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捡到一本三国志 历史系之狼

第0689章 吾甚难矣

    延康三年,已然过了秋季,袁尚方才赶到了雒阳,袁尚这一行便是一年,实在是令群臣费解,尤其是侍中令荀彧甚至还留在了荆南,如今的侍中台,大多都是些年轻官吏,陪同天子,批阅奏表,天子也有意扶持一些年轻人,其中袁席,算是这些年轻官吏们的带头人。

    他先前顺利通过了考核,虽没有得到什么名次,可是在那般众多的考生里,也算是有些本事的了,他被授予侍中仆射长,算是荀彧下属的下属,本是需要熬些资历的,可不知怎么,就被天子瞧上了,群臣都有些想不通,为何袁席这样的人也能被天子看上,按理来说,他的名望并不好,乃是雒阳三害之一。

    而论才能,也不过中上,就是同为雒阳三害的刘懿与曹彰,他都不如,刘懿如今可是担任雒阳令这样重要的位置,不到半年,已是有了不菲的政绩,劝课农桑这些也就不说了,主要还是他抓住了不少作奸犯科的害虫,雒阳之内,达官贵人众多,尤其是有些涉嫌到了皇族的奸贼。

    如故宋太后的侄孙,宋浙,此人虽无大恶,却是爱勾结雒阳内外的游侠,常常浪迹在坊市内,无事生非,满宠抓捕了他数次,不过,却因他过错不大,又涉及宋氏外戚,只能惩戒一番,再放出去,这不但没有让宋浙心生畏惧,反而是扯起皇室的虎皮,为所欲为,不过,他倒也聪慧,从来不会把事闹大,起码不能让满宠知晓。

    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正在巡视雒阳的刘懿,宋浙并没有把这个县令放在眼里,接下来,就是刘懿将他押解到了县衙内,当宋浙昂首,大叫道:“我乃已故宋太后侄孙!”的时候,刘懿笑了,咧嘴大笑,“我还是孝康皇帝的亲孙呢!来人啊!!给我砍了!!”

    这个时候,宋浙方才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可是,无论他如何求饶,却都没能让刘懿改变心意,这位本来就是治公羊的狠人,当公羊拔剑的时候,须些亲情已是算不得什么,就这样,宋浙直接被刘懿处死,随后,宋家也没有敢来寻刘懿复仇,这反而让刘懿很是恼怒,你怎么可以不来复仇呢??

    于是乎,在三个月内,他抓遍了雒阳内大大小小作奸犯科之徒,无论出身,全部处死,顿时,雒阳肃清,甚至有夜不闭户的情况,这样的情况,短期内,只出现过两次,其中一次是曹操担任雒阳北部尉的时候,第二次乃是满宠时期,这两人,如今的成就不可谓不小,故而,众人也是心知肚明,刘懿将来定有一番成就!

    唯独刘懿心里有些愤怒,这些人都不来复仇,当真可恶!

    而另外一害,也就是司徒公之子曹彰,此人已是成功从兵学结业,如今已经被派去了西南,乃是负责镇守交州以及扶南之安危,同时,还有最为重要的职责,虽没有人当面说出,可都是心知肚明,那就是开疆拓土,曹彰这番赶往西南,就是为了探索通向贵霜的那一片地区,开疆扩土,清除猛兽,安排人丁迁徙,将这些无主之地变为汉土。

    上一个担任此职的,如今已在贵霜,统帅大汉最为精锐的南军。

    故而,袁席算是三害中最为不显的,可谁也没有想到,他竟会被天子所看重。

    袁尚赶到雒阳,第一件事便是去拜见天子,进了皇宫,也没有人阻拦,一路赶到了厚德殿内,对于这位许久未曾相见的心腹,刘熙还是表现得极为亲热,而令袁尚有些疑惑的是,他的二兄袁席竟然也在厚德殿里,身边还有几位官吏,他们都在埋头审查着奏表,看到袁尚进了,袁席抬起头,笑了笑,便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袁尚点了点头,袁席进入侍中台的事情,他是知道的,这样的事情瞒不住他,他疑惑的的是自家兄长竟能在厚德殿里办公,这就是他不知道的了,毕竟,厚德殿这里,他也不能安插密探,否则咳咳,刘熙拉着袁尚,坐在了另一旁,两人寒暄了片刻,刘熙方才说道:“诸君,朕与显甫还有些话要说,各位便先回去罢!”

    众人这才起身,抱起了文牍,朝着天子大拜,这才离开了此处。

    袁尚看着兄长离去,心里也不知该如何询问,“陛下,我兄长怎么会在”

    “哎!你就这般看不起自家兄长麽?”刘熙笑着问道,袁尚摇了摇头,说道:“并非如此,只是我这兄长并不机灵,我怕他惹出什么麻烦来,触怒了陛下”,袁尚身为袁席的弟弟,言语里却是有些长辈的意思,毕竟,他方才是袁家家主,也的确有资格说这些话。

    “怎么会呢?显奕他这个人啊,做事认真,踏实,从不抱怨,有些时候,朕觉得连孔明仲达都不如他侍中台这个地方啊”刘熙感慨了一声,却没有继续言语,袁尚心里却是已经明白,说起来,自己这位兄长的秉性,他也是了解的,因为出身不高,在袁绍几个孩子里,他算是不怎么被宠爱的。

