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苏厨 二子从周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四峰岛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四峰岛

    扁罐和椅子如今经过陈昭明、苏小妹、石富、苏油、石薇等人的努力培养,已经具备了一肚子的学问。

    后世十八世纪的西方有一个职业比较符合他们现在的状态博物学家。

    现在的他们,已经具备了“博物学家”的雏形。

    航海是个大工程,名义上,左旋螺号的船长是赵孝奕,但是其实是扁罐。

    宣布任务之后,扁罐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船上的各种差事进行明确的分工,订立工种,然后分派轮班任务,建立紧急条制,让本来井井有条的船务变得更加合理,不但井井有条,船员们还有了很多空闲的时间。

    这些时间里,扁罐安排了学习任务,早上有体锻,然后理工学院背景的船员,包括他自己,要向水手学习实务操作,比如上桅,修帆,瞭望,系缆,掌舵。

    甚至还有捕鱼,清洗甲板……

    而水手们,这要跟学员学习识字、数学,测量,航海记录,旗语,灯语等一系列比较复杂的船务,还包括了器械保养,操炮,操铳,甚至锅炉机床维护维修等一系列的技术。

    晚上还有无数的游戏,比如象棋、五子棋、跳棋,最受水手欢迎的,当然是扑克牌……

    长期不上岸,会让人的心理出问题,但是在赵大忽悠的洗脑和扁罐童鞋的周密安排下?船员们过得异常充实。

    人在空虚是心理才会出毛病。

    左旋螺号是理工试验船?船上配备了各种观测设备,各种资料?甚至还有一样最新式的东西航海钟。

    这是赵宗佑委托石富定制的。

    在航海钟上?因为苏油的知识盲区,导致走了小小的弯路。

    最早的航海钟设计得比较大?因为通过汴京大钟楼的设计,大家都认为?钟的个体越大?带来的误差越小,也就是说,越精准。

    为了抵御海浪的波动对钟摆的影响,赵宗佑和石富在钟摆控制上下了不少的功夫。

    直到元丰三年赵顼准备在大朝会装逼?要求石富设计能够彰显大宋富丽堂皇?能够摆放在紫宸殿的座钟,以及军方提出可随军携带的时钟的需求后,钟表小型化的设计工作才算是提上了日程。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石富又逐渐给小钟加上了游丝,陀飞轮?芝麻链等一系列特殊装置,摆脱了钟摆的束缚。

    最后得到的小钟?如宣房口泄洪用到的那一座,精准程度已经能够达到三天误差一秒。

    之后那种钟被赵宗佑搬上了海船?发现竟然比航海大钟精准得多。

    研究其原理,原来高频往复的陀飞轮结构?其稳定性远超传统钟摆?即便在海浪中也可以保持精准!

    这一发现给石富彻底打开了思路?既然在海上都能保持精准,那在马背上呢?在人身上呢?

    钟表还可以继续变小!

    不过这些是另一个课题了,现在左旋螺上的这口航海钟,安装在陀螺仪上,能够提供精准的时间指示。

    航海之所以需要时钟,主要是可以用于计算船只所在的经度。

    纬度很简单,六分仪对准北极星,得到的夹角就是。

    经度就比较麻烦了。

    钟表出来之前,需要星图,使用月相观测,也就是天钟法,来确定经度。

    有了时钟之后,则可以通过时差计算经度,这就是后世常用的时钟法。

    在这次航海中,扁罐和椅子就要使用两种测量方法,每天在航海图上标示自己的经纬度,确定船只经过的航线。

    时钟法的弊病就是累积误差,月相天钟法的弊病就是测量误差。

    船上的理工狗们还要经常进行学科讨论,开诸葛亮会,研究观测和计算的改进方案,解决实际问题。

    因此这条船上的生活不但不枯燥,还真有点“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海上学院”的味道。

