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捡到一本三国志 历史系之狼

第0688章 叫你家长

    荆南的事情方才结束,袁尚还未曾回到雒阳。

    而刘熙的麻烦已经是来临了,仅仅一个月的时日里,饶阳公主已经前来了数十次,刘熙也是无奈,面对自己这位暴躁的姑姑,他不知该如何解释,好在有个吕皇后能帮着他去出面,诸葛亮受惩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雒阳,很多人都已经震惊了,他们知道诸葛亮与天子的关系,实在没有想到陛下真的会如此下令。

    饶阳得知了这一个情况,拉上了诸葛瞻,哭着就去找刘熙,刘熙尚且没有想好要不要告诉她实情,何况现在还有很多人在盯着饶阳的反应,故而,刘熙也只能选择是避而不见,可他越是如此,饶阳便越是担忧,这个月,刘熙过得很是憋屈,诸葛亮猜到了很多的事情,却唯独没有猜到自己的妻子会如此做。

    躲在厚德殿里,刘熙都能听到姑姑的哭声,揉着额头,无可奈何。

    饶阳公主又一次离开了皇宫,齐悦急忙进来,将此事告知了刘熙,刘熙松了一口气,他实在是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竟会在皇宫里被逼成这个样子,若是其他人,敢如此逼迫,刘熙有几百种方式可以让他消失的无影无踪,可是面对与自己极为亲近的姑姑,他却没有半点想法。

    正坐着,门外忽走进了一人,齐悦立刻拜见,又走出了厚德殿,来人正是吕后,看到皇后走了进来,刘熙苦笑着,问道:“姑姑走了?”,皇后点了点头,坐在了他的身边,开口说道:“陛下不必担忧,姑姑也并不是对陛下恼怒,只是她实在太担忧姑父了姑父身子又不是很好”

    刘熙点了点头,说道:“这些事,说起来很是复杂,姑父今日里也不会返回雒阳,朕也不知该如何与姑姑言语”

    “哦?”皇后一愣,问道:“姑父不会跟袁尚回来麽?”,按理来说,诸葛亮被废除了职务,应该是由袁尚带回雒阳里问罪的呀,刘熙笑了笑,说道:“他还在治理荆南,怎么能回来呢?说是惩罚,其实就是给群臣看的,其实还是他在治理荆南事务,短期内,他是不会回来的。”

    吕后顿时有些安心了,又疑惑的问道:“那陛下为何不与姑姑说呢?”

    “姑姑压根就藏不住事情啊,朕如何敢与她说??何况,朕说了,也不知她是否会信!”刘熙有些无奈的说着,皇后轻轻一笑,说道:“既然如此,陛下何不让姑父写一份书信,交予姑姑呢?若是姑姑看到了姑父的书信,或许就不会再如此了,陛下不知啊,姑姑今日里一直哭,这样下去,只怕都要哭出病来了”

    “对呀!!让姑父写信啊!!朕怎么没想到呢!”刘熙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这才笑嘻嘻的抱住了自家的皇后,迅速在她脸上啄了一下,吕姬顿时脸色通红,急忙将他推开,说道:“这大白天的,干什么啊!”,刘熙笑了起来,说道:“给朕的歆儿生个弟弟啊!”

    当饶阳再一次来到了皇宫的时候,刘熙就没有再躲着她了,反而是笑着前来迎接,饶阳双眼通红,看得出,这些时日,她过得实在不好,一旁的诸葛瞻有些疑惑的看着自己的阿母,又好奇的看着刘熙,刘熙笑了起来,连忙前来,拉着诸葛瞻,将他抱到了一旁,问起了学业来。

    “瞻儿,怎么样啊,学了哪本书?字可能认了?”

    “我不想去官学,阿母就是要我去,官学里的同窗很不好,有一个还老是欺负我!”诸葛诞委屈的说着,看到他如此模样,刘熙也是笑了起来,又皱起眉头,问道:“来,与朕说说,是何人欺负你的?朕帮你报仇!”,诸葛瞻迟疑了片刻,说道:“算了,若是我收拾了他,他又会想别的法子来欺负我,会打扰我睡觉”

    刘熙张大嘴巴,却是说不出话来。

    他早就听闻自己这位表弟甚是懒惰,却未曾想到,竟懒到了这个地步!!姑父那般的人杰,是怎么生出这样的儿子来的?

    而在另一旁,饶阳则是读着诸葛亮的书信,这是皇后递给她的,饶阳很是激动,认真的看着,这的确是夫君的书信,看了片刻,饶阳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夫君无碍,这些都是为了让庙堂群臣不要多舌,饶阳渐渐明白,擦拭了脸上的泪痕,笑了起来,诸葛亮的书信,只是简单的告诉她自己无碍,大略告知了详情。

    在最后,他还特意吩咐道,在离开厚德殿之后,千万不要显得开心,一定要装出伤心的模样来,若是他人来询问,也不能告知,就算是自己的兄弟,也不能告知实情,切记,切记,否则会危害到我的安全,看完了这封书信,饶阳方才笑了起来,正要说些什么,皇后却是瞥了一眼诸葛瞻,摇了摇头。

    饶阳明白,皇后是担心诸葛瞻会在外人面前多说,所以让自己莫要再提,说实话,这孩子应当是懒得说这些,不过,还是不要在他面前提这些,饶阳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而在另一边,刘熙却是有些茫然,他还在与这位表弟聊着天。

    “你平常都在课上睡觉?”

