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苏厨 二子从周

第三百五十三章 蔡确

    第三百五十三章蔡确

    苏油说道:“那时候啊,可龙里穷,家里没肉,我就取了一根麻线,拿竹皮和小棍用丝线绑成一个小小的‘个’字,去跳蹬河边钓鱼。”

    “刚钓了一会儿,河对面就来了一个小姑娘,穿着绣花鞋,蓝绸衣,手里拿着一个竹弓。”

    “见我在钓鱼,小姑娘就过来羞我,说‘打鱼摸虾,饿死全家。’”

    “然后我就没好气地说我全家早就死光了,挥手叫她一边去别耽误我钓鱼。”

    “小姑娘走了,没一会儿给我带来一盒点心,说她是无意的,点心送给我算是道歉。还说一定乖乖在旁边不声响,只看,不影响我钓鱼。”

    “那天鱼情很好,鱼钩虽然粗笨,但是钓点石爬子这种嘴大有贪吃的鱼是没问题的,没一会就钓了好几条。然后你就问怎么吃,我便叫你去弄点油……”

    石薇微笑道:“然后呢?”

    苏油说道:“没一会你就弄来了一小壶油,我就带着你开开心心地回家了。接着就挨了八公一顿揍。”

    “啊?为啥?”石薇不由得问道。

    苏油伸出手来,一个个掰手指头:“偷偷去河边玩是一桩,骗小姑娘过河是一桩,怂恿别人偷家里东西是一桩,拐带小姑娘回家是一桩。”

    石薇笑道:“那肯定被揍惨了。”

    苏油说道:“那次还好,刚揍了两下你就哭了,然后八公就害怕了,越哄你还越哭,只得赶紧让我出马。”

    “晚上用你送的油,用小葱和姜片,美美地做了一顿石爬子鱼汤,吃过后八公才将你送回石家堡。”

    “薇儿你知道吗?自从认识了你,我的日子才晴朗了起来。每次你偷偷来找我,我就带着你疯玩,因为当时我见过的所有人里边,只有你还能真正地笑。”

    “看着你开心的笑容,我就觉得,这世界,或许还有救。”

    “后来的事情你就都知道了,可龙里能真心笑的人,越来越多,再后来,又多了土地庙,眉山,陵井,二林部……”

    薇儿在苏油背后点头,虽然苏油看不见:“我从小就知道,小油哥哥是有本事的……”

    “薇儿,可是你是不知道,要是没有你,或许现在我就还是那个乡下小子。”

    “其实我一直不觉得应付生活会有多难。能一辈子打鱼摸虾,也挺好的。等到能够自立了,就置办两亩地,随便娶个婆娘,也是一辈子……哎哟!”

    却是石薇加重了力道。

    苏油就这样享受着石薇的推拿,絮絮叨叨地讲着两人小时候的往事,既像是一个家长,又像是年龄大出许多的兄长,讲述着那些石薇都已经记不得了的事情。

    石薇的手法还有安定的作用,苏油心神放松,说着说着,便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石薇微微一笑,给苏油牵过被子盖好。

    小油哥哥的用心良苦,她是清楚的。

    青梅竹马的未婚夫婿高中探花,自己躲起来不见,其实是有一些自卑心理作祟,怕他看不起自己,怕他有些后悔这门亲事。

    要按士大夫家传统的理念,德言容工,文才学问,可能就容上有点自信,其余的怎么看都不是大宋探花郎的良配。

    小油哥哥今天说这些,其实就是让自己知道,他心里一直有自己。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好想俯下身子亲他一下,可终究还是不敢,连试了几次,都不争气的失败了。

    一转头,看见木客在好奇地看着自己,石薇不由得大羞,抱起它熄灭了油灯,然后轻轻地离开了。

    次日起来,苏油觉得神清气爽。

    走出房门,看院子的老苍头丢下扫帚上来接着:“太守如此勤政,哪里有上任当晚就留衙的。”

    苏油说道:“反正我单身,睡哪里都是睡。通判来了吗?”

    老苍头说道:“别驾还有些时候来衙上,太守想吃点什么,老军去给太守寻来,皇帝也不差饿兵嘛。”

    苏油笑了:“陈知州已经出发了?”

