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捡到一本三国志 历史系之狼

第0616章 实为曹贼

    走进了皇宫,刘獒心里还是有些畏惧,他与吕姬的婚事,也算是定好了,不过,却还要等两年,两人才会正式的成亲,而定下婚约的两个人,却不能像以前那般的随意相见了,不知为何,吕布忽然就对吕姬严加管束,将她送到了府邸里,让严氏看好她,不许她出去与刘獒相见。

    刘獒已经有三日未曾见到吕姬,心里甚是思念,却也无可奈何。

    他还在为此事发愁呢,忽然听到阿父召见,他心里顿时就慌了,在阿母面前,他都不会如此的惧怕,可是阿父,他硬着头皮,无奈的赶到了厚德殿门前,韩门进去禀告,还没见到韩门,就听到厚德殿里的阿父开口,“进来罢!”,刘獒低着头,走进了大殿,走进殿内,韩门站在一旁,天子坐在案牍前。

    “拜见阿父!!”刘獒连忙行礼拜见,天子缓缓抬起头来,瞥了他一眼,冷笑着,说道:“呦,这不是我们的雒阳豪杰麽?朕不叫你,你就把朕给忘了??”

    “孩儿不敢!”

    “你有什么不敢的,吕布的女儿你都敢去抢,还有什么是你不敢的?”,听到天子的训斥,刘獒脸都吓白了,连忙就要附身行礼,天子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好了,此事,朕不管,让你阿母头疼去罢,朕这次叫你过来,不是为了此事,还有别的要事”,他正要开口,却停了下来,说道:“韩门,你先出去。”

    “谨喏!”韩门附身行礼,连忙离开。

    天子看着他离开,这才看向了刘獒,示意他坐下,刘獒坐在天子的面前,有些心惊胆战,好在天子也没有继续提及吕姬的事情,直接开口询问道:“禁散的情况如何?满宠那边上奏,服散的情况已经降低了很多,几乎看不到人服散,可是朕是不太相信的,太学与门子学里的具体情况,你应该是知晓的罢?”

    刘獒点点头,说道:“阿父,学府里的服散者已经是看不到了,外公对服散者的惩罚极为的严格,直接取缔考核资格,终生不能入仕途,诸多学子们都不敢再服散了,不过,在私下里服散的还是不少,满君还在为此事而忙碌着,据说,吕将军也一同动手了,先后抓捕了四十多位官吏,如今还被关着,大抵是要免去官身的”

    “嗯这很好”天子点着头,又说道:“如此便好,你也要管束好你的麾下,若是他们服散,满宠也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

    他说着,方才开口说道:“朕要在九卿之内,增设一处济民台,朕知道,你很是关心那些乞丐流民,这下,他们都可以安顿下来了,不过,朕也并不着急朕将你叫来,是有事要问你”,他看着面前的太子,说道:“这个救济政策,能大幅度的获取民心,帮助百姓。”

    “朕迟迟不推行,也有自己的目的你自己决定,要么现在就施行,这政策就算在熹平仁政之中,或者朕让与你,你将来登基之后,再去施行,可以增加你的威望,让你更快的把持住庙堂你觉得,当如何?”

    天子询问,刘獒有些呆愣,阿父这是什么意思?是在试探我麽?

    “阿父才能胜我无数,自然是当阿父来施行。”

    “你别与朕讲那些废话朕不是外人,你也不必遮藏若是你有愿,朕就留给你,若是你不愿,朕就去施行”天子肃穆的看着他,等待着他的回答,刘獒皱着眉头,思索了片刻,方才开口说道:“那还是请阿父施行吧天下百姓等待仁政多时,我不忍再让他们等待”

    天子咧嘴一笑,点点头。

    “好那你觉得,何人能担任这个位置呢?”

    刘獒思索了片刻,方才说道:“我东宫里诸多官吏,实在有些屈才,诸葛孔明,司马仲达这些人,都是完全能够出任这位置的,不过,姑父已经是担任了少傅,仲达应当是最为合适的他为人精明,出任此职,也不会被地方哄骗”,听到刘獒如此言语,天子摇了摇头,说道:“东宫官吏,不行,要从其余人之中挑选”

    刘獒有些疑惑,他不明白天子为何不肯,他又思索了片刻,方才说道:“既然如此,孩儿举荐一人姑父的长兄,诸葛瑾,此人,通过了考核,目前正在司徒府为官,为人良善忠厚,少言语,重实行,司徒曹公对他颇为赞誉,言之此人才德不次其弟,孩儿觉得,此人或可担任。”

    天子思索了片刻,是那个面相老成的大长脸麽?

    他又问道:“你信得过孔明那小子麽?”

    “自然。”

    “好那就让他来罢。”

    父子两人商谈完毕,天子正要将太子赶出去,刘獒连忙问道:“阿父啊,我想告诉你,东宫的官吏实在是太多了,这些人的才华,都是与世无双的,他们整日待在东宫,实在有些屈才,不如去担任官职,为国事。”,天子哈哈大笑,说道:“不必说了,那些人,还不能坐上这些要位”

    “为何啊?”

