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捡到一本三国志 历史系之狼

第0451章 士子张飞

    科功考核最终还是到来了,整个雒阳之内,人山人海,不是前来参与考核的士子们,便是来参观的,而商贾们似乎也察觉到了此地的商机,一时间,雒阳北部尉也开始头疼起来了,不知为何,天子令司农曹操处置雒阳城内治安,却得到了奇效,众人对此也是茫然,一个司农,为何如此擅长治安啊?、

    当然,不论这个,举国的士子们到达雒阳之后,雒阳内处处都呈现出了一副文风鼎盛的模样,四处都能听到经学朗朗,士子们高谈阔论,针对当今的执政,褒贬不一,互相征讨,在经过了数年,考核之场所,也不再是建宁时期那般粗陋的校场,在经过了数年的修建之后,如今也是雒阳之内第二雄伟的建筑。

    士子们聚集在了考核场,这里也被士子们唤作了龙门。

    在龙门考场,士子们坐在胡椅上,甚是不适,据说,此物乃是经过议郎马均所改造而形成的,能让人更加舒适,天子下令考核之中使用这种的胡椅,被群臣所反对,不过,还是抵不住天子的命令,当然,天子的想法,诸多士子们都是明白的,天子就是想推广新事物,从小事来改变群臣们对那些新奇物什的态度。

    士卒们站在周围,维持秩序,自然有官吏发放试卷,士子们拿起了纸张,便是一愣,在纸张的右上角,写着细小的一行字,写着:“建宁年闻人公赠。”,他们不敢翻看他人的试卷,又不敢发问,这时,只见一位士子站起身来,说道:“君,我这试卷上有字!”

    官吏皱着眉头,走了过来,看了看他的试卷,大声的说道:“此为考核之惯例,乃是纪念故司空闻人公,尔等只管答题便是!”

    听到官吏的解释,众人这才动起笔来。

    不过,大多还在疑惑之中,为何会有这等的考核惯例?闻人公?便是忠烈堂里的闻人公麽?

    众人想不明白,甚至有些人压根就不知道闻人公的名字,完全一脸的茫然,作为主位的卢植没有理会他们,只是,站在他的身边的蔡邕却是无奈的叹息了一声,看着面前这些年轻的士子,也并没有多说什么,很快,这一场考核便结束了,初次考核,依旧是经学,如今的大殿,足够所有人来参考,不会分出轮次来。

    诸多士子们交了卷,便一一起身,朝着卢植大拜,这才准备返回各自的寝屋里,准备下一场的考核,而他们刚刚走出了考场,蔡邕便大步追了上来,后头几个士子看到了他,这些士子都是从太学里出来的,连忙停下了脚步,拜见蔡邕,蔡邕看着他们,说道:“闻人公,尔等可知是何人也?”

    “知矣!!!!!”

    一人开口,那声音之大,吓得蔡邕险些摔倒,他定睛看去,原来是崔公的那位弟子,这弟子长得人高马大,极为强壮,在周围的士子们之中,可谓是鹤立鸡群,很是显眼,站在他身边的士子,头晕目眩,耳边还在乱响,蔡邕叹息,崔公怎么就找了这么个弟子啊,不过,他这般嗓门,也是有用啊。

    他说道:“益德,来,与众人讲讲,闻人公何人!”

    张飞看着周围,因他方才那一声,众人的目光都已放在了他的身上,目不转睛的看着,张飞拱了拱手,说道:“闻人公,名袭,字定卿,沛国人,与建宁年担任司空,多出奇才,故司徒王公曰“朝中臣,唯我与闻人也”,牧牛之策,考核之法,通商之略,驰道之便,水利之德,皆出与闻人公之手!”

    显然,崔寔还是很好的教导了这位弟子,并没有松懈或者放任,张飞很是熟练的说出了闻人公的生平,而其余的士子们,肃然起敬,当然不是对张飞,而是这位逝世之时家存三十五钱的名臣!

    蔡邕看着众人那肃穆的样子,这才温和的笑了笑,说道:“益德,好生参与考核,不要丢了你师君的颜面!”

    “飞全力以赴!!!”

