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苏厨 二子从周

第七百九十六章 交趾入侵

    第七百九十六章交趾入侵

    苏油也让晁补之收拾文案卷宗,坐在椅子上端起茶杯:“无咎啊,我跟你说,打我十四岁入仕到如今,整整十四年中没一年好过,今年,可算是能过一个舒坦的春节了……”

    就在这时,衙门大门奔来一匹快马,骑马的正是苏辐。

    只见他一脸惊惶地跑了进来,举着信筒大呼:“广州来的消息!交人分道入寇,已经攻陷钦州,廉州,如今正在攻打邕州!”

    苏油猛然站起身,手中的杯盖跌落到青石地砖上,匡镗一声,摔得粉碎。

    苏油是真不知道宋代南边还曾经发生过这么一场战争,他心中的强敌,只有西夏和辽国。

    关于交趾的消息,仅限于几年前这个国家与真腊大战,萧注曾经奏报朝廷应该捡便宜。

    听说前年拥立了一个才七岁的新君,叫李乾德,由检校太尉李常杰和兵部侍郎李日成辅佐。

    即位不久,李乾德逼迫垂帘听政的上阳太后殉葬,立其生母猗兰元妃黎氏为皇太后。

    然后今年进攻占城,被占城人打得大败。

    怎么现在一转眼,貌似并不强大的交趾,竟然攻陷了大宋两个州?

    就连南海船队都没有送来交趾异动的消息,因为船队是从琉球大岛外侧下的南洋,然后去的麻留甲,压根没有经过什么交趾!

    虽然那种边州在苏油眼里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地方,但是,这是南方国土的丢失!

    不是广源州那种羁縻州,而是设置流官的正州!

    最关键的是,邕州太守苏缄,是苏家芦山堂一支,苏颂的堂叔!

    老堂哥临死前,和芦山堂序过宗谱,芦山堂苏家,与眉山堂苏家,同是西汉代郡太守苏建的后裔。

    两堂一起重修了族谱最早期的那一部分,正式以宗谱确定了宗亲关系。

    这个宗叔和自己的联系非常少,似乎不愿意与自己这个官位显赫的侄儿攀扯上什么关系,是一个不会投机钻营的老实人。

    倒是听族兄提到过他,司马光同科的进士,不过名次估计在榜尾,属于大宋最苦逼的底层熬资历的官员,一辈子就在广州福建打转,升迁无望那种。

    出仕的时候配置就极低,广州南海主簿,比昌国县令龙继才都不如。

    好不容易得到了领广州蕃舶的差遣,又因正直得罪州官,调任阳武尉。

    之后有了政绩,得了个秘书丞的散官,知英州,也就是后世广东英德。

    侬智高叛乱围了广州,老宗叔招募了数千名士兵,赶去救援。事后因功被仁宗皇帝火线提拔为供备库副使、广东都监,管押两路兵甲,遣中使赐朝衣、金带。

    从左班转到了右班,这就是老族叔最辉煌的人生巅峰。

    接着又因在追击侬智高残部的战斗中失利,主将陈曙被诛杀,因此被降为房州司马。

    后来陆续担任著作佐郎、接着贬监了十几年的越州税、升廉州知州、贬潭州都监、升鼎州知州……基本就是一升紧跟着有一降,原地踏步踏上了瘾。

    熙宁初,也不知道是不是看在苏颂苏油的面子上,赵顼升苏缄进如京使,广东钤辖,正式变成了右班武臣。

    萧注提出如今看来不怎么靠谱交趾方略后,赵顼任命苏缄为皇城使、邕州知州,提防交趾。

    边州皇城使武散官,具体是武臣第四十二还是四十三阶,苏油也记不清了。

    好像人家种谊种小八,打一生下来就封荫的这个官职。

    这个宗叔混了几十年官场,就混成这样!

    连老堂哥苏洵都不如,苏油当年还在族兄面前为此调笑过。

    不过现在却笑不起来了,老宗叔遭到了交趾人的进攻!