    “等你也有个不成器的崽,你就明白了”

    而在这个时候,曹操则是在府内设宴,邀请了不少的官员们,怕他们不来,曹操又说明,这是天子的意思,有了这个消息,众人方才急忙赶到,其中包括司空袁绍,太尉孙坚,侍中令荀彧,卫尉崔均,河南尹司马朗,散骑侍郎钟毓,司徒长史诸葛瑾,还有不少人,无法亲自到达,只能作罢。更新最快 电脑端::/

    曹操坐在主位上,满脸笑容,看着下方的众人,心里却是在思索着,这些人,都是国内的大才,奈何啊,如今自己却是要以他们为敌手,这些人里,有传至数代的大世家,包括袁,荀,司马,也有新起的,如孙,当然还有曹,也有落魄之后再次抬头的,如诸葛。

    曹操从不把自己当作世家来看待,虽然目前的曹家已经是一个大家族,他几个族弟,都在各地担任官吏,他五个儿子,若是不出意外,将来也当然是名列三公九卿,可他还是不肯承认。

    “诸君啊府中能请到诸君,实在是蓬荜生辉啊,感谢诸君能够赶来一聚”

    “曹司徒,不必如此,能够参与司徒公的宴会,吾等也是荣幸之极。”荀彧笑着说道,曹操点点头,这才开口道:“这次,叫大家前来,并非官身,而是出身我知道,诸君都是出身显赫,名门望族,先前,我与天子言语,天子对诸君很是看重,并且想要嘉善诸君历代为国,世世忠良的风行”

    “故而,我提出了一策来,诸君可以一看。”曹操说着,将交予天子的第一封奏表交给了众人,让他们去看,几人有些疑惑的拿起了奏表,他们可不觉得曹操叫他们来是为了什么好事,看了片刻,众人都有些惊异,面色不同,有的担忧,有的喜悦,也有的愤怒,曹操不动声色的观察着他们。

    这些人里,唯独让他较为忌惮的,只有两个人,一个袁绍,一个荀彧。

    袁绍脸色很是复杂,有些担忧,有些不安,而荀彧就是看不出来了,他格外的平静,并没有什么变化。

    “曹公啊,你这是想要做什么?”最先开口的是袁绍,袁绍这么一询问,众人都是纷纷看向了曹操,曹操微笑着,问道:“本初是要听实言?”

    “自然。”

    “那我就实言告知了诸君出身显赫,家里子弟众多,钱财不少,耕地无数,佃户奴仆成群这样不好啊,若是后人不孝,被小人蛊惑,岂不是要酿成大乱?故而,以此制,限制大族罢了诸君都是聪慧之人,我这制度,不似党锢那般的苛刻,是扶持大族,同时又做出一些限制,诸君以为如何?”

    听到曹操这么说,袁绍也沉默了下来,他还能说什么呢?

    说自己不想被限制麽?

    那自己明天估计就要告老还乡了。

    “天子如此厚爱,要给与诸君各种优待,上品大族,甚至可以直接就读太学可以得到天下人的敬仰光宗耀祖诸君怎么都不感谢呢?”曹操问着,忽然开口说道:“莫不是诸君心里都不愿被限制,想要做大,抵抗庙堂?”

    “不敢!不敢!!”

    众人连忙摇着头,包括荀彧也是如此,袁绍面色阴沉,看着面前的曹操,他开口说道:“天子厚爱,吾等自然是知晓的,限制也是好的,不然,若是有后人为患,岂不是丢尽了先祖的颜面曹司徒,叫吾等前来,就是为了告知吾等一声麽?”

    “当然不是!既然诸君都同意限制,那当如何限制呢?还请诸君能够告知一二大家畅所欲言,你们的言语,我都会告知天子的。”

    “你!!!!”

    “本初??怎么了?莫不是你不赞同限制?”

    “当然不是。”袁绍脸都被憋得通红,他看向了人群里的荀彧,希望他能够想出什么办法来,可荀彧却还是一言不发,感受到袁绍的注视,他仅仅是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看到众人沉默,曹操脸色有些不善,眯着双眼,“看来,诸君都是反对喽?不肯提议?”

    众人这才无奈的提出建议来,唯独一个孙坚,有些茫然,看着他们,心里也是不明白,自己怎么就成为了世家大族呢?曹操并不理会他,等到众人都提出了建议,又结合了曹操本身的那些提议,一个全新的政令已经是拟定了大半,曹操咧嘴笑着,这才招呼着众人,开始了吃酒,进食。

    直到宴会结束,众人方才急忙离开。

    袁绍也是没有好脸色。

    孙坚留了下来,等着众人都离开了,他这才看向了曹操,无奈的问道:“曹公要宴请世家大族,何必要叫上我呢?”

    “哈哈哈,文台啊,你居三公,膝下五子,长子与南军,次子与东宫,其余三子与太学等他们长大成人定也是名列望族之首啊”曹操说着,孙坚长叹了一声,问道:“那你不是比我更胜麽?你有三四个族弟都做到了县令,太守的位置上罢,你五个儿子还都比我儿子要年长如此说来,你也是世家之一了?”

    “不我不同,诸君品德高尚,满门英烈。”

    “而我曹孟德,名为曹公,实为曹贼。”

    “奸贼岂能与诸君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