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苏厨 二子从周

第四百八十四章 谅祚之死

    第四百八十四章谅祚之死

    曾公亮说道:“苏油!可如今朝议纷纷,认为招诱绥州嵬名山,本是不义之举!”

    苏油笑了:“大宋承汉唐之统,克服故土,反成了不义了?那太祖建封桩库,太宗两征辽国,都成过失了?”

    “复绥州的意义在于,这是大宋百年以来,第一次从被动收缩,转为主动扩张!因此既然拿了,那就应当守住守稳,不要如以往那般,先得后失。对民心,对国势,带来的提振,意义远大于渭州之战!”

    “所以复绥州,朝廷应当支持!问题只在于我们去年和今年财政局势如此艰难,导致这是一口夹生饭,火候未足。”

    “但是任何敌人,都不会让对手舒舒服服地施展攻略。所以吃夹生饭,以后可能会是我们的常态,我们必须学会适应!”

    “如能保有绥州,那么可以说,这就是大宋在与西夏的对抗中,从战略防守转为战略相持的重大转折点。”

    “剩下的问题,就是绥州在独力坚持的情况下,能守住吗?”

    “其实,西夏四万大军追击无功,已经很说明问题了。其在横山一带的军事实力,已经严重削弱大不如前。”

    “没有了横山步跋子的西夏军,在横山地区与本土蕃人作战,就失去了天时地利人和。这和以往驱使横山蕃与我们对抗的西夏军,有本质的区别。”

    “种五经此一事之后,在横山蕃中会是何等声望?仓促之间都能取得胜利,复起之后,掌握了横山蕃的人心,得到了朝廷的支持,他还会败?”

    曾公亮说道:“嵬名山毕竟是西夏叛臣,要是西夏遣使来问,要求将之送返,那我们如何应对?”

    苏油笑了:“正好了,家梁也是大宋的叛臣,要送返可以,相等的,请夏国将家梁送返宋国。”

    “家梁刚刚为夏国招纳了木征,巩固了青唐一线,夏国为了西线平安,不会放人的,这就是最好的搪塞理由。”

    “或者,我们可以和董毡搞一次小型演习,配合一下外交局面?”

    曾公亮对苏油的奏对非常满意,这下心里完全有数了:“陛下,韩公?”

    赵顼眼巴巴地看着韩琦。

    韩琦终于笑了:“如此看来,老夫这趟陕西之行,也不是刀山火海嘛!不过明润,如果老夫在陕西发现局面与你所说不一,弹劾是少不了的。”

    这就是同意了!赵顼大喜:“那是,韩公此去,要是发现苏油有一言不当,尽管参奏,朝廷一定狠狠处置!”

    喂!我,我什么都没有做啊……

    ……

    西夏,兴庆府。

    谅祚猛然从床上惊醒:“别杀我……别杀我……”

    梁皇后在旁边伺候着,赶紧安慰道:“兀卒又梦到了贱人了?要不要我宣吉多大师来,再给兀卒念念经文?”

    红衣大和尚吉多坚赞,如今在夏国讲经说法,声誉崇高。

    谅祚自南征回来,就开始出现不适,先是头晕,失眠,之后肌肉无力,麻痹,再后来恶心,高热,烦躁,如癫痫那样抽搐,如今常常精神发作,或者陷入昏迷。

    诸方医治无效,唯有吉多坚赞入内诵经后,会好转一阵,然后重新变得严重。

    于是批阅奏章,处置国事,都落到了梁皇后和其兄梁乙埋的肩上。

    谅祚惨然一笑,露出齿龈间蓝黑色的铅线:“皇后,我怕是……”

    梁皇后打断了他,对内侍喊道:“水!去叫吉多大师进宫,替兀卒施法镇魇!”