    打开急报,却已经是半个月前的资料。

    交趾这么牛逼,原来是出了一个厉害的宦官。

    李常杰。

    交趾李朝检校太保。

    资料很多很杂,其中有一篇露布。

    “天生蒸民,君德则睦;君民之道,务在养民。

    今闻宋主昏庸,不循圣范,听安石贪邪之计,作青苗助役之科,使百姓膏脂凃地,而资其肥己之谋。

    盖万民资赋于天,忽落那要离之毒,在上固宜,可悯从前,切莫须言。

    本职奉国王命,指道北行,欲清妖孽之波涛,有分土,无分民之意。

    要扫腥秽之污浊,歌尧天享舜日之佳期。

    我今出兵,固将拯济,檄文到日,用广闻知。切自思量,莫怀震怖。”

    这是一篇讨宋檄文,意思就是宗主国主昏臣贪,新法搞得百姓涂炭,他奉王命出兵,要解救大宋百姓,清扫妖氛,分土并立。

    再看其它消息,交趾在十一月突然出兵,分作三路,一部由宗亶率领,走陆路,一部由李常杰率领,走水路。

    还有一路是守广源州的交趾军队,负责呼应。

    三军水陆并进,号称十五万大军,几乎没有遭遇抵抗,便拿下了钦廉两州。

    直到李常杰进攻邕州时,才遇到了稍微像样的抵抗。

    苏缄之前就对变法派挑起边衅的政策有意见,认为过度刺激了交人,给桂州去信,没有引起重视。

    等到打探到交趾将要进犯,接连向桂州知州沈起和代替沈起的刘彝告急,同样未引起重视。

    战争开始后,邕州州兵只有二千八百人,而敌人号称十五万,情势危急。

    苏缄并没有逃跑,他还是决定担负起了自己的责任。

    先安抚邕州的百姓,然后召集所属官员和郡里有军事才能的人,教给他们守城和打仗的方略,约束各自的部队,划分所管辖的区域。

    然后安定民心,鼓舞士气。

    大校翟绩企图潜逃,被苏缄立即斩首示众。

    苏缄长子苏子元,在桂州任司户参军,当时带着妻子来探亲,在准备返回时遇上交趾军攻城。

    因为有不准出城的命令,苏缄就叫儿子留下妻子只身回桂林求援,儿媳仍留邕州同生共死,以表明自己也要遵守成命。

    敌人来攻打,苏缄动用了神臂弓,射死了许多敌兵,又烧毁了敌人用来攻城的云梯和“攻濠洞子”等工具。

    消息到此就没有了,不过计算时日,邕州已经被围攻近半月,加上消息在路上又已经消磨了半个月,以两千多人对抗十万大军,结果可想而知。

    心思电闪,推算到这里,苏油已经知道,老宗叔多半已经殉国了。

    反而慢慢坐了下来,将资料整理好:“消息必须尽快让朝廷知晓,及早商讨对策。”

    “沈起刘彝无能之辈,未知兵事,雷声大雨点小,纯粹就是以边衅作为自己升官的阶梯,丝毫不顾及百姓们的死活。”

    “我估计他们的所谓训练,所点集的那些土丁,毫无用处。”

    “整个东南可用之兵,不过区区。广南东西两路,江南东西两路,福建路,那些兵……可以暂时判定为靠不住。”

    “那就只有继续往北,夔州路,荆湖南路,两浙路。”

    “不管朝廷如何举措,我们都要做好准备。多联系海商搞情报,他们肯定时常跑那边贸易。”

    说完点了点那张露布:“我要交趾的资料,尤其是这个李常杰,以及与大宋接壤的交趾州县官员。还有所能搜集到的交趾朝野重臣的关系,交趾的国力,军力,越详细越好。”

    “无咎,去将转运司官员召集起来。让三哥去通知狄咏,王中正。这个年,直娘贼的过不好了。”

    “让王中正派出一支神机小队,石鍮带队,行船前去广州。尽量搜集宗叔的消息,如有可能,将他救出来。”

    “如果来不及,也要寻找到我那族兄苏子元,他是第一知情人,所知应该是最可靠的。”

    “《潮报》,《两浙新报》,登载交趾入寇的消息,告诉大家邕州还在坚持抵抗,朝廷正在调兵遣将。跳梁小丑而已,无需惊惶。”

    说到这里,苏油也不禁苦笑:“算了,通知郏亶,秦观,将消息再压几天,初二发布,还是让大家过好这个年吧。”

    苏辐和晁补之点头,准备出去,苏油又说道:“还有,通知蔡京和章惇,叫他们也过来,我还要沈起和刘彝的详细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