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上海繁华 大地风车

第539章 谁的精彩?(大结局)

    今年过年是在肖晓晓的镇江老家。除夕夜,一大家的人围在一起吃年夜饭,自然高潮还是爷爷奶奶按惯例发红包。

    今年一起过年的人很多,爷爷奶奶,大姑二姑,还有外婆家的人也来了很多。

    去年晓晓爸爸因为还要频繁的上医院复查,全家就在上海过的年。也就是说,这一回事晓晓爸爸身体好转后第一次在镇江自己家里过年。

    不过今年的红包又有所不同,一是有了晓晓爸爸的参与,二是从去年开始家里基本上所有的红包最后重点就落在了宝宝的头上。

    小宝宝坐在宝宝椅上面,左看看有看看,嘴里“咿咿呀呀”的大声叫着,两只手尽力的往桌上的东西抓去,一副不得闲的高兴模样。

    肖晓晓一边喂饭一边嘟嘟囔囔的掐了掐小宝宝胖嘟嘟的脸,说道:“现在好了,你这小宝宝把我的风头都抢过去了。害得你老妈现在不仅是没得了红包,还要倒找给你这个小鬼红包了。”

    大姑二姑她们都是哈哈大笑。晓晓爸爸动动嘴皮子,断断续续笑道:“这样好了,晓晓,小王不舍得给你,爸爸妈妈都给你。”

    小宝宝拿起来一个小茶杯,看着妈妈,“花花,花花”的不知道说些什么,手一松,“叮咚”,茶杯掉在了下面的托盘上。

    肖晓晓连忙说道:“宝宝,不好乱拿东西的哟。”

    可是宝宝不一样,她听到“叮咚”的声音,一下子就吸引了她的主意,觉得很好玩,非要再拿起来杯子摔到托盘上去不可。

    见妈妈要阻止,宝宝自然很不乐意,一只手使劲的拨开妈妈的手掌,一定要摔下来东西,听那个“叮咚”的声音。最后没有办法,晓晓妈妈只好把她给抱开了。

    二姑笑道,碎碎平安,岁岁平安,就让她高兴了吧。

    肖晓晓爸爸身体好了很多,除了半边的身体仍然不能动作,其他与常人基本无异,特别是脸色已经恢复到了正常人的状态。

    这一天晚上,人来人往,也是因为高兴,最后王一元不胜酒力,喝的就有些片多,于是一个人便上楼去房间休息一会儿。

    洗完澡,整个人都觉得清爽很多。本来还想下楼,但刚走到楼梯口,看到下面闹哄哄的场面,他突然间有改变主意走去旁边的书房间,想自己一个人安静一会儿。

    书房里面书也不是很多,都还是很久以前的书籍。他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只有一套《曾国藩》的书籍引起了他的主意。

    王一元想起来几年以前自己和任学明,还有杜建峰他们俩讨论过曾国藩的用人之道。当时自己曾经答应过他们俩,说是有时间一定做为东道主,请他们他们上湖南老家去考察旅游的事情。

    他心里想:看看明年的情况吧,是时候要兑现诺言的时候了。刚好宝宝出生后,还没有回去过老家的呢?

    今年弟弟一家人回去老家的时候,王一元就和他有过交代,让他这次回家好好把父母的坟墓再修整一下。王一元心里想,要是父母都在的话,不知道看到宝宝后又会是怎样的欢喜?

    王一元站起来,看了看书架上的音响,他随手就打开了。出乎自己意料之外,却是《我们走在大路上》的歌声:

    “我们走在大路上,

    意气风发斗志昂扬,

    披荆斩棘奔向前方。”