    扁罐继承了父亲的谨慎,对气象观测非常重视,一到阴霾天气,锅炉就要点火,保持炉压。

    一旦出现风暴雷雨的前兆,立即落帆启动锅炉,朝东南方向逃窜,以避开风暴和巨浪的侵袭。

    这一招很怂,但是非常有效,左旋螺号的优势就是这个。

    几次下来,龙海生等人对赵船长的能耐佩服得五体投地。

    船底下,在日本外海被当地人称为“黑潮”的暖流,让顺风顺水的左旋螺号飞快地向东北方向航行,不过在经过北纬四十度区域的时候,黑潮与另一股北下的冷水中和之后,方向改向了正东,洋流速度变得缓慢了下来。

    为了获得更高的航速,扁罐将船只继续向东北方向航行了数日,以期利用强劲的西风。

    不过气候变得比出发时寒冷了一些,明明是夏天,船员们全都穿回了春衣,夜晚还要加一件绒衣。

    扁罐和椅子站在船头,扁罐看着理工学院的哥哥们将装有温度计铁网兜放到海水当中,对椅子说道:“不能再往北了,风太大。”

    就在这时,桅杆顶部瞭望哨上,三娘子的儿子,此次航海的二副龙午兴奋地挥着手:“陆地前面有陆地”

    元丰七年五月二十日,在航行近一月零十八天后,左旋螺号发现了一处无人岛屿。

    准确地说,是群岛。

    在第一座岛屿上,理工小组发现了四座高耸的火山。

    航海日志里,扁罐将之命名为“四峰群岛”。

    这里完全是一派史前世界的景象,很多岛屿,整座岛就是一座火山,岛上没有树木,只有底部的青草和上部的雪峰。

    岛上的居民是海鸟和海豹,在悬崖和礁石上密密麻麻,见到从左旋螺号放下来的科考小艇也毫不害怕。

    大海豹们还抬起胖胖的头颅,好奇地打量着从未见过的两足兽们。

    龙海生对船头身着抱肚板甲,头戴钢盔,手持神机铳的扁罐怂恿道:“少爷,来一铳?”

    扁罐笑道:“倒是不用了,不过地方可以记录下来,看”

    几头巨大的鲸鱼,从水面下拱起背脊,将呼吸孔露出来,向天空中喷射出高高的水柱,完成了一次呼吸之后,又再次沉了下去。

    龙海生笑道:“只可惜咱们不是捕鲸船,要不然啊,这利市可发大了!”

    扁罐说道:“海生哥你不知道吗?发现岛屿也是可以换钱的,杭州市舶司出资收购!”

    龙海生划着长桨“切”了一声:“四通那帮奸商,一份最有价值的航海图才给一百贯,那里及得上自家发现一个鲸场,常年不断的来财?”

    喂!扁罐童鞋大为不忿,指着和尚骂秃驴不好吧?!

    又听龙海生接着说道:“不过没用,就是船长不卖,大副二副却也不忌惮,迟早都是人家四通和市舶司的,还不如早卖早得钱,这鲸场啊,留不在手里的!”

    小船划进一个湾子,龙海生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少爷少爷!好东西啊!”

    海湾里突出的礁石上,停满了成群的小动物,那是成百上千的海獭群。

    龙海生激动得脸都红了:“这是最上等的皮子!一只獭皮帽子,在高丽辽国能换一匹好马的!我得天啦这里有多少……这是,这是钱窝啊……”

    扁罐却打了个寒噤:“不行,我们走错路了!”

    “啊?啥意思?”海生有些懵逼,之前不是你一直信心满满要利用西风吗?

    扁罐说道:“海生哥你没发现吗?现在风越来越大,雾越来越多,海水已经变得太凉……我们得改向东南航行了。”

    海生明显舍不得这一湾子的钱:“少爷,好不容易来到岛子,要不我们沿着岛子继续朝东北摸过去?这些海图卖给四通,可都是钱啊!”

    扁罐说道:“这一湾子的海獭也就两千不到,辽国马如今五贯一匹。就算全做成皮筒子,也超不过万贯,在汴京城都换不到一套宅院……”

    “嗨!”海生这才反应过来:“跟你们汴京城的小少爷就说不着!”