    “是啊,在家里睡不着,听着祭酒的声音,我能睡上一天”诸葛瞻说着,又打了个哈欠,刘熙皱着眉头,问道:“那你的学业怎么办??官学里不会考核麽??”,诸葛瞻低声说道:“那些考核内容太简单了,我只是看了几遍,就能通过”,刘熙皱着眉头,又问了一些书籍上的知识。

    饶阳也是看着他,等待着自家的孩子能够震撼一下天子。

    却不成想,无论天子问什么,诸葛瞻都是摇着头,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哪怕刘熙问一些最简单,他也是不言语。

    饶阳公主有些羞愧,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是连忙告别了天子,拉着诸葛瞻离开了皇宫,回到了府邸,饶阳也没有把这些事情告诉他人,拉着诸葛瞻进了书房,强行将他按在了胡椅上,手持一根藤条,就开始让他背起书来,自己却是冷冷的盯着他,只要他敢睡觉,自己就要好好收拾他,夫君不在,自己必须要好好教导他!

    拿着书,诸葛瞻有些无奈的说道:“阿母!这些书我都已背会了!”

    “背会了??呵呵,来,给我背一下?”饶阳接过书,就让诸葛瞻来背诵,诸葛瞻看着阿母,就开始背诵了起来,饶阳看着书,都有些跟不上他背的速度,听着自家孩子将启蒙书背了一遍,饶阳有些晕,皱着眉头,问道:“方才,陛下问你,你为何不答呢?”

    “不想多说,若是我回答了,他肯定会问更多的东西。”诸葛瞻说着,饶阳却是气的险些咬碎了银牙,“那你现在怎么又背出来了呢?”

    “我不背,你会揍我的。”

    饶阳公主恼怒的举起了手中的藤条,却又不忍心打他,只能是愤怒的说道:“日后若再有人考较你,你必须要给我答出来,不然,等你回家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诸葛瞻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

    次日,诸葛瞻就被府邸奴仆送去了官学,说起官学,雒阳的官学是最为宏伟的,因为这里的人数最多,不过,自从官学分成了三等官学之后,学费最为昂贵的一等官学,学子却是不多,学费实在是太过于昂贵,而对出身,才智也是有要求,故而适合入学的学子们实在是太少了。

    来到了官学里,诸葛瞻没有搭理任何人,坐在自己的案前,埋头便睡。

    很快,其余学子们也赶到,年纪大多都是十来岁,刚刚启蒙的年纪。

    一人坐在了诸葛瞻的身边,饶有兴致的动了动他的肩膀,诸葛瞻却也不醒,坐在诸葛瞻身边的,也是一位幼童,长得很是俊俏,最为古怪的是,他腰间竟然还佩戴着一柄很长的宝剑,平日里总是在同窗间耀武扬威的,而他最喜爱的,便是想法子来吵醒这位嗜睡的同窗。

    无论是挠,还是吼,这位同窗都是很难会醒来的。

    当祭酒进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正在熟睡的诸葛瞻,咬着牙,他猛地叫道:“诸葛瞻!!”,正在熟睡的诸葛瞻猛地惊醒,站了起来,抬起头,看着祭酒,微笑着拱手拜见,祭酒面色赤红,愤怒的说道:“休要以为你阿父是九卿,我便不敢收拾你!来,给我背出昨日学的金鳞篇!”

    “天子少时,常微服,查民间疾苦,一日,行与河岸,忽见一金鱼出,似龙,拜帝,言“桓传康也”,帝大惊,令捕之,众人皆不得近。帝乃前,鱼跃与手。急返,言与太后。后喜曰:“我儿有天命乎?敢乱言之,族!”,时大儒何休过河间,通术数,见有金龙飞腾之象,赴之,乃见帝之事,大惊,拜,自请为师,授帝为君之岛,天子亦喜习之!”

    诸葛亮几乎没有任何迟疑,就将这金鳞片朗朗背诵出来,祭酒有些难堪,却又不好说些什么,此子聪慧,他是知道,奈何啊,就是太懒,不肯用心,他挥了挥手,让诸葛瞻坐了下来。

    却又看到了诸葛瞻身边那好动的小子,正伸出手,碰着诸葛瞻的胳膊。

    祭酒愤怒的叫道:“袁耀!”

    袁耀连忙起身,抬起头,看着祭酒。

    “这金鳞篇,是何人所书写的?”

    袁耀思索了片刻,眼里有些茫然,看了看周围,诸葛瞻低声说道:“何休”

    “是何休!!”

    “要说何子!”

    “谨喏!”

    “那他为何要写这篇文??诸葛瞻,不许告诉他!”

    袁耀迟疑了许久,方才说道:“为了讨好孝康皇帝?”

    “给我上后头站着去!!你父袁子就是何子之徒!!你却连这些都说不出来!”

    祭酒暴跳如雷,对着袁耀吼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