    袁谭因长子的身份而强势,袁尚则是因类父而受宠爱,唯独二兄,显得与世无争,为人老实。

    当年,也都是因与曹彰关系密切,才得了个什么三害的名声,其实,他为人厚道,并没有纨绔作风,侍中台这个地方,最需要的不就是这样听话,安分,少听少说多做的官吏麽?二兄也算是有福气,竟能被天子看重,袁尚心里想着,“多谢陛下。”

    刘熙摇了摇头,笑而不语,两人便谈起了荆州之事来,袁尚认真的将自己一路上的事情详细的告知了天子,一件事都没有落下,却没有表达任何自己的看法,他只是天子的耳目,不是天子的大脑,他只需要将看到听到的告知天子便好,至于想法,他就不必再多提及了。

    “曹司徒逼迫百姓们开凿运河??”刘熙有些吃惊的问道。

    袁尚点了点头,没有开口。

    刘熙脸色有些阴沉,握紧了双拳,沉默了片刻,方才问道:“那仲达呢?”

    “他在协助此事。”

    “荒唐!!朕的司徒,就是这么一位为了功绩压迫百姓的奸贼麽?!”刘熙暴怒,猛地站起身来,这是袁尚初次看到天子如此失态,如此愤怒,他心里顿时有些畏惧,低下了头,没有言语,刘熙暴躁的在厚德殿里来回踱步,过了片刻,方才说道:“你且先回去休歇,此事,朕会处置的!”

    袁尚立刻再拜,这才离开了厚德殿。

    刘熙坐在案前,思索了许久,从案下拿出了一封奏表,看着手中的奏表,刘熙呆愣了许久,方才猛地将奏表撕碎,丢在了面前,他闭着双眼,坐了许久,方才平复了心情,他从一旁拿起了纸张,方才书写了起来,涂涂改改,写了许久,方才大叫道:“齐悦!!”

    齐悦立刻冲了进来,朝着刘熙大拜。

    “立刻将这诏令送去荆州,送到曹司徒的手中!!”

    “谨喏!”

    看着离去的齐悦,刘熙长叹了一声,曹操动用百姓开凿运河的事情,其实是跟他上奏过的,不过,他一直都装作不知情而已,方才那被撕碎的奏表,便是曹操所奏,不过,知道是一回事,袁尚所说的便又是一回事,刘熙心里明白运河成功开凿之后的天大好处,可他的心里却还是有些不忍。

    明明知道功在千秋,可他还是不想让自己的子民受苦。

    这也是刘熙之所以迟疑,又暴躁的原因,他心里究竟是该想运河的大利,还是该去想荆北这些受苦的百姓们呢?

    刘熙心里还是有了自己的决定,诏令也送去了荆州。

    刘熙摇着头,苦笑着,朕还是不够狠心啊

    次日,袁尚回到雒阳的第二日,绣衣使者出动,直扑向了雒阳官学,当绣衣使者们赶到了雒阳官学,守护在周围的时候,官学里的祭酒们都懵了,有些甚至吓得脚软,都有些走不动路,绣衣使者的恶名,谁人不知,谁人不惧啊,他们又为何要赶到这里来呢?

    同时,空无一人的课堂内,王祭酒额头滴落着汗水,在他面前,跪坐着一大一小两个人,小的自然是袁耀,他此刻也没有发现祭酒那慌张的模样,只是低着头,做好了要被训斥的准备,而另外一人,便是袁尚了,袁尚冷着脸,盯着祭酒,不悦的问道:“敢问祭酒,将我叫来是为了何事?耀儿莫不是犯了什么错??”

    “哈哈,怎么会呢,耀儿这孩子啊,赤子之心,想法独到,很多时候啊,他说的话,我都不知该如何反驳,咳咳,这次叫袁君前来,主要是想让袁君能小小的管辖一番,此子聪慧,将来必成大器,奈何啊,就是不爱读书”,祭酒小心翼翼的说着,又看了看周围,在门口,甚至在窗口,都有持剑的绣衣使者站立着。

    袁尚点了点头,看着一旁的袁耀,不悦的说道:“日后要听祭酒的话,不许胡闹,否则,我再次来的时候,定然好好将你收拾一番!!!”

    听着袁尚这句话,祭酒心里有些慌,你是想收拾我罢??

    袁耀低着头,不敢反驳,袁尚又训斥了片刻,这才看着祭酒,温和的说道:“王君,此子交给你,我也就放心了,平日里我实在繁忙,无法照看他,希望你不要介意,改日,我请你到我那里一聚!”

    “不必!!不必!!”

    “那我就先告辞了。”袁尚朝着王祭酒行礼,方才离开了此处,看着绣衣使者们纷纷离去,原先那些走不动路的祭酒们,这才有胆子痛斥这些鹰犬,脸上满是桀骜,王祭酒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无奈的看着面前的孩子,问道:“你家里可还有其他亲戚?”

    袁耀思索了片刻,方才说道:“有!陛下是我阿父的弟子,我可以去一趟厚德”

    “好了!好了!你不要再说了陛下就算了,可还有其他家长啊?温和一些的?”

    “哦,我有一位叔父,唤作华雄。”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