    老苍头说道:“昨日交割完便连夜去凤翔了,凤翔新太守刘几权是他夹袋里的人,小隐君将渭州城搬空了,陈知州正好去南面过几天好日子。”

    说完又道:“昨天陈知州与太守聊得开心,其实心里苦着呢。”

    苏油问道:“为啥?”

    老苍头说道:“他在当转运使的时候,私下收受贿赂,提拔刘几权做了凤翔知州,事发后被夺了差遣。如今太守又来接他知州的职位,其实啊,他是被贬了。还有那刘几权,看架势也做不了多久,就这一两个月的事儿!”

    苏油微笑道:“你老倒是什么都知道,那知道渭州城有啥好吃的不?”

    “几十年的老院子了,这些事情还能看不出来?”老苍头说道:“有个东西,汴京城里都没法常吃,这里却是天天都有。”

    苏油拍了拍肚皮:“没说的了,牛肉!对不?”

    老苍头笑了:“正是。”

    苏油都美坏了:“老军你有所不知,我是眉山出来的,眉山陵井用牛量极大,也是天天都有牛肉吃的,不过出来后就不行了,赶紧赶紧,弄点特色早餐来尝尝!”

    没一会儿早餐来了,一个超级大的牛肉馅大包子,一碗粟米粥。

    丢了七十文钱给老军,直接把老军都给吓坏了,又是拱手又是作揖:“这就是小人的一点孝敬,一顿早饭怎么还敢向太守收钱。”

    苏油摆手道:“别,以后我要是留衙,早晚侍候都交给你,这又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不给钱你就难办了。”

    好不容易让老军收了钱,掰开包子递了一半给他:“这么大个我也吃不了,分一半给你。”

    一口下去:“哟,还不错!上脑肉做的吧?就是酱弱了点,加了些卤料来增香,也算是心思灵巧了……我说这么熟悉,还是十三香!这玩意儿在西北不便宜吧?”

    老军就笑道:“探花郎才是真正的贵人,在这院子里也侍候过不少知州通判新进士,就探花郎能说出道道来。对了探花郎为啥来渭州了咧?一榜的读书种子这不应该啊……”

    苏油吃得很开心:“可得了吧,我那一科,疯了的状元都有,守边的探花算啥?”

    正说话间,通判来了,是一位长相秀伟,风仪出众的大帅哥。

    见到苏油和看门的老军说说笑笑,赶紧过来见礼:“下官蔡确,见过太守。”

    这位好像是历史上的名人,起码名字很熟悉,苏油便问:“别驾吃过了吗?没吃让老军再给你买一份。对了尊名我好像听过,你是不是有什么流传在外的轶事?”

    蔡确脸就有些红了:“下官,下官的事有些多,不知太守说的是哪件?”

    苏油更加好奇了:“都有哪些?”

    蔡确嚅嗫道:“这个……下官是嘉佑四年进士。”

    苏油拱手道:“那就是我科场前辈了。”

    蔡确赶紧还礼:“不敢与一榜探花郎相论。”

    两人客气一番,入屋叙话。

    蔡确这才说道:“我父蔡黄裳,之前是陈州录事参军,年逾七十还在任。前朝宰相陈执中出知陈州,发现家父已经无法处理政务,就想让他辞职。”

    “当时家中实在贫苦,要养家糊口,因此父亲不愿意辞官。”

    “陈相公对我父亲说:‘你如果不自己请求辞职,我也一定会向朝廷上疏解除你的职务。自己看着办吧。’”

    “父亲不得已,只得上表请辞。我们全家流落在陈州。生活十分贫苦,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直到我考中了进士。家里情况才有所好转。”

    “下官本来任邠州司理参军,因家中贫困,不该收受了商人们几笔孝敬,被同僚告发。”

    “其实老转运使收得比下官还厉害,新任都转运使薛公巡视陕西,见了文书,欲治下官的罪。”

    “也是下官运气好,宣我上堂后,薛公却改了主意,召我谈话。一番对答,也不知哪里对了他老人家的胃口,便将下官转到太守治下,供太守差遣。”

    这话说得非常有艺术性,先是坦白交代自己的过错,然后说自己是得到苏油的上司都转运使青眼相加,希望苏油能看在都转运使份上,有所顾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