    一位侍女上前,从装饰着精美珊瑚,绿松,蜜蜡,镀着金银,雕饰精美细腻的铅锡合金九龙宝瓶里倒出清水。

    谅祚被皇后侍候着用了饮水,怔怔地看着她手里精致的龙杯:“宋人的东西,当真精致……”

    梁皇后轻轻一笑:“也是兀卒洪福齐天,屹多埋费了好大功夫,才从宋国劫到了一纲皇贡,里面最好的物事,就是这套九龙金杯。”

    “不过器用就是器用,有朝一日,兀卒宣兵十万,直抵汴京,这样的东西,还不是应有尽有?”

    谅祚拉着梁皇后的手:“这些日子,辛苦你了。党项人改行汉制之事,要尽快完成……景洵呢?近日怎么不见他来探视?”

    梁皇后说道:“景大夫去视察冬麦了,要明年三月方才能回来,兄长早就禀告过兀卒,怎么又忘了?”

    谅祚眼睛有些失神:“是吗?我记忆出问题了……”

    梁皇后说道:“那就多休息,别老想着国事伤神……”

    这时吉多坚赞来到御榻前,对两人施礼。

    谅祚喃喃地说道:“吉多大师,给我颂颂祖音吧,党项人的史诗,我还没听完呢……”

    吉多坚赞躬身领命,盘坐下来,取出法螺和铜铃,准备念诵。

    谅祚却又抬手:“皇后,刚刚那杯子……”

    梁皇后问道:“怎么了?”

    谅祚停了一下:“……有些暗淡了,让内侍们擦拭一下。”

    梁皇后低声道:“是。”

    在吉多坚赞充满空灵的诵诗声中,谅祚终于重新睡去。

    梁皇后放慢了步子出来,一个中年人上前问道:“妹子,兀卒他怎么样?”

    梁皇后咬了咬银牙:“临死还惦记着那贱人!渭州回来就丢了魂儿了,哪里还有个男人样?!”

    中年人正是如今的国相,梁皇后的兄长梁乙埋,闻言大惊:“临死?兀卒不行了?”

    梁皇后说道:“已经开始尿血,医官说,大抵过不了这个月,兄长,该布置了。”

    梁乙埋说道:“兀卒登基后的作为,族中多有不满,你我兄妹皆是汉人,如今想要自保,唯有一策。”

    梁皇后点头:“拨乱反正,剃发易制,恢复武烈皇帝旧制,重拾党项风俗!”

    梁乙埋说道:“正是!那就要处置一人。”

    梁皇后悠悠地说道:“景大夫……御围内六班直都是蕃族,派遣他们缉拿他,会不会引来境内汉人的惊惶?”

    梁乙埋琢磨了一下说道:“也不是无人可用,家梁文武双全,胜景洵百倍。如今安定了夏国西线,正好召他进京叙职,命其掌班,擒拿景洵!”

    梁皇后微微一笑:“对呀,家将军也是汉人,用汉人对付汉人,就不会引发争议了。”

    梁乙埋点头:“还有几个旧臣,一直与我兄妹过不去,便将屹多埋也一并召回,顺便料理掉!”

    梁皇后问道:“京中事务,是永能掌握,为何不能用他?”

    梁乙埋叹气:“永能固然忠勇果敢,但秉性过于刚烈直爽,对旧臣开刀,他怕是下不去手,还要反过来劝谏;屹多埋与大宋贸易往来,灵活多智,见识明白,让他们俩换一换位置,正是因材授用。”

    梁皇后点头:“兄长说得也有道理,那就如此行事吧。”

    治平四年冬十二月,谅祚病重两年后,不愈而死,年仅二十二岁。

    死后葬于安陵,谥号昭英皇帝,庙号毅宗。

    谅祚死后,其长子李秉常继位,是为惠宗。

    当夜,毅宗旧臣李崇广趁梁永能出京,希图造乱,一度杀至宫门。

    城外奇兵突出,梁屹多埋率天都锐卒赶到,斩杀李崇广,并大搜叛党,族十五家。

    梁皇后成为梁太后,垂帘听政,梁家成为西夏的实际控制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