    王一元他们一行从北京考察结束,中途在镇江的服装公司和印刷厂继续考察了两天。镇江业务板块现在表现还不错,特别是纸箱厂的发展,可以说得上是突飞猛进。

    早在在去年国庆节的时候王一元就委托朱许英在高新区找地或者是厂房,当时的想法还只是想尽量满足纸箱厂日益扩大业务的需要。

    但是到年中的时候,朱许英打听到内部消息,说是沿海公路又开始即将要重启。按照高速公路原来的规划,有一个出口就在肖晓晓原来的工厂附近。

    所以这一次干脆把工作做在前面,在朱许英和高新区的牵线搭桥下,在另外的一个园区相中了一个比较理想的地方,正在办理相关的前期手续中。

    至于原来工厂地块的开发,因为老早辰光和吴总的房地产公司签订有备忘录,所以只要等正式的搬迁指令下来,就可以正式着手了。

    公司的年度工作会议开的很富有成效。所有人都是群情高昂,摩拳擦掌,准备来年好好的再大干一场。王一元在会议上做了工作报告,题目就是《再出发:我们走在大路上》。

    开完会议,还有几天的时间,王一元和周婉秋对公司的大小客户全部都走访了一遍。他还和肖晓晓一道,对台沪公司的肖总,老孙,肖教授,于老师等人还一一上门拜访。

    见王一元久久没有下来,肖晓晓牵着宝宝上来找他。书房里的传出来一阵阵的歌声:

    “向前进!向前进!

    我们的道路多么宽广

    我们的前程无比辉煌”

    这时候,不远处有烟花一朵朵升空,绽放。夜空中的烟花是斑斓多彩的,小小的烟火,在夜色中有一种炫目的漂亮。

    宝宝高兴地说道:“花花,我要看花花。”

    三个人去阳台上去看烟花。肖晓晓说道:“这是我们这边过年的传统,大年夜市里都会有燃放烟花。”

    天上的烟花越来越多,形态各异而又色彩缤纷。时而像金菊怒放、牡丹盛开;时而像彩蝶翩跹、巨龙腾飞;时而像火树烂漫、虹彩狂舞。

    绽开,落下,一瞬间的美丽,一瞬间的光彩。斑斓的烟花,骤然绽放,璀璨了整个天际,绽放着刹那芳华。那一刻,整个世界都属于它们,整个世界随着它们的绽放而光彩一瞬。

    在黑暗的夜里,氤氲的烟雾,伴着跳动的音符,飘向心念。

    一瞬间的灿烂,成为最美的永恒。一生如若能像烟花一样,窜上广袤的苍穹,倾尽生命绽放一次,大概便可了无遗憾了吧?

    此情此景,王一元想起多年前,在宁波的那个元宵节,自己一把眼泪,一把鼻涕撕心裂肺的那个晚上。事易时移,尽管三年过去,但当时心中的那份无处诉说的痛楚,王一元现在仍然记忆犹新,隐隐的心里还有被牵扯的暗痛。

    他想起刚开始创业时和肖云华在那家安徽菜馆,两人喝了一件十二瓶啤酒,豪气冲天而又醉醺醺最后都没法走路,最后也是在深夜昏黄在路灯下,两个人相扶相持着回工厂宿舍的场景。

    他想起从马陆考察完葡萄产地回来的那个晚上,在充满了寒意的深夜,一个人在昏黄灯光下踟蹰彷徨而行。那一次马陆葡萄包装盒项目的滑铁卢,也是他到上海做业务以来的最大一次滑铁卢。

    他想起在七宝星占路小院,在那个方寸之地的二楼房间,从窗户外面漏进来的昏暗朦胧的灯光,自己看书累了,放着收音机,站在窗口朝外望的场景。还有小院旁边车水马龙,光怪陆离,夜晚永远灯火明亮的吴宝路。

    他想起那年的元旦,在那个在七宝车站,自己刚下公交车,就看到的在路灯光下肖晓晓容光焕发,笑意盈盈的面孔。

    他想起在华政的田径场,也是在隐隐约约的路灯光下,康宁的整个的都要软化了似的满目含春的脸孔。他甚至还想起以前在宁波时的许妍。

    只不过,哪怕是现在使劲的回忆,于她的影像还是已经慢慢的模糊,很多曾经以为海枯石烂的东西,却是慢慢的淡出,早就没有当时的那份心境了。

    他最后想起那年从浙江北路印刷市场,问询完土家烧饼包装袋的价格,晚上回七宝宿舍的公交车上,在光之海洋中,突然之间邂逅的那大上海的迷人繁华。

    是啊,漫天繁华,明天又将会是属于谁的精彩

    王一元紧紧地搂了搂肖晓晓。肖晓晓似乎心有灵犀,牵着小宝宝大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三个人就站在阳台上,十指紧紧相扣,静静的看着前面朵朵绚烂的烟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