    士子们纷纷捂住耳朵,匆忙离去,本来心里还有些想要与张飞结交的心思,不过,此刻已经消散了,张飞也不理会这些人,不屑的笑了笑,便要回去,却见一人正在不远处,镇静的看着他,没有半点的不适,甚至没有半点的恼怒。

    张飞心里奇之,忍不住走上前去,来到了他的身边,此人年纪并不大,面色肃穆,极为的沉稳,看到张飞走过来,拱手作揖,张飞继续说道:“君,我唤作张飞,字益德,不知能与君结交一二?”

    此人很是奇怪,面对张飞近乎于咆哮的声音,还是面色如常,盯着张飞,端详着。

    张飞心里暗自想着,此人非寻常人也!

    那人又拱手,说道:“益州杜微,见过君。”

    “好,好,众人之中,唯独君不同寻常,益德佩服!佩服!”

    数十日后,

    张飞与杜微站在了厚德殿里,张飞看着周围,身边还有两人,一人唤作鲁肃,听口音,似乎是豫州人,却又不太像,还有一子唤作周瑜,似乎是世家大族出身,举止之中,颇有些傲气,而鲁肃与他很是亲近,张飞打量着他们,周瑜他们当然也是在打量着张飞,心里却是在怀疑,这人不像是个能拿最冠的士子,倒是像极了沙场武夫

    虽说大汉文武不分家,不过,那值得都是一些士子,学识渊博,并且还能够率军打仗,而不是像张飞这般,看起来就不是个士子的

    等了片刻,天子在韩门的随同下,缓缓走了进来,四人连忙拜见。

    “臣周瑜拜见陛下!”

    “臣鲁肃拜见陛下!”

    “臣杜微,参见陛下!”

    “臣张飞!!!拜见陛下!!!”

    天子一惊,周围的宿卫险些拔剑,此人这嗓门,不在宫里担仪礼郎,实在太可惜了啊。

    “你便是张飞,张益德?今年经学之冠?”

    “正是!!”

    “哈哈哈,朕听闻,你在三年前,还是久不能入太学,未曾想,三年之后,你却能成为儒学大家啊!”,张飞咧嘴笑了笑,说道:“不敢当,全赖师君执教,陛下不知,我那师君看似文弱年迈,可是打起人来,可不含糊啊,手持一鞭,整日在我身边转悠,一句背不出,便是一顿好打,如此苦熬了三载唉,可惜,师君不在”

    “崔公大才,不过,君也是奇才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周瑜在一旁说着,几人纷纷点着头,天子看向了他,笑着说道:“朕认得你,豫章太守周异,可是你父?”

    “正是!”

    “哈哈哈,善,大善!”

    天子随后又与鲁肃交谈,最后看向了杜微,说道:“杜君,你拜师何人?还是自学成才?”

    听到天子发问,杜微没有回话,有些愣神的看着天子,张飞连忙说道:“陛下!!杜君双耳不能闻,还望陛下怪罪!”

    “哦?”天子一惊,仔细回想起来,却又恍然大悟,周瑜等人有些奇怪,莫非天子知道杜微这人?吾等为何不知?天子看着杜微,又回头,看向了韩门,“给朕拿笔墨来!”

    韩门连忙出门,亲自带来了纸张笔墨,天子便在纸张上书写道:“杜君,君先天有疾,却能成为数科最冠,朕心服也,佩服君之坚韧,君之大才!”

    “多谢陛下,臣不敢当!”

    天子笑了笑,便与这四人交谈了起来,时不时拿笔写上几句,让杜微来看,杜微心里甚是感激,天子看向张飞,斟酌了片刻,问道:“益德啊,你之武艺如何?”

    张飞听到天子发问,顿时大笑,说道:“陛下,殿里这几人,便是一拥而上,也绝非是臣的对手!!”

    周瑜等人的脸色有些不善,门口的两位宿卫也是这般。

    甚至,包括天子也是这般。

    张飞这才想到,自己似乎连天子也一起说进去了,他连忙开口辩解道:“啊,陛下,是陛下之外的人,陛下臣是不敢打的!”

    混账,说的甚麽胡话,你莫非还想连朕一块儿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