声,这竖子,自己也是劝不动,身为袁家嫡子,非要投军作甚么呢?他拿了茶,放在案牍上,说道:“吃罢尝尝这益州茶的滋味”

    袁术点了点头,伸出手,双手接过茶,袁逢表情忽然一僵,伸出手,抓住了袁术的手腕,袁术大吃一惊,抬起头,看着阿父,袁逢紧紧盯着他的手腕,说道:“那是甚么?”,原来,袁术伸出手的时候,在手腕上露出了几块交错的伤痕,皮肉绽开,极为可怖。

    袁术将茶放在案牍上,笑着抽回了手,说道:“这是先前在征伐烧当羌的”,他还没有说完,袁逢直接打断了,他颤巍巍的起了身,双眼赤红,说道:“把上衣解了”

    “阿父,这成何体统”

    “我教你把上衣解了!!!!”袁逢朝着他咆哮道,他的吼声,顿时惊动了正在屋外等候的奴仆们,几个奴仆急忙走了进来,却看到了袁逢正在朝着少家主怒吼,他们低着头,又走了出去,袁术有些为难的看着阿父,迟迟没有动弹,袁逢手指着他,大骂道:“竖子安敢不从?!”

    袁术无奈,这才缓缓解开了自己的扣,将原本裹得严严实实的上衣解了下来,随着他解衣,尽入眼帘的便是那些触目惊心的伤痕,从他的脖颈开始,一道道的刀伤,箭伤,烧伤,遍布在了他的全身,他整个身子都没有半点完好的地方,无论前后,满是交错着的伤疤。

    袁逢伸出手,想要触碰这些伤疤,可是他又不敢,手剧烈的颤抖着。

    那双手始终没敢触碰这些伤口,猛地,他就犹如孩童一般,大哭起来。

    “你为何不告诉我!!”

    袁逢大哭着,喊道。

    英勇善战,无所畏惧的悍将,在这一刻也是慌了,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劝慰阿父,他紧张的解释道:“阿父,我并未大碍,这些不过小伤你看我,如今还能上马拉弓这,阿父,莫要哭了”,他一直劝慰着,袁逢却依旧大哭,没有停下。

    袁术朝前走了一步,将老父抱住,袁逢犹如孩童一般,在袁术的怀里,哭着,在这一刻,袁术忽然发觉,阿父已经是这般的瘦小,不知何时,袁术的眼眶也湿润了起来,父子二人,相拥许久,袁术清楚的记得,数十年前,就在这里,袁逢也是这般抱着自己,小心翼翼的劝慰着。

    过了许久,袁逢方才平静了下来,擦着眼泪,朝着屋外叫道:“来人,撤下这甚么益州茶,上酒来!我要与我儿大饮!!”

    是日,父子二人,喝的大醉,秉烛畅谈

    建宁十九年,五月

    冀州,青州遭旱灾,耕田干涸,这时,曾担任御史中丞的韩馥担任冀州刺史,各地太守的急报,让他有些手忙脚乱,他从未处置过地方上的政令,也不懂这些,故而急忙向庙堂求助,比起他,身为青州刺史的焦和也好不到哪里去,同样的手足无措。

    他们二人的表现,让天子极为的愤怒。

    六月,以乐安郡盖县人国渊为青州刺史,冀州骑都尉广平人沮授为冀州刺史。

    国渊乃是郑玄之弟子,极善农事,昔初次农桑科,他是为最善者,在郑玄弟子之中,也是最有名望的,这一次,为了不让大汉粮仓受到持续的重大灾害,故而天子特意提拔了这位年轻人为青州刺史,郑玄因师徒同为两千石,也造就了一番佳话。

    而沮授,早先出仕,为冀州别驾,后韩馥表为骑都尉,这番受灾,身为刺史的韩馥多有迟疑,不能行事,而沮授反而是做出了不少的举措,如开水渠之类,更是表现出了韩馥的庸碌,这才让天子下了决心,拜他为冀州刺史,果然,在他们二人上位之后,及时做出了各种的举措,稳住了局势。

    是时,百官都认为是三公之中,有德操不配之人,妄居高位,故而屡有天灾,其余众人想了片刻,忽然觉得这话说的很有道理,当今三公之中,不正是有奸贼麽?只要烹了这奸贼,这些天灾也就不会再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