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苏厨 二子从周

第四百一十三章 劝降

    第四百一十三章劝降

    初冬的朝阳照在雪白的黄土原上,打霜了。

    阳光使白霜化为层层雾气,一点点升腾。

    这景象挺美,让少有见到平地的老张也不由得呆住了。

    这里风大,太阳一出风就来了,雾气很快便被吹散,迷幻的风景转眼变成了修罗场。

    阵地前方,横七竖八倒满了尸体,身着皮甲,制式统一,一看就是精锐。

    老张喃喃地说道:“直娘贼的……下这么大的本钱……”

    送饭的小子来了,挑着担子:“张叔,王哥!来吃饭了!”

    老张从梯子上下来:“小鸭蛋,今天吃啥?对了,昨晚城里边是咋回事儿?”

    小鸭蛋系着个麻布围裙,熟练地往伸到面前的饭盒里边添粥,然后从挑篮里边拿出大包子,给军士们分发:“听说是蕃人造反,想烧城门放西夏人进寨,都被探花郎拿下了。”

    老张狠狠咬了一口手里的美食:“土包子!”

    小鸭蛋不服了:“这可是羊肉香葱馅的大馒头!过年都吃不上的好东西!”

    老张哈哈笑道:“我是说那些蕃人,眉山人一走进城门就能闻到,那些树干抹了水玻璃的,烧得起来才见鬼了!”

    ……

    没有鬼,不过有大巫,有益西威舍。

    两万熟蕃,战战兢兢地跪在校场上,身子匍匐。

    几位蕃人首领脸色苍白,在军事厅前大呼:“太守,熟屈部的事情,与我等无干啊!”

    苏油从厅中出来,还在揉眼睛:“哎哟,这是干什么?”

    当先一位老蕃人大呼道:“熟屈部的事情,跟我等没关系,我们都不知道啊!”

    苏油赶紧搀扶起几位首领:“起来都起来,我也没说与你们有关,各位让部众都散了,我们几个进厅中说话。”

    几位首领你看我我看你,却是不敢。

    苏油叹了口气:“也罢,我们就太阳底下说亮话。”

    说完对着众人说道:“事情已经清楚了,熟屈部虽然是蕃人,但是部族中有个人才,在西夏铁鹞子中担任一部指挥,叫熟屈则鸠。”

    “熟屈部之前就受西夏人之托,来往边境贸易,大战打响前,又替西夏人带路,潜伏,内应,意图对我军不利,这些我们早就清楚。”

    说完对众人扫了一眼:“不过老首领,你说你们一点不知情,这话就过了,连我都知晓了,你会不知道?”

    老蕃人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我……我们是真不知情……”

    苏油微微一笑:“真不知也罢,假不知也罢,不是你们犯事,虽然同情本族人,我也不怪你们……”

    老蕃人一下站了起来:“我这就去砍了熟屈鸣的狗头,以示忠心!”

    苏油拦住:“这不行,你要是杀了熟屈部头人,这冤家就结大了。那边自有军法队料理。”

    “熟屈部和你们不一样,哼哼,和我们生意做得倒是挺大,可钱都不存在四通钱庄,明明有方便的法子却不用,宁愿每次都搬来搬去,老人家你告诉我是为什么?”

    老蕃人说道:“因为他就是党项人的内应走狗!我们不一样,我们的钱在四通存得多!”

    苏油笑了:“正是!因此他们和你们是有区别的,而我对你们的忠诚,从来没有怀疑过。”

    “你们也是我的子民,同汉人一样,我自然一碗水端平。你们在青唐,横山的盐田,此战若胜,我们一定夺回来交还给你们。我还可以给你们保证,帮助你们提高产量。”

    “至于羊毛和其余产品,我同样向你们保证,与屯田畜牧的汉人一样的价格,渭州蕃汉一家,绝不厚此薄彼。”

    “大家好,才是真的好,老人家,你说是不是?”

    老蕃人再次匍匐在地,亲吻过苏油的靴子,舞袖唱了起来:“益西威舍,行走于世间的光明。你的智慧,深邃如北海;你的仁慈,温暖如春风;你的公平,如同阳光和山泉,无论贫贱富贵,都能得到你的滋养……”

    苏油笑着打断道:“马屁就不用拍了。这一切也有个前提,你们要心向大宋,要和西夏人斗!这一场大战,耽误了多少生意?眼看入冬了,牛羊会一天比一天瘦,要卖出好价钱,又得等到明天春绿了。”

    “起来吧,我也不是什么光明的智者,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年轻人,等有一天我去你寨子做客的时候,你能像对待远来的后生那样,用木碗盛一碗奶茶给我,就很好。”

    老蕃人恭敬地说道:“你就是益西威舍,你是有佛菩萨庇佑的人,不然为何昨夜熟屈部内应放火,却点不燃松木寨门?”

    “益西威舍有大威能,这下我们不怕了,你肯定会引来水的对不对?”

    苏油笑了:“对!之前所以不着急引水,是因为两个大坑的蓄水还能供数日之需。”

    “现在熟屈部已经将消息传递了出去,夏主肯定以为我们缺水,因此会围而不打。”

    “我的推断也是对的,你们也经受住了考验,值得信任。”

    “大家抓紧这几天空闲,将城防打造得扎扎实实的,保证安全。此战之后,我们再打回老家去,夺回我们的盐田和草场。”

    老蕃人起身:“益西威舍,刚刚你说要公平,那如果我们参战,得了战功,是否也有奖赏?”

    苏油说道:“军功处明码标价,一个首级五贯,一个俘虏十贯,要是你能将谅祚抓到,一个节度使跑不了!”

    几个首领顿时激动了起来:“益西威舍,那我们也要参战!”

    苏油正色说道:“要参战,就要按军法行事,我不要不听指挥的军队。十七禁五十四斩,一旦干犯,连我都不能身免。”

    “你们要公平,须知公平除了利益之外,同样还有责任。汉人,夷人,蕃人,都要一视相同,敢不敢领受?”

    “敢!”

    “好!那大家养足精神,保养武器,等候命令吧!”

    蕃人们开心地离去了,种谊过来:“老师,西夏人送来文书,要派使节前来。”

    苏油哭笑不得:“说得这么客气,这是知道我们缺水,前来劝降的吧?”

    种谊说道:“那见不见?”

    苏油说道:“见!当然要见!”

    ……

    使者正是梁屹多埋,苏油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在研究手里的玉瓷茶碗。

    苏油见到:“老朋友到了,都管倒是好兴致。”

    梁屹多埋赞叹道:“行军打仗,还带着如此精美的玉瓷,太守才真是雅人。”

    苏油没好气:“要不是你家主上,我们之间也不是不能做朋友,唉。”

    梁屹多埋说道:“现在也可以做朋友啊,渭州知州,对明润来说,太屈才了。”

    “兀卒说了,你与他年纪相仿,如果归夏,不妨师事于你,称明润为帝师。”

    “同时比照辽制,封你为南院大王,夏境内所有汉人,都归明润管辖。”

    苏油笑了:“张元,吴昊,助贵国景宗立国,其功不亚汉之良,平。如今墓墟安在?后人安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