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捡到一本三国志 历史系之狼

第0243章 罪恶交易

    虽然尤突并没有告诉太史慈,他们前来是怀着甚么样的目的,可是太史慈还是能察觉到一些,比如,那九艘民船,被其余的战船紧紧的包围在最中央,这些士卒们浑身都有些伤势,在行驶的过程之中,都是一副行军的模样,莫不是他们刚去劫掠了海外之地?

    想一想,还真有可能,王符的名声,远在青州的太史慈也是耳熟能详,听闻此人犹如鲁国之庆父,是数百年难得一出的大奸贼,这样的人,派遣士卒去海外劫掠,也不是不可能的,太史慈心里思索着,可是也没有理会这些事情,能够跟着这些人返回大汉,他就已经知足了。

    他本来还以为自己要葬身与大海,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再服侍老母,没有想到,王符的船队却是救了自己一命啊,对于这位人人痛恨的大奸贼,他心里自然是厌恶的,可是被对方救了,他纵然厌恶,心里也只能暗自道声谢,这支舰队,与张角他们的业余船队不同。

    他们对于周围的海域极为的熟悉,不止是海域,他们的大船也远比太史慈他们的要牢固,更加迅速,他们有各种的旗帜,有各式的号令,使得他们航行安全了很多倍,很多危险的地区,也被他们轻车熟路的绕开,看到这些,太史慈目瞪口呆,这些舰队成立究竟多久了?

    为何自己之前从未听闻过这些消息?

    这支舰队,一直透漏出一种不可思议的诡异,他们携带了大量的粮食,哪怕是加上了太史慈这些数百人,对于他们的后勤而言,也是毫无压力,为何要准备如此之多的粮食?太史慈是不清楚的,或许他们也是害怕粮船会出现甚么意外罢,可是他们明明对周围的危险都那么的熟悉?!

    航行了一月之久,舰队方才抵达了目的地。

    远处是一片巨大的水营,隔着老远,便能听到里面那冲天的喊杀声,太史慈一惊,有些迟疑的望着身边的尤突,尤突那一日之后,便直接住在了太史慈他们的大船上,再也没有回去过,尤突笑着说道:“这是水军正在操练呢,王君治军极严!”

    “水军?王符是要谋反???”

    太史慈惊呼道,尤突看了看他,无奈的说道:“这些事,王君都是得到了天子允许的,王君对于海洋,极为看重,这一点,你稍后便会知晓了”

    船队返回,又有数十艘大船前来迎接,这些大船船体庞大,看起来极为壮观,太史慈愣愣的观望着这一切,周围的战船让开了道路,陆纡所乘坐的主船直接航进了水营之中,而紧跟其后的便是那些格外显眼的民船了,这些民船缓缓的驶进码头,便停了下来。

    其余船只这才缓缓靠近了码头,太史慈他们也不例外,当大船缓缓靠近码头的时候,太史慈这才看清,无数士卒在民船上搭起了木桥,然后便是冲了进去,一群又一群身材矮皮肤黝黑的海外之人被他们押解了出来,他们低着头,太史慈眯着眼睛,打量着他们。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人,皮肤黝黑,长相与大汉百姓不同,太史慈也见过那些辽东土著,以及匈奴人,乌桓人,可是这些人与他们哪个都不相同,他们成群结队的,被大汉士卒犹如驱赶牛羊一般的赶了出来,其中也有一些穿着不凡的人,看起来或许是贵族,在汉军的刀剑下,他们瑟瑟发抖,不敢有半点的违抗。

    “哈哈哈,见过麽?”

    “这些唤作南奴”

    尤突笑着说道,太史慈有些惊异的问道:“你们这次出行,便是与董君一般,开花土著?”,尤突听闻,哈哈大笑,连忙摇头,说道:“王君可没有董君那般残暴,这些都是商品,你不知道,我等仅仅是带些铜器,蚕丝,便换来了这些奴隶”

    “这些都是奴隶,日后要在扬州耕作终老!”尤突有些欣喜的说道:“哈哈哈,你根本想不到,一片纸张,便能换来这样的三百个奴隶,这些奴隶虽然矮可是用以开发扬州那些危险沼泽,还是可以胜任的!”

    听到尤突这般说,太史慈沉默了片刻,说道:“人命尚且不如薄纸?”

    “大汉子民的性命,固然是值得,不过,这些都是些蛮夷土著罢了,不知礼乐,无有父子,能在大汉劳作,知晓礼法,乃是彼之大幸也!”尤突有些傲然的说道,当然,在他的心里,他就是大汉子民,因为他已经归汉,他对当今圣天子效忠,他自称为汉人,也是没有错的。

    “那些人呢?也是买来的?”太史慈指着其中一些贵族打扮的人,问道。

    尤突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说道:“这些人都是意图不轨,想要劫掠吾等,被吾等击败擒拿,罪不可恕,罪不可恕。”

    太史慈撇了撇嘴,你们这般架势,这些土著贵族是发了疯才去劫掠你们的船只,是你们看到对方不愿意贩卖奴隶,又做了回贼寇罢?果然,甚么样的官,就有甚么样的士卒!

    看到太史慈没有再言语,尤突笑了笑,又有些无奈的说道:“可惜啊,大船不够,路途甚远,不然,能带更多的奴隶,更多的黄金!”

    “走,我带你去见王君,他是个善人,会送你回青州的!”

    尤突拉着太史慈便要朝着远方走去。

    善人?

    太史慈与尤突上了岸边,这个时候,太史慈忽然觉得一切都是那么不可思议,重新回到大地上的感觉,真是好极了,那些水手也是疯狂的冲到了岸上,抱头痛哭,唯独太史慈,没有失态,尤突领着他,走到了水营边的一个小营帐里,这便是尤突的营帐麽?看来他在这里过的也不好啊。

    太史慈正在心里想着呢,尤突拉着他走进营帐里,俯身大拜,说道:“拜见王君。”

    太史慈抬头一看,一个高大威武,气势凌人的男子坐在主位上,那个陆姓的高官站在他的身边,太史慈都没有反应过来,一州之长竟然居住在这样小的营帐之中?太史慈俯身拜道:“东莱太史慈,拜见王君!”

    王符眯了眯眼睛,看着他,向陆纡问道:“这便是你说的董卓所派之人?”

    陆纡点点头,说道:“此人便是,我见他身材高大,被困孤海,也未有失态,颇有大将之风范”,太史慈也不知道这人为什么要称赞自己,有些茫然的望着他们,王符看了看他的模样,满意的点着头,忽然笑着问道:“你叫太史慈?”

    “正是。”

    “所任何职?”

    “般县主簿”

    “恩,主簿,屈才,屈才,我这水军,尚缺一员大将坐镇,你可愿来帮我?”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